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回好揪心!!

但海寫的很開心啊!!越來越喜歡黑死蝶之戀的劇情了!

迅速地把腦中的畫面寫為文字

今晚可以安心地繼續寫偶像爸爸了!

加油!!

 

 

第七回 冷戰

 

連忙收起東西換上衣服慌亂的穿上鞋子直奔大廳,恰巧撞見準備吃晚餐的慎司一行四人。

「真生,你這麼慌張是要去哪?一起吃的飯吧!」

慎司上前拉住急於離開飯店的真生,而一旁三位女性則滿臉疑惑。

「慎司,改天吧!時候不早了,我要回學校了!對不起,改天我一定請你們吃飯喔!」

看真生急著要離開的模樣,真央看了一臉失望的好友-凜音。

「真生,學校不是還沒開學嗎?就陪我們吃晚餐吧!」

看了雙胞胎妹妹一眼又看了手錶,他很為難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明瞭如果現在不趕回學校道歉,『他』會怎麼想?是不是還很生氣呢?

但如果現在轉身離開了,那麼凜音是不是也很失望呢!

放下包包慢慢地走向凜音,真生張開雙手輕輕地將凜音摟在懷裡。

「凜音,對不起!今天我真的必須回學校,下次等我放假我一定陪你吃飯喔!」

突然被真生擁抱的凜音紅了臉,顯得不知所措。一旁的慎司、佑希和真央則露出淡淡的微笑注視著他們。

「嗯,真生你說的喔!那就趕快回學校吧!」

凜音退出擁抱走前幾步撿起真生的包包,遞出手對他露出甜美的笑容。

「謝謝你,凜音!」

真生摸了凜音的頭髮,回過頭與朋友、妹妹揮手道別,並以飛快的腳程跑人行道招了一台計程車。

「東京車站,謝謝你!」

莫約十五分鐘抵達東京車站,真生連忙付錢下車踏進人潮往返的站內尋找明希的身影。這時他拿起手機撥了電話,沒想到轉入語音信箱讓真生覺得失落。

「明希,你為什麼要關機啊!明希」

在站內繞了好幾圈都找不到明希,他心想乾脆回學校找找看,因為他在睡醒時依稀聽見明希說要回學校的句子。

搭乘電車抵達橫濱又轉車在港未來出站,這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了。站在港未來看著霓虹燈光芒四射的摩天輪,真生不死心地再撥了一通電話,仍是制式化的語音答錄。

「明希,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

留了話給明希的真生收起手機轉身離開的瞬間,一名高瘦穿著軍領黑色外套的少年從走上樓,那個人就是真生尋找的明希-御惠明希。

就像是命運捉弄人般,兩人一上一下的交錯而過,誰也沒發現對方就在彼此身邊,彷彿預言著他們的未來。

「雨宮老師,明希回來了嗎?」

跑進宿舍的真生一見到舍監老師便開口詢問,只見平日指導舞蹈的雨宮老師翻開住宿記錄,看了真生一眼。

「明希說你昨晚回老家了,今天就趕回來。恰巧今天明希離校的原因是回家,但他有備註今天會回來。」

雨宮老師照本宣科地唸明希寫在離校記錄本上的註記,他放下記錄本望著滿臉慌亂緊張的真生。

「明希從早上離校後都還沒回來,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吵架了吧?」

宛如被看穿的表情全寫在真生的臉上,他搖搖頭堅毅的否定,但那飄渺的眼神逃不過雨宮老師銳利的雙眼。

「別擔心,明希說不定晚一點就回來了,你快過感應卡回宿舍吧!」

真生內心忐忑不安卻又找不到明希的情況下,他只好聽雨宮老師的話先過感應卡,猜想著說不定回宿舍不久後明希就會回來了。

很可惜真生等了兩個鐘頭後明希非但沒有回宿舍,而且手機也撥不通讓真生很擔心。他穿上薄外套隨手帶了手機和感應卡往校門走去,此時天色早已暗去。真生一個人靠著校門靜靜地等著另一個人,他希望再見到他的瞬間能和他道歉。

港未來的夜晚帶有海風的涼意及深呼吸時有股海水的鹹味,真生拉攏外套來回在校門口徘徊,不時地探頭探腦地望著遠方,臉上的表情仍未改變,依舊是擔心、自責與愧疚。

「真生,快到門禁時間了,你怎麼還不回去啊!」

買完宵夜準備回宿舍的凰稀經過校門時剛好看見學弟,他走上前打聲招呼。

「要學長,我在等明希啊!我又惹他生氣了!」

「啥!你惹好脾氣的明希生氣,真生你們前幾天感情好得不得了,才過一天就變成這樣,你們到底在幹麻?」

凰稀眼中的明希是個不容易發脾氣且個性溫柔的學弟,感覺能惹火他並不容易啊!難道自己的直屬學弟-真生偏偏有本事惹火明希。不過腦海閃過一抹訊息凰稀笑了,笑得很淘氣。

「明希一定會回學校的,別在校門口等了快回宿舍吧!」

凰稀拍了真生的肩膀笑得好看離開,真生面朝學長的背影揮手道別。就在他轉身往校門望去,一抹熟悉不過的身影透過路燈的微光迎面走來,真生快步跑向對方。

「明希,對不起!今天我…」

「門禁時間快到了,走快點!」

明希發現真生在校門口等他的舉動感到驚訝,但想起這兩天自己被放鴿子的窘境,他冷冷地看了真生一眼拉起對方的手快步走回宿舍。雙雙過了感應卡也趕上了門禁時間,明希鬆開原本緊握真生的手獨自走在前方,不理睬後方的真生。刷過房門感應卡後,明希先讓真生進房後才關上門。

望著明希沈默不語的背影,真生踏出一小步主動伸手碰了明希的肩膀,才要開口說話時明希握住真生的手。

「我累了洗好澡就要睡了,真生你也早點休息吧!」

明希的冷淡讓真生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懂為什麼明希要冷著一張臉。只因為昨晚他沒有回宿舍?還是今天讓他在東京車站白等了一整天嗎?但這些他都可以解釋,只是明希不給自己機會罷了!

「明希,昨晚我本來要回學校但是我去看完慎司的樂團演出,他們邀請我慶功宴而我又不好意思拒絕,所以才答應住在慎司家。至於今天早上真的是我睡過頭沒發現你的訊息,對不起!」

一邊脫衣服一邊聽著真生的解釋,明希沒有太多的表情也沒有答話,但實際上他的心情比先前更複雜,因為『慎司』這個名字。自己並不認識他,從旁得知『陽月慎司』是真生的摯友也是青梅竹馬。

是吃醋!明希比誰都明瞭自己的心情與想法,他拿起睡衣走進浴室杜絕內心想正視真生的下意識行為。

「沒事了,我先去洗澡,你也早點休息吧!感冒才剛好不要好好休息,免得又被禮學長發現你沒好好照顧身體了。」

關上浴室門前明希停下腳步背對著他提醒,真生心情複雜地看著明希半裸的走進浴室。他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沈思,在聽見明希開門走出的腳步聲翻過身體面向牆壁。

「真生,換你了。」

和平日一樣的提醒,但卻少了平日的溫柔多了冰冷的語調。真生翻過身放下雙腿拿了擺在床上折好的睡衣直接走進浴室。

直到入眠他們各做各的事,誰也沒主動地和對方說話,一場莫名的『冷戰』正式開始。

 

隔日一早明希和真生醒來後陸續整理自己的隨身行李準備暫時搬到別館,好讓宿舍可以消毒打掃。

「走吧!」

明希面無表情地替真生拿起行李率先離開宿舍,走在後頭的真生對於明希的冷淡感到不開心,他不明瞭自己都道歉了,為什麼明希仍對自己不理不睬的呢?

但真生也不是一個好說話的少年,心想既然明希不理會自己,那他也不要回應他,顯露著他原本掩飾的『少爺脾氣』。

走在櫻花樹、楓樹交錯種植的堇之林道,隨著飄落的櫻花花瓣形成浪漫的櫻花雪。至於『堇之林道』的由來,聽說原本只種植理歷屆華和理事喜歡的楓樹,但卻在繼承人華和悠退下首席演員接任理事長,五年後望月翔卸下從華和悠手中接棒的首席演員轉任華和劇團團長後,華和悠便在堇之林道種植望月喜愛的粉色櫻花樹。他們之間的關係宛如霧裡看花,不過卻是華和音樂學校與劇團間『不可說的秘密』,畢竟華和理事長擁有『絕對權力』,誰也不趕違抗。

「你們來了啊!」

踏進別館的大門前,涼紫風笑著走向他們並且依據理事長的交代,指引真生和明希前往暫時居住兩天的房間。

「明希、真生,別館二樓的房間是暫時給音樂學校學生居住的房間,三樓到八樓則是華和劇團正是演員的宿舍,九樓、十樓則是團長和理事長的住處。你們要記得這兩天別好奇地往樓上樓層探險,要是被發現了會被記申誡警告,勢必會影響你們考取華和劇團正式演員的資格。」

涼紫風在介紹樓層時收起平日的活潑個性,嚴肅正經地表情讓明希與真生不敢大意也不趕違背。

「由於別館的宿舍都是單人房所以只有一張感應卡,不過房間是設計兩張單人床的擺設,所以你們不用太緊張啦!只不過你們要一起出入房間便是了。」

打開房門的涼紫風帶領學弟進入後,他們兩人簡直看呆。一進門便是簡單的廚房、乾濕分離的浴室含洗衣機、獨立的更衣室,兩張單人床合併的雙人床,靠近窗戶的位置有一組書桌與筆記型電腦,設備一應俱全,比擬五星級飯店。

「快進來吧!站在門口怪難看的!」

涼紫風伸手將兩人拉進房間,順手關上房門告知他們用餐的位置與時間,詳細交代後欲轉身離開時,真生開口問了他。

「為什麼是涼學長你帶我們啊?要學長和禮學長呢?」

個性纖細敏感的真生好奇的一問,涼紫風露出燦爛的笑容旋過身看著他。

「他們兩個去理事長辦公室開會,所以理事長命令我帶你們兩個來別館囉!剛剛我說的話要記清楚喔!」

「涼學長,禮學長他們是去開什麼會議啊?」

明希接著問,而涼紫風突然收起臉上的笑容,望著他們兩人。

「你們忘了嗎?音樂學校畢業的學生,依據理事長、團長、舞蹈老師、聲樂老師及數位老師、理事的評分後進行分組訓練,也就是分配畢業生至華組、和組。」

聽完學長解釋的真生和明希互看了對方一眼,又別過頭無視對方。然而這小小的舉動卻被涼紫風看的清清楚楚,他露出淡淡的微笑和學弟道別,並且在關上門朝往理事長辦公室的路上走去,就當他才經過花之道就遇上了凰稀和龍真兩位學弟。

「如何?知道分組名單了嗎?」

涼紫風燦容燦爛地關心,不過凰稀和龍真略顯失望。

「怎麼了?」

「涼學長,名單的確出來了,不過『他們』必須分開了。」

一句簡單的暗示讓涼紫風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英挺的學弟,此刻他明瞭為什麼他們露出失望的表情。

「那就沒辦法了,這是理事長與老師們的決定,我想他們有他們的考量。別想太多了,反正兩天後就會在大禮堂公告分組結果。不論真生還是明希分到和組,我也會好好照顧他的。先這樣吧!我先回和組宿舍了。」

目送涼紫風離去的兩人嘆了一口氣,腳步沈重地走回宿舍。

「要,他們被分開應該沒關係吧!」

將脫下的外套晾在衣架上的凰稀背對著龍真,他小聲地回答。

「我不知道呢!但我比較擔心真生罷了!」

「為什麼?」

龍真走近凰稀的同時也將自己的外套掛在衣櫥內,他疑惑地看著凰稀等待他的答案。

「沒什麼啦!有誰不擔心自己的直屬學弟啊!禮,今天我們去紅倉庫吹海風騎腳踏車吧!」

「好啊!」

瞧龍真笑的開心的模樣,凰稀舉起右手放在左胸嘆了一口氣。

「我當然擔心真生啊!如果他的『缺陷』被發現了誰能保護他,他還能實踐與明希的約定嗎?」

儘管凰稀擔心真生的未來卻無法改變理事長的『決定』,他拍拍臉頰深呼吸為真生的未來祈禱。

 

「真生,你有要出門嗎?」

明希放下行李後拿起涼紫風給他的感應卡問了坐在床上發呆的真生,瞧他不理會自己的模樣,他把感應卡放在書桌上轉身離開房間。

「我去外頭走走,門禁前我會回來,再麻煩你幫我開門。」

模糊地交代自己的去處後明希就離開了,這時真生起身離開床鋪往窗戶靠近,望著走出別館的明希表情憂傷地看著他的身影。

「明希,如果我們分在不同組怎麼辦呢?你不擔心嗎?」

那種胸口悶悶的感覺讓真生很不舒服,他拿起桌上的感應卡帶著舞鞋、手機走往舞蹈教室。

此時的他僅想靠著跳舞分散內心的擔憂,還有與明希冷戰的氣氛。反觀,離開學校的明希也好不到哪去,他之所以不願留在別館就是不想面對真生的不理睬。

那種感受很痛苦、很難形容,儘管真生不知道自己的對他的單戀,但明希比誰都清楚真生的一舉一動牽動著他的所有。

「唉!什麼時候我們才會像以前那般和樂融融啊!」

或許兩人都在逃避彼此,即使住在一起也刻意避開相處的時間,直到宿舍完成消毒清潔後,他們又將東西收拾好搬離別館回到原本的宿舍。

『報告,86期畢業生請換上制服於九點至大禮堂集合。』

校內廣播傳遍校園,盥洗好的真生與明希陸續換上制服西裝一同離開宿舍。兩人的冷戰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淡化,反倒是越來越僵。前兩天還會說上幾句話,暫居別館後幾乎不再交談了,就連此時一同走往大禮堂的路途也沒人願意主動開口,兩人的關係可說是降至冰點。

86期畢業生,早安!經過一星期與各位專科老師、團長及我的討論,今日公布分組名單。禮堂後方有四座大型看板張貼著分組名單外,華組領導學長-龍真禮、凰稀要,和組領導學長-涼紫風、彌真輝會報名字並且分組整隊帶離大禮堂。從分組後,依兩組的三年專業培訓進行專科品德成績排名篩選華和劇團考試資格名單,通過複試後便能成為劇團正式演員。」

華和悠的一番致詞讓台下的畢業生個個握緊拳頭,表情既緊張又害怕。

「好!那分組開始,兩組領導學長協助分組。」

致詞完的華和悠玉樹臨風地走向講台右側,與團長望月翔及專科指導老師席坐一區。

畢業生分別走向後方大型看板找尋自己的名字與組別,有的畢業生開心的歡呼自己被分到理想得組別、也有的掩面難過。

『御惠明希-華組』

『悠理真生-和組』

當他們兩人看見分組名單的剎那,臉色同時慘白。明希側過身雙手握住因震驚而毫無血色的真生。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同組!」

「明希,這是怎麼一回事?是我們看錯了嗎?」

真生不可置信地看著明希,難過的眼淚凝聚眼眶,一眨眼淚水便滾出眼眶。

「沒有錯!你們兩個的確是被分在不同組,明希姿體柔軟且舞蹈成績是列居畢業生之冠。真生你的音域廣泛可隨曲目轉為低沈、細緻高音,完全不走音所以你才會被理事長及團長欽點分入和組。」

龍真禮謹慎嚴肅地告訴明希與真生分組的原因及成績,儘管如此他們兩仍不相信這個結果,甚至他們不願接受這款分組事實。

「真生,禮的分析是按理事長的決定,即使你不願相信也得服從理事長的決議。」

凰稀心疼地看著真生眼眶泛紅,他伸手撫貼真生白晰的臉頰溫柔地安慰。可是真生不領情,他揮開凰稀的手轉身想跑離大禮堂。

「真生,你站住!你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離開大禮堂,擺明了就是與理事長作對,那現在就可以直接退學不需要再浪費時間接受三年的專業訓練。」

龍真禮瞧真生對直屬學長不禮貌的舉動感到生氣,他望著真生逃避的背影說下重話。

「明希,去把真生拉回來,快點啊!不要讓理事長看到,快去啊!」

凰稀拍了仍處於震驚情緒的明希,暗示他。明希在被迫接受分組事實下,他拖著沈重的腳步走向真生,拉起他的手將他轉正面對自己。

意外地,他看見真生的眼淚。

「我不想和明希分開啊!我想留在華組啊!明希!」

真生無法克制內心的情緒,他頭抵著明希的肩膀無聲地哭泣。明希無奈的舉起右手拍拍真生的背部,難掩震驚的淚水也從明希那雙漂亮的大眼睛中滾出,灼熱的溫度刻畫著臉頰。

他們的未來,是未知數!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