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週仍舊處於工作忙碌,新人報到

所以幾乎沒什麼時間更新部落格

最近海比較認真地在寫原創小說

大概寫了一個段落會把櫻相寫完喔!

嘿嘿~~還是希望讀者會喜歡海的原創耽美小說喔!

 

第三回

 

「哥,你等等我!」何皓瑜臀部跌傷走起路來有些不舒服,但何浩然不知道是吃到炸藥還是被炸到體無完膚,自顧自地走的超快,遠遠將她拋在腦後數公尺。

「何浩然,你給我站住!」

又是這句話!何浩然停下腳步轉頭大罵:「你他媽的有病嗎?要講幾次才懂,齊威!」

脫口而出的怒罵才驚覺站在眼前不到一公尺距離的不是齊威,是何皓瑜。

「你才有病!你不要在被激怒的時候就講上海腔,你要丟臉也別拖我下水。」

何皓瑜脫下高跟鞋走到他身旁,伸手碰了何浩然被打傷的嘴角,滿臉擔心。「齊威那個王八,下手也太重了吧!」何浩然發出倒抽痛聲,他抓住妹妹的手。「不打緊啦!又不是第一次被齊威打,高中的時候他不知道打了我多少次,還有他哥那個瘋子差點把我打到骨折,你看我不也好好地長得那麼高、那麼好看,這小傷死不了的!」

何浩然雖然一雙迷人的大眼、高挺的鼻子與白晰的膚色,看起來秀氣,但他身材高挑又有結實的肌肉,帥氣度直逼演藝男星。

「是死不了!走啦!回家去!」何皓瑜挽起哥哥的手臂、另一手提著高跟鞋,兩兄妹一邊聊天一邊走向街道招了一台計程車回家。

站在離他們不遠處的男人,拿出口袋裡的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陳總,我看過你的建案投資合同了,我覺得蠻符合雙方利益,我有意願簽約。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齊總,只要你願意簽約,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對方迫切簽約的語氣還有這句話讓齊威冰冷的臉上露出久違的微笑。

「我要指定你的王牌建築師-何浩然做為建案負責建築師,如果你同意後天我們在上海簽約,第一期款我會準備好等你。」齊威不管對方是否同意就掛斷電話,他在商場打滾多年,合作商想要什麼、圖些什麼利益,他比誰都清楚。

何浩然,你想回台灣,門都沒有!這次我不會輕易讓你離開我,咱們走著瞧!

「哥,你先在家裡休息一會,我去超市買點外用藥和一些菜,今天你這副模樣吃去吃飯會引人側目的。」何皓瑜讓哥哥坐在小客廳的沙發上,倒了一杯水交代幾句就離開老家。

何浩然喝了一口水起身看著客廳兩側的房間,一間是他的、另一間是何皓瑜的。小客廳的門唯一通往庭院的小門,站在庭院中間抬頭看著天空讓溫暖的陽光打在自己身上。

我有多久沒有曬太陽了,小時候我多麼喜歡在庭院裡看書、玩耍、陪貓狗呢!

向右跨一大步穿過屋簷走進廚房把水杯洗好放在櫥櫃上,上海老家的廚房和廁所相連,一張小圓桌是以前一家四口吃飯聊天的中心。推開廁所門,霧面玻璃拉門、洗臉台、洗衣機、馬桶一樣都少不了,殊不知老家廁所其實很小。

對面房間是父母的臥室也是這老房子最大間的房間了,何浩然打開門看著空空如也的空間,他猜想父親過世後妹妹就把這裡的家具擺設全都丟了吧!

「爸,當年我答應你不會再來上海,可是十二年後我還是回來了,你會氣我嗎?還能原諒我嗎?」何浩然打開窗戶讓外頭溫暖的陽光照入屋內,驅趕陰冷寒氣。他靠著門安靜地看著老胡同往來的人潮,腦海裡全都是從小到大幸福的回憶,直到齊威的出現改變了他原有的生活。

但也因為齊威的出現,他走偏了!好幾回想走回正道卻被齊威抓著不放,他看著齊威堅毅不後悔的眼神,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他打開了內心深藏的潘朵拉盒子,卻換來兩家人的惡言相對以及無盡的羞辱。

『何浩然,你今天敢踏出這個門,我就和你斷絕父子關係!』

『何浩然,你膽敢再接近齊威,我絕對有方法讓你父親進入監獄,永不見天日。』

『浩然,聽媽媽的話回台灣好嗎?只有離開上海,我才不會失去你啊!』

『浩然,伯母求求你放過齊威好嗎?我就只有這一個寶貝兒子啊!』

你們一言一語怒罵我、求我饒過齊威卻不願意聽我解釋,你們知道嗎?是齊威先愛上我、是他不願意放手讓我走。他既溫柔又霸道的佔有我,對我來說就是毒品,一步步地逼我就範、軟硬兼施地讓我離不開他。

如果十七歲那年我沒有遇到齊威,或許我的人生就能永遠幸福快樂。偏偏老天開了一個玩笑,這個玩笑毀了我的家庭,也毀掉我對愛情的熱度。

我-何浩然,除了媽媽、妹妹之外,我不再為任何一個人笑。

「哥,我回來了!」何皓瑜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走進家門,看見何浩然在主臥室靠著窗櫺發呆。「哥,你怎麼了?」她繞進廚房放好袋子走進房間,伸手碰了眼神呆滯的哥哥。

「你回來了啊!皓瑜,我先去換衣服。藥呢?」回過神的他露出淡淡的笑容接過妹妹手中的外用藥,快步地走回自己小時候居住的房間。望著他的背影,何皓瑜知道他在想什麼而嘆了一口氣,走進廚房準備午餐。

下午何浩然哪都不想去,只想待在房間裡休息,何皓瑜因為要拜訪客戶的關係所以離開,獨留何浩然一人看家。

 

兩天後,齊威集團與陳總完成簽約,他豪氣地請王宇安排晚餐慶祝合作愉快。待他們都離開辦公室,齊威翻開簽署雙方合作契約書,高興的嘴角上揚。

「何浩然,我就不信這份合約綁不住你!」他只要一想到何浩然不甘願的表情,心裡就是一個爽字形容。

「齊威,發生什麼好事讓你笑成這副德性!」一名身材性感、長相姣好的妙齡女子走進辦公室,齊威闔上合約書朝著女子露出溫柔的笑容。

「沒什麼!就簽了一個利益優渥的建案合同,晚上陪我一同出席晚宴吧!靜雅。」

柳靜雅,二十八歲上海人,是齊威的未婚妻。兩人訂婚三年了卻遲遲無結婚,主要原因出自於齊威工作繁忙而耽誤。

 公司私底下傳的沸沸揚揚是猜測齊威另有新歡、難忘舊愛,所以才遲遲不結婚。儘管如此,柳靜雅深信早晚齊威會浩浩蕩蕩地娶她進入齊家大門,坐穩齊夫人大位。

王宇安排了一家高級的上海餐廳款待陳總,包廂內齊威、陳總和幾位來自台灣的賓客譚生意、談願景、聊生活,總之無話不聊。坐在齊威身旁的柳靜雅覺得無聊而拿起包包出去透氣,這時齊威就像是逮到千載難逢的機會,拿起紅酒為陳總倒了一杯。

「威祥集團有來自台灣優秀的建築團隊,我想上海建案勢必大受好評,預祝銷售破百億。」交際應酬這種場子哪難的倒齊威這位雙面人,他笑的燦爛奪人目光。幾杯黃酒下肚酒量差的早已醉沈沈,齊威拿起盛有半杯紅酒的高腳杯輕碰了陳總的腳杯,發出清脆的聲音。

「陳總,你說說何浩然是一個怎樣的建築師?」

「浩然啊!他可優秀了,在上海出生高三畢業前回到台灣考上一流大學建築系,大學畢業後又轉往日本進修建築與室內設計。兩年前他剛從東京回台,自己建立工作室,年紀輕輕就獲得台北綠化房屋設計優勝,在建築界是個不可或缺的人才。」陳總話說到一半伸手拍了齊威的肩膀,滿嘴酒氣讓人不舒服。

「剛好他的日本指導教授是我的好友,在他的牽線下我與浩然簽訂合作協定,他專門接設計案,我出錢投資他的工作室。果然浩然沒讓我失望,短短一年他為我賺進大把銀子,要不是浩然我哪有機會接到齊總的計畫呢?」

齊威看陳總喝的快爛醉,他伸手想推開陳總拉出距離好讓他喘口氣,這時他抓住齊威的手。

「浩然的年紀和我兒子差不多,所以我也把他當作兒子看待、疼著,可是浩然對親情、愛情幾近冷淡,他高冷孤寂,不問世事追求完美,唯一能讓他臉上露出笑容的大概只有他妹妹皓瑜和他母親了吧!」

不知道為什麼說到這陳總突然嘆了一口氣,他鬆開齊威的手醉趴在桌面。「浩然啊!你爸死前告訴我,如果你十八歲那一年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說不定他還能看見你的笑容。你爸臨終前流著淚說你會變成這副德性都是他害的,如果時光倒流他不會逼你離開上海了,他真的很後悔。」

什麼意思?為什麼我聽不懂?那天過後浩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齊威伸出右手推了推陳總的肩膀,但他喝的爛醉早已醉昏了,哪能是齊威用力推的幾下就會清醒呢!

「王宇,送陳總他們回飯店休息。我送靜雅回去。」齊威拿起簽帳單到櫃臺結帳,開車送柳靜雅回家後又趕忙開車前往一處十二年刻意繞過的老胡同。

「哥,你的腳還疼嗎?」坐在老房門邊的何浩然手持保溫杯抬頭看著月光,細長的腿伸的直直。

「皓瑜,你把我看的太弱了吧!好歹我也是個男人好嗎?這點小傷我都不能忍痛,我還能保護你和媽媽嗎?我如果那麼脆弱,早在十二年前就死了!」何皓瑜拍了一下哥哥的肩膀,挽起他的手臂臉貼靠著坐在一旁。

「哥,你真的不想齊威嗎?」

」何浩然低頭瞥了一眼妹妹又仰起頭繼續看著夜空。

何皓瑜,你這是明知故問!

「皓瑜,我想回台灣了。」何浩然無意識地脫口而出,何皓瑜鬆開哥哥的手臂,兩人起身收起門邊板凳,朝著對方露出溫柔的笑容。

「嗯!明天我去訂機票回台灣。」

何浩然關上門的瞬間一台黑色名貴跑車從眼前行駛離開,他又打開了門看了幾眼,心裡想著怎麼會有名貴跑車開進這條老胡同,格外不搭。

 

回台灣的前一天早上何浩然接到陳總的電話,得知他人在上海所以前往會面。剛走進上海外攤區的星巴克門市,何浩然就看到一位六十幾歲的男人向他打招呼。

「浩然,你來了!喝點什麼,快去點我來結帳。」面對熱情的陳總,何浩然沒有太多情緒點點頭去排隊點了一杯熱拿鐵。

「陳爸,你怎麼會突然來上海,台灣的工作呢?」陳志良也就是齊威口中的陳總,也是瀚宇建設集團的負責人。

「浩然,你接手的上海建案啊!對方集團願意投資所以請我來簽約,不然我怎麼會放下台灣的工作飛來上海呢!」一聽到自己設計的建案有人願意投資,何浩然露出成就的笑容,心想終於有人欣賞他的作品了!

「陳爸,恭喜你啊!我應該請你吃頓飯慶祝的!」何浩然拿出手機想找間餐廳慶祝,但陳志良婉拒了。「浩然,我大概三點多的班機回台灣,等你回台灣後我們在一起吃飯。」

「喔!好吧!反正我也快回台灣了,到時我再去公司找你。」何浩然拿起杯子喝了幾口咖啡,陳志良看他心情挺不錯決定告訴他合約內容。

「浩然,這次投資集團在合約中指定由你擔任建案負責建築師,你能長駐上海嗎?」

「不能!」何浩然抬起頭看了陳志良一眼,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刷上一層冰,毫不猶豫地拒絕。

「浩然,這合約攸關瀚宇建設未來的營運狀況,對方投資公司在上海具有一定的影響力,有他當作靠山將來你的設計作品才能躍上國際舞台啊!」

陳志良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何浩然會拒絕,所以他在簽完合約後思考了兩天而決定要說服何浩然點頭答應!

不!就算他不答應,也要軟硬兼施地逼他答應!

「浩然,陳爸就直說了!對方投資金非常龐大,未來建案完成勢必帶來上百億的商機,但如果你不答應成為負責建築師,瀚宇建設需賠上億違約金。以目前營運狀況來說,瀚宇建設為了支付違約金也只能把手中的部分建案轉手他人經營,對於你的保障也無法實踐了。浩然,這是我不樂見的狀況啊!」

何浩然雖然不太在外人面前展現情感,但陳志良知道眼前這個孩子是善良的,他不會為了私欲而傷害他人。

「浩然,我知道要你久駐上海不是件容易的事,只要你能處理好上海建案的進度,你人在何方我都不插手過問。」

這是他最大的限度了,他已經給何浩然最自由的決定權,只差臨門一腳。

何浩然安靜地不說話看著咖啡店內往來的客人,細細品嚐咖啡後放下杯子。「好!我同意成為負責建築師,但我正在進行的台北都更計畫案,我不打算轉給瀚宇建設其他建築設計師處理,我要自己完成。」

只要何浩然答應,他要什麼案子、酬勞他陳志良二話不說點頭答應。於是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一份合約書遞給何浩然,就當他翻開合約書看了對方投資集團資料時,睜大眼睛抬起頭對上陳志良,嘴角冷冷的上揚。

「陳爸,對方投資集團是齊威?」就像是一點都不意外的模樣,只是想再次確認自己的眼睛有沒有眼花罷了。

「是!的確是齊威。浩然,你認識他嗎?」

何止認識!前兩天我還動手打他,這王八蛋這麼快就找上我,看樣子他是鐵了心要報復我十二年的無聲離開。

齊威,你有夠狠!打從心底不放過我!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