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畢業慶功宴

 

結束公演後86期學弟陸續收好私人的東西離開大劇場休息室,獨留凰稀要、明希和真生三人。龍真禮面無表情地關上門並且鎖上,這舉動看在凰稀要的眼中,他知道龍真禮生氣了想緩和此時的氣氛。

「禮,這件事…」

冷冽緊張的氛為使得沒人敢說話,此時想緩和氣氛的凰稀要走向他並且伸手碰了對方的肩膀。

「為什麼不說?真生、明希,你們不知道畢業公演對你們的重要性嗎?如果今天真生的演出失敗了,你還有進入華和劇團的資格嗎?」

龍真禮生氣地拍了桌面,憤怒地看著兩位學弟訓斥豪不留情。然而身體虛弱、頭昏昏的真生想解釋卻又說不上,他知道自己的逞強害了保密的學長與明希,他睜開明希的扶持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向龍真禮。

「禮學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隱瞞的,因為我怕錯過畢業公演的演出機會,所以才會叫明希和學長替我隱瞞,他們都沒有錯…都是…都是我的錯。」

面對病厭厭且臉色慘白的真生,龍真禮即使生氣也儘量克制即將爆發的怒氣。

「真生,你知不知道在身體最差的情況下演出,你可能會受傷,身為舞台劇演員你的身體受傷了,你還能站在舞台上表演嗎?今天你可以逞強的演完,那下次呢?真生,你聽清楚了,在我領導你的這段期間不准再發生第二次相同的事情,不然我會提報理事長,到時後果你自己負責。」

說完這句話龍禮真鐵著臉打開休息室的門,恰巧和組的領導學長出現,他露出帥氣十足的笑容望著休息室內的三人。

「今天的畢業公演很不錯喔!獲得觀眾稱讚呢!禮、要等等學校晚上舉辦的慶功宴你們要出席喔!還有禮啊!你也笑一笑嘛,我可不曾看過領導學長在畢業公演後冷著一張臉出席理事會議呢!」

突然出現的和組領導學長緩和了緊張氣氛,他對凰稀要眨了眨眼的舉動理所當然地落入龍真禮的眼中,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凰稀要又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帥氣男人,頭也不回地離開。

「ㄟ…禮,你記得要去理事會議喔!我等等就趕過去喔!」

活潑大方的他朝著龍真禮的背影揮手並且目送他離開,確定他不會再回來才露出燦爛笑容走進休息室。

「要,你也差不多一點,幹麻惹禮生氣啊!你明知道他的個性還去踩他的地雷,還有你們兩個也給我搞清楚,畢業公演惹出這種問題是多麼嚴重的事,你們是不想進入華和劇團了嗎?」

面對和組領導學長的嚴厲責備,明希和真生都不敢回話低著頭反省。這時他舉起雙手拍了兩人的肩膀,再次露出豪爽的笑聲與燦爛的笑容。

「總之,畢業公演順利結束你們的演出也獲得滿堂彩了,快回去休息吧!晚上的慶功宴都得參加,還有理事長和團長都會出席,你們可要好好表現喔!兩位未來的準首席演員!」

就當他轉身準備離去時,他看了臉色略微鐵青的凰稀要,皺了眉頭擔憂地指著外頭走廊盡頭。

「要,你還站在這發呆幹麻,快去啊!」

「涼學長,謝謝你幫我緩頰,下次讓我請你吃飯喔!」

「那當然!快去吧!」

涼紫風,凰稀要與龍真禮的學長,同時也是和組的領導學長,身型高挑、五官清秀在畢業公演後進入華和劇團,並且多次新人公演中脫穎而出被理事長與團長分至和組且擔任男主角,是一名個性活潑且懂得帶領學弟的優秀學長。

「明希,快帶真生回去休息吧!休息室我來關就好。」

「學長,謝謝你喔!」

涼紫風溫柔地笑著注視他們離開才踏著輕快的腳步回到和組宿舍,這時他拿出手機看了凰稀要的簡訊,忍不住地又笑了。

「要,你要感謝我是你的直屬學長,不然還有誰能幫你制伏龍真禮啊!」

 

壓抑怒氣與被蒙在鼓裡的怒氣快速地走回宿舍,沿路遇見幾個學弟瞧龍真禮怒火沖天的模樣,沒敢上前打招呼全都停下腳步先讓學長行走。

「禮!」

社監老師突然喊了他的名字,並且將一份文件交給他。

「禮,這是理事長要我轉交給你的,還有等一下的理事會議取消了,有什麼問題等晚上慶功宴再說吧!」

拿著一封密貼簽名的文件,他皺了眉頭想多問一些可是看見社監老師的表情,他明瞭即使多問也不會也答案,或許如老師所言等慶功宴再說了。

「雨宮老師,謝謝你。」

露出有禮溫和的笑容轉身離去,此時不得不佩服-演員就是演員,利用演技掩飾自己真實的情緒。

『嗶』拿出感應卡進入宿舍,按了電梯回到自己的房間。才正準備開門時後方傳來的聲音讓他想也不想地直接開門,就在用力甩上門的那一瞬間,一隻細長的腿卡在門中間,狠狠地夾住而使對方痛的立刻蹲下,左手抵著門右手撐在地上。

「禮,真生已經道歉了你就別再生氣了。」

即使小腿被夾傷而隱隱作痛,他仍為自己的學弟解釋,站在門後的男人冷著一張臉眼神有點後悔卻又刻意裝作不在意。

他伸手拉起凰稀要讓他站穩什麼話也不說地關上門,沈默地走往化妝台坐下卸去臉上的舞台妝,刻意忽視坐在床上揉著小腿的凰稀要。

然而,凰稀要不時地觀察龍真禮的反應,想開口說話卻又因為他的沈默不語而噤口。於是整個下午兩人幾乎毫無交談,或者搭不上幾句話又安靜了。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去慶功宴了,你快換衣服吧!」

龍真禮拿出整套亮面黑色西裝,同時也拿了一套白色西裝交給對方。兩人背對背地換上西裝,房內的氣氛仍安靜地連針落地都顯得清脆。

或許下午被龍真禮甩門夾傷的小腿有些疼痛,凰稀要拉開白色西裝褲看見淤青的小腿部,輕輕地揉了幾下又拉下褲管。

「算了,一下就好了!」

他自言自語地站起緩緩地走往更衣間選了適合的領帶,並且整理好髮型後與龍真禮一同走往慶功宴。前往會場的途中龍真禮依舊不發一語,但他卻刻意放慢腳步等待凰稀要。

其實他知道自己用力甩門鐵定夾傷他的小腿,但因氣頭上又拉不下臉道歉,只能『忽視』他的疼痛與內心的自責懊悔。

「禮學長、要學長,麻煩你們這裡簽名。」

負責慶功宴招待的學弟禮貌地請學長簽字,另一旁的學弟拿起兩枚胸花替他們別上。沒多久涼紫風帶著另一名學長迎面走來,他露出豪爽的笑容拍了兩人的肩膀,一同進入會場後他發現凰稀要的異狀,伸手將他拉到一旁。

「要,你怎麼了?禮還在生氣?」

「嗯,但我不想解釋,反正真生是我的直屬學弟,我保護他是理所當然的。」

說的直接且毫無退讓的意味,涼紫風也沒立場干預他們學長、學弟間的問題,只好拍拍他的肩膀給予支持。

「晚點理事長會出席,如果他心血來潮要我們兩組的領導學長表演,你有準備嗎?」

「應該可以吧!」

此時的凰稀要忍著腳痛勉強地回覆學長,不過他的強忍神色被涼紫風發現了,他蹲下身拉起右腿褲管,一條明顯的淤青讓他鐵青了臉,抬頭嚴肅地問他。

「你受傷?」

「被門夾傷,不礙事啦!等一下表演儘量就不要有跳躍與蹬腳的舞步就好,涼學長你不要亂操心的。」

「誰弄傷的?禮嗎?」

正中紅心的問答讓凰稀要沈默不答,他不滿地起身想找人『算帳』時,凰稀要拉住他的手。

「涼,我已經惹他生氣了,你不要再去找他了,反正是我包庇真生生病就已經是有錯在先了,學長拜託你啦!起碼先讓今天的所有活動結束後再說,拜託啦!」

拗不過凰稀要的請求,涼紫風冷著一張臉心生不平地看著站在遠方與劇團高層交談的龍真禮。

「等畢業公演慶功宴結束後,我鐵定找龍真禮算帳!」

 

「你還好嗎?」

下午回到宿舍休息真生幾乎整個下午都在睡覺,擔心不已的明希儘管累的眼皮都要閉上了,但卻擔憂真生病情而絲毫不敢大意,相對地他幾乎沒睡靜靜地坐在床邊看書小憩。

「比昨天好多了。明希,你有睡嗎?你一直照顧我都沒睡對吧!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抱歉。」

真生自知連續兩日的任性給明希惹了不少問題,還讓他被禮學長罵而自責。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無辜被拖下水的明希,只好頻頻道歉以表心意。

「傻瓜,你幹麻一直道歉呢!我們是朋友本來就應該互相扶持幫忙啊!只是這次發生的太臨時,沒辦法和禮學長說所以他才會生氣。真生,你別擔心啦!今晚的慶功宴結束,我會好好地和禮學長說明,我是他的直屬學弟,他會原諒我。」

雖然有明希拍胸脯掛保證,仍無法減輕真生的歉意,他始終低著頭不敢正視明希。

「既然畢業公演已經完美演出了,你沒有出任何差錯就別再胡思亂想了。喏,退燒藥先吃吧!等等我們要去參加慶功宴了。」

明希溫柔地遞上溫熱的水與撕開的膠囊放在真生的手心,柔情地看著他把藥吃完才起身走往更衣室拿了兩套亮面黑色西裝。

「真生,有比較舒服嗎?」

他點點頭將杯子放在床頭旁,順勢地躺下想多睡一會而明希也沒有催他而是自顧自地換上西裝。莫約過了半個小時他輕輕地喚醒真生,半哄半催地讓他穿上西裝整理儀容,才扶著仍虛弱的身軀離開宿舍。

「明希、真生,你們來了。」

一見到兩位學弟陸續到場的凰稀要快步地走上前關心真生,此時的真生氣色顯得比中午公演結束後好非常多,他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肩膀的壓力瞬間減少許多。

「真生,你看起來好多了,今晚的慶功宴就放心的休息玩樂吧!接著休息兩天就要接受劇團訓練了,你們兩個好好加油!」

望著凰稀要燦爛笑容的真生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起碼看到學長的笑容他的內心的自責會減少,但他卻不知道其實兩位學長鬧冷戰了。

「要學長,禮學長呢?他在哪?」

明希趁他們兩位談話時在會場中尋找直屬學長的身影,可惜光靠站在原地找並不能從整場黑色西裝的同學中找到龍真禮。

「禮應該在主桌和理事長還有劇團團長說話吧!你過去找找看吧!」

凰稀要的語氣充滿不確定性,他指了舞台前方要明希自己去找找看的舉動,讓明希皺了眉頭心有疑慮,但他沒多問地自己走往主桌。

「要學長、真生,我先去找禮學長了。真生,你在這裡等我,別亂跑。」

明希貼心的交代後便離開兩人的視線範圍,凰稀要看著明希的眼神與真生的反應,嘴角上揚一抹笑意。

「明希對你挺好的,是個很好的同學兼朋友。」

「嗯,明希很照顧我也很包容我的任性呢!」

每每提起明希時,真生不自覺地露出甜美的笑容而眼神充滿溫柔,不難令人想入偏偏,可惜他們兩的關係卻非凰稀要所猜測。

「我和明希有共同的約定,所以我們一定要實踐約定喔!」

真生又笑了,這時他的笑容更加燦爛、眼神更加溫柔。而站在一旁的凰稀要什麼話也沒說,但他的心卻酸酸地,有一種糾結的感覺。

『約定?我和禮的約定啊!算達成了嗎?』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