紫陽花-AKI篇意外地被我寫的好長喔

下一篇如果沒意外的話,海打算寫御手紙呢!

換一個不一樣的角度、心情來寫呢!

加油~~最後希望讀者喜歡這一篇喔

 

 

梅雨紛飛,濡濕了頭髮,我背著一把貝斯走在一條熟悉的街道上。向右彎站在巷口看著五十公尺身處的一棟白色透天別墅,慢步地走向前。

一抹蹲在紫陽花前自言自語的瘦弱身影,那是我朝思暮想的的男人。

「紫陽花過了今年花季明年還會盛開。マオ,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新追求你嗎?」

上前打開傘為他遮去梅雨,只見他抬頭看著我,臉龐的痕跡看不出是眼淚還是雨水。

「明希,你回來了。」

他站起身子與我面對面,我單手拿著手另一手將他摟進懷裡。

「マオ,我回來了!讓你等了一年多,辛苦了!」

此時他紅了眼眶握起我的左手,那枚結婚戒指早已消失。

「マオ,從此之後我和你之間沒有他人,你是我這輩子的唯一愛戀。

 

後記:

『紫陽花』,樂團復出的第一張單曲。

結束第一場在代代木公園戶外演唱會後,站在後台看著久久不散的歌迷,我們四個露出難得燦爛的笑容。

「恭喜你們啊!這次演出很成功一點都不失當年的實力啊!」

社長的鼓勵讓我們四人再次互相看了對方,成功、滿足的笑容透露出彼此的默契。

「明希,你認識一名麻生百合的女性嗎?」工作人員敲了休息室的門,探出頭詢問。

麻生阿姨?她怎麼會出現在演唱會現場呢?

「喔!我認識她。對了,你先請她去隔壁休息室等我,稍後我就過去了!」

「啊!明希,麻生小姐說她有封信要親自交給マオ,所以マオ你可以嗎?」

麻生阿姨要找マオ?為什麼?

轉過頭看見マオ驚訝又疑惑的表情,幾秒後他答應工作人員並且跟著他走往隔壁休息室。

「マオ,麻生百合是紫苑的母親。我…我跟你去好了,畢竟你們是初次見面!」

拉住マオ的手腕緊張地看了他一眼,這時マオ溫柔地拉開我的手,淺淺的微笑。

「既然麻生阿姨要單獨見我,那就沒有害怕的必要了。明希,我踏進你的世界、你生活周遭的每一個人,我都有勇氣面對,包含曾經是你妻子-紫苑,的母親。」

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我抽了幾根煙、來回在休息室徘徊踱步。

「冷靜點,明希!」

ゆうや拍了我的肩膀而しんち收了私人物品朝ゆうや揮手,留下一句話便先離開。

「明希,我們先回去了,等マオ回來你再好好問他吧!ゆうや,走吧!」

就在他們兩人離開後十五分鐘,マオ一如往常地回到休息室看見僅剩我一人,他沒有多餘的反應,安靜地看著我。

「麻生阿姨說了什麼?」

「紫苑是個好女孩,是我太自私了!」

什麼意思?マオ的這句話,我不懂。

「明希,你過來。」

一頭霧水的我走向マオ,這時他將我緊緊抱住,接著又拉開彼此的擁抱。

「マオ?」

他握起我的左手的同時從口袋拿出一枚戒指套上我的無名指,並將另一枚戒指放在我的手心上。

「剛剛為你套上的戒指是你半年前還給麻生阿姨的婚戒,而手心中的一枚戒指是紫苑的婚戒。」

攤在手心上的那枚婚戒是我和紫苑一起挑的戒指,如同マオ所言,這枚戒指是我為紫苑套上的婚戒。

「マオ,阿姨到底對你說了什麼?你現在的舉止到底想闡述什麼?」

「你先替我戴上再說啦!」

マオ堅持要我替他戴上紫苑的婚戒才肯告訴我,不疑有他的我將戒指套入マオ的左手無名指。

剎那,マオ深情地抱住我。

「紫苑的媽媽把紫苑生前的最後一封信交給我了。」

『マオ: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是明希回到你身邊的時候了。對不起,我任性地從你身邊佔有明希。我啊!打從明希說他喜歡上樂團主唱後,我就明白自己沒有機會了,但是我放不下明希,因為我深愛著他。

或許是上天可憐我,一場大病讓自己的生命逐漸流逝而我也藉由生病為理由半強迫明希陪我走完餘生。

一年前的那天我看見你開車送明希和阿姨回神奈川,那時是我第一次看到你,同時也明瞭為什麼明希會為你癡狂了。マオ,我輸的徹底!

我不清楚你讀到這會怎麼想,但信封內的這枚婚戒是我拜託媽媽放入的。其實明希帶我去挑婚戒時,他看了這對婚戒說了一句『這是マオ喜歡的款式』,他以為我沒聽見,但他卻忘記了坐在輪椅上的我看不見婚戒的樣式,卻能清楚地聽見站立的他所說的每一句話。所以我連想都沒想就說要這對婚戒,因為我明白這枚戒指的主人不是我,遲早有一天它會回到主人身邊。

マオ,對不起!我自私地先戴了這枚戒指,現在我應該還壁歸趙了。マオ,我和明希約定,在我死去後滿一年間他是我的丈夫,之後他的一生將由你守護。

マオ,這一年半來委屈你了,請你原諒我、請你原諒明希的無奈與煎熬。

                                                                                        麻生紫苑                        』

原來,我都不懂紫苑的心思如此細膩,是我一直抱持回報的心敷衍她對我的真心。

紫苑,對不起!

「明希,我和你不可能擁有所謂的『名份』,所以你也不用刻意把紫苑的名自從你的戶籍上刪除,因為我一點都不介意。」

他握起我的左手十指交扣讓這對婚戒交互對襯,並且主動的吻上我的嘴唇。

「マオ,你知道為什麼我只愛藍色的紫陽花嗎?」

戴著婚戒的左手抬起他的下顎,深情地看著他。

「藍色紫陽花的花語:奉獻、摯愛」

他笑了、我也笑的燦爛。

 

紫苑,謝謝你對我的奉獻。

マオ,你是我一生的摯愛。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