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週蠻熱中寫黑死蝶之戀的說

連續寫了兩回啊!真是難得啊!

不過這一回寫完海應該會先寫偶像爸爸了喔!

等等更新完,就來構思啦!

啊~最近海真的還蠻清閒的

或許期待去日本吧!哈哈~~等玩回來就要火力全開寫嵐文囉!

Ps.這回海竟然沒發現寫超過頁數了,所以這回很長XD!!

 

 

第十五回    決定、讓步

自從與明希冷戰後,真生除了練習時偶爾會遇到對方,其餘時間他都刻意逃避甚至視若無睹,兩人的關係可說是降到冰點。

「真生,最近還是不和明希說話嗎?」

一同離開舞蹈教室的天海皺緊眉頭關心他們的關係,真生直視著前方什麼話也不說讓天海頗為尷尬。

「嗨!真生,我正要找你!」

尷尬的氣氛在兩人走往食堂的走廊上遇到背著吉他的高挑少年迎面而來,真生看了笑容燦爛的對方,也露出久違的淺淺微笑。

「真央要我轉交給你的。」

慎司從外套內側口袋拿出一封象牙白信封,交給他。接過信封的真生當下並無立即拆開,而是將信封放進包包裡。

「真生,前天我在帝國劇場前遇到御惠明希了,你知道他為什麼會離開學校嗎?」

聽聞這消息的真生瞪大眼睛看著對方,輕輕的搖頭表達自己並不知情。慎司望見他的反應,踏上前一步並在他耳邊小聲的說。

「我不知道你們兩個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前天明希去了一趟帝國劇場,他巧遇真央還把她誤認成你。」

剎那,真生的臉色立刻刷白。

「但我看他沒發現異狀,所以他應該不知道你有一個雙生妹妹。還有,我看真央那天氣色也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劇團發生了什麼事,你有空去看看她、關心她吧」!

說完這些話便揮手走離,站在一旁的天海看見真生蒼白的臉色,擔心地問他而真生露出勉強的笑容保持沈默地走回宿舍,不打算用餐了。

「真生,你不吃點東西好嗎?下午還要繼續練習耶!」

「帆,我不餓反倒是想先睡一下喔!」

留下天海的真生迅速地回到宿舍,並且將口袋的信封拆開印入眼簾的是一張舞台劇門票和一張紙條。

『真生:記得千秋樂來看我的演出喔!』

「這週六啊!沒有排練,我等等先向英真老師請假,順道回家一趟好了。」

讀完妹妹寫的字條,真生拿出手機傳了訊息給她,沒一會立刻收到真央的回覆,他露出燦爛好看的笑容。

將手機放在床邊的真生躺在床上沒一會就睡著了,直到他聽見天海的聲音才張開惺忪的雙眼,滿是疲倦。

「帆,幾點了?」

「兩點了喔!我幫你留了一個咖哩麵包和牛奶,你快吃吧!兩點半要排練了,快喔!」

真生走進浴室洗臉打起精神,並且拿起天海放在書桌上的午餐,迅速地吃完後便和天海一同前往舞蹈教室。

說巧不巧的,就在經過華組舞蹈教室時,他們同時看見明希和悠河都換上法國傳統軍裝,從舞蹈教室走出來。

「哈囉!」

天性活潑的悠河朝著他們兩人打招呼,天海羞澀地看了悠河一眼溫柔地微笑。反觀,明希與真生對上彼此的雙眼卻又迅速地別過頭,刻意忽視對方的舉動太過明顯。

「帆、悠理,我們先去劇場排練了,到時再請你們來觀劇喔!」

快來不及的悠河抓住明希的手往下走,這時真生不知哪根神經不對追上前,並在樓梯間大喊明希的名字,讓他停下腳步抬頭望見真生的渾圓大眼。

「明希!」

兩人彼此注視著對方又不說話,站在兩人身旁的悠河和天海顯得特別尷尬。這時上課鐘聲響起,默契十足的兩人分別拉開始終注視對方卻不說話的真生與明希。

「真生,上課了!」天海溫柔地握起他的手走往舞蹈教室。

「來不及了,明希!」悠河拉起明希的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趕往華組劇場。

被天海半拖半拉的真生沒有多餘的表情,他走進更衣室換上長裙與墊跟的平底鞋走向早已換上舞蹈短靴的天海肩並肩地站在領導學長後方。

「這次理事長給的劇本,想必對你們來說是耳熟能響,音樂一撥就會唱的舞台劇。也因為太簡單了所以更考驗你們的演出技巧,至於主角分配如下…」

英真老師唱名角色分配同時,真生的雙眼放空遠望前方,若有所思。就連英真老師喊了他的名字數次都沒有回神,站在一旁的天海忍不住地推了他的肩膀,用眼神暗示他才將失神的他拉回注意。

「悠理,有事嗎?」

「對不起,英真老師!」

從英真老師手中接過劇本的剎那,他抬眼看了天海一眼,驚訝不已。

「是羅蜜歐與茱麗葉,你在華組時的畢業公演曲目。只不過你不再演『愛』而是和我一起演出,我的茱麗葉。」

聽著天海溫柔的語調、望見他深情的眼神,真生拉起裙擺向他彎腰行禮,抬起頭對上那雙好看的眼神,小聲地回答。

「是的!我的羅蜜歐!」

拿到劇本的和組研習生,每個人心情都不錯也非常認真地練習,希望能在兩個月後能在和組劇場演出完美的舞台劇。

「好,拿到劇本後你們要更努力。兩個月後在和組劇場演出時,專科老師、團長及理事長都會出席觀劇,同時也會針對你們的演出做為未來劇團正式演員的評選,希望你們拿出自己最完美的狀態演出。今天先練習到這,明後兩天休假請好好休息。」

「英真老師,請留步!」

下課鐘聲響起英真老師叮嚀結束後打算回到行政大樓辦公室,這時身著裙裝的真生趕緊抓起裙擺追上。

「英真老師,這星期六日兩天我想請假外出。」

「外出?發生了什麼事嗎?」

在華和音樂學校與劇團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即便休假也不能隨意出校園,假若非得離開學校必須向領導學長及班導師報告。』

反之,華和劇團的規定則更加嚴謹。

「家裡有點事情必須回家一趟,英真老師,麻煩你同意讓我休假外出,這週末假日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英真腦海想起方才真生上課時的分心以及此刻請求的語氣,他二話不說地答應讓真生休假外出。

「等一下你到辦公室來找我填寫外出申請表,還有在校外仍要遵守『華和校規』,最好不要惹出麻煩來,知道嗎?」

嚴厲的語氣、不苟言笑的表情讓真生不敢違反『校規』,用力地點點頭然後行禮目送英真離開,才鬆了一口氣地回到教室。

「真生,你沒事吧?突然找英真老師,是遇到什麼困難需要我幫你嗎?」

涼紫風一見到真生趕緊上前關心,只見真生露出燦爛笑容輕輕搖頭說著沒事,但涼紫風仍皺緊眉頭擔心不已。

「涼學長,明後兩天我要休假外出回家,剛剛只是先向英真老師報備罷了!沒事喔!我現在在和組過得很好,有你和帆的照顧我很幸福喔!」

「那就好!」涼紫風舉起右手揉亂了真生的頭髮,笑的好看。

 

隔天一早真生換上簡易的外出服,側背包包手持手機以飛快的速度跑往音樂科大樓,站在大廳等候他的是青梅竹馬-陽月慎司。

「慎司,你今天要回家對吧!我搭你的便車好嗎?」

「喔!好啊!」

兩人朝著校門方向行進,同時也聊著一些大小事,兩人的心情顯得十分不錯。

「對了,真生明天晚上你要回學校報到,在報到前我們四個一起去吃個飯如何?地點在我家的飯店。」

真生想了一會點頭答應,慎司笑的好看並且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妹妹-陽月凜音。

「凜音,真生答應囉!」

一旁的真生對於慎司的舉動先是不解,接著是措手不及。

「凜音?」

慎司將手機交給真生,嘴角上揚的燦爛笑容讓真生不得拒絕。接過手機的他聽見凜音略微羞澀卻充滿元氣的聲音,不經意地笑了出來。

「那就明天見囉!」

將手機交還慎司,站在校門口一邊聊天一邊等待陽月集團的司機。莫約一個小時左右高級名車先是開往陽月集團飯店,真生將私人物品放在慎司安排的VIP房間,他坐在窗邊閱讀這次即將演出的劇本。

端了一杯熱茶走向他的慎司茶杯放在窗台前的茶几上,彎下腰看著對方手中的劇本,笑的溫柔。

「羅蜜歐與茱麗葉啊!和畢業公演相同曲目,你應該沒問題吧!」

真生順手地將劇本放在茶几上,端起茶杯喝了幾口慎司泡的熱茶,露出淡淡的笑容。

「畢業公演我和明希飾演『愛與死』,但禮學長、要學長飾演主角所說的台詞我全都記在腦海裡,這次難不倒我呢!」

信心滿滿的真生闔上劇本轉頭看著窗外的藍天,他若有所思地安靜沈思,幾分鐘後又拋下一句令慎司不解的話。

「除了明希之外,我絕對不和其他演員跳『愛與死』。」

「什麼意思?」

「沒…沒什麼!慎司,我想休息一下,晚點我會自己搭乘去帝國劇場。啊!我突然想到,你可以幫我訂一束香水百合嗎?我想等真央的千秋樂結束後送給她。」

「嗯,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午餐我會請房務管家幫你送來,懷石料理好嗎?」

看了真生的反應慎司踏著輕鬆的腳步離開房間,獨留在內的他細細品嚐綠茶心裡想著『他』。

 

「明希,這兩天你不回家嗎?」

悠河一邊收拾簡單行李一邊問著正坐在書桌前看似在讀劇本,實際卻是在發呆的明希。

「嗯,我家很近想回去就回去。」

「這樣喔!那我回家了喔!掰掰」

自從前幾天突然告假離開又在隔日回校的明希,除了整個人魂不守舍之外,要不然就是處於狀外的模樣讓悠河有些擔心。

他想問卻苦無機會,只好靜靜地觀察他、適度地觀察他,直到那天他們兩人在藝能大樓遇到真生,對方的一句『明希』打破連日來的僵局。原以為『冷戰』即將結束,沒想到那句話僅是曇花一現,明希和真生仍秉持著將對方當作『空氣』的幼稚關係,讓身為他們搭檔的悠河與天海十分為難、無力。

「帆,你怎麼這麼晚才來?發生了什麼事嗎?」

向來準時的天海今天卻異常地遲到,讓站在校門口久候的悠河皺起眉頭,語調略微擔心。

「抱歉!抱歉!昨晚和真生聊天聊的晚,睡過頭了!不好意思啊!悠河。」

天海吐吐舌頭滿是歉意,而身旁的悠河拍拍他的肩膀笑說沒事。兩人相視而笑、肩並肩地站在公車亭內等候公車。

「悠理還好嗎?」悠河看著前方脫口而問。

「只要不談到御惠一切都正常。那,御惠呢?」換天海開口詢問。

「明希喔!感覺是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唯一讓我覺得奇怪的地方是他告假回校後經常魂不守舍的,感覺心事重重的。」

這兩位像是偵探交換情報,不過卻沒個結論。畢竟『解鈴仍須繫鈴人』,即使他們絞盡腦汁想辦法,也不敵他們彼此的『破冰』啊!

「啊!算了,他們兩個自己解決吧!帆,我們就別多管閒事了。對了,我這裡有四張宇月劇團的門票,今天帶爺爺奶奶一起去觀劇吧!」

悠河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從包包裡拿出一封象牙白的信封,打開後攤在天海面前展示,而天海抽走其中一張門票並且念了演出的劇名。

「花木蘭?主演是悠理真央?她不是專職女役嗎?這次怎麼會飾演男主角?」天海滿臉疑惑地看著露出淺淺微笑的悠河。

「很好奇吧!總之今晚去看了就知道啦!走吧!公車來了!」

悠河順手地握起天海的手,那主動的舉止讓天性害羞的天海紅了臉低頭看著被握緊的手而傻笑。

「帆,你在傻笑什麼啊?」

猛然抬頭對上悠河燦爛的笑容,他的臉瞬間染上蘋果紅,模樣可愛極了。

「沒…沒有啦!」

瞧他反應害羞神色略微緊張,悠河非但沒有鬆開手反倒是握的更緊。他明瞭自己對天海的感情,也清楚自己在天海中的地位,那種不需要講明的默契是他們從小到大培養出的相處之道。

 

掌聲欲耳不絕觀眾紛紛站起予以熱烈鼓掌,肯定演員的精湛演出。站在台上的每一位演員眼眶泛紅,內心的感動與激動無以言表。

「謝謝各位前來,謝謝你們。」

一身男裝的悠理真央拿著麥克風再次與觀眾致謝,最後她退了一步主動地握起女主角美羽夢華的手向台下行禮。舞台大布幕緩緩降落,直到完全落幕悠理真央才鬆開美羽的手,向所有演員行禮後陸續走下舞台。

然而坐在中間S席的悠河與天海一行四人再次坐下準備離開時,天海看見一抹熟悉不過的身影直接走往宇月劇團休息室,他拍了悠河的肩膀指著即將消逝的背影。

「悠河,那是真生嗎?」

順著天海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早已消逝的身影讓他無法確定只能含糊地回答。或許是天海認錯了,他也沒有多加確認扶著奶奶的腰緩緩地走出劇場。

另一方,真生走進宇月劇團休息室前,一名陽月家的私人管家正抱著一束香水百合迎面走來。

「悠理少爺,這是慎司少爺要我轉交給你的,簽帳的部分慎司少爺已經付款了,請您放心。」

接過花束的真生露出禮貌的微笑道謝後,直接走進宇月劇團的休息室。順著走廊走往盡頭便是主角休息室,沿路的工作人員看見真生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真央?不太可能啊!我剛剛才從休息室走出,她沒有離開啊?」

「是真央嗎?」

工作人員和幾名剛從休息室走出的演員都停下腳步看著真生,並與身邊的人討論。這時真生停下腳步敲了悠理真央的休息室門,沒幾秒房內的『少女』打開門的瞬間,在場的每一個人驚訝地看著眼前一模一樣的兩個『悠理真央』。

「雙…雙胞胎!」

「啊!真生,你快進來啦!」

悠理真央趕忙將真生拉進休息室,迅速關上門。抱著花束的真生突然大笑,並且把花送給面帶驚慌的妹妹。

「幹麻緊張,給人知道我們是雙胞胎又沒差。」

接過花束的真央扁嘴露出任性公主的個性,真生伸手順摸妹妹的短假髮。

「這次女扮男裝演得很精湛喔!真央,你進步的很多呢!很快地,你會超越我呢!」

真生的雙手搭在妹妹的肩上露出燦爛帥氣的笑容,而雙手抱著花束的真央將花放在桌上,背對著真生說了自己的決定。

「哥哥,這次公演千秋樂結束後,我將由女役轉任男役了。」

瞬間,真生的臉色刷白,他踏出步伐將原本背對著自己的妹妹轉正,面向自己。

「你說什麼?為什麼要轉任男役?」

面對真生的錯愕,真央的態度顯得自然從容。

「在宇月劇團內,唯有男役才能以最快的方式站上舞台成為首席。」

「真央!女役也行啊!以你的實力絕對能以女役的身份成為首席,去和團長說你要改變決定!」

「我不要!」

真央斷然地拒絕哥哥的建議,使得真生鐵青了臉怒視著親愛的妹妹。

「真央,以你的外型與長相要成為男役的確容易,但你知道成為男役犧牲有多大嗎?」

「成為男役,除了接受專業訓練之外,你連外貌都要改變。不能留長髮、不能穿裙,要維持中性的穿著。除此之外,連聲樂訓練都以男聲為主,長期下來你的聲音會變的較低沈,久了你便無法恢復現在甜美的女音,這對你來說是一種犧牲。真央,聽哥哥的話擔任女役就好。」

看著妹妹堅毅的眼神,真生明瞭自己的勸說或許無法改變妹妹的決定,但他仍堅持幾番說服妹妹會放棄成為男役的決定。

「那哥哥,你呢?為什麼你連反抗都不反抗就接受華和理事的『命令』成為和組女役呢?為什麼?」

真央的問話讓真生啞口無言,他張大眼睛看著妹妹。

「這是華和規定-『不得違背理事長』,所以我沒有權力反抗,再加上華和劇團內鮮少專屬女役!」

「到頭來,哥哥你不也是為了能早點嶄露頭角!」

一針見血的話道破了真生的心,他沒有反駁。瞧自己的哥哥沈默以對,真央舉起雙手抱住雙胞胎哥哥,語調些許哽咽。

「哥哥,這是我們的夢想、我們的約定啊!我答應你,我會好好保養自己的聲音,等我們都成為劇團首席退役後,我們就恢復原本的樣子!你不用再繼續扮演女人而我也不用扮演男人,好嗎?」

真生掙開妹妹的擁抱,認真地看著與自己相同長相的妹妹。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寧願當初不要冒險考進華和,你也不會為了『夢想』而堅持。」

「真生!」

真央瞪大眼睛看著真生,臉色蒼白。她舉起手抓住真生的手腕,不准他的視線離開自己。

「這不是單單只是我的夢想,也是你的!不然你為什麼要為了我考進宇月音樂學校,然後差點失去報考華和的資格!」

這段話就像豁出去般不經大腦思考的脫引而出,真生上前摀住真央的嘴巴不准她再繼續說出彼此的祕密。

「真央,你給我閉嘴!是我害了你才會為了你而做出那般決定,但你的實力並不是我能替代的!悠理真央,你聽好了!不管當初我們是如何考進宇月、華和,那都過去了誰都不准再提起!」

拉開真生的手,真央泛著淚光無辜地看著真生。

「悠理真生,真正自私的人是你!不是我!」

望著妹妹的眼淚從眼眶滑出,真生嘆了一口氣走上前雙手捧著妹妹的臉,大拇指抹去她的眼淚,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溫柔地安慰她。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真央,既然你都決定了,那我就不再反對了。」

在真生的心裡或許對真央有虧欠,即便自己持反對意見卻又不捨阻止真央的決定,於是他選擇-讓步。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