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哈哈~~說好要寫偶像爸爸的,但我又忍不住來寫黑死蝶了XD

這次寫完真的要去寫偶像爸爸了啦!!!

 

 

第六回 地下樂團

 

「真央,哥哥給你看一件好東西。」

悠理真生從口袋裡拿出一封風格典雅的信封交給妹妹,悠理真央照著哥哥的指示打開,是兩張VIP入場券。

「啊!是慎司的樂團,哥哥你要去嗎?」

悠理真生用力的點點頭,嘴角漾起燦爛笑容,看起來非常漂亮。一會悠理真生又拿起另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交給妹妹,示意要她打開來看看。

「好漂亮!哥哥,這是你買的?你怎麼會有時間買髮飾給我?」

悠理真央小心翼翼地拿起鑲著粉色琉璃珠、白金底座的蝴蝶髮夾,細細觀看。這時悠理真生輕手地拿過她手中的髮夾,隨手抓起妹妹的頭髮變化造型夾上髮夾,鏡中反射的造型與妹妹此時的穿著搭配的天衣無縫。

「哥哥,你好厲害喔!隨便抓個髮型配上髮夾,瞬間我變的好漂亮。」

面對妹妹的天真可愛,悠理真生笑得更開心。他舉起雙手捧著妹妹的兩頰,額頭抵著對方。

「因為你是我最疼愛、最重要的人啊!」

在悠理真生的眼中,雙生妹妹等於第二個自己,他很疼愛她、重視她,甚至以妹妹的決定為第一考慮因素。

「哥哥,晚上爸爸的壽宴你會參加嗎?」

「不會。我的出席會讓父親難堪,你去就好了!」

悠理真生一旦下定決心誰都無法改變他的想法,就算是眼前疼愛的妹妹也一樣。他拿回一張VIP入場券放入錢包,起身準備離開時悠理真央拉住他的手。

「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歡出席那種場合,但未來你成為華和首席演員時,你也必須面對影迷、記者與一系列的專訪啊!」

悠理真生抽回妹妹的手,高舉右手摸了她的臉嘴角上揚一抹漂亮的笑容。

「如果未來我成為首席演員,我會實踐我們的約定。因為那是你應該『擁有』的!」

他的這句話讓悠理真央縮起細緻的手,自責懊悔的眼神望著哥哥離去的身影。因為哥哥太愛自己了,所以才會任性的說出『那句話』,才會逼著哥哥『實踐約定』。如果當初自己沒開口說出『那句話』,或許哥哥就不會『生病』。

「真生,對不起!對不起!」

悠理真央跪坐在地,她的雙手癱軟在兩側任由自責的眼淚滑過兩頰,留下溫熱心疼的淚痕。

站在房門後的悠理真生抬起頭望著窗外的蔚藍天空,他眨了眼露出好看的笑容。

「傻妹妹,我們是雙生啊!我們屬於彼此,是這世界上的第二個自己啊!」

 

收起笑容握緊雙拳回到房間,換上白色襯衫搭配牛仔褲,最後穿上改良式西裝外套,隨手拿起名牌太陽眼鏡戴上。

「少爺,您再考慮看看留下來參加老爺的壽宴,好嗎?」

老管家在悠理離開豪宅時再次敗托他,可惜悠理連考慮的機會都不給豪爽的走出大門。就在這個時候,一台黑色高級房車駛來停在庭院前、悠理真生面前。

「既然回來了又何必趕著走呢?真生?」

搖下車窗的是一名嚴肅且不苟一笑的中年男子,莫約45歲。

「父親,我僅向學校告假一天所以稍後就得回校了。」

悠理彎下30度角的行禮向父親說明,而車內西裝筆挺的男人冷漠地看著兒子,緩緩開口而那語氣充滿了不屑與否定。

「我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明明有『缺陷』卻仍執意考進華和,劇團演員的舞台有限,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聽我的話接受治療繼承家業!真生,你是悠理家的獨子!早知道我就再多生一個兒子,才不會現在被你們這對雙胞胎氣死。」

悠理始終維持彎腰行禮的姿勢,而那握緊的雙拳,是忍耐。

「隨便你,反正你出席我的壽宴一樣『恐懼』,給你再多的文稿你也沒辦法唸完。真生,早點放棄華和劇團,只要你的『缺陷』一天沒治癒,遲早也會被華和劇團開除。聽爸爸的話接受治療,回來繼承家業比較實際。」

說完這句後他給了老管家一個眼神,而悠理在老管家的扶持下退了一步,仍舊維持彎腰的姿勢直到父親的高級房車開進車庫才站直身軀。

「這就是你想看到的畫面嗎?我這個少爺被羞辱,你老管家心裡挺樂的嘛!告訴你,以後沒有重要的事情不准和我聯絡,有事我自己會回家!」

狠狠地瞪了老管家一眼的悠理真生頭也不回地走出豪宅,一個他痛恨的家。踏出家門立刻招了一台計程車,他向司機說明目的地後便閉上雙眼休息,至於父親的那番話他老早拋在腦後,連想都不願意想。

 

「哥哥,你看我今天這樣穿可不可愛?漂不漂亮?」

身材纖細身高不高的女孩笑得燦爛問著正在調音的少年,他抬眼看了一眼身穿水藍色及膝洋裝,栗色及肩短髮搭配著銀色蝴蝶髮飾,放下吉他走向妹妹。

「凜音,你這髮飾怎麼和真生買給真央的樣式差不多啊?」

「ㄟ,真的嗎?」

少女有點失望的模樣讓慎司突然掩嘴竊笑,而少女舉起右手拍了慎司的肩膀扁嘴不理他。

「真生的喜好都相同啦!他很喜歡蝴蝶,所以他買給你當作17歲生日禮物的髮夾也一定是蝴蝶造型啊!你啊!一提到真生就臉紅,也不替哥哥著想一下。明明我也很疼你啊!笨蛋凜音。」

慎司故意摸亂凜音好不容易整理好的頭髮,迅速跑開獨留凜音扁嘴梳頭髮委屈的模樣。

「我妹妹真可愛!」

休息室傳來敲門聲,凜音看了慎司一眼靜坐在沙發角落,慎司放下吉他走向門,伸手打開。

「啊!慎司,時間差不多了可以準備上台了,另外你口中的『真生』好像已經到了,你要先去打招呼嗎?」

「佑希,謝謝你喔!稍後的演就出麻煩你這個天才貝斯手了。」

慎司拍了女友的肩膀快步地走出休息室,而樂團貝斯手佑希踏進休息室看了一眼正在沈思的凜音。

「凜音,很緊張嗎?這又不是第一次表演,別緊張啦!」

「我才不緊張呢!只是在想等一下要先唱哪一首歌,佑希你幫我看看啦!」

接過曲目表的佑希順了順,將順序稍做調整。

「就這樣吧!再過十分鐘就要開始了,凜音你換好衣服就準備去後台就位。今天的演出算是給你哥哥、真生的畢業禮物吧!」

「是的!未來的大嫂!」

佑希高舉雙手捏了凜音軟軟的臉頰,然後拉起她的手一同走向後台準備就位。另一方面,先走往台前的慎司在滿滿人群中找到真生,他握起真生的首往VIP區走。

「喂,你也太慢了吧!不是說要先去休息室找我們嗎?怎麼這麼晚才到?」

慎司將真生拉到舞台後方疑惑地問他,只見真生聳聳肩笑得好看。

「我有先回家一趟看看真央。慎司,我很期待今晚的演出喔!不知道凜音會寫出什麼好歌曲呢!」

「你等一下就知道囉!真生,你去VIP區觀看我們的演出喔!結束後一起參加慶功宴吧!我想那時真央應該可以出門吧!」

「應該可以吧!反正是去你家開的高級俱樂部,我家老爺不會講話。」

真生拍拍慎司的肩膀慢慢地走進人群中,而舞台後方傳來佑希的聲音,慎司才轉身走向後方準備即將演出的小型演唱會。

 

『砰』充滿震撼力的爆破開場,鼓手、貝斯手、吉他手依序進場,站上屬於自己的位置。接著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從四周傳來,可愛又甜美的主唱踩著輕快的腳步走向舞台中央。她雙手握住立式麥克風,右手朝著台下歌迷揮手笑得燦爛,說著『準備好了嗎?』歌迷齊聲呼喊她的名字,一場高潮跌起的演唱會正式展開。

兩個小時的演唱會在樂團熱情的帶動下進入尾聲,換上帥氣褲裝的凜音戴著黑色西裝帽,踩著6吋高跟鞋站在舞台突出的延伸舞台上。

「今天謝謝大家來參加我們的樂團演出,趁著這個機會凜音要發表新作品囉!聽清楚囉!歌名為『Caf`e de bossa』。」

凜音清脆的嗓音隨著輕快的吉他與貝斯合奏,配合的天衣無縫,然而這首曲子描述初戀少女充滿期望已久的第一次約會,想著要如何打扮、去哪裡約會,心儀的少年會不會牽自己的手。整首曲子溢滿期待幸福戀情的味道,使得歌迷聽的如癡如醉並隨著音樂輕輕搖擺身子。

小型演唱會結束後,歌迷陸續散場而真生此時捧著一束他特別訂製的花束走向後台休息室。

恰巧開門迎接的是凜音,她望見真生捧著花束對她露出好看帥氣的笑容時,整個人紅了臉。

「凜音,你唱得很好聽喔!」

真生將花束送給凜音並順手輕輕地抱了她,這個舉動讓凜音感動地快掉下眼淚了。坐在沙發上休息的慎司看了他們一眼,又看了女友右手掩住嘴巴竊笑,引來女友的白眼。

「真生,時間還早,我們一起去我家的俱樂部慶功吧!凜音,你快收好東西我們要回去了!」

真生看了手錶想說九點多回學校會趕不上門禁時間,於是先撥個電話通知明希。

「嗯!我先打個電話給室友,順道和舍監老師說一聲。」

真生從口袋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移動身子走往靠窗的角落。

「明希,我今天晚上應該不會回去了,你可以幫我像舍監老師說一聲嗎?明希,你有聽見嗎?明希?」

對方遲遲不肯答話讓真生擔心地皺眉,他連續喊了明希好幾次才聽見對方的聲音。

「你不回來那要住哪?你的老家不是在福岡嗎?你現在在哪?」

「我…我住在東京朋友家,反正…反正我今天不會回去啦!明希,明希你記得幫我和舍監老師說一聲喔!」

或許感覺明希有點不開心的真生說話也變的更小聲,且充滿歉意。

「你開心就好,反正我說什麼你也不一定會放在心上,自己注意安全就好。」

說完這句話的明希直接把電話切斷,絲毫不讓真生繼續說明的機會。呆望著手機螢幕的真生此時心情變的好沈重,他好像把明希惹火了、好像讓明希不開心了,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希會突然生氣,只是因為今天自己沒有要回學校嗎?

「真生,沒事吧!你的臉色不好看,學校是怎麼了嗎?」

凜音發現真生的異狀上前關心地問了他,只不過真生並沒有回答直搖頭淡淡地微笑。

「學校不會有什麼事啊!這週是畢業生放假期間,戲劇科學生等假期結束後就統一回校等待研習生分組訓練了。真生,我說的沒錯吧!」

「嗯,我沒事啦!凜音,今天是樂團成功演出的好日子,我已經托室友和幫我向舍監老師說明了,所以晚上一起去慶功吧!況且,等等真央也要一起過去呀!今天就好好的放鬆玩樂吧!」

「嗯!好啊!」

凜音開心地抱住真生笑得燦爛,坐在沙發上的慎司搖搖頭,佑希推了慎司的腦袋瓜子不屑的瞪他一眼,而裝傻的慎司搭起女友的肩膀將她抱進懷裡。

「雖然我也是華和的,但我的志願不是考進華和交響樂團喔!所以,佑希你別擔心我會拋下你和凜音單飛喔!」

「笨蛋,你要是拋下我和凜音,我就去找新的吉他手組新的樂團!」

陽月慎司,陽月集團的繼承人。因為從小喜歡樂團進而報考錄取率僅有2%的華和音樂學校弦樂科,順利考進後接受嚴謹的專業訓練。由於某次在自家經營的高級俱樂部巧遇女友-美彌佑希,兩人相識相戀而組成樂團。

陽月凜音,陽月集團的千金、慎司的妹妹。從小和真生、真央一起長大,喜歡唱歌。由於她有著清晰獨特的嗓音,被哥哥、佑希兩人說服加入樂團擔任主唱。再加上凜音才華洋溢,舉止高雅端莊,給人清晰可愛的形象,很快地在地下樂團界中嶄露頭角。

美彌佑希,一名普通不過的女高校生。長相甜美、身材高挑,國中開始追尋視覺系樂團後學習貝斯,也因她的貝斯學習無師自通且琴藝精湛,經常受邀出席部分地下樂團的演出,有著『天才貝斯手』之美稱。

一行四人來到陽月高級俱樂部,踏進富麗堂皇的包廂看著早已準備好的餐點依序入座,直到悠理真央結束壽宴後趕來才一同開香檳慶祝。這晚五個人一邊喝香檳聊天、一邊吃著小點心分享著學校生活點滴。出生在豪門世家的他們生活、興趣喜好皆與一般高中生不同,甚至無法想像。

「美彌小姐,你怎麼了?」

走出包廂靠著落地窗看著東京鐵塔夜景的美彌看起來很憂鬱,真生緩緩地走向她上前關心。

「沒事啦!只是覺得自己和你們這些富家子女格格不入,想出來透透氣罷了!」

「你的心情我瞭解,但我們不能選擇出生的家庭。美彌小姐,慎司很重視你喔!如果你愛他的話,要學著為他改變現有的生活與心態。另外,慎司和你想像的富家公子不一樣,他單純老實有著一顆善良的心,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才是呢!」

面對著真生的好看笑容,佑希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呢?我看你心神不寧的樣子,是擔心學校的事嗎?」

「沒啦!我難得回家怎麼會擔心學校的事情呢?美彌小姐,快進去吧!不然慎司會擔心喔!」

匆忙地趕佑希進入包廂而自己卻站在落地窗前拿出手機,迅速的傳了訊息給『他』。等了五分鐘不見對方回信,嘆了一口氣轉身回到包廂。望著大家一起談心說笑,笑得燦爛而自己的心卻懸繫半空,十分不舒服。

 

隔天明希天還沒亮明希便整理私人物品搭乘第一班公車離開學校,上車隨意選了一個位置坐下並且壓低帽沿。等待發車的同時他拿出手機看了昨晚真生傳給他的訊息,他冷靜地輸了幾個字送出。

『我現在就去東京等你!』

短短的幾個字卻能明顯感受到明希的不開心,只見明希將手機收好放入外套口袋閉上雙眼休息。

另一方,結束昨夜的慶功宴,一行五個人分別指引到陽月集團旗下的五星級高級飯店休息。通宵慶功的真生並沒有發現此時明希傳來的訊息,於是他便熟睡至下午四點左右才醒來。

「啊!明希!」

打開手機看見早上八點多明希傳來的訊息,真生整個人嚇傻了,趕忙撥了電話給他。

「明希,對不起!我睡著了…對不起!」

電話接通的瞬間真生拿著手機跪坐在床上,面朝向遠在東京車站等待他數小時的明希道歉。

「明希,明希,你說話啦!」

又是一遍寂靜,安靜地讓真生背脊發冷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我要回學校了。」

再次切斷與真生的通話,明希一臉既難過又生氣地將手機關機,轉身走進車站搭上地鐵準備回宿舍。

『轟隆』『轟隆』的電車運轉聲傳進耳中,呆坐在車廂內的明希自嘲地笑了,嘲諷著自己的『愚蠢』。

「我就像個傻瓜,明明站在你身邊卻抓不住你的手。真生,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但你知道嗎?如果我開口向你告白,你會答應還是逃離我?」

內心的自言自語得不到答案,他抬起頭凝視對面窗外飛逝的景色。

「我害怕你逃離我,才會不斷地壓抑自己的感情。真生,為什麼我會喜歡上你呢?為什麼?」

閉上雙眼讓全身放鬆癱坐在角落,複雜的心情讓明希落入迷惘。即使抵達港未來車站,他下了車也沒打算直接回學校而是選擇一個人坐在紅倉庫前吹著海風。

帶著鹽味的海風迎面吹來,明希閉上渾圓好看的眼睛享獨自療傷,希望藉著海風吹淡對真生的強烈無法控制感情。

單戀是一種無法掌控感情,悠理真生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牽動著御惠明希。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