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喜歡齊威和浩然之間的相互捉弄

齊威霸道任性,少爺脾氣

浩然高冷固執,卻充滿正義感

平行世界的兩個人,未來是不是會交集在同一線上呢?

 

 昨晚的軍營聚餐難得哥們三人喝酒狂歡,喝醉的齊威被攙扶回到齊首長的個人宿舍。

「你這孩子喝的爛醉能看嗎?」齊天碩抱起兒子走進他自己的房間,跟在身後的妻子端了一盆水與毛巾,一臉擔心。

「你看看你,就說別讓小威轉學搬出去住。結果你不聽硬是和我鬧脾氣,妳就是太寵小威了。」齊天碩把兒子放在床上,忍不住多唸妻子好幾句,難掩他心中的不滿。

「我就小威這一個兒子,他想搬出去住不就是讓他多獨立些嗎?你一天到晚在軍營處理軍隊的事情,你花多少心思在小威身上。」顧曉詩白了丈夫一眼,小心翼翼地替兒子擦臉,心疼不已。

「隨你!總之以後不准讓小威喝這麼多酒,還有你有空就去小威位於靜安的房子看看有沒有缺什麼。這孩子從小被你寵慣了、伺候夠了,沒人幫他整理家務,靜安小屋不就髒的像垃圾堆。」

齊天碩雖然嚴肅、對齊威非常嚴格,但他內心十分疼愛寶貝這個孩子,只是不善於表達。

隔天是星期六不需要上學,齊家人當然不會叫醒任由他睡到自然醒為止。

「頭好痛!」齊威撐起身體一股頭痛欲裂,他搖搖頭想起昨晚喝太醉才會這樣。早知道就別讓自己喝醉,偏偏和久違的哥們一喝起酒就無法控制。

算了,我都喝醉了、宿醉頭痛還怪哥們,真不是個漢子啊!

「少爺,早安!你醒了,需要幫你準備午餐嗎?」保母聽見他起床的聲音上前關心詢問,齊威看了一眼從小照顧自己長大的保母,露出溫柔的笑容。「齊媽,你幫我煮一壺醒酒茶好嗎?我現在頭很痛。」齊威換上乾淨的衣服扶著牆走往客廳沙發坐等,這時司機小劉剛好走進齊家要把他調查的資料報告給齊威。

「少爺,這是你要我幫你調查的文件。」小劉報告的音量太大聲讓齊威狠狠地瞪他一眼,嚇得他趕緊閉嘴。

或許因為頭太痛了,齊威並沒有仔細閱讀資料而是看了幾行字就覺得頭暈。

「小劉,你直接跟我講吧!我現在頭很痛,這些資料等齊媽煮好醒酒茶我再仔細看。」

「何浩然在靜安高中是一個成績優秀的孩子,他與隔壁班的何皓瑜是龍鳳胎,家中排名第一。另外何浩然並非上海人,他是台商之子也就是出生在上海的台灣人。」

他不是上海人?是台灣人?難怪他沒有上海口音,長相特別像日本、台灣混血的帥氣。

「還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小劉吞了吞口水等待齊威的反應,此時滿腦子都是問號的齊威只想知道答案,所以點頭要他快說。

「何浩然自幼因外表出眾、在校成績及體育成績優異,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但也因為他太過耀眼所以經常被排擠和捉弄。何浩然沒有朋友,他身邊只有妹妹何皓瑜和青梅竹馬白寧相伴,所以個性較為高冷孤傲。」

他沒有朋友?

「還有呢?」齊媽端了一杯醒酒茶放在桌上就離開客廳,小劉從文件夾中拿出一份資料。「何浩然因為是台商之子政府會有一些優免,但他堅持和一般學生享有一樣的權力。國中三年級何浩然為了保護白寧錯手毆打富二代,惹了地方城管鬧的不可開交,最後由他雙親出面處理道歉,之後何浩然再也不笑了。」

這就是他態度高冷的原因嗎?何浩然,你真特別。

吃過午餐的齊威沒打算去哪,心想都來到軍營宿舍也不急著走。他回到房間拿出放在書包裡的設計圖,右下角是何浩然的簽名。

「真好看的字,是鋼筆簽名吧!」他拉開抽屜想找一隻鋼筆,不過怎麼找都沒找著,於是他靈光一閃背起書包匆忙地和齊媽打聲招呼就讓小劉開車送他回到靜安小屋。

「等等…在前面商場停車,我要去買些文具。小劉你直接回去吧!」齊威下車趕走了小劉,悠閒地走進商場逛街打發時間。

逛到文具樓層時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站在轉角柱子後看著那個身影。

「浩然,你怎麼突然約我出來逛街?皓瑜呢?」穿著輕便洋裝的白寧笑的很溫柔。「皓瑜啊!她一到假日就會去學彩妝,我有時候很可憐要當她的模特兒。」何浩然望著白寧露出輕鬆的笑容,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值得他信任。

「真的假的!那皓瑜都把你畫成什麼模樣?」白寧眨著大眼睛想像何皓瑜會怎麼替何浩然化妝,不過怎麼想都想不出頭緒。「你看,不都是化女妝嗎?」何浩然拿出智慧型手機打開相本讓白寧看,沒料照片中的何浩然美的像天使。

「浩然,你這是要逼死誰啊!皓瑜好厲害喔!她把你畫成另一個自己,將來你們要是化成同一個裝扮,誰也認不出來吧!」何浩然拿回手機放進包包,伸手別過白寧的長髮靠近她。「不!無論我和皓瑜長的多像,你還是認得出來啊!」何浩然的親近距離讓白寧紅了臉伸出雙手捏了他的臉。

「浩然,你夠了!走啦!快去買文具啦!」白寧鬆開手拍了對方的肩膀轉身的瞬間,何浩然握住她的手腕直接走往文具區。

齊威看見何浩然的笑容竟是這麼溫暖,那麼吸引目光,又為何只對白寧和家人笑呢!

不!除了白寧之外,我要成為第二個能讓何浩然露出燦爛微笑的人!

每日第一堂課都是早自習,齊威準時地上學坐在座位上看著前面的空位發呆。一等就是半個小時都沒見到人,他無聊地扭動身體好奇地轉身問了身旁的同學。「早自修都要結束了,何浩然怎麼都沒出現啊?」齊威會這麼問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已經觀察何浩然一週了,發現早自修他都不會出現。

「何浩然經常睡過頭所以他都會趕在早自習結束前趕來,大概再十分鐘他就會出現了。」

同學一副早已習慣的表情讓齊威感到吃驚,原來何浩然有睡過頭的習慣啊!早自習鐘聲響起,一個穿著制服拿著書包的高中生跑進教室,他態度自若地走到位置上坐好,拿出課本事先預習然後專心地上課。

坐在後面的齊威看著何浩然認真寫筆記、上課的背景,他忍不住笑了。

何浩然,你挺認真上課的嘛!

齊威鬼靈精怪地將長腿伸到何浩然的椅子下,有一下沒一下地故意敲動他的椅子,惹的何浩然別過頭瞪他一眼。然而,齊威沒在怕地嘴角微笑,一堂課何浩然被齊威的小動作打亂了專注。

「白寧,你的筆記借我對一下!」何浩然起身拿過白寧的筆記本,輕靠白寧的桌子核對自己的筆記,發現有差異趕緊拿筆記錄。

「喂!何浩然,我的筆記寫得很清楚,你要不要也參考一下呢?」齊威很大方地拿起自己的筆記本遞給何浩然,沒料他連抬眼都不抬眼繼續核對,完全把他當作空氣。

何浩然的忽視讓他覺得難堪,齊威哪忍的下這口氣,接下來的每一堂課齊威都會想辦法捉弄何浩然,目的就是讓他和自己說上一句話。

說也奇怪,何浩然似乎知道齊威的目的,他冷靜不受影響專心上課,更把他的小動作當作是蚊子在耳邊低鳴,揮之離去。

放學鐘聲響起同學們就像是等待多時的孩子,迅速收好書包三五成群地離開教室。

「喂!何浩然,你幹嘛不理我!」齊威活像個討不到糖吃的孩子朝著他發脾氣,何浩然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我不和小偷說話!」一句暗諷讓齊威大為光火,他拍了桌面發出巨響而何浩然一點也沒嚇到,冷靜地看著他思考下一秒他會有何舉動。

「誰是小偷,最後你不也把畫拿回去了,哪來的偷!」齊威就算自知偷撕了何浩然的筆記本有錯在先,但對於從小被捧在掌心視為寶貝的他,哪會承認自己的錯誤呢!

「齊威,你本應還璧歸趙,不屬於你的東西搶走了最後它還是不屬於你的,你懂嗎?何浩然指責完他拿起自己的書包大剌剌地走出教室,獨留齊威被羞辱地在原地發脾氣。

「浩然,你和新轉學生齊威怎麼了?他看起來一表人才、品行端正,怎麼會偷你的東西呢?」白寧不解為什麼向來不惹事生非的何浩然竟會和齊威有爭執,而且他對齊威的態度冷如冰山,一點都不像平常冷靜。

「別說了!他偷撕我畫在筆記本上的畫被我抓到,你說他那不叫偷是什麼?」儘管都過了好幾天早該忘懷了,偏偏何浩然一想起還是一肚子氣,批哩啪啦地說了一堆。

「好了!別氣了,浩然回家吧!」白寧拍拍他的肩膀兩人肩並肩地走向停車場,何浩然牽出腳踏車示意白寧坐上來。

白寧側坐在後左手抱著兩人的書包,右手摟著何浩然的腰,迎著風騎回家。白寧輕輕地依偎著何浩然的背部,閉上眼睛聞著他身上傳來的味道。

浩然,我喜歡你喔!從小就很喜歡你,所以我希望你也能喜歡我,然後留在上海不要回台灣,好嗎?

「白寧,到家了!」何浩然停下腳踏車讓白寧下車,她接過自己的書包朝他微笑。「浩然,謝謝你!」何浩然揮到右手踩起腳踏車離開胡同,突然他又按了煞車回頭朝著白寧大喊。

「不管哪天我回台灣了,我一定會告訴你,因為你是我最重視的人。」

其實何浩然一直以來都知道白寧喜歡他,但他只把她當作最重要的朋友,他的心裡留一個位置給她,也很清楚那並非是愛,而是友情。

但是他捨不得戳破白寧的暗戀,不忍看見她為他傷心難過。與其這樣倒不如維持這種曖昧不明的關係,或許對他、對白寧來說都是最唯美的關係。

 

齊威不知從哪來的耐心,為了讓何浩然看他一眼、對上一句話,他想盡辦法纏著他、捉弄他。

何浩然不知從哪來的定力,為了不看齊威一眼、說上一句話,他拼了命的忽視他、無視他。

「何浩然,你啊是猛起勁不理會我就是了,和我說話是有多難嗎?」齊威拿起鉛筆不斷地戳何浩然的背部,何浩然深呼吸一口忍住不回應繼續寫作業。後方高中生瞧他沒反應,持續戳他的背部還不時地叫著他的名字。

「齊威,你夠了沒!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煩人的上海人,你能不能識相點!」何浩然早就發現同學們的目光不時地注意他們,讓他感到不舒服而逼自己妥協和齊威說個話。

「那剛好,我也沒看過像你這麼高冷不懂禮貌的台、灣、人!」就當齊威說出何浩然是台灣人的瞬間,原本寂靜的教室發出同學驚訝的倒抽氣音,何浩然鐵青的臉也隨之刷白。

接著同學們交頭接耳地討論何浩然的國籍,好幾雙眼睛盯著他瞧、注視著、打量著,何浩然環看四周同學雙手握拳忍耐,偏偏不知為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他突然從座位站起拍了齊威的桌面。「你跟我出去!」齊威一臉無所謂地跟在他身後,心想著:你啊惱羞成怒?

兩人走出教室站在走廊上,何浩然冷眼瞪了齊威一眼。

何浩然自從國中考取靜安中學到現在不曾讓任何人知道他是台灣人,也刻意隱瞞自己是台商之子的身份,主要的原因是不想受人矚目。

但今天齊威卻在班級大聲地說出他的真實身份,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暫停他在身上。那種欺騙、隱瞞的質疑讓何浩然覺得很難受,想逃卻又不能跑,只能安靜地站在原地承受同學的眼光。

「你調查我?」

「是!我調查你!」齊威坦蕩蕩地承認,何浩然雙手握拳壓抑情緒。「憑什麼調查我?」

「憑我對你有興趣!憑我是齊首長的兒子!我要調查你的身世輕而易舉。」齊威上前一步縮短彼此的距離,他想清楚地看著何浩然的反應。

「齊威,你不覺得你特無聊嗎?一天到晚煩我到底是有什麼目的?」

齊威聳聳肩輕浮地微笑。「我只是想和你說個話,但你不理會我、把我當隱形人所以我只好調查你啊!」

「這不是理由!你只是無聊沒事、想找我麻煩罷了!齊威,我告訴你,我這個人生來就討厭富二代、軍官二代,所以就算你一天到晚煩著我,我還是會視而不見!」

齊威想起之前小劉替他調查何浩然的資料時,腦海閃過一個念頭。

何浩然,你只有生氣的時候才會和我說話是吧!那我就逼你正視我的存在。

「你討厭富二代、軍官二代是因為你曾打傷他們,讓你的父母為此向對方下跪致歉。」齊威瞇著眼道出何浩然內心深處的羞辱記憶,那一幕再次浮出腦海、映入眼簾。何浩然下意識地踏出一步,狠狠地朝著齊威一拳打傷他的臉。「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用忌諱自己出手打傷你!齊威,你這個混蛋!」

齊威自幼在軍營長大,他受過的軍事體能訓練遠遠超乎想像,何浩然這一拳打的他吃痛。但他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左手抓住何浩然的右手,一個使勁將何浩然推倒在地。

班上同學聽見何浩然的怒吼,紛紛湧出教室便看到兩個身高一百八以上的少年扭打成團。白寧看了想上前阻止卻被好友抓住,最後佔上風的齊威推開何浩然,轉身怒瞪同學走進教室拿出一張草稿。

「我混蛋!既然你那麼討厭我,那我就把你畫的草稿撕了讓你徹底討厭我。」齊威高舉那張何浩然打算參加室內設計比賽的草稿,眼尖的白寧比何浩然的反應更快上前想搶回來,但她的力氣哪贏得過齊威。草稿非但沒搶著還被齊威狠狠地推開,何浩然眼看白寧會撞上牆柱,他奮不顧身地抱住她讓自己硬生生地撞上直角牆柱,頭部撞擊的痛讓他眼前一片黑雙手卻緊緊地保護白寧,昏了過去。

白寧,我曾說過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

「浩然!浩然!醒醒啊!浩然!」

白寧的尖叫聲引起隔壁班同學及老師的注意,何皓瑜衝入人群看見白寧摟著哥哥的肩膀哭泣,她走上前摸摸何浩然的臉,然後抬眼瞪了站在她面前手持那張草稿,一個高舉右手毫不留情地甩了齊威一巴掌。

「何浩然要是有任何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文章標籤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