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將~~好一段時間沒寫黑死蝶之戀呢

距離上次開檔案是兩個星期左右啦!

看著先前寫的一段,腦海又上演了不少畫面呢

雖然黑死蝶之戀非J禁系列,但海很喜歡這一個故事呢!

希望讀者除了看海寫的J禁之外,也會喜歡海寫的其他類型文章喔!

最後~~最後再過一天就是嵐24小時囉!大家要繼續支持他們喔!

 

 

第九回   涼紫風、秘密

 

舞蹈教室傳來節奏統一的腳踏聲,整齊畫一的肢體舞蹈充滿力量,這是華組的舞蹈訓練。

「一、二、三、四,跳、轉、停!」

雨宮老師一邊數拍一邊看著研一生的動作,坐在兩側的研二、研三學長則安靜地看著學弟們的舞步。

「好,研二生也加入吧!」

兩拍的踢踏爵士節奏一下,研習生由四拍悠慢的舞步轉為簡潔有力的兩拍,一個旋身跳躍宛如芭蕾中的天鵝飛越。經過三個小時的嚴格訓練,研一生個個氣喘吁吁,靠著牆壁休息喝水。

「禮,結束後我要去和組舞蹈教室找涼學長,你就不用等我了。」

凰稀喝了幾口水後自然地交代自己的行程,龍真禮伸手擦去額頭的汗水笑著點頭。兩人眼神交會的瞬間,傳達著彼此的默契。

「今天就上到這,下午打掃完後可以去華組劇場看正式演員排練,多多觀摩學習。」

雨宮老師交代完所有事項後便離開了舞蹈教室,凰稀與龍真禮也在確認舞蹈教室的環境與設備無誤後才關門。

「禮,我上去找涼學長喔!另外,明希氣色看起來沒有很好,你也該去關心他吧!」

今天是華組研一生第一天上課,雖然課程與音樂學校安排的差不多,但訓練的重點與舞步相對較嚴格,仍有不少研一生不太習慣,甚至覺得有些負荷不來。

好比,舞蹈術科成績第一名畢業的御惠明希,他早已氣喘吁吁地靠著牆反覆深呼吸數回。

「我知道了,等等我去找他。」

兩人在中廊分開後,凰稀慢步地走上樓站在舞蹈教室外望著內部練習的情景。他靠著牆壁靜靜地看著站在後排的真生流著汗水努力的跳舞,臉上的笑容怎麼看起來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就先練習到這裡。」

和組的舞蹈英真老師拍手下了指令,全體研習生停下舞步聚集在中央。

「明天上午結束舞蹈課程後,下午兩點開始聲樂訓練。」

英真老師身為和組的舞蹈老師外,他也是和組的班導師負責學生的生活照顧職責。

「英真老師,你好?」

「凰稀,最近練舞如何?雨宮應該有和你說吧!加油了,別讓理事長失望。」

英真老師冷著臉的提醒讓凰稀豎立站正,絲毫不敢失禮。然而和組研習生陸續離開,見著凰稀也禮貌性的打聲招呼。

「真生,晚上七點我在花之道的涼亭等你,記得來找我。」

最後一個離開舞蹈教室的真生被凰稀拉住手,他小聲地交代事情後便拍了真生的肩膀要他早點回去休息。

「真輝,你先回去吧!我有事和要談,你不用等我了。」

彌真輝看了一眼與自己同梯次的凰稀,沒多說什麼便拿起自己的東西安靜地離開。涼紫風確定舞蹈教室都沒人後,順手關上門走近凰稀並雙手撐著後方的長桌。

「怎麼會突然跑來找我?要」

凰稀抬起頭對上學長好看的雙眼、微上揚的笑容就像是看穿他此行的目的。凰稀抿了抿嘴唇,上前一步便是九十度的行禮。

「涼學長,有件事我想拜託你。」

「和真生有關?」

涼紫風並沒等凰稀把話說完便下了結論,他雙手扶起學弟的肩膀認真地看著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

「你是來求我安排真生住單人房吧!」

「ㄟ…涼…涼學長,你怎麼會知道。」

看著凰稀驚訝地被看破目的的表情,涼紫風不禁大笑,惹來凰稀一個大白眼。不過當涼紫風接下來提起的話題,更讓凰稀瞬間白了一張臉。

「悠理真生,患有『閱讀障礙』。」

「學…涼學長,你…你…」

凰稀一陣白一陣青的臉色宛如川劇變臉,此時的涼紫風收起燦爛的笑容,他稍微轉了四十五度角看著窗外昏黃的夕陽。

「要,你知道為什麼我明明比你、禮和真輝都大兩屆,卻和你們同梯次且被指定為領導學長嗎?」

此時溫暖的夕陽透過窗櫺,暖紅色的夕陽打在涼紫風俊俏的臉淡上,他回過頭看著離自己僅一公尺距離的凰稀要。

「我的同班同學都已經陸續考上華和劇團正式演員,而我卻還是個研習生。要,你問我為什麼知道真生的問題,坦白和你說吧!我曾經看見真生拿著劇本念不出台詞,被禮罵的很慘;也曾看見真生每天結束訓練就躲在圖書館反覆唸台詞,這些我都經歷過喔!」

「經歷過?涼學長,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凰稀不懂學長怎麼沒頭沒尾地說一段意味不明的話,他上前一步時涼紫風退了一步。

「因為我和真生一樣,我也曾患有閱讀障礙。」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讓凰稀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直屬學長,這是他的祕密,一個不可告人的祕密。

 

「理事長,我想休學兩年。」

涼紫風穿著整齊的西裝制服站在理事長辦公桌前,他將手中的休學文件整齊地擺放在華和悠面前。

「為什麼?」

華和悠冷靜地抬眼望著他,冰冷的語調令人背脊發冷站的直挺挺地。

「我申請休學的原因是-我想治好自己的病。」

「病?」

理事長一邊翻閱資料一邊疑惑地反問,涼紫風冷靜地回答理事長的問題。

「我患有閱讀障礙,所以我想接受治療後重回學校接受訓練,並且考取華和劇團,希望理事長能同意我的休學申請,同時也給我機會考取華和劇團。」

華和悠放下涼紫風的休學申請,他站起身走離辦公桌站在涼紫風的身旁。

「好,我答應你!涼,你需要多久的時間治療。」

開門見山的一句問話,涼紫風正經八百地看著理事長說出他給予自己的時限。

「兩年,理事長請你給我兩年的時間,我會克服自己的閱讀障礙,當我回到學校後我一定會讓你看見『全新』的涼紫風。」

「好!一言為定,涼兩年後你要『煥然一新』地來理事長辦公室和我報到。」

華和悠拿起鋼筆在涼紫風的休學申請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且通知教務主任協助他辦妥一切休學程序。

於是,冬雪融化、春暖花開,兩年過去了。櫻花紛飛的四月來到,校門外走來一位身材高挑一襲鐵灰色緞面西裝的男人迎面走來。

「涼,你回來了啊!」

禮貌地向警衛打招呼,快步地走向位於行政大樓頂樓的辦公室。深呼吸一口推開落地辦公室部門,站在落地窗前雙手交握在腰際後方,背對著他的高挑男人緩緩地轉過身子,對著涼紫風露出好看的微笑。

「歡迎回來,涼。」

 

「因為我經歷過所以我懂真生內心的恐懼與不擅長與人交際的習性,至於你會知道真生的祕密,我猜想是你發現的吧!」

凰稀點點頭專心地注視涼紫風溫暖的笑容,他轉過身背著夕陽走向學弟伸手拍了他的肩膀。

「交給我吧!我會儘量幫真生安排單人房,但理事長是否同意便是另一回事了。要,與其擔心真生倒不如告訴禮好好關心明希。」

「明希?」

凰稀皺起眉心不懂涼紫風話中的意思,他眨眨眼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你看不出來嗎?明希對真生的想法與感情啊!以前同組明希還能掩飾自己的感情,但分組後他們要見上對方的機會少之又少。你有把握明希壓抑的了自己強烈的感情嗎?」

涼紫風收起溫柔的笑容,認真地看著凰稀,難得表現出嚴肅的樣子。

「理事長對明希期望很高,我想未來他也一定會從禮的手中接下『領導學長』。要,我不諱言地告訴你,一旦明希成為領導學長他就有足夠的權力可以和理事長談條件。」

「學長的意思是,明希會提出將真生調回華組?」

涼紫風不答話卻正經八百的點頭看著他,這時凰稀的臉刷上一層慘白,腦海閃過的即是明希與理事長的對峙。

「我相信禮的心裡明白這一點,所以他才會對明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或許禮有其他的想法,總而言之你和禮都要關心明希就是了。至於真生,你別擔心我會好好的照顧他、保護他。」

說完這番話涼紫風拉起凰稀的手走出舞蹈教室,將門上鎖後一同走出藝能大樓,接著兩人揮手致意各向東西方向走往華組、和組小劇場。

 

結束排練的真生慢步地走往位於南端的音樂科大樓,經過別館時他停下腳步看著富麗堂皇的建築,仰起頭看著最頂樓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

「明希,我們一定會成為正式演員並且以『首席演員』的身份站在舞台上,我會努力而你也是喔!」

回過半身繼續走往音樂科大樓,恰巧遇到剛從藝能大樓走出的涼紫風。

「涼學長,你好。」

「吃過晚餐了嗎?」

真生禮貌性地搖頭說明自己的去處,才踏出一步又被涼紫風攔住。他繞到真生面前,雙手搭在他的肩上露出好看的微笑。

「真生,雖然學長可能比不上要那麼照顧你、保護你,但只要有我在的地方,我不會讓和組的人欺負你喔!還有,再過幾天就要搬宿舍了,我打算讓你住單人房,你覺得呢?」

涼紫風突如其來的提議讓真生有點驚訝,他張大眼睛望著他偏過頭思考幾秒後才出疑問。

「為什麼?」

「沒為什麼啊?今年和組的研習生人數恰巧是奇數,勢必有一個人會住單人房呀!」

「可是…可是學長,這樣好嗎?」

面對真生的疑惑與不安,涼紫風向前踏了一步右手放在真生的腰際邊,整個人靠近他的右耳,說了真生的『祕密』。

「沒什麼不好了,我總不能讓其他研習生發現你有『閱讀障礙』這個祕密吧!」

此話一出,真生激動地退了好幾步,差點撞上後方的花圃而涼紫風大手一身將他拉住帶往自己懷裡。

「涼學長,你…你怎麼會知道?」

「我當然會知道呀!因為我也是過來人,所以我會為你保密。」

簡單扼要地說了自己的過去,他再次拍拍真生的肩膀轉身走回和組宿舍,獨留表情錯愕、腦袋一片空白的真生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真生?你怎麼站在這裡發呆啊?是要去圖書館嗎?」

「慎司,我沒有發呆啦!啊!正要去找你便在這遇到你了。」

回過神的真生氣定神宜地從包包裡拿出一本樂譜交給慎司,接過手中翻閱後的慎司皺了眉頭,抬眼對上真生那雙渾圓有神的雙眼。

「有空嗎?我現在彈一次給你聽,也把台詞念一次給你聽。真生,你可以嗎?」

慎司是一個心思細膩且非常瞭解真生的青梅竹馬,他看真生臉色略顯蒼白,再加上和組的嚴格舞蹈訓練、排練,他也些擔心真生會吃不消。

「我可以喔!走吧!」

兩人雙雙走進音樂大樓的音樂教室,慎司先是拿出自己的吉他調音,然後根據樂譜反覆練習幾次後,便一次到位地彈奏旋律好讓真生錄下音檔。

「音效如何?沒問題的話,那我要念台詞了喔!」

真生點點頭專注地把慎司所念的台詞一一牢記在腦中,並隨著他的鋼琴演奏一次又一次的歌唱。

當彼此結束練習也已經快九點了,兩人肩並肩地離開音樂大樓走往各自宿舍時,溫柔體貼的慎司拿出包包裡的加哩麵包遞給真生。

「拿去吃吧!我剛剛趁你在練習歌唱時買的,以你的個性沒記熟你是不會吃飯的。你啊!要考上華和劇團也是要有充分的體力啊!早點回去休息吧!」

「我知道了啦!慎司,謝謝你喔!爾後還要請你多多幫我喔!」

慎司揉亂的真生的頭髮快步走回宿舍,並且高舉右手向他揮手道別。站在華組宿舍前的真生笑得燦爛,朝著慎司的背影大喊著他的名字。

「慎司,你就是那麼窮擔心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收起麵包悠閒地走回宿舍,掏出感應卡打開房門將鞋子整齊擺放在玄關,朝著房間喊了『明希,我回來了』,卻不見對方回應。

「明希?」

拉開門看見明希趴在書桌前熟睡,真生放下包包和換洗的衣物轉身拿起明希床上的薄被,溫柔且小心翼翼地披在他身上。意外地看見明希未看完的劇本,他輕聲拿起反覆地看了同一段好幾次,才又輕輕放下。

「凡爾賽玫瑰-奧斯卡與安德烈篇?明希,誰是你的奧斯卡?」

真生失落的轉過身看著自己的包包,他走上前拿出劇本又再次放回包包,整個人屈膝坐在地上看著熟睡的明希。

「明希,如果我追不上你的腳步怎麼辦?我好怕自己的『閱讀障礙』會成為我的絆腳石。」

腦海閃過父親曾對自己說過的話,他抬眼望著明希的睡顏緩緩地起身走向他,並且跪在地上抬起下顎輕吻了明希渾厚性感的嘴唇。

「明希,你一定要等我喔!為了實踐我們的約定,我會努力克服障礙而你也要努力的成為領導學長,我才能被調回華組。」

伸手撫摸明希褐色的短髮,近距離地看著那張帥氣不失唯美的俊顏。

御惠明希,這個名字深深地刻畫在悠理真生的心版中、記憶裡。

 

凡爾賽玫瑰-奧斯卡與安德烈篇、羅蜜歐與茱麗葉-愛與死、華和音樂學校-御惠明希與悠理真生,冥冥之中注定一場沒有結果的愛情。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