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海終於出現了

這段消失的時間啊!海換了工作也努力的適應新環境和準備日文考試

所以完全無聲無息,還請讀者見諒啊!

紫陽花~明希篇海寫的超慢

到目前為止還是沒寫完喔

不過可以先更新上篇囉!

最後~~因為明希篇有點小H,海沒打算設定密碼

所以~~就請慢慢閱讀吧!

 

 

 

紫陽花

vol. 明希

 

御惠明希Xマオ

 

掛在窗櫺的的風鈴夏風吹拂,發出清脆的聲音,是至夏的寫照。

「咳咳…明希,你可以把窗戶關上嗎?咳咳…」

虛弱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順手將窗戶關上並且轉過身看著一臉病氣的妙齡女子。

「紫苑,你還好嗎?咳成這樣要不要去看醫生?」

我趕緊上前攙扶虛弱的她,只見她露出勉強的微笑握住我的手失去重心地依偎在我的懷裡。

「明希,等我離開人世後,你一定要追回マオ喔!一定要喔!」

她的聲音宛如飄渺,我好怕下一秒紫苑會消失在眼前。

「紫苑,你別說這種話,你會恢復健康的,到時我再介紹マオ給你認識喔!」

「好啊!如果我恢復健康的話,你可以請マオ唱歌給我聽嗎?我想親耳聽聽令你著迷的歌聲。

紫苑抬起頭對我露出微笑,溫柔地打橫抱起她走下樓並且放在輪椅上,細心地替她蓋上涼毯,穿上她喜歡的高跟鞋,推著輪椅離開住家。

「明希,謝謝你陪紫苑到處逛逛喔!」

伯母的臉上寫著歉意與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看著伯母無助的眼神露出淡淡的笑容。

「伯母,我們出去散步囉!」

神奈川,我的故鄉。

麻生紫苑,我的青梅竹馬。

一個臉上掛滿笑容、全力支持我度過難關的女人。

徬晚的夕陽照在我們身上,拉出一條長長的影子。紫苑的雙手拉起輪椅煞車,轉過頭對我露出溫柔的微笑。

「明希,你可以牽著我的手走往堤岸的底端嗎?」

見她燦爛的笑容,二話不說地牽著她的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往夕陽照射的底端。當橘黃色的夕陽換上點點星空的黑夜衣裳,我別過頭看見紫苑虛弱的喘氣。

「紫苑,我抱你吧!別再浪費體力走路了,不然…」

「明希,我會死的對不對?我的病醫不好了,對不對?」

面對紫苑的詢問,我還能說什麼?面無表情地看著她,雙手緊緊地將她抱進懷裡,任她抓著我的衣領無助的大哭。

「伯母,我們回來了!」

回到紫苑家,伯父伯母趕緊出來幫忙。我將紫苑抱起走上樓回到她的房間,溫柔地放在床上替她蓋上薄被,安靜地站在床邊看著那張宛如天使般的睡顏。

莫約半個小時後下樓恰巧遇到伯父、伯母,禮貌性的打招呼向他們道別。就在準備離開時,伯母突然拿出一封卡片交給我。

「這是…」

一頭霧水的我著時不懂什麼日子需要送我一張卡片,照著他們的目光打開這張卡片。

「紫苑的好朋友要結婚了,她拜託紫苑當她的伴娘。原本紫苑不答應,可是在新娘的百般請求下她答應了,但是紫苑沒有男伴。明希,你可以幫紫苑這個忙嗎?」

嘆了一口氣點頭答應,然而我心裡明白的很,這是我報答紫苑的方法。

高中畢業後我不再升學,背著一把貝斯獨自離開神奈川前往東京組團,年少輕狂的我不懂得實踐夢想的不易,窮到幾乎沒飯吃。

那時考上東京女子大學的紫苑時常救濟我,幫我買空白樂譜、修貝斯,直到她畢業前我認識了マオ、組團表演後逐漸和她疏遠。

因為我明白紫苑為我付出一切、實踐我的夢想,是因為她喜歡我。

 

「マオ!」

確定紫苑身體無異後,我留了紙條給她後立刻開車回到東京。一開門沒看見マオ,心涼了一半。

「マオ?」

一一確認房間才發現他正聽著我的新曲填寫歌詞,但一靠近才驚覺他睡著了而桌上是好幾張被他塗塗改改寫滿歌詞的紙張。

「マオ,這首歌我已經想好名字了,但是我想尊重你的意見所以先不告訴你我的想法喔!」

轉過身拿起小沙發上的外套披在他身上,蹲在一旁安靜地看著マオ熟睡的臉蛋,情不自禁的伸手別過他的流海,輕喊他的名字。

或許連續三天照顧、陪伴紫苑的我感到疲累,回到主臥室洗了澡躺在床上,沒一會就睡著了。隔日等我醒來時已經是中午時分了,嚇得我趕緊拉開棉被戴上眼鏡走出房間。

「明希,你醒了啊!家裡的事情處理的如何,如果累了就好好睡一下吧!下午我想去逛街買東西,你有想買的東西嗎?」

看著マオ燦爛的微笑,上前一步將他緊緊地湧入懷中不斷親吻他的嘴唇,體內強烈渴望他的慾望熊熊燃燒。

「明希!」

赤裸的マオ不斷地扭動腰部配合我的擺動,雙手從腋下緊緊地抱著他挺入,隨著他魅惑的聲音一個使盡在他體內射出灼熱。

「マオ,你的身子好棒!」

纏綿一下午他累的睡著而我洗過澡後躺在他身邊看著他,腦海裡閃過的都是我們相遇、相戀的畫面。

「マオ,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相信我!」

溫柔的親吻マオ的額頭,我拉開棉被換上外出服開車前往六本木購買一套合適的西裝。

走進位於六本木一間時尚且不失傳統設計的西裝名店,前來介紹的服務員熱情的介紹他們的西裝。

「嗯!通常參加朋友婚宴適合穿什麼顏色的西裝?」

「基本上只要不要全黑款的都可以,建議你可以穿這款鐵灰色或者是靛藍色的都不錯喔!」

對於穿著我不是十分講究,於是任由服務員幫我挑選幾款適合我的西裝試穿。當然這是為了陪伴紫苑出席朋友的婚禮,我拍了幾張照片讓她挑選。

「我要這一款鐵灰色的西裝,麻煩你幫我結帳。」

提著西裝的我戴上墨鏡走在街頭,一方面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是我不想老是被陌生人注視指點,這會讓我覺得很不自在。

「喂,我是明希!嗯我知道了!媽媽,麻煩你轉告伯母,明天我會回去!」

媽媽的語調很擔心又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我的婉拒讓她感到為難。

「媽!我答應伯父、伯母陪紫苑走到最後,但並不表示我必須放棄現在擁有的愛情!媽,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別以紫苑當作理由強迫我和マオ分手!」

略帶生氣的語調回應媽媽,是因為家人並不接受我愛マオ這件事實,又因為紫苑的關係,家人希望我能恢復正規的愛情。

但,我做不到!

打從我第一次在東京車站與抱著組團熱血付出一切的マオ見面,便注定我和他之間的感情不是任何一個人就能輕易分開的。

即使是生命僅剩數月的紫苑也一樣!

「マオ,你醒了嗎?我們今天去橫濱好嗎?我現在開車回去接你喔!」

聽著他剛睡醒的聲音,嘴角不禁上揚露出溫柔的笑容。

漫步走回停車場發動引擎並且將剛剛買的西裝收好放在後座,即使可能被マオ發現,但我想他不是個度量狹隘的男人,坦然告訴他對我來說應該沒什麼差異。

車子開到巷口轉被轉彎時我看見他背著側背包,帶了頂棕色帽子、名牌太陽眼鏡站在路邊玩手機。

「マオ,上車啦!」

搖下車窗喊了他的名字,只見他拿下太陽眼鏡露出燦爛的笑容打開車門,坐入助手席,而我順手替他繫上安全帶。

這時他吻了我的嘴唇,笑的可人。

「明希,開車了啊!還發什麼呆啊!」

露出淡淡的微笑驅車前往橫濱港未來,停好車兩人並肩地走在點點燈光的港口,看著漂亮的夜景我別過頭看見マオ淺淺的笑容,伸手握住他的手並且使力將他摟進懷裡。

「明希?你怎麼了?」

「マオ,你別說話就讓我這樣抱著你好嗎?」

雙手摟住他的腰用力地抱著,明明我們才幾天沒見面但我卻有種和他分隔數年又重逢的感覺。

是啊!我深愛著マオ,卻因為『報恩』而照顧紫苑直到她的病情好轉或者是死亡。

儘管我明瞭紫苑的心意與想法,可是這種『報答』讓我覺得是背叛マオ。

「明希,你感覺很疲累,我們回家吧!」

マオ掙開我的擁抱抬起下顎露出漂亮的微笑,他主動地握住我的手走在無人的街道。

他走的很慢、很慢,我知道他不想那麼快結束兩人短暫相處的時間。我望著他的背影嘴角上揚一抹宛如輕絮的微笑,我停下腳步再次使力地抱住他,並且親吻他的嘴唇,耳邊的一句『我愛你』是我一生給予他的承諾。

 

『六月花嫁』代表著幸福,所以蠻多女性都會選擇六月結婚,起碼我認識的女性朋友多半是這麼想。

「明希,麻生阿姨打電話來說紫苑準備好了可以出發了喔!」

站在房門外的媽媽敲了門告訴我,然而換上一些鐵灰色西裝與剪短的帥氣短髮,透過鏡子反射,此時的我真的帥氣十足。

「嗯,我知道了」

拉開們的瞬間媽媽一臉驚訝地看著我,皺了眉頭的我不懂媽媽的反應順口問她。

「今天的明希好帥氣喔!好像是你要結婚一樣,媽媽真希望能有那天的到來。」

「媽,我先去紫苑家了!」

是啊!媽媽的確很希望我有一段正常的戀情,更希望有天我能結婚組成家庭,但我不願妥協,除非『他』放棄我、拋下我。

走出玄關換上皮鞋快步地走往隔壁,站在刻有『麻生』門牌前,按下門鈴。出來迎接我的並非伯父伯母而是紫苑。

看著一席白色蕾絲合身洋裝勾勒出紫苑的曼妙身材,望見她化了淺淺的自然妝,紮了簡約高貴的髮型,從頭到腳的服裝顯示出她的高雅氣質。

「早安,明希。」

紫苑淺淺的甜美笑容讓我不禁地露出好看的微笑,上前挽起她的手摟著她的腰走向車庫。

「伯父、伯母我帶紫苑去參加婚禮了喔!」

紫苑的好友是我們的高中同學,只不過我和新娘並不熟悉罷了。將車子停好打開助手席車門,看見紫苑低頭喘氣的模樣,嚇得我趕緊蹲下雙手捧起她略微蒼白的臉蛋。

「紫苑,你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我送你去醫院好嗎?」

「不了!我沒事啦!明希,走吧!」

她握緊我的手露出勉強的笑容,雖然她笑著說沒事但他抓住我的手力道卻是用力的很。

紫苑,其實你很不舒服,對吧!

婚宴會場紫苑總是笑臉迎人,露出甜美的笑容,站在一旁的我摟著她的腰表現出絕佳的紳士風度。

「紫苑,你男朋友好帥喔!」

「紫苑,下次輪到你結婚啦!」

「明希?你是明希吧!趕快娶紫苑啦」

此起彼落的起鬨沒讓我失去耐性,而是始終掛著迷人的笑容不做任何回應,直到新娘丟捧花時。

「紫苑,你怎麼不去試試看,說不定會接到捧花喔!」

站在人群最後方的我轉頭看了紫苑一眼,她別過頭露出笑容嚷著說『沒關係啦!』實際上,她也想接到捧花吧!

「不試試看著怎知道呢!」

我牽起她的手走向人群,就在新娘準備拋捧花時她轉過身看著我和紫苑大聲說話。

「明希、紫苑,你們要幸福快樂喔!」

一個用力拋出,漂亮的玫瑰捧花意外地落在我手中。

「明希,你接到捧花了耶!」

瞬間我有一種不知該如何形容的尷尬,只好露出燦爛笑容地接下捧花並且『應觀眾要求』將捧花交給紫苑。

當然高中同學們說什麼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起鬨要求接吻、公主抱什麼的樣樣來。

「明希,你就配合一下吧!」

紫苑在我耳邊說了這句話,我眨了眨眼環看四周期待的閃閃眼神。一個彎腰將紫苑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她的雙手摟著我的脖子,低頭吻了紫苑的臉頰才結束這場『花絮』。

高中同學的婚宴結束後,我牽著紫苑的手慢步走往停車場。迎面吹來淡淡花香的微風,吹亂了紫苑的頭髮而我順手撥開,望見感傷的眼神。

「紫苑,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明希,我能結婚嗎?我能活到那個時候嗎?」

看著她泛紅的眼眶,我踏出一步站在她面前大手一伸將她抱進懷裡輕輕地拍撫她的背部。

「紫苑會遇到能給你幸福的男人,你一定會康復的。」

「明希,我真的好喜歡你、好喜歡你!」

這是紫苑的第幾次告白,我心知肚明。

紫苑,你真傻!明知道我所深愛的人是マオ,你仍舊對我癡心絕對。

紫苑,我能給你的情有限,唯有放開我的手你才能找到真愛啊!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