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回比較歡樂了!

真生的雙胞胎妹妹出現了,她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

只不過真央的命運和哥哥真生一樣坎坷

都是為了『對方』而堅持而犧牲

越來越喜歡黑死蝶之戀的故事劇情了

我會繼續加油把這篇寫完,也希望讀者會喜歡喔!

 

第十四回  初遇、悠理真央

帝國劇場大廳擠滿了等候多時的記者,擺放在兩側的立式花束上頭寫滿了恭賀之詞,玫瑰百合的香氣使得大廳充滿了撲鼻的花香。

「今天是宇月劇團的新人公演,首席演員及劇團演員將會陸續出場接受記者訪問,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首席男役呢!」

「當然不會啊!這是新人公演耶!不過聽說這次主演男主角的是新人演員,我記得她向來只演女役呢!這次擔綱男主角的演出令人耳目一新,不知道會不會被宇月團長調任為男役呢!」

記者們紛紛討論著宇月劇團的新人,使得等候多時的記者們都期待著他們口中的新星出現。

就在大廳紛紛討論引頸期盼的鬧哄哄等待,反觀劇團休息室顯得特別安靜。獨坐在角落的美麗少女將一頭長髮梳成包頭,拿起一頂帥氣的短髮套上,並將原本的頭髮塞入梳成充滿中性帥氣的髮型。

「真央,差不多了喔!」

「好!」

穿上改版後的西裝套上高跟皮鞋,少女站在化妝台前看著自己的裝扮,確認無誤後抬頭挺胸地走出休息室。沒一會便和女主角一同走往大廳,就在她們出現的瞬間,鎂光燈閃閃使得一旁等候已久的影迷不斷地眨眼睛。

「首先感謝各位記者朋友前來觀賞宇月劇團的新人公演,由我來先介紹宇月劇團的演員。」

團長退了一步,舉請右手請新人演員陸續上台。兩名少女依照司儀的指示站在舞台最中央,兩人高雅地露出甜美的微笑,看起來就像是天使般。

「這次公演是由劇團新星女役-悠理真央擔任男主角,身旁這位美羽夢華則為此次公演女主角。我們請男主角來為大家說幾句話。」

接過麥克風的悠理真央露出淡淡的笑容,說著早已準備好的講稿。司儀觀看四周後又繼續下一個流程,莫約十分鐘的記者會在團長與司儀的帶領下迅速結束。

快步走回休息室的悠理真央鬆了一口氣地坐在沙發上喘氣,而與她一同回到休息室的美羽夢華則是一臉不滿地瞪了悠理真央一眼。

「鋒頭都給你搶盡了!悠理真央,你可厲害呢!演女人也行,演男人更行!誰不知這次公演後,團長要將你調任成為男役,到時你可是紅透半邊天的首席男役!」

酸溜溜的話聽在悠理真央耳中,她沒有流露太多的情緒反應,反倒是冷靜地看著眼前怒氣沖沖的漂亮少女。

「這次公演結束後我的確會成為男役,但你也不差呀!沒有我演女役,你不也登上女役寶座,你又何必挖苦我呢!」

面對悠理真央的冷靜以對,美羽夢華更生氣地指著她咆哮。

「謝謝你的讓賢啊!話說回來,你的雙胞胎哥哥在華和專演女人,你這個妹妹在宇月卻飾演男人!看樣子是生錯性別吧!」

「美羽,你別欺人太甚!我演男役跟我哥哥一點關係都沒有!在華和能成為女役的男人並不容易,以你的演出水準連我哥哥的腳指都不到,少在這說嘴了!」

「你!」

美羽氣到將手中的花束朝著悠理真央擲扔,動作靈敏的她輕易閃過並且拿起自己的化妝包與私人包包毫不客氣的走出休息室。

「美羽夢華,你聽清楚了!等我成為宇月劇團的首席男役,我絕對會向團長提出我的首席女役人選,同時我也要告訴你!憑你的演技要成為我的女役,門都沒有!」

關上門的那一瞬間,悠理真央聽見美羽憤怒丟東西的聲音,她露出鄙棄的笑容快步地走往大廳。

「等等!真央」

聽見熟悉的聲音而轉過頭望著聲音主人,悠理真央露出好看的笑容朝著對方揮手。

「愛希,你不是和團長一起回去了嗎?」

「沒有!爸爸正在接受記者專訪,我想說先回休息室等他呢!」

聽見對方要回休息室的悠理真央溫柔地握起對方的手,笑的溫柔。

「別回去了!美羽在那裡大發脾氣呢!走吧!陪我跳一支舞,我的未來女役!」

「真央?」

可愛的少女露出羞澀的笑容,悠理真央牽起她的手在大廳長廊跳著華爾滋。或許兩人跳得太入迷,絲毫忘記大廳仍有幾名未離開的記者。

然而她們曼妙的舞姿、深情的對望吸引眾人的目光,在結束舞蹈時掌聲響起,兩人錯愕地看著大家直到記者上前想要訪問悠理真央時,她抓起愛希的手往外跑。

「愛希,快跑啦!」

「好!」

兩人跑離的背影就像羅蜜歐與茱麗葉企圖私奔嚮往天堂,一名記者拍下了這背影,在筆記本上寫下一句話,而這句話改變了悠理真央的一生。

『悠理真央,一輩子的首席男役!』

宇月劇團,位於東京港區,演員清一色為女性,男性角色全由女性飾演,擁有眾多影迷,其名氣、演技及專業訓練可與華和劇團比擬。在音樂劇界中,華和劇團、宇月劇團可說是兩大劇團龍頭,各據一方。

悠理真央,宇月劇團的未來之星。自宇月音樂學校畢業後先是接受女役訓練,但由於外在因素於新人公演後接受團長建議轉任男役。

美羽夢華,宇月劇團的未來女役。由於長相宛如天使、笑容甜美,在新人公演中嶄露頭角,卻因悠理真央退出女役選拔而成為她的搭檔,只不過她們個性迥異、台上甜蜜、台下死對頭。

宇月愛希,宇月劇團團長之女,長相可愛、聲音甜美,可惜演出資歷、演技不如美羽夢華精湛,短期內無法站上舞台擔任主演,但她與悠理真央同期感情深厚,兩人曾許下約定,未來要一同站上舞台。

 

「凜音,我先出門一趟喔!」

慎司拿起車鑰匙準備出門時,正在寫歌詞的妹妹抬起頭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哥,最近你都不回宿舍的喔!」

「音樂科不像戲劇科那麼嚴格,我去接完真央就會直接回學校了!」

這是凜音放下手中的筆站起身,挽起慎司的手說要一起出門而他沒有太多的意見,於是兩兄妹一同開著黑色名牌轎車離開位於港區的豪宅。

快速跑離記者及帝國劇場的兩人相視而笑,悠理真央舉起手摸摸愛希的微亂的頭髮,那帥氣的笑容又讓愛希害羞的低下頭。

「哈哈…愛希你真可愛!走吧!我們去吃個飯,演出一結束我都沒吃東西,現在好餓喔!」

儘管一身男裝、俏麗短假髮仍不改悠理真央原本的少女心,她握起愛希的手也不管她是否答應直接走進一家法式浪漫風格的咖啡店。

「愛希,這間我常和哥哥一起來吃喔!我推薦法式薄餅套餐,不會甜膩而且很清爽喔!」

愛希看悠理真央笑的燦爛地介紹這間店的特色餐點,對於沒吃過的自己也沒有太多的意見全都由悠理真央打理點餐。

結果,兩人份的餐點都是悠理真央想吃的或想品嚐的。

「吃吧!」

出身商業豪門世家的悠理真央禮貌地幫愛希分盤,用餐禮儀面面俱到,就連吃飯的行為舉止充滿高雅端莊,她是大家閨秀。

「真央,這次公演後你正式由女役轉任為男役,你要把這頭漂亮的長髮剪掉嗎?你捨得嗎?」

聽著愛希的疑問而舉起右手摸摸短翹的假髮,她笑的燦爛。

「既然我決定轉任了,那我就不會留戀長髮啊!再說頭髮會長啊!等我成為首席幾年後我退役了,那麼我就可以留長髮啦!」

悠理真央笑的自然似乎對於剪去長髮這件事沒放在心上,不過對悠理真央瞭解透徹的愛希並不這麼覺得。

她從悠理真央的包包裡拿出一只蝴蝶髮飾擺放在她面前,一見髮飾的悠理真央小心翼翼地將髮飾拿起別在假髮上。

「這是哥哥送給我的禮物,我一直都珍惜著啊!愛希,你會笑我嗎?我本來是女役卻選擇轉任男役,而我哥哥是個男人卻在華和劇團中擔任女役,我們是雙胞胎卻在舞台上扮演著對方,想想夢華會嘲笑我和哥哥還真有原因啊!」

悠理真央拿出包包裡的鏡子看著自己的短髮造型別著蝴蝶髮飾,雖然有著俏麗的可愛卻因為自己化著男妝而顯得不男不女。

伸手拿下髮飾收起並請將鏡子放回原位,眼神略帶憂傷地看著窗外行走的路人。

「對不起啦!真央,我不應該亂說話的!你轉任男役有你的目標與夢想,對不起!」

愛希知道自己問錯問題使得悠理真央心情不好,她趕忙道歉。沈靜了幾分鐘後,悠理真央收起憂傷的眼神,她揚起溫柔的笑容。

「沒事啦!快吃吧!冷的就不好吃了!」

雖然口中說著沒事,內心卻十分在意他人看法的悠理真央很難露出方才的燦爛笑容,但也因為她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演員,『演戲』這種技巧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難反倒輕而易舉。

「愛希,我送你回去吧!」

結束晚餐後悠理真央露出甜美的笑容對著她說,並且招了一台計程車和司機說了地點後,目送愛希離開自己才起步往帝國劇場走去。

「慎司,你和凜音已經到了啊!等等我,我快到了!」

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踩著高跟鞋快步地往回走,就在轉角一個不注意她撞上一個身型高挑的少年而跌倒在地。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你!」

跌坐在地的悠理真央痛的咬緊下唇,趕忙脫下高跟鞋揉著略微紅腫的腳踝,她緊張的說不出話,內心祈禱著腳踝沒有受傷,不然明天的演出勢必受到影響。

「沒關係!」

由於一身男裝的關係她刻意壓低聲線掩飾自己是個女孩的身份,或許也因為她始終低著頭坐在地上引起路人停下腳步指點,撞倒她的少年情急之下只好趕緊將她扶起,沒想到這時右腳的疼痛讓她側著身體靠著牆壁輕喊著疼。

「對不起!你腳扭傷了,我帶你去看醫生!」

「不!我沒事!」

悠理真央再次蹲下脫下高跟鞋,索性手拎著鞋光著腳走在人行道上。

「這樣不好看,我背你好了!」

「不!不用了!」

說什麼也不答應對方的悠理真央一直低頭婉拒的舉動,讓對方一頭霧水同時也好奇眼前的『少年』到底是誰。

於是,他左手搭上對方的肩膀右手抬起她的下顎。剎那間,印入眼簾的長相讓他震驚。

「真生!」

悠理真央推開少年的手小跑步地離開,偏偏少年不死心地追上讓她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穿粉藍色洋裝的少女朝著悠理真央揮手,她拉起對方的手抱住她在她耳邊說話。

「凜音,快救我!」

「怎麼了!真央!」

「那個人把我當成哥哥了,我不能被記者或影迷拍到我被一個人追啊!這樣我會被劇團懲罰的,你快幫我啊!」

悠理真央已經慌了手腳斷了思緒,此時的她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好!」

凜音答應了對方鬆開悠理真央的擁抱,故意擋在少年面前好讓悠理真央能趕緊離開此地。說巧不巧的,慎司剛好下車就看見悠理真央提著高跟鞋穿著一身男裝撞上自己。

「真央?你怎麼了?」

「慎司,你車停哪我要趕快回去啦!拜託你了!」

她指了身後與凜音略微拉扯的少年,而慎司順著她所指的方向露出淡淡的笑容,一個彎腰將悠理真央抱起直接將她抱上車,然後快步地走向凜音。

「哈囉!御惠明希,你和我妹妹認識嗎?」

「喂!陽月慎司,那個人是真生吧!他為什麼可以離開華和?」

向來就不怎麼喜歡慎司的明希,看見剛剛他抱起『真生』的那一幕,內心的醋意直奔腦門,脫口而出的是-不滿。

「那你又為何可以離開華和?」

慎司的回問讓明希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他狠狠地瞪了慎司一眼轉身要離開時,他開口說話了。

「遲早有一天我會取代你的位置,陽月慎司!」

「好!我等待那天的到來,御惠明希!」

 

回到家的悠理真央緊張地趕緊熱敷腳踝,既害怕又緊張的眼淚從眼眶滾出嚇壞了陪在身邊的凜音。

「真央,不會有事的!我幫你按摩!」

貼心的凜音溫柔地隔著布輕揉真央的腳踝,同時唱歌安撫真央緊張的情緒。一直以來都喜歡凜音清脆無雜音的歌聲,真央很快地恢復心情而她拆下假髮那漂亮的茶色長髮自然垂下,美的令人驚豔。

「凜音,剛剛有點匆忙我忘了把這張門票交給慎司,你幫我交給他請他轉交給哥哥好嗎?」

真央從包包裡拿出一封象牙白信封交給凜音,她將信封收下後掀開溫熱的毛巾看著逐漸消腫的腳踝,才露出放鬆的笑容。

「瞧你窮緊張的,沒事了!腳踝不腫了,至於票我會請哥哥轉交給真生,你就別擔心了。時間晚了,我該回去了,真央你早點休息喔!」

凜音起身拿起名牌包要來去時,真央拉住她的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剛才那個撞倒我的人是誰?慎司認識他?」

「啊!他是御惠明希,以第一名畢業於華組,目前是華組的研習生。」

凜音偏過頭想了一會,眨眨漂亮的大眼睛回答。

「喔!御惠明希啊!」真央重複念了他的名次數次。

「聽說他很厲害,不過我沒看過他的演出所以不知道他是不是如哥哥所言的那麼強,但是我最想看的還是真生的演出啊!」

看著凜音羞澀的表情和期待真生演出的語調,真央傻傻地笑了還不敢當面告訴她,自己的哥哥在華和是名女役而並非凜音所想的帥氣『男役』呢!

「好啦!今天謝謝你救我還幫我按摩腳踝,等哥哥演出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真央請司機開車送凜音回去後,她坐在化裝台前看著自己一頭漂亮長髮,深呼吸。

「等我站上舞台成為首席演員後,遲早有一天我會恢復長髮的!真生,這次公演結束後我將成為『你』,而你將成為『我』。」

 

悠理真央,為了早一步成為首席演員,她放棄女役徵選,積極地在宇月劇團中爭取男役訓練。果然在她的積極與演技天賦雙管齊下,此次公演的『花木蘭』讓她一舉成名,將於公演結束後正式由女役調任為男役,並且接受嚴格的訓練,未來將以首席男役為目標站上舞台,閃閃發光。

悠理真生,接受華和悠的命令成為和組女役,並且接受女役訓練的他,未來勢必以『首席女役』為目標成為舞台上耀眼的女角。

孿生兄妹-悠理真生、悠理真央,戲劇舞台角色的抉擇改變了他們的一生。女扮男裝的悠理真央日後愛上了御惠明希;男扮女裝的悠理真生擁有御惠明希的愛,雙生兄妹為了御惠明希,切不斷的親情產生變化,甚至為了『他』迫使悠理真央成了『悠理真生』永遠的替身。

而『她』卻心甘情願!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