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將~~海好像好久沒有出現在部落格了

最近依舊忙碌,雖然有寫文章但寫的速度超慢

就連SID的紫陽花MAO上篇我也可以寫了快一個星期

嗚嗚~~工作好忙、讀書也好忙

儘管如此仍感謝讀者願意等待喔

也希望讀者會喜歡海的非J家文章喔

 

 

紫陽花

vol. マオ

 

御惠明希Xマオ

 

「我們分手吧!」

梅雨紛飛濡濕了彼此的頭髮,抬眼望著你深邃的眼眸,我看不清你眼神中的答案。

僅能臆測著:明希,其實你不愛我。

 

「マオ,聽說你的寫詞又被音樂總監退件了。

戴著眼鏡的我連抬頭都沒有,敲打著鍵盤認真的修改歌詞。至於,聲音的主人,我懶得回覆。

「マオ!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有啦!有啦!我正在修改歌詞,你別吵我啦!」

隨意的敷衍他忙碌的手指仍持續的敲打鍵盤,發出急促的聲響。原以為他會摸摸鼻子打退堂鼓,沒想到對方一屁股落在沙發上,呈現平躺姿勢。

「しんち,最近邀曲不斷所以很累?要不要和總監反應一下,放個長假。

 「不了!少一個人寫曲編曲本來就會比較忙碌,不打緊啦!マオ,我想小憩一會,麻煩四點叫醒我!」

「好!」

しんち的一句話讓我停下打字的動作,拿下眼鏡轉頭看著陰灰的天空,起身站在落地窗前,右手貼著窗抬起頭眺望染成灰色的烏雲。

「明希,離開樂團了,你過的好嗎?」

沈默了好一會,眨眨眼再次看著天空,嘴角上揚著勉強的微笑。

「明希,你在哪?我好想你。」

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轉過身拉回椅子,將整個思緒集中放在寫詞,原本心繫的『他』暫時拋在腦後,直到傍晚下起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雷雨。

「しんち,我要先回去了。

匆忙的收拾私人物品並且將蘋果電腦放進背包裡,關上工作室空調、電器後,快步走到隔壁工作室,交待下班就急著回去。

「マオ,外面雨下的這麼大等一下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坐計程車就可以了,我不能和你多聊了要不然等一下紫陽花會凋謝。」

しんち的體貼我收到了,但我沒有時間多加思考而是下意識的快速離開工作室撐開雨傘,隨手招了台計程車趕著回家。

「謝謝你!」

一下車的我並沒有趕緊進門而是將包包放在玄關門外,淋著雨將手中的透明帆布蓋在搭設的不鏽鋼架上,並且綁緊避免被吹掀。

「太好了!紫陽花的花瓣就不會被大雨打落!明希,我把紫陽花照顧得很好,就像你照顧我一般。可是,明希你在哪?」

抬頭閉上雙眼任由大雨打在早已濕透的身軀,乞求上天的洗去自己的思念。

「マオ,你會感冒的!」

突然身子一拽抬起下顎看見一臉怒氣的他,想甩開他的手反被對方握的死緊。

「你瘋了嗎?趕回來只為了幫『紫陽花』鋪上透明帆布就算了,為什麼站在這任由雨淋自言自語的對紫陽花說話,你不怕感冒生病嗎?」

面對他的憤怒,我沒有太多表情,態度冰冷的可以。

「マオ!」

「夠了!しんち,你不要管我了,淋雨生病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しんち對我的情意,我看的一清二楚但我不能接受他,因為我的內心住著一個人,我深愛的人。

「對!和我沒有關係,但是你會變成今天這種局面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是你堅持和明希分手,怪不得任何人!」

『啪』清脆的巴掌聲狠狠地甩在しんち的臉上,我瞪大雙眼怒視著他。

「是我咎由自取,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しんち,你回去吧!」

轉身拿起包包掏出鑰匙打開頭也不回的走進屋內,關上門的瞬間我沿著門跪落在地。

「明希,對不起!對不起啊!」

哽咽的哭聲環繞在耳邊,注視著玄關最深處的房間,是我和明希的工作室。這棟兩層樓的透天房屋是我和明希同居的『家』,但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天,明希什麼都沒帶走只背了一把貝斯面無表情地從我面前離去。

從此我再也沒見過他了。

 

「マオ,你怎麼又煮咖哩來吃,我已經連續吃好幾天了,好膩!」

低沈的嗓音從玄關傳來,是他回來了。

穿著圍裙的我拿著湯匙快步的跑到玄關,印入眼簾的是背著貝斯的他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

「明希,你回來了啊!今天錄音錄的如何?」

「還可以啦!和總監討論了蠻久,旋律和編曲也改了不少。マオ,這是錄好的母帶,你拿去聽看看在思考要做哪一風格的詞。

看見他遞給我的母帶,我想了一會要他先播來聽聽看。見明希沒有拒絕淺淺地露出微笑,打開客廳音響播放著しんち寫的曲子。

「這次しんち寫的曲子和早期風格很像,充滿了哀傷離別的味道。我還蠻喜歡這首歌的,マオ你有沒有聽啊?」

放下湯匙回頭看著雙手插腰的明希,露出好看的笑容。

「我有聽啦!只不過我現在還沒靈感呀!明希,吃飯吧!」

「好啦!今天吃什麼口味的咖哩啊?」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聊著樂團工作的大小事,吃完飯後明希牽著ネル和姬出門散步獨留我一人整理家務。

一個人的客廳顯得特別安靜,細長的手指播放しんち原創的曲子,接著又聽明希加入貝斯的編曲。

「しんち還是喜歡哀憐的風格,這首歌要叫做什麼名字啊!」

耳邊傳來哀傷的音樂,腦中一點靈感都沒有而客廳來回踱步。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我繞進書房,翻閱了一本紫藍色封面的小說。

「我和明希都喜歡這一本書,不知道再看一次會不會有靈感啊!」

拿起這本書走到客廳,倒了杯黑咖啡坐在沙發上聽著音樂細細品嚐書籍,沒一會濃厚的睡意來襲,輕閉雙眸—熟睡。

「明希?你回來了喔?我剛剛睡著了,要喝水嗎?」

張開惺忪的雙眼看見明希緊皺眉間,疑惑地想知道剛剛散步是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他眉頭深鎖緊握手機,對著我輕輕搖頭並且露出淡淡的微笑走入書房。

「媽,你說的是真的嗎?什麼時候知道的?現在情況如何?不然,我現在回去一趟好了,反正東京到神奈川很近啊!嗯…幫我和阿姨說一聲也請『她』等我。」

望著他的背影、聽著幾乎如蚊子的聲音,正打算上前關心時他轉過身,對我露出充滿歉意的微笑。

「マオ,家裡發生點事我先回神奈川,等處理好我再回來。我…我不在的幾天就麻煩你幫我照顧貓狗了,還有…等我回來!」

明希面有難色的交代,我還來不及回覆就被他摟進懷裡。抬頭望見他皺緊的眉心,舉起手溫柔的揉開。

「別擔心我啦!你的貓狗我會照顧好,你就放心的回老家處理事情吧!我會在東京等你回來喔!」

半個鐘頭後明希帶了簡單的行李,拿了車鑰匙穿好鞋正要打開門時,他的右手扶住我的後腦,深情的一吻。

「マオ,相信我、等我回來喔!」

「笨蛋!我一直相信你啊!快回去吧!別讓家人等太久囉!掰掰」

露出甜美的笑容目送明希離開,但我萬萬沒想到明希這次回家鄉卻是讓彼此走上分手一途。

 

五月到六月的梅雨季是令人心情煩悶的季節,成天飄雨讓人哪都去不得,只能窩在室內發慌、發霉。偏偏我和一般人相反,梅雨季節是我最喜歡的氣候,細雨紛飛溫度涼爽。

而然,讓我真正喜歡梅雨季的主因,莫過於『紫陽花』。

「等等出門買新品種的紫陽花吧!上次紫色種失敗了,這次再來嘗試看看。」

習慣對紫陽花說話的我,看在他人眼裡很奇怪吧!老是喜歡對著紫陽花自言自語、自問自答,改不了的習慣啊!

不!

應該這麼說—『明希,我把對你的愛全都投射在紫陽花中』。

穿上薄外套戴上鴨舌帽和粗框眼鏡,背起斜背包發動引擎開往市郊的花草木量販店。

「店長,上次我買的那款紫陽花種失敗了,這次你可以教我怎麼種才會活嗎?」

「喔!你說紫藍色的紫陽花嗎?」

店長拿起一盆花詳細的說明種法和注意事項,一旁的我趕緊拿出手機記錄下來。在量販店買了一些花卉材料,逛了一會才結帳回東京都內。

「來去東京車站好了,那是我和明希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將汽車停好走出停車場在東京車站附近悠閒的逛街,自從樂團解散後我不再擔任主唱轉為後線支援,雖然有時受邀參加演出,但考量自己的選擇而加以婉拒。

一年多的淡出銀光幕,認識我的人也不如以往,即便無須變裝走在路上也不見得被發現真實身份,頂多聽到『那男人好眼熟,好像在哪見過?』、『長的好漂亮啊!』、『是視覺系藝人嗎?好美的長相!』等等幾句。

今天外出逛街也一樣,備受注視的目光依舊不減。

拎著大包小包買給寵物的食物、玩具,還有晚餐食材,走在人潮往返的街上。正當停下腳步等待十字路口人行燈時,對面街口一抹熟悉的身影從眼前晃過,是他!

是明希!那個男人是明希,他回東京了!

「明希!」朝著對街呼喊他的名字,高舉右手努力揮動,但對方並沒有發現我,快步地走往巷子。

「快點綠燈啊!快點啊!」

瞪著行人號誌倒數,雙手握拳忍住想直奔對街的衝動。當綠燈閃起發出聲音,我迅速的像隻貓飛奔而去。

「明希!」

那抹身影消失在人群中,雙手拎滿東西的我站在人潮人往的人群中動也不動,顯得特別突出。

「那個…不好意思…先生,你的東西掉了。」

手中的寵物零食掉在地上我也沒有反應,倒是經過的民眾撿起塑膠袋,皺緊眉頭關心我的狀況。

「謝謝你!」毫無對焦的空洞眼神接過對方手中的東西。

「你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需要幫你叫救護車嗎?」

面對熱心的中年阿姨,勉強地露出淡淡的微笑道謝她的關心。

「我沒事!謝謝你!」

眺望著早已消失的身影失望地轉身走往停車場,將東西整齊放在後車廂並且拿出手機點開兩人交往時的合照。

「明希,你回到我身邊好不好?對不起,我不應該提分手的,明希!我拜託你回來好不好?一年多了你也該氣消了,求你回到我身邊,好嗎?」

不爭氣的眼淚從眼眶滑出,左手握著手機右手抓緊方向盤,向前傾身趴在方向盤上方,難過的不知所措任由眼淚直落。

「ネル、マロ、ギンちゃん和姬,我回來了喔!今天我買了很多好吃好玩的給你們當禮物喔!」

放下寵物戰利品依序打開食物倒入四隻寵物專屬的碗盆中,伸手撫摸明希留給我的分手紀念—ネル和ギンちゃん。

「ネル、ギンちゃん,我今天有看到明希喔!可是我來不及和他打招呼,明希就不見了。你們說明希會不會回來看看你們呢?」

明希的兩隻貓狗同時抬起頭看了我一眼,ネル偏過頭一臉無辜、ギンちゃん則一臉霸氣地無視我。

「看樣子你們也不知道吧!マロ,你來給爸爸抱抱!」

一手抱過我的愛貓擁入懷裡磨蹭,只見マロ的雙前腳不斷抵抗企圖想逃離我的擁抱,偏偏我現在難過得不得了,說什麼也不鬆手,直到マロ生氣地喵一聲用力咬我才鬆開。

「對不起喔!惹你生氣了!」

起身走往廚房把食材一一放進冰箱,轉身看著空蕩蕩的空間嘆了一口氣,感嘆此時的自己孤單一人。

「明希,你可以回來嗎?我好想你!」

我和他分手一年多了,原以為沒有他在身邊自己會過得很好,實際上卻非如此。失去他的我是個沒靈魂的空殼,我會笑、會哭、會說話,但那些人類該有的本能反應,我都有唯獨缺少感情的本能反應。

御惠明希,我深愛的男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