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嘿嘿~~又寫完一篇黑死蝶之戀了

真的好迅速啊!!都要感謝靈感先生的厚愛啊!!

這篇寫完那麼明天和親友吃完晚餐回到家就可以著比進行偶像爸爸了!

很喜歡這篇明希與真生在月光下的互相擁抱,詩情畫意的唯美啊!

 

 

第八回 分組、眼淚

 

所謂『分組』便是幾家歡樂幾家愁,華組著重於舞蹈、和組著重於聲樂,經過三年專業訓練後,兩組研習生的實力平均才能在研習三年級一分高下,注定誰能成為華和劇團的正式演員。

龍真看了一眼凰稀也看了已經分組完成的畢業生,他走上前輕輕地分開明希與真生。

「明希,你該列隊了。涼學長,真生麻煩你了。」

涼紫風露出活潑的笑容牽起真生的手往和組走,頻頻轉過頭看著明希的真生眼淚凝聚眼眶,明希望見真生的眼淚心揪痛著。

「明希,等分組帶去認識新環境後會讓你們回宿舍,你有什麼話想說全部等回宿舍後再說,現在你就遵守校規就好。」

龍真禮早就看出明希的『感情』,但因自己是『領導學長』的身份,他必須秉公處理不能因為私人關係而破壞原則。

「我知道了,禮學長給你添麻煩了。」

完成分組後,華和悠離開教師席走上講台宣布幾件事便下令兩組指導學長將畢業生帶離大禮堂。

目送所有畢業生離開後,各專科老師、理事紛紛離開舞台獨留華和悠與望月翔兩人。

「悠,你的決定是對的嗎?我看真生難過的哭了,這樣做好嗎?」

「翔,你別忘了理事長的話就是『命令』。真生的歌聲充滿感情且音域廣泛,是難得的人才。唯一可惜的是他的肢體柔軟度在畢業生排名處中上,但未來要站在明希身邊成為首席演員,以現在的實力還看真生仍不夠格。」

望月翔對於華和悠的分析仍感到疑惑,他認為既然真生的肢體協調度未達到華組的標準,但經三年的專業訓練,真生仍有進步的空間,著實不懂華和悠的判斷依據為何。

「翔,既然我會把明希與真生分成兩組勢必有我的想法規劃。悠理真生,他是一塊璞玉,唯有經過三年的磨練他才能展現實力。翔,悠理真生的妹妹也是一名優秀的戲劇科學生,她有著『天才演員』的封號。你換個角度思考看看,真生的能力會輸給自己的妹妹嗎?華和音樂學校的學生怎能輸給其他音樂學校的學生呢?況且真生有張漂亮的臉蛋,我期望他能成為首席女役。」

 

華和音樂學校分為音樂科、戲劇科兩大系,同時附屬編劇組及服裝設計兩組。座落在學校中央的三面環繞小橋流水、庭園造景的華和劇場,音樂科、編劇組、服裝設計組位於學校南北兩端;戲劇科細分的華組、和組座落東西兩側,而戲劇科學習的共通區域為『藝能大樓』,是提供戲劇科、劇團舞蹈、聲樂專業訓練的空間。

不過華、和兩組平日排練的場所則位於宿舍前方小型劇場,簡單來說就是華、和兩組研習生、正式演員僅有研修共同課程時能在『藝能大樓』相遇,其餘時間都是回各組宿舍前的小劇場練習、排練。

顧名思義,分組後的明希與真生要見面並不容易。這也是造成明希、真生不能接受分組結果的主因。

「各位86期的畢業學弟們,從今日分組後你們成了和組的研習生,也是和組這個大家庭的成員,希望我們能和樂融融的接受三年的專業訓練,並且用盡全力通過嚴格的資格考試成為華和劇團正式演員,繼續站在舞台上發光發熱成為耀眼的星星。」

涼紫風不失正經的發表領導學長的『致詞』與歷屆和組傳承的意念,台下的學弟拍手鼓掌並且在兩位領導學長的引導下自我介紹。

結束一天的和組環境巡禮,研習生紛紛回到原本的宿舍整理私人物品,預計下星期一正式入住和組宿舍。

「真生,你怎麼還在這?夕陽西下雖然很美,但快去食堂吃飯不然會餓肚子喔!」

涼紫風與彌真輝兩人提著包包經過花之道時,看見真生獨自一人坐在涼椅上發呆。兩人互看對方一眼決定上前關心,只可惜真生沒什麼反應靜靜地抬頭看著逐漸染黑換上點點星空的夜晚衣裳。

「真生?涼學長和你說話怎麼不回答呢?」

彌真輝嚴肅地斥責真生,一旁的涼紫風拍了他的肩膀露出溫柔好看的笑容。

「真輝,沒關係啦!真生從入學到畢業都是華組學長帶領,突然來到和組難免不習慣,我想過些日子他就沒事了。對吧?真生?」

「涼學長、真輝學長,謝謝你們的關心,我現在還不餓想自己一個人靜一靜。」

「悠理真生,你別仗著是凰稀要的學弟就可以對涼學長為所欲為,注意一下你的態度!」

彌真輝雖然剛接手領導學長的職務,對很多行政事務瞭解尚未透徹,但他對學校、劇團的規章瞭若指掌,遵循華和的鐵律-『學長制度』。

對於真生不禮貌的態度,十分感冒。

「真輝,既然真生要一個人留在這,那我們先走吧!」

涼紫風太瞭解真生的『個性』了,他明白再繼續勸他也於事無補,倒不如讓他自己想通比較實際。伸手拉了彌真輝的手露出燦爛的笑容,半拉半走的離開花之道。

「涼,你這樣會寵壞真生!今天是分組第一天他就那副態度,像是我們強迫他來和組般,那未來三年你要如何管他!你別認為他也是你直屬學弟的關係就對他特別好,到時惹來一堆麻煩我看你怎麼解決!」

彌真輝抽開自己的手不開心地瞪了涼紫風一眼,快步走往食堂。臉上始終掛著帥氣笑容的涼紫風不以為意地追上他,喊著彌真輝的名字。

實際上,涼紫風心裡早有譜,他只是在等『魚』上鉤。

 

老早回到宿舍的明希來回在房間踱步,上午真生擁著自己落淚的表情揮之不去,攤開掌心仍有著真生的餘溫。

「對了!我去拜託禮學長,說不定他會想辦法讓真生繼續住在華組宿舍。」

一副『就這麼辦』的表情,打開宿舍房門直奔位於五樓的領導學長專屬房間。站在學長房間門前深呼吸一口,舉手按了門鈴。沒一多久凰稀前來開門,他看見明希的出現先是一臉驚訝接著又冷靜的讓他進門。

「明希,吃過了嗎?」

他搖搖頭地和凰稀打了聲招呼後便直接朝向坐在書桌前的學長-龍真禮走去。

「禮學長,你可不可以讓真生繼續住在華組宿舍?你一定有其他管道可以幫我吧!」

或許早就明瞭明希的來意,龍真禮嘆了一口氣拍拍明希的肩膀,轉身走向凰稀,兩人並肩而站。

「明希,你這是為難我。從華和成立至今,畢業生一旦分組了就必須搬離原本的宿舍,適應新組別的團體生活。」

望著面有難色的學長,明希清楚『校規』不可違背,但他仍希望學長可以幫他爭取一些『特權』。

「明希,對不起!學長做不到。」

「為什麼!你是領導學長,你可以直接和理事長說明,為什麼你不願意幫我!」

龍真禮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明希,讓他覺得『直屬學長』完全不幫助他,反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潑他冷水,讓他心情非常不好受,甚至覺得龍真禮是有意刁難他。

「明希,我懂你的心情,但禮不能幫你爭取『特權』,避免日後你和真生成為兩組研習生間的閒言閒語。禮是顧慮你們的將來才拒絕你,希望你能體諒他的決定。」

「要學長,你不會懂我的感受,你和禮學長從以前到現在都在華組,不曾分開過,你怎麼可能會明白我的心情。要學長,你口口聲聲說要保護真生,那為什麼你在看到名單時不向理事長、團長爭取讓真生留在華組,為什麼要讓他去和組!」

始終不能接受分組事實的明希再也不受控制地發洩情緒,他舉起雙手抓住凰稀的肩膀用力搖晃。站在一旁的龍真禮不捨腳傷剛好的情人,於是他伸手拉開兩人,並把凰稀拉在自個身後,高舉右手甩了明希一巴掌。

「明希!你給我差不多一點!你冷靜想想,我是領導學長又如何,我能改變理事長的決定嗎?我說過很多次了,分組決定權在理事長身上,他依據你們的學、術科成績分組哪裡有錯,錯就錯在你和真生的成績差異太大!」

明希摀住臉憤怒地瞪了龍真禮一眼,且在他說完那段話時伸手反擊推了龍真禮的肩膀。

兩人火爆氣氛一觸即發,凰稀立刻拉開他們兩人擋在龍真禮面前。

「禮學長,你收回那句話!真生是第一名考進華和,他比我優秀也比我努力在準備所有戲碼,是我輸給他!」

「明希,你幫真生說再多的好話也無法改變分組的結果!真生的畢業成績之所以輸給你,是在於他演出表現不定性太高!真生忘詞時拿著劇本也念不出來、熟背台詞時簡直過目不忘,這是理事長評比扣分的重點!」

龍真禮的這段話讓凰稀刷白臉色,他走上前雙手擺放在明希的肩膀上。

「明希,你不應該對禮這麼無理,你去和他道歉。然而分組事實已定誰也無法改變,但我會去找涼學長『溝通』。快去和禮道歉,聽懂沒!」

表面上凰稀是在訓斥明希,實際上他是小聲地告訴明希自己的決定。有相當『默契』的明希點點頭,繞過凰稀站在龍真禮面前,一個九十度鞠躬道歉。

「禮學長,對不起!請原諒我的魯莽與無禮的態度,對不起!」

凰稀看了一眼龍真禮並用眼神暗示對方,龍真禮拿凰稀沒輒只好忍住脾氣扶著明希的肩膀,告誡他的態度與行為。

「先回去吧!明希」

龍真禮一句命令,明希什麼話也沒多說轉身離開。至於凰稀在他離開前的眼神暗示,明希收到了也期望凰稀可以『幫助』他達成『目的』。

「要,你別亂來喔!」

龍真禮老早看見凰稀與明希的眼神交流,他拿凰稀沒法子只好『警告』他別忘記自己的『身份』和彼此的『約定』。

「我知道啦!禮,你不要老是皺緊眉頭,這樣會老喔!」

凰稀轉身主動地揉平龍真禮的眉心,笑得好看。而龍真禮順勢地摟住對方的腰,親吻了他的額頭。

「你就只會欺負我,真是不公平。」

口中抱怨著凰稀的任性,內心卻對他充滿疼愛與嬌寵,或許這就是『愛』吧!

 

明希慢步地走下樓經過長廊時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他雙手撐著窗櫺朝著那抹身影大喊。

「真生!」

對方抬起頭望著聲音的主人,相視仰角低俯的角度就像淒美愛情『羅蜜歐與茱麗葉』樓塔間的愛情誓言那般唯美。月光打在兩人身上散出淡淡的暈黃,明希溫柔地對真生露出溫柔燦爛的笑容。

「真生,你站在那兒別走!」

說完這句話的明希飛快似地跑下樓,推開華組宿舍落地門健步如飛地跑向真生,他什麼話都沒說便是右手拉住真生的右手,左手摟住他的腰緊緊地抱在懷裡。

「真生!真生!我…」

即將溢出的強烈情感就要脫口而出了,明希卻不知從何而來的意志力,他忍住內心的告白,不斷地喊著真生的名字。

此時的真生舉起雙手摟住明希的腰,他將全身的力量依偎在明希身上。

「明希,我們要分開了!要分開了…我…我不想啊!明希」

再也無法控制的眼淚從眼眶滾出,那灼熱的溫度刻畫著真生白晰的肌膚,額頭抵著明希的胸膛哽咽地哭泣。低頭望見真生啜泣的顫抖,內心好不心疼。

「真生,別難過了!」

明希溫柔地拉開真生,低頭看見透過月光而晶瑩剔透的眼淚,他舉起雙手捧著真生的臉,大拇指抹去他的眼淚抬起下顎情不自禁地吻了真生的額頭。

「我們都無法改變理事長的決定啊!真生,即使我們分在不同組接受三年的專業訓練,但只有我們堅持實踐約定,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和你會同時站在舞台上成為首席演員。只要…」

明希的雙手握起真生一直抱住自己腰部的雙手,眼神認真地看著真生泛著淚光的渾圓眼睛。

「只要我努力接下禮學長的棒子成為領導學長,我會想辦法和理事長溝通,讓他將你調回華組。因為這是我們的約定,考進華和劇團的我們將成為未來的首席男女主角。」

明希說的信誓旦旦,真生抬起頭注視著對方,他點點頭露出淡淡的笑容反握住明希的雙手。

「我相信你!這三年我會努力在和組學習、接受訓練!明希,謝謝你!有你陪在我身邊,是我最開心的一件事啊!」

望見真生露出燦爛的笑容,明希心中的不捨與心疼才逐漸消逝。

「真生,你應該還沒吃吧!現在食堂休息了,我們去福利社買點東西吃吧!」

「嗯!我的肚子蠻餓的,走吧!明希。」

真生摸摸自己的肚子嘴角上揚著今日難得一件的甜美笑容,明希握起真生的手自然地走向位於食堂旁邊的學生福利社。

高掛夜空的月娘投射的昏黃月光打在他們身上,形成兩抹拉長的影子,那手牽手的影子最後形成一條直線。

老天給了他們一個實踐約定機會,卻又在未來的某一天對他們開了一個玩笑。

御惠明希、悠理真生,從一條直線分成兩條永遠不再交錯的平行線。

是命運捉弄人?還是天神的惡作劇?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