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新挑戰,希望讀者會喜歡喔

不過瞭解海的讀者應該看的出海這一篇的主角是從哪來的吧!!

他們是海的新寵XD

 

 

 

第一回 華和音樂學校

 

哀淒的音樂一下,穿著粉紅色貼身長版洋裝的舞者舞動著曼妙的身軀,隨著音樂擺動身姿,一個芭蕾跳躍漂亮的轉身,小跳步最後一個美麗的轉圈,柔雅地劈腿動作,曲腳右手扶膝左手撐在後方,上半身後仰形成一個美麗弧形。

「跳的真好!真好!」

舞者緩緩地縮起身體坐在地上,望著邊鼓掌邊迎面走來的高挑男子。

「你不是已經回宿舍了嗎?」

滿是疑惑地皺了眉頭,而面帶微笑的男子走向舞者並且彎腰行禮,溫柔地挽起舞者,輕輕地點步跳起方才的曲目。

「真生,這首曲目是藉由舞蹈來闡述戀人相愛卻不能相處的痛苦與無奈,你一個人跳也無法跳出曲目的境界。」

他的提醒讓懷裡的舞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力地推開他的擁抱。

「就是因為我明瞭這首曲子的意境,而我又無法跳出精華所以才會一直練習啊!後天就是畢業公演了,我再跳不好的話『約定』就會無法實現。」

「真生,我們的約定會實現,所以你放輕鬆的跳舞吧!」

男子的嘴角揚起溫柔的笑容,他上前握起舞著的手走向擺放音響的櫃子,細長的手指按下播放鍵。他一手摟著舞者纖細的腰,另一手緊握他的手帶領他隨著音樂在舞蹈教室中央紛紛起舞。

透過落地鏡子中的他們就像一雙蝴蝶飛舞,輕柔、交錯地飛揚。

 

 

「差不多該回去了,明早九點還要繼續排練,真生你快去換衣服吧!」

帥氣的男子對著坐在地上氣喘呼呼的舞者說話,同時把舞蹈教室內的東西擺放整齊,舞者撐起疲累的身子走向置物櫃拿了衣服直接更換,豪不避諱教室內有另一人存在。

「明希,走吧!」

脫下洋裝的舞者回過頭朝著男子揮手,兩人肩並肩地離開舞蹈教室。而那名舞者並不是女人,而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男人。

不!應該說華和音樂學校的學生,清一色都是男性。而歌劇中的『女性角色』全都由男性扮演,至於選角或扮演女役的學生全都由理事長挑選,不得有議。

或許看在一般世人眼中,男扮女裝、女扮男裝都是一種反串的迷思,但對於藝術家的『眼中』,這些反串演員能克服先天生理結構而將『藝術』發揮的淋漓盡致,至於世人的評價、感觀為何,對他們來說一點關係都沒有。

「真生,這個給你!」

走回宿舍途中一名高瘦背著吉他的男人朝他丟了一個咖哩麵包,順手接過對他露出一個漂亮的微笑,接著揮手道謝。

「慎司,謝謝你喔!下次再麻煩你『彈』給我聽喔!」

對方揮手致意離開,真生看著他的背影淡淡地笑了。而他與『慎司』的互動全都看在站在真生身邊男子的眼裡,他的眼神有些不滿。

「真生,你認識他?」

撕開咖哩麵包大口咬下的男子用力點頭,背在間上的側背包滑落卡在他的手肘之間,明希順手替他拿了背包讓他方便吃東西。

「慎司,他是弦樂科的學生啊!我和他從小就約定要考上華和,所以我們可是非常努力的喔!明希,你有在聽嗎?」

真生發現明希的異狀眨了眨漂亮的雙眼,停下腳步看著他。

「明希?」

「啥?快宿舍吧!」

他刻意忽視真生的問題便抓起他的手準備要跑進宿舍,這是真生把麵包抓緊,兩人同時注視對方喊了『一、二、跑』。

以迅速的腳程跑進宿舍大門,就在舍監關上大門的瞬間鬆開了彼此的雙手,相識而笑。

「我們好像笨蛋喔!」

瞧真生笑得可愛好看,明希摸亂他的頭髮注視著他的笑容。

「你還敢說,都是你練習的太晚,下次別再跳這麼晚了,回去好好讓雙腳休息才是。」

「是的,明希大人!」

故作服從的手勢,燦爛可愛的笑容,令人看了都忍不住揚起淡淡的笑容。

真生,華和音樂學校歌劇科的高材生,演技精湛,亦能飾演男人、亦能飾演女人,是理事長未來看好的演員之一。

明希,以第一名之姿考進華和音樂學校,在二年級的一場校慶演出嶄露頭角,由於演技渾圓成熟,肢體舞蹈動作到位且精湛,在畢業公演後直接進入劇團接受訓練,是未來的準首席男役之一。

圓月高掛夜空,熟睡的明希被一抹昏暗的燈光而醒,他靜悄悄地撐起身體看著那抹先細的背影,皺了眉頭拉開棉被走下床,一探究竟。

「真生?」

「嗚!明希,你嚇死我了!你不是睡著了嗎?」

被嚇著的真生側過臉望著與自己近距離的明希,伸手推了他的肩膀。

那舉動是,防禦。

「桌燈有點亮,我睡不太好。」

「喔!那我去交誼廳看書好了,你趕快去睡覺吧!」

真生發現自己的行為使得明希睡不好,所以主動收拾東西準備去交誼廳看書。這時明希抓住他收東西的手,另一隻手揉亂他的頭髮。

「都幾點了交誼廳早就關燈了,你也快點睡覺吧!明天九點開始練舞,七點就要起床先去打掃校園,你再不睡明天跳不好會被學長罵。」

「可是!」

「可是什麼啊!快點睡覺啊!」

明 希強勢地將真生從椅子上拉起,握緊他的手走到床邊,用眼神命令他躺好睡覺。拗不過明希的真生心有不甘地躺下,耍性子地拉高棉被刻意遮住自己的臉。反倒是明 希一點無所謂地看著他,順勢坐在床邊等真生傳來熟睡的呼吸聲,他才輕手輕腳地走向書桌,就當他伸手要關上桌燈時,眼前的書籍和寫滿文字的白紙讓他感到驚 訝。

「真生怎麼一直重複書寫畢業公演的台詞呢?我們飾演的角色沒有台詞啊?他寫這麼多一樣的台詞到底是為什麼呢?」

明希拿起一張又一張寫滿相同台詞的白紙,眉頭緊皺,腦海閃過每次考試時真生都會花非常多的時間在背樂譜、閱讀書籍;如果台詞沒準備好,接下來的表演就會零零落落的,經常被學長罵。

反觀,如果他被好台詞,整體的演出就像是脫胎換骨般令人佩服。

「真生,你到底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呢?」

儘管腦海浮現問號,但他從不主動開口詢問,因為在明希的認知中這是他的個人隱私,他沒有必要知道。

但,內心有一種微妙的感覺揮之不去-『真生,我想瞭解你的一切』。

 

隔日一早,明希伸伸懶腰拉開棉被看見蜷成一團的真生,他眉頭深鎖地走向他。拉開棉被的那一瞬間,他睜大眼睛滿是驚嚇。

「真生!真生!」

伸手碰觸那燙人的高溫,難道真生感冒了?

「真生!」

大聲地喊了他的名字,對方才緩緩地張開沈重的眼皮,他眨眨眼全身虛弱的躺在床上。

「明希?幾點了?」

「七點多了,你看起來好像感冒了,要不要先去校醫那看看?」

明希欲抱起真生而這時他揮開他的手,逞強地起身差點摔倒。

「真生,別逞強,你發高燒了。」

「明希,你別管我!」

真生推開明希的攙扶拖著沈重的身軀往書桌走去,拉開抽屜翻找一盒成藥,搭配著保溫瓶內的溫水服用。他雙手撐著桌面緩緩地閉上眼睛喘氣,而明希皺緊眉頭看著他的背影,擔心不已。

「明希,我發燒的事情不能讓老師、學長他們知道,明天的畢業公演對我而言很重要,如果我錯過了就無法達成我和『他』的約定。」

真生的聲音有點沙啞、聽起來有點破碎不清楚,但站在後方約一公尺的明希卻聽的清清楚楚。

「他?是誰?」

「沒什麼!總之,我曾和你約定過要一起站上舞台一起演出,明希你只要記得這點就好。」

真生刻意針對明希所言的『他』避而不答,隨意找了一個『約定』來搪塞明希的疑惑。

或許,真生並不想讓明希知道他的秘密、他的過去,還有那段揮之不去的痛苦回憶。

「明希,走吧!」

不服輸的個性是真生的特性,即使此刻的他頭昏不已仍堅持自己的原則。拗不過他的堅持,明希貼心地替他拿包包,慢步地走在他身邊保護他。

「好!明天是畢業公演了,今天的排練到中午就結束了,下午請各位學弟好好休息為明天而準備,希望明日的演出能獲得滿堂彩。」

學長的一番話激勵了學弟們的精神,個個做好暖身為明天的完美演出準備。坐在角落的真生換上連身洋裝,穿上芭蕾舞鞋,深呼吸一口看了一直站在身邊的少年。

「明希,我們一起加油吧!」

對方點點頭露出溫柔的笑容,當音樂一下明希握著真生的手隨著音樂起舞,兩人的默契十足,一會跳躍、一會連續轉圈而明希牽著真生的手,一個華麗的轉身將他抱起轉圈,強而有力卻不失柔軟的力道與漂亮的弧形,獲得指導老師的肯定。

上午的練習結束後,同班同學陸續收拾私人物品離開舞蹈教室,同時討論著稍後要去食堂吃些什麼。

「你還好吧?」

幾乎是癱軟在椅子上的真生虛弱的點點頭,站在他面前的明希望著真生慘白的臉色,眉頭深鎖。

「能自己走路回去嗎?真生,我送你去看醫生好嗎?」

他虛弱地搖搖頭,勉強撐起身體整個人癱軟在明希的肩膀上。

「我回去睡一覺就好。」

「真生!」

再也忍不住地大聲喊了他的名字,明希轉身的同時雙手緊握真生的肩膀,他不滿地怒視著他。

「生病了為什麼不去看醫生,你現在這個樣子可以撐過明天的畢業公演嗎?剛剛學長說的話你沒聽清楚嗎?『完美演出』!」

緩緩抬起下顎看著明希生氣的表情,他伸起手搭在明希的手背上,淡淡地笑了。

那抹笑容,是飄渺的笑容,了無生氣。

「不管生病有多麼不舒服,但我不會放棄明天的演出。明希,我是為了逃離『他』、為了『她』才會努力地考上華和音樂學校,這裡是我的夢想。明希,相信我!」

「真生!」

實在弄不清真生的想法,更聽不懂他口中的『他』與『她』到底是誰,他生氣地拉起真生,一個使力將他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

「既然你不願意去看醫生,那就由我抱你回宿舍休息,今天下午不准你再繼續練舞了!」

霸道的命令讓懷裡的真生有點錯愕,但下一秒後他露出淡淡的笑容任由明希抱著他回宿舍。

「我知道了。明希,我先睡一下喔!」

 

真生-身高173公分,體型纖細且有一張偏向女孩子的秀氣臉蛋,音域可低沈、可高亢,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華和學校,是老師們眼中未來的首席演員人選之一。

明希-身高180公分,體型高瘦有一張帥氣迷人的臉蛋,音域低沈,與真生同期,以第二名的成績考進華和學校,但柔軟的肢體與強而有力的舞蹈,與真生並列於未來首席演員人選之一。

 

兩個來自不同縣市、保持著不同夢想考進華和音月學校的學生,他們有著相同的目標-成為華和歌劇團的首席演員。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