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見啊!!!

今天來貼一篇文章後,接著海又要繼續神隱啦!!

其實也沒有消失不見啦!!只是要準備11月的日文檢定考試喔!!

最後~~希望讀者會喜歡這篇未完成的文章喔

 

 

御手紙

御惠明希xマオ

 

しんち視角

 

細雨紛飛,抬眼望見陰霾天空,是我最討厭的氣候梅雨。

但,有一個人卻十分喜愛這種潮濕的季節,只為—『紫陽花』。

好比剛才,他敲了調音室的門和我說了一聲要先離開,還不等我回應便快速搭計程車回家,就怕費心栽種的紫陽花會被梅雨打落。

然而,他知道嗎?

紫陽花盛開的季節正是梅雨季,兩者等於彼此的代表。

但,他不會明瞭這個道理,我比誰清楚。

在他的心中,紫陽花代表『他』,然而『他』是他最在乎、最重視的唯一。

在他的眼中,紫陽花等於『明希』,是他的一切。

 

「しんじ,你是我看過最棒的吉他手,現在樂團雖然有你當支援吉他手,但是未來我們巡演時就不能只有『支援』啦!拜託你加入樂團好嗎?」

這是他第幾次跑來樂器行拜託我加入他組成的樂團了?老實說,我也記不清楚了。

停住擦拭吉他的動作,抬眼對上趴在桌上充滿乞求的渾圓雙眼。

「マオ,我自己開了這間吉他專賣店,很多事情要親自打理,坦白說偶爾支援就已經讓我的時間很吃力了。未來要是成為正式成員的話,那這間店不就沒人經營,這對我來說不是很公平。」

高中畢業後沒有選擇升學,靠著精湛的吉他技巧參加音樂表演,或者協助樂團演出,是個名副其實的『支援吉他手』。

然而,眼前這名長相陰柔漂亮、有著白晰、水靈雙眼的二十幾歲男人,他是名尚未成氣候的樂團主唱。

起先他來找我的時候,除了被他漂亮的長相吸引目光外,更讓我點頭答應成為他的樂團支援吉他手的主因,在於他擁有一喉令人著迷的歌聲。

他的聲音多樣化、可高可低、隨著音樂節奏的起伏有著不同於一般主唱的轉音、滑音等高超的歌唱技巧,只要聽他唱一次歌便會愛上他的歌聲。

他的名字是—マオ

一個令我無法忘懷的男人。

 

「又再想什麼了?」

染紅瀏海身型和我差不多高的男人,雙手撐著桌面露出溫暖的笑容。

「沒什麼!對了,ゆうや你的編曲改好了?我們要不要合奏看看效果如何?」

為了不想被他看破自己的心思提出建議,只見他拍了我的肩膀拉了一張椅子坐在我身旁點燃一支煙。

「昨天我和明希一吃飯,他回東京了。」

明希!他回來了?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

「還有,明希結婚了?」

結婚!他結婚了!不可能!不可能!

明希結婚了,那マオ怎麼辦?那傢伙還愛著他啊!

「しんじ!しんじ!你在想什麼啊!」

「喔!你說明希結婚了,難道昨晚マオ看到的那名男子真的是明希?」

細語道出,ゆうや擰熄煙驚訝的看著我。

「你昨天和マオ去新宿喝酒嗎?不然你剛剛怎麼會說マオ看見明希?是去秀人開的居酒屋?」

沈默的點點頭默認,解開所有的疑惑。

「しんじ,你會告訴マオ關於明希回來這件事嗎?」

對上ゆうや眉頭緊皺的表情,我再次搖頭,仍舊沈默。

這是我的,答案。

「しんじ,明希現在住在未出道前他和マオ共同承租的公寓。不過以現在明希的經濟能力來看,他應該早已買下那層公寓了吧!如果…我說如果你想去找他的話,不妨去問問他為什麼要離開マオ,還有為什麼他會結婚。再怎麼說…明希對マオ而言…是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ゆうや的支支吾吾以及刻意逃避的眼神,我知道他想表達些什麼。

「謝啦!有空我會和明希聯絡,時候不早了,外頭下雨快回家吧!」

他關上門的前幾秒轉過身投以微笑,『你也早點回去吧!』,溫柔的點頭微笑直到門緊閉為止才收起笑容。

「マオ,如果你知道明希結婚了,你還撐的下去嗎?是你先開口提分手,是你主動放棄他,然而他結婚了,這就是你要的結局嗎?」

惱人的煩惱讓我的心情十分不平穩,點燃桌上的香菸,一根接著一根抽企圖讓心情恢復。

實際上,抽煙抒發壓力,完全沒效果!

 

某天炙熱的下午,一名身材健美、長相性感,第一眼看起來像個男公關的男人走進專賣店。

他連招呼都不打,開頭的第一句就是「しんじ,你就答應マオ吧!」。不出所料,是某人派他來說服我的。

「明希,我說過很多次啦!樂器店只有我一個人經營,我不太可能成為樂團的正式吉他手,再者彈奏技巧比我優秀的大有人在,マオ為什麼只專注我一人呢!」

口氣多了些不耐煩,就是為了讓明希吃閉門羹打退堂鼓。此時氣氛尷尬,向來少話的明希非但沒有說話,還在店裡逛逛拿起一把吉他,順手調了音隨性地彈了一兩首曲子。

「從小媽媽認為彈鋼琴的男人最有氣質,所以我沒有機會學吉他。但高中時期流行組團,為了成為吉他手我花了不少心力偷偷學習,但最終我還是沒能成為吉他手,在團員的勸說退而求其次擔任貝斯,你對我們來說很重要。」

明希果然是個不善於說話的男人,方才的一番話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指如果他的吉他技巧假設有我好,マオ就不會三顧茅廬的找我嗎?

還是明希,你覺得我是在刁難マオ?

「しんじ,這個樂團是マオ夢想,他不顧父母的反對離鄉背井來到東京,就是為了要組團。現在的樂團只有我和マオ是正式團員,但是我們仍缺吉他手和鼓手,我們都佩服你的吉他技巧,我們真的很希望你能成為正式團員。しんじ,麻煩你再考慮看看,好嗎?」

明希誠心的眼神我看在眼裡,老實說我的確感受到マオ和明希的誠意,但是我仍有自己的人生規劃,所以他們的請求我需要縝密的考慮。

「しんじ,吉他手對樂團來說很重要,沒有吉他手的主唱光有一身歌唱絕技也無法發揮作用。

這時明希放下手中的吉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完全看不出他真實的心情。

但,我猜的出來他的意思。

一個沒有正式吉他手的樂團永遠不會出道、不會有歌迷,他與マオ的努力只會事倍功半。

「明希,我會認真考慮,但希望你能轉告マオ,給我時間考慮。

只見明希點頭答應轉告,禮貌地離開我的樂器行。

然而下次我再見到他的時候,是兩個月後的某次街頭音樂表演。

開著自用轎車停在演唱會附近的停車場,肩上背了兩把吉他、手提著一把踩著休閒的步伐走往表演會場臨時搭建的休息室。

不!應該說是一般市集攤位用的『攤位帳棚』吧!

「しんじ,你來了啊!」

一名身型高挑染著紅瀏海的少年朝我揮手打招呼,他和我一樣都是樂團的『支援團員』—ゆうや。

「哇!しんじ你還是習慣用自己的吉他啊!辛苦你了!哪像我只帶兩三組順手的鼓棒來。

放下三把吉他環看四周只見一把貝斯放在支架上,卻不見明希和マオ。嘴角上揚一抹無奈的笑容,心想著:『身為正式團員的你們兩個竟然遲到,我和ゆうや卻準時出現,這不是很好笑嗎?』

下一秒,轉身看見明希攙扶著マオ走向我們。

「マオ,你怎麼了?」

首先發聲的是ゆうや,安靜的我緩緩地走向他們。

「しんじ,你幫我一個忙!先去服務台請工作人員給我一杯溫熱的水,マオ感冒了。

什麼!今天是演出的日子,主唱竟然感冒!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這個樂團會不會有點慘啊!既沒有鼓手也沒有吉他手,主唱還在演出當日感冒!

稍後的演出是開天窗還是唱的亂七八糟啊!一想到接下來的演出可能會『悽慘無比』,我不禁冒起陣陣冷汗。

然而,我的擔憂是多慮的!マオ雖然感冒,但他的音量、音準依舊完美,除了聲音較為沙啞、體力不夠之外,仍堪稱是一場完美的演出。

小型演唱結束後,我、ゆうや和明希依序走向後台,最後聽見マオ再次和歌迷道別後走下後台階梯的同時,他的體力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往前傾。

「マオ!」

一直站在階梯底端的明希踏出步伐,迅速地抱住昏倒的マオ,臉上緊張擔憂的表情是我不曾看過的反應。

明希,原來你不是只有一張沒有太多情緒反應的臉啊!

「マオ,你醒醒啊!」

原本我打算叫救護車送他去醫院卻被明希婉拒,理由很簡單『我們沒有多餘的錢可以看病』。

「明希你在說什麼?什麼叫做沒有多餘的錢,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就當我一臉驚訝又帶些怒氣一問究竟時,ゆうや拉助我的手露出尷尬的笑容。

「しんじ,你開車送マオ去診所看病吧!明希,這醫藥費你先拿去,就不用還我了!」

明希起先不願意收但ゆうや似乎知道什麼似的硬是塞進他的手心,我聽見他這麼說。

『明希,為了マオ你就收下。』

抵達診所後醫生說マオ除了重感冒之外還有營養不良的問題,我聽了簡直不可置信,反倒是明希淡定的態度,讓我非常不滿。

「喂!你到底關不關心主唱啊!他是你的伙伴,你一臉無所謂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同一樂團的成員嗎?」

一拳揮了下去而明希擦去嘴角的血,冷淡的轉過頭看了我一眼。

「是正式團員又怎樣!沒有名氣的樂團誰會邀請演出,マオ為了買齊所有的音樂設備,他每天要打好幾份的工;我為了能寫出更出色的曲子只能借朋友的貝斯,有時候沒錢時向朋友借、不然就是毛遂自薦地去當著名樂團的支援貝斯,或者是備用貝斯手,賺取演出費用。你能想像,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處境嗎?」

明希惡狠狠地看我一眼,走到病床邊看著臉色慘白、不時喘氣的マオ,他伸手輕輕地撫摸マオ毫無血色的臉蛋。

「現在你明瞭為什麼マオ那麼希望你可以成為正式吉他手的主因了,唯有完整的樂團才是樂團,光有主唱和貝斯手的樂團就是半成品,沒有人會多看你一眼!」

他的一席話撼動了我的心,我從來不知道マオ和明希為了組團付出這麼多,甚至沒錢吃東西和看病。

マオ,等你病好了,我答應你成為正式的吉他手。

就在マオ大病初癒後兩個禮拜,我和ゆうや陸續成為樂團正式成員,算是送給マオ一個禮物吧!

第一次四個『正式團員』齊聚一堂,我看見マオ露出燦爛無比的笑容,那是一抹溫暖的暖流竄入我的體內。

第一次,我對這名主唱產生莫名的好感,我想守護他。

當時,我是以什麼角度、立場看著他。

老實說,我並不清楚。

但現在呢?就是喜歡他!

我的答案。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