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更新兩篇,雖然不是J禁

仍希望讀者會喜歡喔!

 

「明希,你在想什麼啊!想的如此入神?」

一抹嘹亮的聲音從旁傳來,回過神的我轉頭看了他一眼,露出淡淡的笑容。

「沒什麼,只是想起紫苑罷了。」

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一抹不捨油然而起。

「明希,你已經完成紫苑的遺願成為她的丈夫。現在的你已經不需要報恩了,你答應紫苑的最後一件事是不是該去完成,追回マオ。

抬頭專注地看著秀人,我嘆了一口氣拿起八分滿的酒一口喝下,惆悵地笑了笑。

「秀人,你覺得マオ還會愛我嗎?當年分手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不留任何情面的回到神奈川,狠狠地傷透マオ的心,他不會原諒我。

冷靜的語調讓秀人眉間稍皺,他舉起手拍了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笑容。

「我是不清楚マオ是否還愛著你,但我能肯定的是マオ仍居住在你們以前同居的地方。明希,你有空就回去看看マオ吧!

秀人這番話讓我遲疑了幾秒,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的婚戒輕輕地舉起親吻戒指,心裡默唸著『紫苑,我答應成為你一年的丈夫,時間到了我就會拿下婚戒。

「明希,有空回去看看マオ,他應該很想你。

目送秀人離開租屋處後,我簡單地整理房間起身打開書櫃時,一份寫好的樂譜滑落地面。

「這是什麼?」

撿起樂譜看了標題和歌詞,我心頭一驚。

「マオ?這是你寫的歌詞,但為什麼事過一年多了卻遲遲未發表?」

疑惑的同時我拿起手機撥了一組熟悉的號碼,另一方接通傳來耳熟的聲音。

「明希,好久不見!最近過的好嗎?」

「ゆうや,你有空嗎?晚上我可以找你喝一杯嗎?嗯…我已經搬離神奈川,現在住在東京。」

結束通話將手機放在一旁,隨手拿起一把老舊的貝斯看著樂譜彈奏,清唱著當年マオ寫的歌詞。

マオ,你真傻!

紫苑的一句『紫陽花』竟讓你寫出這麼哀傷的歌詞,你是為你自己而填詞吧?

マオ,時間到了,我會回到你身邊,到時你可以給我機會嗎?

 

「明希,你好久沒來了。聽說你回神奈川了?マオ呢?他今天會和你一起來嗎?」

居酒屋的店長是我的好友,對於他的疑惑我並沒有加以解釋而是用『樂團解散』作為藉口不再解釋。

「ゆうや已經到了,我幫你們安排在隱密的包廂內,晚點過去幫你們點餐。」

點頭示意走入店內最角落的包廂,敲了門推開進入看見ゆうや叼著煙看菜單。

「好久不見,明希。」

他舉起手露出好看的笑容,我也下意識地舉起左手和他擊掌。突然,他抓住我的左手震驚地看著醒目的婚戒。

「明希,你結婚了?和マオ分手後離開東京是因為你要結婚?明希,你不是深愛著マオ嗎?為什麼一句話也不向マオ解釋就回到神奈川,一年半後在出現在我面前時,你卻已經結婚了?」

掙開ゆうや的手拉開椅子坐下,抬眼直視ゆうや震驚不已的眼神。

「嗯,我的確『結婚』了。

我的異常冷靜態度讓ゆうや十分不滿,他起身走到我身旁雙手握住我的肩膀,憤怒的瞪著我咆哮。

「你結婚了!那マオ呢?他始終愛著你不願意接受しんち的愛,因為他相信你會提出分手是有原因的!結果,一年後你卻坦蕩蕩地告訴我,你已經結婚了!」

「對!我是結婚了,我為了完成紫苑的遺願所以才和她結婚。

推開ゆうや右手指撫摸了這枚具有紀念價值的婚戒,我抬起頭眼神哀傷地看著好友。

「我之所以沒有マオ解釋是為了不想讓他為難,我的確傷他很深,但比起マオ,紫苑更癡情。她愛我長達十年,明知我喜歡的人是マオ她仍舊義無反顧地愛著我。兩年前她被醫生診斷罹癌時日不多,為了能幫助紫苑完成願望所以我才會奔波東京、神奈川,最後在紫苑臨死之前我答應成為她的新郎,那天紫苑穿著婚紗笑的幸福地在我的懷裡結束了生命。

ゆうや,我知道我對不起マオ,但我不能拋下紫苑這個青梅竹馬不管啊!如今,我回到東京就是希望能夠與マオ重新開始。」

一番真心告白是否能讓ゆうや瞭解,我不清楚。但,望見他沈默不語的模樣,我想他似乎明瞭我的苦心。

「明希,先撇開過去的一切,我們點些東西來吃吧!」

所謂男人的空間莫過於此。

「ゆうや,マオ現在住在哪?」

明明心中早有答案,但仍舊想藉由ゆうや口中得知マオ的住處。只見ゆうや放下酒杯抬起頭,無奈的微笑。

「マオ很傻,他還住在你們之前同居的住處,他說你會回去所以不打算搬走。」

沈默不語的我靜靜地喝了酒,腦海閃過的全都是マオ甜美燦爛的笑容。

「ゆうや,我會找時間回去看看マオ並且告訴他當年離開的原因。今天謝謝你陪我喝酒,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今晚的餐費全數由我支出,畢竟是我主動邀請ゆうや陪我喝酒,又怎能讓他付費呢!

目送ゆうや離開居酒屋後,我也跟在後方離去。由於新宿夜生活總是霓虹燈閃閃,居酒屋林立是日本人小酌的聖地。

而我,也是其中一名。

「明希!」

我聽見一抹熟悉的聲音喊住我的名字,卻在回頭之際找不到聲音主人,我想聽錯的機率較高吧!

但,不對!我看見日夜思念的背影,轉身快步追上,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マオ!」

消失在街角的背影身旁有另一個人的身影,我知道那是誰。

始終愛著、守護著マオ的溫柔男人—しんち。

舉起左手望著無名指上的婚戒,眼神黯淡。

「紫苑,你能給我力量再次追回マオ嗎?」

又是這句話,這兩年來我在紫苑、マオ兩人中盤旋,坦白說累了。但只要一想到マオ的微笑、撒嬌,我的內心仍舊無法忘懷,只因為仍深愛著他。

落寞地搭上計程車回到租屋處,看了那把被我珍藏的貝斯,小心翼翼地拿起抱在懷裡。

「マオ,這把貝斯是你辛苦打工為了方便給我作曲而買來送我的禮物,至今我都視為稀世珍寶,就如我深深地愛著你一般。」

落入眼前的歌譜是マオ親筆填寫的『紫陽花』,一首他不願意演唱的作品。

而我明瞭歌詞的意境訴說著我對他的無情,但マオ,你明瞭我的痛楚嗎?有多少次我想告訴你,卻又害怕誠實坦白會造成你的壓力。

マオ,你比我年長、想法比我成熟,你會為了完成紫苑的願望將我推到她的身邊。那時你的表情鐵定是『無奈』、『不捨』與『渴望』,只因那是你人生的交叉路口,你的抉擇。

為了不想讓你為難、因為不想看到你不知所措的表情,所以我決定當『背叛者』,並且相信你會『等待』我回到你身邊。

因為…明瞭你深愛著我。

 

某天晚上結束歡愛マオ在我洗澡的時候接了一通電話,當我赤裸著上半身走出浴室,我沒見到他而走出主臥室看見工作室的門半掩,好奇心驅使之下我站在門後順手推開。

映入眼簾的是マオ將桌上寫滿歌詞的白紙,大手一揮散落一地。

「你這是做什麼啊?」

蹲下身撿起散落的白紙,一行接著一行熟悉的字跡和他所『落款』所寫歌名重擊我的心。

マオ,為什麼你知道這首歌的歌名?

「這是怎麼回事?明希?」

面對マオ疑惑的詢問,我沒有任何多餘的表情安靜地看著他。

「明希,你告訴我啊!這首歌我根本還沒命名,而你的朋友『紫苑』卻在電話中告訴我,這首歌名為『紫陽花』!」

紫苑打電話來找我?マオ接了我的電話?

「紫苑說了什麼?」下意識地詢問マオ,只見他臉色鐵青一句話也不說。

「マオ!紫苑在電話中說了什麼?」

伸手抓住マオ纖細的肩膀要他說清楚,他的身子掙開我的束縛退後一步拉出彼此的距離。

「明希,從剛剛到現在你從不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倒是不斷地要我回答『紫苑』到底說了什麼!她說什麼比我的感受重要嗎?」

面對マオ的質問我一句話都答不出來,甚至我不想加以解釋自己與紫苑之間的關係。

我比誰都清楚,當我說出兩人的關係對マオ來說是一種打擊,他會逼我去做我不願意做的事。

好比,如果紫苑希望我和她結婚,マオ知道後他會強迫我,只因為他覺得我欠紫苑一個『交代』還有『責任』。

與其被他知道我和紫苑之間的關係,我寧願保持緘默也不願意解釋,這是我自認能夠保護マオ的唯一辦法。

マオ,請你原諒我!

「你聽了我的手機卻不告訴我紫苑說了什麼,到底是誰的問題?マオ,你不要讓我再問一次,好嗎?」

冷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蛋,強迫マオ說出電話中的內容。此時我看見マオ眼中的憤怒與不滿,他推開阻擋他走出書房的我,快步走入主臥室想逃離我的『脅迫』,沒想到我伸手握住門框而マオ再怎麼生氣也不會用力關上門,因為他明瞭我的雙手是彈貝斯的命脈,只要我的手指受傷所有的一切都會就此了結。

「那個叫做紫苑的女人問你明天可以回神奈川嗎?她想聽你為他彈貝斯唱那首『紫陽花』!明希,你可以放手了嗎?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鬆開雙手任由他用力的在我面前狠狠的關上門,走進書房撿起散落滿地寫滿歌詞的紙,望著マオ的筆跡一句又一句的『對不起』、『相信我』。

 

自從上次與マオ鬧的不愉快後我們幾乎沒什麼互動,就連出席各項音樂演出都顯得冷漠,讓しんち和ゆうや十分困擾。

某天演出結束後我率先回到休息室,跟在後方的しんち搭上我的肩膀將我拉到陽台抽煙區。

當然,我知道他想問我什麼。

「しんち,我和マオ只是冷戰而已,沒事的!」

簡短地說了一句話後不再正面回應しんち的問題,或許我的態度讓しんち吃了一記閉門羹,他拍拍我的肩膀露出尷尬的微笑。

「明希,マオ的內心沒有外表堅強,你別傷害他好嗎?」

『傷害』,好重的用詞。

實際上,我已經無形地傷害マオ,一次又一次。

結束通告後各自回到住處,同居的我和マオ什麼話也沒說他打算坐しんち的車回去,而我走出電視台大門伸手攔了一台計程車。

「明希!」

當我回到住處時マオ也剛到,這時我們互看對方一眼又別過頭『逃避』彼此。就在這個時候一抹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回頭一望是媽媽。

「媽!你怎麼會來?」

此時,マオ停下腳步站在離我約一公尺的階梯上,我回過頭看見他驚訝的表情。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將母親拉往離他較遠的地方。

「媽,這麼晚還來東京是怎麼了嗎?」

「明希,今天紫苑回診了,她的病狀突然下滑,現在已經半昏半醒了。明希,你現在跟我回去好嗎?」

腦中閃過一道雷,紫苑的病況惡化了!她前幾天還笑著和我道別,目送我離開神奈川,才兩天就收到母親告訴我的噩耗。

「媽,現在很晚了沒有回神奈川的電車,再加上太晚了我不太方便開車回去,所以…」

「伯母、明希,我開車送你們回去吧!」

マ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從來不跟我回神奈川,此時卻熱心地說要開車送我們回去,你是哪根神經接錯了?

「太晚了,マオ你不能開車。媽,明天一早我們再回去!」

我不給マオ和媽媽任何機會,握起媽媽的手直接走進住處,跟在身後的マオ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全落在我的眼中。

「媽,你就睡這吧!」

由於書房沒有床而且那又是我和マオ的工作室,老實說不太適合媽媽這把歲數的長輩休息睡眠,於是我和マオ很有默契地讓出主臥室供媽媽睡。

「マオ,你睡書房吧!我睡客廳沙發就行了!」

向來隨和沒有太多意見的我在此刻成了領導者,分配媽媽和マオ休息的房間。一方面是考量媽媽的年紀不適合睡鋪床,另一方マオ屬淺眠容易被聲音吵醒,而我經常晚回睡沙發貼心地不吵醒マオ,所以自認為這樣的分配是最完美的。

「明希,明天一早我開車送你們回神奈川吧!」

等媽媽睡著後マオ才走出書房,他沒問我為什麼母親會突然來,只說了這句話。抬眼對上他看似『體貼』的眼神,內心一股無名火瞬間燃燒!

「你什麼都不問就算了還自以為是的體貼說要開車送我和媽媽回神奈川,你是真的貼心還是想看紫苑到底是誰!」

「我需要問你嗎?我問了你會告訴我嗎?上次我接過你的電話就讓你不開心了,你認為我會再繼續追問你『紫苑』是誰嗎?」

先較於我的激動,此時的マオ淡定的一點都不像我所認識的マオ。

「明希,你鮮少和我說你的心事與想法,你凡事都順從我、為我設想,但你知道嗎?就因為如此我一點都不瞭解你,我非常愛你卻覺得愛的很空虛,什麼時候你才願意讓我走進你的心裡呢?」

他的一番話讓我剎那間無法反駁。

我承認,很多事情、情緒我都往肚裡吞,只因為我不想讓マオ擔心、煩惱,我想看見他最燦爛、迷人的笑容。

只要看著他開朗、溫暖的笑容,我的煩惱、負面情緒就會一掃而空!

マオ,是我的特效藥。

隔天一早マオ起得早做了兩份早餐,自己端了一份回到書房和マロ一起吃。獨留我和媽媽兩人相處,我問她關於紫苑的情況,只見媽媽表情難過不捨,我想『那天』終究要來了。

「明希,你知道紫苑的願望吧!你就答應她好嗎?就當作是完成紫苑最後的心願吧!」

面對媽媽的眼淚,我冷靜地注視著她反應異常的安靜。

「明希,你從以前就知道紫苑的心意了,她一直希望能嫁給你。現在她日子不多了,你就成全她的心願好嗎?」

此時的空間一片沈靜,氣氛也顯得十分尷尬,直到一抹燦爛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明希,最近樂團通告不多,你就回家處理事情吧!」

望著マオ好看的笑容,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見我們的對話,此時的我點點頭匆匆地吃完早餐,且由マオ開車送我們回到神奈川老家。

「媽,你先進去,我有話要和マオ說。」

車內的我們看著街景沈默了好一會,當我要開口時マオ說話了,然而他的這句話瞬間將我推入絕境。

「明希,我們分手吧!」

簡單的幾個字聽在我耳中卻是萬言書般,久久無法消化。腦袋停止思考一片空白地走出車內,一股重力與溫度從前方擁入。

「マオ?」下意識地脫口而出的名字,然而這溫度並不是『他』

「明希,你回來了啊!」蒼白的氣色卻有著溫柔的微笑,是紫苑。

瞬間我轉過頭看著車內的駕駛,他別過臉的瞬間我看見他的眼淚。

マオ,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