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月仍舊要忙著準備證照考試

閒暇之餘寫小說抒解壓力呢

第三章主題為『化敵為友只為你』

其實海自己寫完再次閱讀時,很明顯地感受到齊威對浩然的感情正在轉變

或許是一種男性征服他人的本能而浩然剛好相反,他是以逼迫齊威妥協為挑戰

兩個都是硬脾氣的人,高傲、冷漠、固執

想想個性幾乎一樣的人,將來如何成為相知相惜的戀人

想到這就覺得寫這篇小說很有挑戰性呀!

最後~~新人物出現啦!!

齊揚-齊威的堂哥,他十分在乎齊威這個弟弟,視他為珍寶

偏偏齊威不願讓哥哥知道浩然的存在

而浩然的惡作劇導致齊揚對他產生敵意

也因為齊揚的存在讓他們倆感情路走得非常艱難。

不多說啦~~希望讀者喜歡這篇文囉

 

 

 

第一回

坐在窗邊閱讀英文書籍,桌面擺放一杯咖啡和幾片手工餅乾。少年翻閱了幾頁後放下書籍端起咖啡喝了幾口,冷眼地看了站在門口的僕人。

「幫我訂飛往上海的機票,我明天要去找小威。」少年一句話交代下去也不管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旅行社都要下班了機票劃位不易的問題。

「少爺,需要先告知齊威少爺嗎?」

「不需要!小威除了待在上海還能去哪?」言下之意齊威及使不念軍校、不住在軍營別墅,仍舊無法逃出齊天碩的手掌心。

齊揚,年長齊威三歲的堂哥,就讀香港大學建築學系二年級。齊揚與齊威雖為堂兄弟關係,但他們倆長的有如雙胞胎兄弟,每當出席久違的家族聚會總是會被幾位親戚認錯,而他們倆毫不在意也不解釋,甚至習以為常。

隔日一大早九點齊揚獨自搭乘飛機前往上海浦東機場,因為他沒有告知齊威一家人自然不會有司機前往接機。

「上海,好久不見啊!」齊揚拿下太陽眼鏡,一身合身的襯衫搭配黑色牛仔褲,拉著一只行李箱走往地下鐵前往為齊天碩買給齊威當作十七歲禮物的靜安小屋。

門邊的門鈴按到都快壞了也沒人應門,齊揚拿起手機撥了一組電話,竟然無人接聽讓齊揚的耐心消磨殆盡。就在他快要發脾氣的同時,身後傳來一抹聲音讓他回過頭一望。

「揚少爺,你怎麼會來呢?」齊家派來的房僕看見久違的齊揚一臉疑惑,不等他開口詢問便告知齊威目前正在軍營受訓。

那傢伙之前飛到香港向我抱怨軍校的嚴格訓練,沒想到暑假竟然主動去軍營受訓。齊威,你有病啊!

「我知道了,我會聯絡齊首長。」齊揚進入靜安小屋隨手打了一通電話給齊天碩,一個小時後一輛黑色軍車抵達接送齊揚抵達軍營。

齊揚自幼在香港成長,他的父親在商場打滾多年與從軍的齊天碩選擇一條不一樣的路,所以齊揚比較自由,但個性古怪難捉摸。

「小揚啊!你怎麼會突然來上海,是找小威嗎?他這週都在軍營接受齊首長的訓練,你要去軍營找他嗎?」劉曉詩難得見到姪子開心地滿臉笑容,齊揚放下行李點點頭在劉曉詩的陪同下前往軍營。

想當然爾首長夫人來到軍營誰敢阻攔,很快地他們找到了穿著軍裝運動服的齊威。推開車門齊揚戴著太陽眼鏡站在身旁,那高挑充滿肌肉的身材、帥氣十足的長相,吸引眾人的目光。

就在他拿下太陽眼鏡的同時,軍人的目光落在齊威身上。那個男人與齊威少爺簡直是同一模子刻出來的,他們是雙胞胎嗎?

「哥,你怎麼會來?」齊威接受訓練這些日子幾乎冷著一張臉,沒人敢上前搭話,而齊揚的出現讓齊威露出好看的笑容。

「今年不想去美國所以來上海找你,誰料你會在這訓練。」

「那誰料你會來這找我?」齊威笑了笑用手背擦去額頭上的汗水,此時逆光而站的齊威,那抹笑容燦爛炫目迷人。

「拿去!把汗水擦一擦!」齊揚從口袋掏出一條名貴的手帕,順手替齊威擦去臉上的汗水,齊威一點也不在意地任由對方溫柔擦汗。

「你們兩啊!從小到大兄弟感情仍舊不變,一樣親密。小揚,你爸爸說你剛到上海,那就住在軍營別墅吧!」齊天碩得知劉曉詩帶著齊揚來到軍營,一忙完手中的工作就趕來。

「謝謝叔叔,待在上海的期間就麻煩你和嬸嬸照顧了。」齊揚冰冷的臉揚起淡淡的笑容,齊威看了父母一眼拍了堂哥的肩膀。「爸,哥難得來上海我就先不訓練,等他回去了我再回軍營,行嗎?」

齊天碩點點頭讓兒子回去營區洗澡,稍晚他們會一同回到軍營別墅。

「哥,你先隨便找地方坐,我全身汗臭味先洗澡。」齊威拿起大毛巾和內褲走進浴室,關門前瞥了齊揚一眼就打開水龍頭洗去一身汗。

齊揚並非第一次來軍營,他記得小時候也曾在軍營待過兩年,後來舉家搬遷到香港,他便鮮少踏入軍營頂多去齊天碩居住的軍營別墅作客。

齊威住的這間單人套房沒有太多私人物品,多半都是軍營提供的日用品。齊揚隨手翻了幾本書桌上的書與筆記本,一張被撕下的室內設計圖引起他的目光。齊揚隨手拿起仔細看了好幾次,完整的空間概念、畫出每一筆都是精確的計算,毫不馬虎。

「哥,你在看什麼?」洗好澡圍了一條浴巾的少年擦拭頭髮的同時,看見齊揚正拿著一張紙,他趕緊上前抽走那張紙。

「瞧你緊張似的。」齊揚冷眼看了齊威異常的反應,他又拿起桌上的幾本齊威根本不會看的書。

「怎麼?想步入我的後塵學室內設計?」齊揚拿起其中一本書隨便翻閱,齊威早已習慣他的冷眼諷刺,他毫不在意只在乎這張設計圖不要遺失。

「沒!無聊就看看!」

「我想也是,你沒什麼耐心和腦袋學設計。齊威,你將來要走你爸爸的路還是其他?」

這個問題齊揚問了很多次,齊威都裝傻不願意回答。今天他來上海卻看到齊威接受訓練的模樣,不禁讓他聯想眼前這個大男孩將來會成為軍官嗎?

「哥,我不會從軍的!將來我要成為商人,我要把『他』設計的東西賣出去!」當齊威說出『他』這個字眼時,刻意用上海話帶過就怕齊揚會聽出所以然。

司機將兩位少爺送回軍營別墅,齊家僕人忙上忙下就怕怠忽了遠從香港來的齊揚,齊威替哥哥拿過行李走進自己的房間。

「哥,你要睡這還是我幫你準備一間客房?」齊威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回過頭問了站在房門外的齊揚,他露出淡淡的微笑。「和你同間吧!反正小時候都一起睡,沒差!」在齊威替齊威整理行李和棉被的同時,齊揚的壞習慣又犯。他在齊威的房間裡隨意看看、隨手翻翻,就像是妻子查勤丈夫出差是否有偷吃。

「小威,你轉學到靜安高中沒交女朋友嗎?」以齊威的外表與身材要交女朋友見輕而易舉,但今天在他房裡卻沒找到蛛絲馬跡。

「喔!沒交啊!我才剛轉到靜安高中一學期,很多同學我連說上一句話都沒有,怎有可能交到女朋友呢!反倒,哥你在大學應該很受歡迎吧!」齊威太清楚自己的堂哥是什麼個性的人,一方面他確實沒有女友,另一方面他把『他』的東西都放在靜安小屋的保險櫃裡。

準備入睡前齊威走到窗邊拉開窗戶,點了一支煙看著月亮沈默不語。齊揚看他一臉眉頭深鎖、若有所思的樣子而上前關心。「怎麼了?悶悶不樂?」

「沒什麼!只是覺得暑假很無聊才去軍營訓練打發時間。」這個答案很明確地是在敷衍齊揚,對方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怎會相信這胡謅。

「既然無聊想打發時間,你不如後天和我一起去台灣參加室內設計研討會。」就當齊揚說出這句話,齊威的眼睛為之一亮。「台灣?台灣哪裡?」

「台北!」齊揚心想方才你這小子冷著一張臉,我提起要去台灣你就有反應。「要去嗎?如果要去明天我會和伯父、嬸兒說一聲,請管家幫你訂一張機票。」齊威思考了數秒後點頭答應,他的內心似乎期待些什麼事情會發生。

 

「奶奶,我出門了!早餐我已經準備好放在桌上了!」少年換上清涼的夏裝,背起包包手拿畫筒打了聲招呼就離開家門。

捷運上旅客的輕聲說話、窗外飛逝的街景,何浩然抱著畫筒帶著耳機靠著捷運車廂內的隔版,安靜地聽著音樂享受著逐漸熟悉的語言腔調、生活環境。

「早安。」在瀚宇室內設計工作室打工快一個月了,何浩然的教養優良且做事認真積極,深受同事、前輩的喜愛。

「浩然,明天後兩天在文山特區有舉辦一場室內設計研討會,你去見習吧!」陳志良特別叫何浩然到他的辦公室說了這項訊息,也期望他能增廣見聞。

「謝謝你,我會好好學習。」離開辦公室,何浩然回到他的座位協助其他設計師修補設計圖。

「奶奶,我回來了。」何浩然回到家已經十點多了,他看奶奶在客廳睡著而有些內疚,趕緊扶奶奶回到房間休息,自己則拿出手機撥了微信語音通話給白寧。

「小寧,不好意思呀!我才剛下班,你睡了嗎?」

「沒啊!我還醒著呢!」何浩然聽見白寧睡意濃重的嗓音便知道她在等他的電話。「小寧,你累了就早點睡別等我電話呀!你明天還要去書行打工呢!」何浩然拿著手機站在窗外看著高掛明月聽著白寧說話,兩人聊了半個鐘頭左右,白寧睡了何浩然也準備去洗澡。

隔日何浩然起了個早出門替奶奶買早餐,一如往常地搭乘捷運前往文山特區出席室內設計研討會。

「浩然,你這麼就來了啊!」他點點頭和陳志良的兒子-陳瀚宇一同進入會場,挑了一個中間靠走道的位置。陳瀚宇趴在桌面小眠休息,何浩然則打開筆記本把他尚未完成的設計圖畫完。

研討會正式開始,台上的講師說的天花亂墜,勤學的何浩然也在講義上寫滿密密麻麻的筆記。一天的研討會分享太多專業名詞、實務經驗,讓年僅十七歲的何浩然跟不上進度也無法消化學習,使得他心情失落。

「浩然,還可以嗎?有沒有不懂的地方呢?」陳瀚宇瞧他一臉難過的表情大概猜出讓他難過的主因,見他都不笑拉起他的手走出會場到特區旁的一間咖啡店。

「浩然,你把剛剛研討會的講義拿出來吧!我幫你補習。」

陳瀚宇-陳志良的獨生子,建築設計系大四畢業生,暑假結束後會到日本進修建築設計碩士。

面對陳瀚宇的熱情教學,何浩然的內心充滿感謝。這時咖啡店的門被推開,迎面走來一個身材高挑戴著太陽眼鏡的男性顧客,恰巧對上何浩然的雙眼。

不是吧!竟然是齊威,我和他到底是結下什麼樑子,不管我在哪都能遇到他。

原以為齊威會認出自己,沒想到對方好像認出他還是沒看到他,點了一杯咖啡找了個位置坐下。何浩然不可置信地盯著對方看,似乎忘了陳瀚雨正在幫他複習研討會的筆記。

「浩然,你認識那個人嗎?要不要去打聲招呼?」陳瀚宇發現他的不專心而開口,何浩然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猛搖頭,然後又專注地聽陳瀚宇的解說。

走出捷運車站何浩然拿起手機撥了微信語音電話,「皓瑜,暑假返校學習你有看見齊威嗎?」

「沒啊!怎麼了嗎?」何皓瑜聽出哥哥擔心的情緒,下意識地關心卻換來何浩然的一句『沒事,我在台灣過得很好。』

何浩然拿著手機站在奶奶家門口不動,他低頭看著手機猶豫不決,想著他該不該打通電話給『他』。最後何浩然深呼吸一口,用顫抖的手指按下那通未儲存的號碼。

「喂!何浩然,是你嗎?」聽見他的聲音,何浩然沈默了幾秒才發出聲。

「齊威,你現在在哪?」我怎麼會這麼問他?

「何浩然,我在哪和你有什麼關係?」

「你是不是在台灣?」

「哼…你覺得我會愚蠢到去台灣找你嗎?」齊威的語氣充滿不屑,讓何浩然覺得自己一定是腦袋有問題才會打這通電話給他。

「也是!你都知道我沒有申請休學,你只要在上海坐等我回去就好。」

「何浩然,等你回上海看我怎麼對付你!」

齊威,你以為威脅我就會讓我產生恐懼啊!少來了,我不是被嚇唬大的!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聰明腦袋對付我!」說完就把電話切斷,何浩然不打算和他繼續說話。

此刻台北信義區某處的高級飯店,齊威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夜景,手持手機聽著被切斷通訊後的聲音,他的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何浩然,你以為溜回台灣我就找不到你嗎?等著,在回上海前我絕對會找到你!

「誰打給你啊?」剛洗好澡的齊揚穿著浴衣走出浴室,正巧瞧見齊威在講電話而好奇。

「沒什麼!高中同學!」隨意說了一個理由,順手將手機放進口袋露出笑容走進浴室。

齊揚聽見水龍頭聲音,他起身拿起被齊威放進口袋裡的手機,沒想到向來只設定一組萬年不變的密碼,竟然不適用在這支手機。

小威,你是為了誰開始提防我?是那張室內設計圖的主人嗎?

文章標籤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