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將~~海的寫作行程真的排的好滿啊!

今天把黑死蝶之戀交出後,開始要寫8/30、9/4以及KUMA親點的櫻相了

哇嗚!!是不是很有挑戰性啊!

耶~海會加油喔!

希望讀者會喜歡海的新作-黑死蝶之戀

PS.理事長和團長也好萌,閃閃發亮著呢!>///<

 

第十回 和組女角 悠理真生

 

巨大落地窗前一名西裝筆挺的男人雙手環胸看著座落在學校正中央的華和劇場,身旁的另一名男子站在離他約一公尺的窗簾前注視著。

「悠,對於涼的申請你簽名了嗎?再過兩天就要分派宿舍了,分配名單今天再不公布會造成研一生的困擾。」

望月翔擔憂地提醒華和悠,只見他轉過身放慢腳步地走到辦公桌前拿起一份卷宗。

「翔,你覺得真生的表現如何?」

「為什麼這麼問?」

疑惑地看著華和悠,思考了幾秒後才又回答他的問題。

「真生的在校成績僅次於明希,雖然他的演出狀況不像明希那麼穩定,仍算是一名具有天分的演員。依據我的經驗,真生與生俱來適合演女角,就以畢業公演來說他與明希共舞的『愛與死』,把女角『愛』演的淋漓盡致,我相信未來他會把各式女角飾演地活靈活現。」

仔細聆聽望月翔的評論,華和悠走近他輕輕地摟住望月翔的腰將他靠在自己的懷裡,並且小聲地在他耳邊說了自己的『推測』。

「我懷疑真生和涼有著相同的『祕密』。」

「什麼!」

語出驚人的推測讓望月翔抬起頭看著華和悠的淡定,他輕輕地推開華和悠的擁抱,退了一步。

「翔,我只是懷疑罷了!我承認真生是塊璞玉,我不想埋沒他的天分所以我同意涼的申請。至於宿舍分配名單我已經交給學務主任了,今天下午三點結束戲劇科結束訓練後,他們都會收到宿舍分配表。」

踏前一步雙手捧起望月翔的臉,溫柔地吻了他的額頭。一襲早晨的陽光打在兩人身上,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翔,我們跳支合舞吧!」

「哪一支?我們跳過無數支合舞,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望月翔露出燦爛笑容問著眼前的男人,他挽起望月翔的手踏出一步右手摟住他纖細的腰。

「我的退團千秋樂中,你唯一一次扮成女裝與我的合舞。」

望月翔此時笑得甜美,溫暖的陽光落在他的身上,那笑容宛如向日葵。

「嗯!」

安靜無聲、在毫無音樂的演奏下,兩人互相注視對方默契十足的跳著當年華和悠的退團秀舞曲。兩人的腦海播放著相同的音樂、相同的場景,無法忘去的是舞台榮耀。

「翔,謝謝你這位二番手男役願意扮成女裝與我共跳舞台上的最後一支合舞。從今以後華組就交給你了,望月翔。」

那一年,華和悠正式將華組首席男役交棒給當年華組的二番手-望月翔,引退繼承華和集團管理經營華和音樂學校,並在五年後望月翔光榮退下首席演員成為華和劇團的團長。

兩人的不公開也不掩飾的感情從望月翔考進音樂學校至今,他們相知相惜、默契十足,在華和集團、音樂學校及劇團眼中,早已是『不能說的祕密』。

 

下午三點結束了舞蹈課程,明希從龍真禮的手中拿到宿舍新配置名單,他右手拿著名單左手擦去額頭的汗找尋自己與真生的名字。

「明希,這是華組的名單,所以你不可能找到真生的名字。另外,我已經拜託涼學長幫忙了,真生住在單人宿舍內,他會好好照顧自己,你別擔心。」

涼紫風那天對凰稀說的話他仍謹記在心,於是在中午兩組的領導組長被叫到學務處集合時,涼紫風便偷偷地告訴凰稀有關於真生住宿的相關事宜。得知真生的宿舍分配後,凰稀高興的喜悅全寫在臉上,當然也看在龍真禮的眼中。

「明希,基本上你不用換房間,只是換了個新室友罷了!有空就幫忙真生整理行李吧!」

龍真禮轉身離開的同時抓起凰稀的手腕,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流汗喘氣的明希。

「明希,這兩天不用排練好好地和真生相處,未來你們要見面的機會很少。」

「我知道了。」

領導學長、研習生逐漸離開舞蹈教室後,明希收起私人物品不由自主地往樓上走,並且在和組的舞蹈教室門外停下腳步。

隔著玻璃窗看著舞蹈教室內穿著合身的長裙跳舞,那柔美的身段宛如蝴蝶在空中飛舞,看的令人著迷。

「真生,怎麼剩你一個人呢?」

明希推開門雙手環胸依靠著門露出微笑說話,因為明希的聲音而讓自己停下舞步看著聲音的主人。

「明希,你怎麼會來?我正在練習啊!」

拉起長裙慢慢地走向明希面前而停下,他雙手拉起裙擺兩側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

「明希,午休時理事長找我和英真老師去會議室了,理事長和我說了一些事…」

「什麼事?理事長說什麼?」

明希不等真生把話說話便急著知道答案,真生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裙擺有些不好意思的注視地板。

「理事長說我有演女角的特質,所以從分組後會請英真老師針對女角的舞步加強訓練。換句話說,以後和組所有的演出我都是以女角的身份演出呢!」

「真生長的好看演女角很適合啊!還是真生你希望可以演男角?」

對於理事長的決定明希感到很激動,一直明希希望未來真生可以演女角,這麼一來等他成領導學長將真生調回華組,那麼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真生在一起了。

「可是我不習慣長裙啊!」

始終低著頭的真生並無發現明希臉上揚起的燦爛笑容,當他小聲地抱怨才說完明希突如其來地握起真生的雙手,迫使他抬起頭對上自己的雙眼。

「久了就會習慣喔!真生,你要加油喔!對了,時間不早了快快換衣服吧!我們一起去吃飯逛逛吧!」

原本明希走上和組舞蹈教室只是想碰碰運氣是否能遇見真生,結果沒想到看見他了也得到了一個令他振奮的消息,然而『宿舍分配』這件事暫時被他拋到腦後。

自從上次冷戰後,兩人幾乎沒聊上幾句便算了,沒想到分組名單一出使得他們兩久久無法接受事實,直到那天兩人在月光下相擁才得以恢復平日的好感情。

「你怎麼老是吃咖哩麵包啊?」

明希拿走被真生放在托盤上的金黃麵包,還將托盤放回原位拉起他的手腕走往圖書館外的義大利餐廳。

「吃點營養的東西補充體力,不然你怎麼練舞?」

於是,真生就這樣被明希半拉半走地進入餐廳坐在椅子上,接過明希遞來的菜單思考了一會,點了奶油海鮮義大利麵套餐,而明希點了味道較酸甜的蕃茄雞肉義大利麵套餐。

「明希,吃完晚餐你幫我整理行李好嗎?」

明知會破壞明希好心情的真生,還是冷不防地提起被明希『暫忘』的宿舍名單。放下菜單的明希收起嘴角淺淺微笑,對上真生渾圓無辜的雙眼。

「真生!」

略帶不悅的語氣喊了真生的名字,只見他伸手拿走明希手中的菜單。

「明希是笨蛋。」

或許早就猜到他的反應而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淡淡的甜美笑容。明希舉起手戳了真生的臉頰,一副拿他沒輒的溫柔笑容展現無疑。

用餐過程中兩人如往常般聊著練舞、學習的生活點滴,絲毫看不出前些日子為了分組而沮喪、震驚的不可接受。

「真生,你的嘴角有奶油。」

明希拿起紙巾溫柔地擦去真生嘴角的奶油醬汁,這時真生突然紅了臉別過頭讓明希感到有點尷尬。

「啊!抱歉!」

兩人沈默了好一會,明希拿出劇本企圖掩飾方才尷尬的舉動與氣氛。真生見明希不說話感到有點過意不去,他主動地指著明希手中的劇本開啟話題。

「這是你的新劇本?」

「對啊!是凡爾賽玫瑰-奧斯卡與安德烈篇,聽雨宮老師說會分小組練習評分呢!不過我們都還沒選角,所以我也不知道會飾演什麼角色呢!真生,那你喜歡哪一個角色呢?安德烈?奧斯卡?」

放下劇本的明希認真地問了真生,只見他思考了好一會才道出自己選擇的角色。

「奧斯卡。我很羨慕奧斯卡被安德烈愛著呢!被愛的感覺一定比愛人還幸福,明希你覺得呢?」

一句簡單不過的答案卻像是一把利刃刺進明希的心,他故作冷靜地看著真生露出淡淡的微笑。

「是啊!奧斯卡很幸福,他被安德烈深深地愛著。」

然而,明希的內心卻發出嘆息與無奈-『真生,我就是安德烈啊!那個深深愛著奧斯卡的安德烈。』

結束晚餐的兩人在校園裡散步,享受難得相處的機會。突然真生停下腳步抬起頭看著高掛夜空的月娘,他雙手合十閉上雙眼,像是在許願。

「真生?」

「明希,我為我們兩人許下願望了,月娘一定會幫我們實踐願望喔!」

面對真生的燦爛笑容,明希不知怎麼了莫名地感到一股不安從腦海閃過,他突然轉過身看了毫無人影的花之亭。

「明希?你怎麼了?」

「沒事!走吧!門禁時間快到了,真生走吧!」

他自若地牽起真生的手往華組宿舍走去,一路上兩人時而聊天時而沈默,就當兩人刷過門禁卡回到房間,真生站在玄關處環看四周。

「再過兩天我就要搬去和組了,以後就不能和明希一起生活了,我想我會非常想念你吧!」

真生似笑非笑的表情讓明希下意識地快步地走向他,大手一伸將他抱在懷裡。

「傻瓜!我們又不是永遠分開,在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劇團,我們總是會見面啊!未來只要我們有共同休假日,就聚在一起好嗎?不管是吃飯也好、出去玩也好,只要有機會就在一起好嗎?」

「好!一言為定!」

 

提著簡單的行李走入陌生的全新宿舍,真生站在和組宿舍前深呼吸幾口,抬頭挺胸踏進新環境。

「悠理真生,這是你的宿舍門禁卡。」

和組的舍監並不是和組負責老師-雨宮,而是一名看起來非常嚴肅且不苟言笑的老人。

真生在交接記錄本簽下自己的名字,並且看了舍監老師的名字才禮貌性的道謝。

「紫藤老師,以後請多多指教。」

對方冷著臉不回應他,熱臉貼冷屁股的真生也沒有多說什麼順著紫藤的手勢走往站在大廳樓梯口的帥氣男人。

「真生,你今天來的真晚。走吧!我帶你去介紹環境,從今以後和組就是你的新家,你要早點適應新環境喔!」

涼紫風笑的燦爛、笑的活潑,拉著簡單行李箱的真生對著涼紫風露出好看的笑容。

詳盡地介紹完和組宿舍涼紫風便離開真生的單人宿舍,環看擺設簡單的單人房真生打開窗戶望著座落於華和音樂學校中央的大劇場,他依偎著窗櫺露出姣好的笑容。

「悠理真生,加油!你要成為華和劇團最具有代表性的女角演員,你的名字將永遠與御惠明希並列。」

這年真生十九歲,他許下一個願望。

二十五歲那一年他與明希站上舞台的顛峰,卻在二十七歲的那一年冬天,他如一顆流星般迅速地消失在舞台。

悠理真生的完美,是曇花一現,留存在每個人的心中,然而他的美好、他的笑容與聲音卻被明希塵封在記憶的最深處。

同年,御惠明希毫無欲警地卸下華和劇團首席男演員。三年後,他再次回到華和劇團,此時的他是一名舞蹈指導,然而『悠理真生』這個名字消失在他的人生、他的記憶。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