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畢業公演

 

「明希,你在嗎?」

正忙著照顧發高燒的明希聽見學長的敲門聲,他趕緊將冷毛巾放在真生的額頭上,從容地打開門跨出不讓學長看見房內的情景。

「要學長,你怎麼突然來了?」

身型高挑纖細穿著白色襯衫與合身的牛仔褲,他單手插腰另一隻手撐著牆壁,皺了眉頭。

「真生還好嗎?早上來排練時我看他臉色蒼白,所以過來關心。」

明希看了學長一眼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在搖頭的同時也思考著要怎麼和學長解釋。

「真生只是比較緊張明天的畢業公演,要學長你不用擔心啦!真生太累了,他睡一下就沒事了。」

「嗯!沒事最好,明天的公演加油了,千萬別讓禮學長生氣才是啊!」

一聽到『禮學長』這個名字,明希的背脊發冷。要學長離開前將手中的運動飲料交給明希,還貼心的交代。

「明希,這瓶運動飲料含電鐵質,你用溫水稀釋給真生喝,他會比較快退燒。」

「啊!」

要學長露出好看的笑容拍了一臉驚訝的明希肩膀,一個傾身貼近他的耳邊小聲的『解謎』。

「真生可是凰稀要的直屬學弟,他在想什麼我不可能不知道喔!那傢伙的缺點就是太固執、太執著,總之明天的演出你們兩加油。」

要學長背對著明希揮手道別,留下一臉錯愕手拿著運動飲料的明希。他望著學長的背影,轉開房門快步跑到床邊更換真生額頭上的冷毛巾。

「要學長也太瞭解真生了吧!一眼看穿他的偽裝,真生你看吧!說什麼不要告訴學長,你的直屬學長超厲害,我都騙不過他。」

一邊更換毛巾一邊抱怨的明希皺著眉望見沈睡的真生,一會兒真生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見用紫色提袋裝著運動飲料,他驚訝地伸手抓住明希。

「要…要學長來過?他…他有生氣嗎?」

「別緊張,我沒讓他進來,但他早就看出你發燒了。真生,如果晚上還是沒退燒我們去醫院好不好?要學長有提醒我,你生病一事他會幫忙隱瞞,但是如果沒有達到禮學長的完美演出,你知道後果吧!」

真生即使有千百個不願意去醫院的理由,但一聽見『禮學長』這稱呼他還是縮了身子。這時明希伸手摸摸他的頭髮,溫柔的微笑。

「禮學長雖然是我的直屬學長,我出馬他會聽我說、聽我解釋,但我不確定他會原諒我喔!你什麼都不要亂想,好好休息吧!」

「嗯,謝謝你,明希」

或許燒的不舒服真生一下醒來、一下沈睡,明希毫不嫌累地坐在床邊照顧他。

 

一身白襯衫身材高瘦纖細的少年腳步輕快地走回宿舍,經過了花之道中庭時他看見另一個少年站在中庭看著劇本,他露出微笑靜悄悄地走向他。

「哇!禮!」

被嚇到而把劇本摔落地上的少年轉身瞧見『兇手』,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彎下腰撿起劇本,小心翼翼地將劇本上的泥土拍落。

「禮,你生氣了?」

「才沒有呢!我只是在看明天畢業公演的劇本,你準備的差不多了吧!」

少年拿過對方手中的劇本,閱讀那寫滿筆記的劇本,笑了。

「嗯,就算沒準備完美也要硬著頭皮上台了。」

少年的開玩笑讓對方再次白了他一眼,不過少年笑瞇瞇地戳了他的額頭。

「禮,明天我們加油吧!」

「要,你啊!」

沒 好氣地揉亂凰稀要的頭髮,嘴角上揚著帥氣好看的笑容。這時凰稀要伸手搭上龍真禮的肩膀,哼著明天畢業公演的曲子跳舞。龍真禮摟著他的腰,點點腳步跳起圓舞 曲舞步,兩人舞動身姿,最後禮抱起要轉了三圈,最後凰稀要以完美的劈腿作為收尾,抬起頭深情地看著禮,兩人相互對望、笑得好看、笑得燦爛。

凰稀要-華和音樂劇團華組學生,畢業公演的女主角。由於他身子柔軟演技精湛,與那張漂亮深邃的五官,就讀期間幾乎被理事長指定扮演女角,儘管如此要平日的穿著仍充滿著帥氣的男裝。順帶一題,凰稀要是真生的直屬學長。

龍真禮-與凰稀要同為劇團華組學生,也是這次畢業公演的男主角。由於他的聲音低沈穩重,且絕對音感較強適合吃重的角色,鮮少指派為女角。再加上他的個性嚴謹,學弟都服從他,偏偏自己的好友-凰稀要最會捉弄他,可見他與凰稀要的好感情不在話下。而,他正是明希的直屬學長。

 

「真生,今天早上練習時氣色不好,你有去關心他嗎?」

在走回劇團宿舍的路途中,龍真禮看著前方問了身邊的少年。對方別過臉看了身邊的人,閃爍的眼神飄向另一旁,但他仍故作鎮定的回答。

「可能畢業公演的壓力吧!我遇到你之前有去看他,他正在睡覺休息呢!」

「喔!沒事就好,明天一定要完美演出,他們才能被理事長挑選要角並且分組。我挺看好明希和真生的前途的,希望他們能和我們兩個一樣。」

瞧龍真禮認真又有自信的表情,凰稀要知道他對於明天的畢業公演充滿信心,這時他皺緊眉頭擔心著自己的學弟。

「要?」

龍真禮突然轉頭看了要一眼,眉頭緊蹙。

「啊!肚子餓了,禮你陪我去吃飯吧!」

凰稀要拍了龍真理的肩膀,慢步跑向食堂還不時地停下腳步朝著龍真理揮手,要他走快點。反倒,對方悠閒地拿著劇本看著他的笑容,慢步走向他而臉上掛著好看的笑容,還有那無法掩飾的寵溺眼神。

燒了又退、退了又燒,反反覆覆的高燒不退讓照顧病人的少年慌了手腳,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地在屋內徘徊。

「真生、真生?你醒醒啊!」

輕搖好幾次都不見他有任何反應,嚇壞的明希拿出手機撥了一組電話,他決定搬救星。

「要學長,你有空嗎?真生一直高燒不退,你可以來幫我嗎?」

「嗯,我知道了,晚點見。」

莫約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凰稀要敲門走進屋內察看真生的情況,他眉頭一緊直接抱起真生往走出房外。

「明希,你先去招一台計程車,然後故作冷靜地在後門等我們。還有速度要快,免得禮學長發現。」

迅速地交代完,明希快速地跑向後門而凰稀要東張西望地確定沒人才加快腳程,抱著真生跟在明希身後離開宿舍。

順利地送到急診室接受治療,醫生開了醫矚要讓真生住院觀察,這時凰稀要睜大眼睛看了醫生也看了真生一眼。

「醫生,明天是他的畢業公演,他這副模樣可以上台表演嗎?」

「嗯…我不建議他上台表演,畢竟他現在高燒不退,即使明天退燒了四肢應該還會酸痛無力。」

醫生簡單明瞭的解答後行禮離開,凰稀要此時眉頭深鎖他拿出手機正要撥電話時,明希阻止他的行為。

「學長,等等!明天的畢業公演對真生來說很重要,如果現在臨時換角也找不到適合的人選啊!」

「明希,你認為真生明天會好嗎?剛剛醫生說的話你都沒聽見嗎?不,我覺得還是要和禮說一聲,讓他趕緊找代役。」

凰稀要揮開明希的手堅持打電話,這個時候昏昏沈沈的真生發出細微的聲音。

「要學長…要學長,拜託你讓我演出…拜託你!」

「真生,你別逞強了!」

他的拒絕讓真生不過虛弱的身軀,他拉開針頭往學長身上撲去奪下他的手機,也因此差點兩人摔倒在地,幸好明希身手抱住凰稀要才沒發生『慘劇』。

「啊!算了,真生你今晚就留在醫院好好休養,明天一大早你和明希一定要回到學校。另外,明希你好好照顧真生,這件事我會替你們隱瞞禮,但明天的畢業公演勢必要『完美演出』。」

凰稀要扶著真生躺回床上並且請明希去找護理人員,在他離開後凰稀要握住真生的手,他擔心地注視著他。

「真生,你明明就可以找『她』來代替你,為什麼要拒絕我?」

他勉強地上揚笑容,蒼白著臉回應學長。

「學長,『她』有著天才演員的封號,但因為『她』是女性而無法就讀華和,而我是為了實踐與『她』的約定才會努力地考進華和。如果,明天的畢業公演我請她代役,那我當初又何必實踐約定呢?」

「傻瓜,我的學弟怎麼這麼傻啊!」

「學長,我一直都是個傻瓜。」

面對學弟自我調侃的笑容,他心疼地揉亂他的頭髮拉張椅子坐在病床邊。

「明天畢業公演結束後好好休息,我叫禮讓你休息幾天。對了,畢業公演結束後慎司的樂團演出,你要不要去聽?」

「真的嗎?慎司的樂團要演出啊!」

真生張大眼睛突然有精神的模樣讓凰稀要笑了,他又再次摸了他的頭髮在他耳邊低語。

「等你明天順利演出後,我再給你入場券喔!是VIP專屬座位喔!」

「好!」

莫約等真生入睡後,凰稀要拍了明希的肩膀要他好好照顧真生後決定先回學校,參加明天畢業公演的行前會議。

「真生,你好好休息喔!我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喔!」

明希握起真生的手,他深情地注視著他說著自作多情的『誓言』。

他有一個秘密不敢對真生表白,那就是-我喜歡你。

 

「你還好吧!」

戴上假髮、換好粉紅色洋裝坐在化妝鏡前的真生看起來毫無血色,他虛弱地拿起眼線筆準備化妝。

「我來吧!你閉上眼睛!」

明希看真生虛弱無力的模樣,於心不忍而主動替他化上濃厚的舞台妝。

「張開眼睛我要貼假睫毛了。嗯嗯,好了!閉上眼睛,接著我要化眼妝了。」

他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替真生化妝,大約十五分鐘在明希的巧手下,真生看起來非常漂亮,再加上真生原本就有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顯得更加迷人。

「明希,謝謝你!」

真生拿起化妝台上的舞鞋想穿上時,明希從他的手中拿走舞鞋並且蹲下溫柔地替他套入綁緊鞋帶。

「明希?」

「你先休息一下吧!等我把妝化好一起去幕後等,我們答應學長要這場畢業公演完美結束。」

明希的體貼全寫在臉上,真生看的清清楚楚而他撐著下顎閉上眼睛小憩,直到明希溫柔地拍了他的肩膀牽起他的手走往舞台預備區。

「真生,加油!」

他點點頭擺出跳躍的預備姿勢,等待紅色大型舞台布幕升起的那一刻。

 

哀傷的音樂一落,站在舞台中間的龍真禮唱著低沈哀淒的歌曲,明希站在後方隨音樂起舞,並隨著學長的舞蹈跳著慢步旋轉。間奏響起一襲粉紅色的身影從左方跳往舞台中央,那隨著身軀擺動揚起的粉紅色裙襬,轉了好幾圈圓,像隻蝴蝶般飛舞。

安 靜站在龍真禮後方的明希望著學長一手抱起真生旋轉,落地跳了小碎步、抬腿轉圈等高難度舞蹈後,學長慢慢退場而明希緩緩地走上前,一手拉起真生隨著音樂貼身 搖動身姿,重音一下真生倒臥在地又迅速地撐起上身朝向明希伸出手,快步上前拉起他的手一同跳躍,接著一個躍身摟住真生的腰連續五個漂亮華麗的旋轉,落下同 時與真生相視相擁。

沒有任何一句台詞,全藉由舞蹈、姿體動作與音樂描述一對相愛的戀人因為家庭反對而無法結合,充滿家族與愛之間的選擇矛盾。

最後這對戀人選擇以『結束生命』作為結局,留下痛楚與遺憾全由兩家族承擔。

兩個小時的舞台劇演出在觀眾掌聲如雷下結束,全劇主角-龍真禮、凰稀要帶領學弟一同站上舞台與觀眾行禮道謝。

「今天謝謝大家前來觀看86期華和音樂學校畢業公演,希望你們會喜歡今天的演出,謝謝你們!」

龍真禮再次向觀眾行禮,其餘的學弟也跟著行禮致謝。當紅色大型布幕緩緩降下再也看不見觀眾的瞬間,早已體力透支的真生再也忍不住地癱軟在明希身旁,嚇的明希趕緊抱住他。

而同時,凰稀要故作冷靜但眼神閃爍的模樣全落在龍真禮的眼中,他回頭看了一眼真生和明希二話不說地要明希將真生抱下舞台。

「要、明希、真生,公演結束後你們三個留下來,我有事要和你們說。」

面對龍真禮冷冽的表情,明希摟著虛弱的真生以『求救』的眼神望著凰稀要。

「禮?」

此時的龍真禮並不理會凰稀要,而是帶領學弟走下舞台朝著後台休息室方向離開。

「要學長?」

「先回到後台再說吧!真生,你可以自己走嗎?」

臉色蒼白的真生點點頭並在學長與明希的攙扶下慢步地走回休息室,此時他們三人的心裡都明瞭稍後的『災難』正等著他們。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