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嘿嘿~~~隔了快一週才把下篇寫完

最近真的只有忙忙忙來形容

只能用六日找時間來寫作呀!

MAO篇寫完啦!!接下來就是AKI篇囉!!

加油~~~

 

 

自從明希接到母親的電話後,匆忙的離開東京回到神奈川老家幾天後他一臉疲倦地回來,聽見他放下東西坐在沙發上抱起他的愛貓-小銀。

「明希,你回來了啊!家裡的事情處理的如何?你看起來怎麼這麼疲累的樣子?」

眉頭深鎖地一連問了兩個問題,明希抱著小銀抬起頭溫柔地對我露出淡淡的笑容。

「家裡沒什麼事,只是我這陣子必須往返東京和神奈川,可能會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マオ,希望你能見諒。

明希在我面前難得以『客氣』的口吻向我說話,即使我比他年長五歲他也不曾對我使用敬語。

雖然他不太願意告訴我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會主動詢問,畢竟這是我們給予彼此的尊重。

「在我還沒把詞填完之前,你就專心處理家裡的事情吧!只不過往返東京和神奈川有點累罷了!明希,你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嗯!我知道的。」

看他一臉疲倦的樣子,我轉身走往書房打算繼續把未完成的工作做完。突然,一股後方拉力將我摟進懷裡,熟悉的味道和體溫從身後傳來。

「明希?你怎麼了?」

「マオ,我要你!現在!」

低沈性感的嗓音傳入耳中,是惡魔的低喃、著迷的甜言蜜語。月光投射屋內,赤裸的身軀、交纏的律動、性感春色的呻吟環繞房間。

「マオ,我愛你啊!」

他的用力頂入,灼熱的體液射出,我抬起腰雙手緊緊地摟著他的頸部發出高潮的歡愉聲。

「明希!」

這晚兩人熱情地擁抱對方,直到天亮之際我緩緩地睜開眼睛轉頭看見摟著我而睡的明希。

那雙迷人的雙眼、白晰的皮膚、捲長的眼睫毛,我伸手撥過他的瀏海親吻他的額頭。

「明希,我也很愛你喔!」

嘴角上揚的微笑,代表著-『幸福』。

接近中午時明希醒來了,我做了蛋包飯當作午餐而他吃了幾口接到一通電話後,匆忙的離開獨留那盤未吃完的午餐和我。

「路上小心喔!」

雖然我不太清楚他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看他臉色發青的離開心想應該是件嚴重的事吧!

兩三天後明希回來了,就和前幾天一樣回到家緊緊的擁抱我、發生關係。這種生活型態反覆了好幾次,直到某天夜晚剛做完我累的趴在床上,恰巧正在洗澡的明希手機響起,我本來打算不想接聽,偏偏手機不斷地的響起。

俗語:『好奇心足以殺死一隻貓』

我拿起明希的手機並且按下通話鍵,是一抹虛弱卻帶點期待口吻的女人聲音。

「明希,你明天會來陪我吧!咳…你要記得喔!明希,你在忙吧!我想聽你這次剛寫完的曲子,就是『紫陽花』喔!不知道你的樂團主唱會填什麼詞呢?但是你沒和他說曲名已經取好了,主唱會生氣嗎?咳咳…明希,你明天一定要回神奈川喔!」

這個女人是誰?為什麼她會知道明希剛寫好的曲子我還沒填完詞?還有為什麼我連曲名都還沒命名,她卻已經『知道』名字了?

『紫陽花』!是明希寫曲時就已經想好的名字了嗎?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讓我自己像個笨蛋似的想名字呢?

撿起地上的衣服套上走出主臥室打開書房的門,拿出被我寫一半的歌詞並且同時播放那首歌。

「マオ,你不去洗澡嗎?」

剛洗好澡的明希看見站在書桌面前的我,皺了眉頭走向我並且握起我的手。

「明希,是『紫陽花』對吧!既然已經想好名字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是一個女人告訴我這首歌叫做『紫陽花』!」

我揮開他的手憤怒的轉頭看著他,但明希面無表情安靜地望著我,沈默一會他終於開口說話了。

「紫苑說了什麼?」

一開口不是安撫我的情緒,而是關心那女人的每一句話,身為戀人的我情何以堪?

「我哪知道她說了什麼!」

甩開明希的手關掉音樂,打算無視他的反應離開書房。

「マオ,紫苑到底說了什麼?」

明希,你的反應為什麼要這麼激動?那個叫做『紫苑』的女人是你的誰?為什麼你那麼擔心緊張,甚至為了她對我大小聲呢?

「我不知道!你自己不會打電話問她嗎?」

推開他擋住門口的身軀,快速地走進主臥室正打算鎖門時,明希的腳擋住了門,生氣的眼神叮著我看。

「マオ,你聽了我的電話卻不告訴我內容,你這麼做會不會太過份!」

「我過份!是你欺騙我吧!」

我的反駁他沒回應,只冷冷的問我『紫苑』在電話中的內容是什麼,看他對我發脾氣而無動於衷的模樣,我握緊雙拳低著頭把電話內容一字不漏的告訴他。

下一秒,明希換上外出服背了一把貝斯開車回到神奈川。

瞬間,我的眼淚在他關上門的那一秒潰堤,跌坐在地上。

明希,你變心了!你不再愛我了!

 

自從和しんち爭執後,我們連續好幾天沒有互動。修改完歌詞的我對於那天動手甩了他一巴掌,感到自責慚愧。

「しんち,對不起!」

敲了門進入他的工作室,只見他專注的抱著吉他作曲,毫無理會我的意思。我將他愛喝的咖啡放在桌邊,繞道他前面右手掌握住吉他弦讓他無法彈出聲音。

「マオ,有事嗎?如果沒事我要工作了。」

果然他還在生氣,這時我隔著吉他張開雙手緊緊地抱住他,額頭底著他的肩膀下顎靠著吉他身,不斷地說著『對不起、原諒我』。

しんち嘆了一口氣,雙手扶起我的肩膀好讓他能看到我的臉。他溫柔地用長滿繭的雙手捧著我的臉,露出溫柔的好看笑容。

「你就像隻貓一般,我能對你生氣嗎?マオ,我不曾想過你會愛上我,但我希望你給我機會成為你心中獨一無二的朋友。」

他的真心告白讓我感動,主動地親吻他的臉頰。

「しんち,謝謝你!」

下班後,我們兩一起離開工作室到新宿一家頗有知名度的居酒屋小酌。正當深夜我正打算先叫一台計程車時,一抹熟悉不過的身影從我眼前走過。

「明希!」

是他!一定是他,我不可能看錯!

對方沒有聽見似的往前走,我趕緊追上前不想再次錯過他了。

「明希,你等等啊!」

欲伸手抓住他的左手時,我停下腳步讓由他從我面前消失。

「喂!マオ,你怎麼突然不見了,沒事吧!」

しんち拍了我的肩膀而我緩緩地轉向他,無助的眼淚潸然而下,使得しんち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マオ,你為什麼哭?」

「しんち,明希結婚了!他結婚了卻沒讓我知道了,這一年多來我像個笨蛋傻傻地等他,結果他還是和紫苑結婚了。」

顧不得形象地放聲大哭,しんち什麼話也沒說溫柔地將我拉進懷裡,以沈默來安撫我的痛心。

 

隨著紫陽花季將盡,庭院的盛開紫陽花所剩不多。這天雖然飄起了小雨,但深怕突然大雨的我細心地把透明塑膠布鋪在花架上,看著數盆紫陽花露出微笑,自言自語的說話。

「紫陽花,今年過了花季就是我最後一次栽種了。明希結婚了找到幸福了,我的心意再也無法傳達了,這一年來謝謝你們陪伴我。」

難過不已的我看著紫陽花默默流淚,溫熱的眼淚溫度就如剛出道時,明希和我共同創作的歌曲般,充滿感謝與回憶。

「紫陽花過了今年花季明年還會盛開。マオ,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新追求你嗎?」

低沈的嗓音、熟悉的語調,抬起頭看見為我撐傘的人,是他!

是我夢寐以求的男人,他回來了!

「明希!」

「マオ,我回來了!」

此刻的自己除了驚訝不已外,注意了他左手無名指上的結婚戒指,早已消逝。

「マオ,我這一生僅愛你一人又怎麼會結婚呢!你願意聽我解釋嗎?」

望著他深邃情意的眼神,我握起他的手主動地抱著他。

「我願意!」

2014/08/23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