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靳允誠主動幫忙藺月收拾碗筷,又拿出冰箱裡的水果準備下午茶。「允誠,你真的不累嗎?打從你下飛機到現在都沒喘一口氣、休息一下,我擔心你會累壞。」

他笑了笑伸手摸摸藺月的頭髮。「閒下來我才會生病!小月,聽大姊說允陽放寒假了,小李四點會去宿舍接他吧!我想他應該很多東西要帶回來,我也去幫忙好了。」

「允誠,大少爺說他會去接小少爺,你留在家哪都不能去,這是命令!」藺月側過身拿過他手中的水果放在流理台上,然後雙手推著他的腰部毫不留情地將他趕出廚房。「允誠,大少爺說你今天再進廚房不睡覺,他要扣我的薪水。」接著順勢把門關上說什麼也不讓他進來。

「小月,我就是睡不著才來廚房幫忙,你就讓我進去啦!快點開門啦!要不大哥扣你薪水,我補給你!」吃了閉門羹的靳允誠敲了敲門,誰料藺月說什麼就是不開門還哼起歌來,不把靳允誠的話放在心裡。

「小月!你膽子真的越來越大了,我是二少爺我說的算,快開門啦!」

「你的膽子也不小!大少爺的話都不聽還怪小月不聽你的話。」靳胤禛的聲音傳後方傳來,靳允誠一驚轉身靠著門看著他愣住不動。

「大…大哥,你怎麼來了?」

「你和小月那麼吵,我怎麼休息?還有,現在回房休息。明天要去買些衣服,下週一開始進公司上班。」

「是。」

靳胤禛把事情交代完看見他仍站在原地不動,皺了眉伸手拉起他的手腕往二樓走。「大哥…大哥…你」

「你乖乖回房間睡午覺,我就放開你的手,如何?」靳胤禛故意將靳允誠拉進懷裡,用極度曖昧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話。「好!我聽你的就是了,快放手!」

靳允誠紅著臉點頭答應,就在靳胤禛鬆手的瞬間他轉身跑進房間,二話不說地鑽進被窩。站在門邊的靳胤禛看著這幕忍不住嘴角上揚,輕手輕腳地關上房門走下樓回到書房,開始研究靳氏集團在亞洲區的產業以利於第一天接任高層能輕易掌握概況。

 

話說靳允陽雖然在外住宿,但他的『宿舍』位於校區內最高級的住宅區,不少政商名流都住在此區。當然他的『室友』也不是等閒之輩,佟家長子-佟仲夏,出生政治世家,母親是土地房產巨頭之女。靳允陽雖與佟仲夏同校不同系,雙方家族交情好所以讓兩個孩子一同住互相照應。

「允陽,你不是說家裡派人四點來接你?怎麼都沒見人影啊?」佟仲夏刻意站在窗邊向外眺望,他蠻期待能親眼看見『靳允誠』。

「可能有事耽誤了吧!怎麼?你想見到誰?我大哥還是二哥?」躺在床上玩手機的靳允陽餘光瞥了一眼,帶著玩意口吻問。

「你說呢?」

「哼!你少打我二哥的主意,大哥待二哥比對我好,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心裡可是非常重視他。有時候我覺得二哥是大哥領養的童養媳!」

「啥!童養媳這名詞你敢說出口,要是讓你大哥聽到不打死你才怪。」

靳允陽的隨口說說讓佟仲夏冷不防的提醒他,他立刻從床上跳起拜託『室友』別告訴他大哥。佟仲夏難得看鬼靈精怪的靳允陽慌張不已,他捧腹大笑反倒被靳允陽追的滿屋跑。

『叮咚』門鈴聲響起,屋內追逐玩鬧的兩個人立刻停下動作,面面相覷。「不是吧!我哥來了,仲夏快幫忙把弄亂的東西排好!」靳允陽慌亂地檢起地上的雜物全都丟在床上,佟仲夏也依樣畫葫蘆照做。

『叮咚』門鈴又響了,佟仲夏利用冬被做掩飾把床鋪上的雜物全都蓋上,企圖掩飾太平。「允陽,快去開門啊!」

靳允陽緩緩地打開門,一入眼簾的不是他預設的二哥-靳允誠,而是他向來畏懼的大哥-靳胤禛。

「大…大哥…你怎麼會來?二哥呢?」他往靳允陽的身後探頭探腦,偏偏那個人卻沒有出現。

「別看了!允誠累了整天我讓他在家休息,快點將東西收拾好準備回家。」靳胤禛生性冷酷不苟一笑,無論是誰看到他都不敢多看他一眼,況且是說話呢!

「二哥累壞了不都你害的。」他不敢直視靳胤禛,自以為小聲地嘀咕抱怨對方聽不見,誰料靳胤禛的耳力超好,他聽見了。「動作快點!」

「好啦!二哥就有耐心等我,你一來就不耐煩!」

「你說什麼!」

站在玄關後方的佟仲夏『觀賞』靳家兄弟的對話,忍不住掩嘴笑出聲。佟仲夏戲也看夠了心想該露臉,他『幫忙』拿出靳允陽的整理好的行李箱出現在靳胤禛面前。

「靳大少爺,好久不見。」靳胤禛抬頭一見久違的佟仲夏,他露出淡淡的微笑。「原來允陽的室友是佟家大少爺,那我就放心多了。」他主動伸出手握住對方的手,表達感謝之意。「我剛從法國回來,還沒適應S市生活等過些時日我再去佟家拜訪。」

兩人寒暄了好一會才驚覺靳允陽早就準備好,眼神放空地站在旁邊等待。「佟少爺,允陽以後還請你多多照顧。」

他轉身離去而靳允陽回神趕緊提著行李跟在後方,佟仲夏突然想起一個人而叫住他。「慕大少爺,等您忙完了是否能帶允誠少爺一同來佟家做客?」靳胤禛停下腳步別過頭看了一眼佟仲夏,嘴角揚起看不清的笑意。

「到時我便帶領全家一起到佟家拜訪,屆時煩請大少爺別拒絕啊!」

佟仲夏面帶微笑目送靳家兄弟離開宿舍,他關上門站在窗邊拿出手機。「姊,胤禛哥回S市了。」

「你說什麼?靳胤禛回來了!那…那我得趕緊告訴『她』,仲夏你機靈點可別讓胤莘姊知道你這兔崽子通風報信,不然有你罪受的!」

電話中傳來數次叮嚀就怕他會出錯。「好啦!好啦!姊姊我知道了,還有寒假你們都在上海過年我就不去了,最近課業太繁重我快吃不消了。」

 

疼…頭好疼…身子好痛…媽媽…媽媽對不起…我不敢了!

「允誠…允誠,你醒醒啊!」藺月忙完家務要回房讀書時,她突然想起靳允誠有喝下午茶的習慣,端著英式熱奶茶推開房門就看見他窩成一團喃喃囈語,放下托盤碰觸額頭才驚覺靳允誠感冒了。

「允誠,你醒醒啊!天呀!你正發燒著我得打電話給言醫師,你撐著啊!」她轉身要離開靳允誠下意識地抓住她的手腕。「小月,我只是水土不服無須麻煩言少爺,你把家裡的成藥拿給我就吃就好,還有別讓大少爺知道。」

「允誠,你…」

「快去啊!」靳允誠昏昏沈沈地命令藺月,她嘆了一口氣就下樓準備溫開水和成藥讓他服下。

「允誠,你好多了嗎?我看你都流了一身汗,換套衣服再睡吧!」藺月打開衣櫃拿出一套衣服給靳允誠換上,等他換好才轉過身看著靳允誠。

「小月,我好像是太久沒回S市了,這次回來覺得好陌生。剛踏進家就想起小時候我媽媽一直打我,就連午睡都能夢到受虐時的恐懼。小月,我有點不適應真想回法國。」

靳允誠靠著床頭虛弱地看著藺月,她擰乾冰毛巾貼在他的額頭上露出溫柔的微笑。「你別開玩笑了,今天才剛回國就想回法國!你是不怕被大小姐罵嗎?她可是日日夜夜期盼著、倒數日子,你還敢回法國?」藺月用力地戳他的眉心,痛的靳允誠抓住她的手不放。

「還有梅姨已經被大少爺趕出靳家了,你也十幾年沒看過她了,你在害怕什麼?怕她回來找你,靳允誠你去趟法國回來就換了顆腦袋嗎?你這麼聰穎今天是怎麼搞的,簡直是討罵又欠揍。你這些天好好休息調整心情別胡思亂想,家務我和爸爸都會處理不用你擔心。」

藺月安靜地坐在床邊照顧靳允誠好一會,拿起水盆要離開靳允誠才緩緩地開口。「小月,別告訴大少爺我水土不服的事情,更別讓他知道我不適應歸國。畢竟…他很期待回S市,靳公館有大姊、允陽還有你們,這裡才是他的家。」

「你說什麼啊!這個家還有你啊!允誠,你再把自己摒除在外,小心大少爺發怒罰你家法伺候,我絕對不會幫你求情。」

關上門前,小月背對著她說話語氣有點失落。「允誠,你上午回來才答應我要留在S市,你別食言好嗎?」

靳允誠沒有回答,安靜的躺下緩緩地閉上眼睛好好休息。

「小月,等時候到了我會告訴你我的秘密。」

黑色豪車停放在靳公館車庫,藺叔和小李趕來幫忙拿行李,靳胤禛和靳允陽前後走進屋內。靳胤禛環看客廳沒瞧見靳允誠喊了他名字也沒回,他繞道廚房沒瞧見藺月,眉頭緊皺。

「大哥,今晚大姊在101大樓訂了晚餐說是要給你和二哥接風,所以小月就不用準備晚餐了。我想她應該在房裡讀書準備考試吧!」靳允陽看了樓梯下與書房之間的房間亮著燈,他心想都解釋了那麼清楚大哥怎麼沒聽見的樣子。

「既然如此那就去準備一下吧!」靳胤禛轉頭看了弟弟一眼就直接走上二樓,他心裡清楚靳允誠不管在哪只要聽到他的腳步聲就會出來迎接他,可是他現下都回來好一陣子了,靳允誠竟然沒出現實在不合常理。

「允誠?」他輕敲了靳允誠的房門沒見他回答又再敲了一次,下一刻轉開房門走進房內,見他睡的很沉於是沒多打擾就離開了。

聽見關門聲他才緩緩地張開眼睛,深深嘆了一口氣。「出門前得多吃一包成藥,不然讓大哥知道了我就完了。」

他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換了套衣服快步地走下樓敲了藺月的房間。「小月,你房間怎麼那麼少東西啊!明天跟我一起去買東西吧!你一個女大學生要懂得打扮自己,這樣才能遇到好姻緣,藺叔才不會擔心。」

「允誠,你管太多了吧!你有機會唸我怎麼不看看自己呀!老跟在大少爺身邊,怎麼交女朋友呢?」

靳允誠本來只想鬧鬧藺月沒想到挖坑給自己跳,他坐在小沙發上伸出右手抬起下顎看了看她。

「你怎知道醫藥箱在我這?哼…你啊!從小到大就仗著我會照顧你、幫你擦藥,生病體虛時就會窩在我這,到底誰是哥哥、誰是妹妹啊!」

「哈哈…我的好妹妹,你可是護理系學生,哥哥不找你找誰呀!」接過藺月手中的溫水和成藥,他吃完藥頭向後仰閉目養神。「小月,過完年你就要去醫院實習了,學校分配你去哪家醫院啊?」

「系辦還沒公布,我也還在等消息呢!」

「咳咳…要不我幫你安排到言氏家族旗下的醫院實習?咳咳…咳咳…」原本感冒症狀不明顯,但是現在喉嚨癢痛就不自覺得咳嗽。

「允誠,去哪家醫院實習對我來說都沒差,只不過我去實習就沒人給你們做飯了,想到這我就覺得好煩。」藺月直接躺在床上翻滾毫無形象,靳允誠笑了笑起身走近床邊,拍了她的腦袋瓜。

「擔心什麼?還有我啊!你就放心去實習,做飯這件事我來做就好。小月,靳家栽培你是因為你也是靳家一份子,大姊、大哥都希望你能有所成就,而我也要和你說聲『謝謝』。」

「謝什麼?我先說喔!我不是為了你才讀護理系,我只是希望靳家人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小月,你真是死鴨子嘴硬。你不好意思承認無妨,但是我卻忘不了剛來靳家你水汪汪地眼睛望著我遞出熱毛巾,那時的我生病了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四歲小小的你每天陪在我身旁遞水拿毛巾,嚷著『哥哥趕快好』。

「小月,四歲的你真的好可愛!」

「允誠,你還說!」臉紅的她從床上爬起作勢要打靳允誠,他在藺月的房裡繞著跑,兩人忘情地嬉鬧笑聲在安靜的靳公館客廳環繞,顯得特別喧嘩吵雜。

「小月,你這沒大沒小的傢伙,竟然敢打二少爺啦!」

「哼…你是二少爺又如何,不也是我哥哥嗎?讓讓妹妹會少塊肉嗎?」

坪數不大的房間上演你追我跑,玩鬧的厲害卻沒發現早已有人從二樓走往客廳的腳步聲。『咔』一聲房門被轉開玩鬧的兩人嚇了一大跳,同時看著對方冰冷的臉孔藺月嚇得不敢呼吸,靳允誠則踏出一步將藺月拉到身後。「大哥,你回來了啊!」

「我回來多久了?你不知道嗎?」冷酷的語調讓靳允誠的眼角不自覺顫動,不過他卻冷靜面對。「下午有些疲憊就睡著了,沒注意到大哥回來。」

「允誠,你在小月房裡做什麼?」他皺了眉頭上前一步逼近靳允誠,迫使他退了一步右手握住藺月的手腕,安撫她的恐懼。

「大哥,我來找小月拿些東西,現在找到了也該離開了。」鬆開她的手舉起右手拍了靳胤禛的肩膀,眼神傳了訊息。靳胤禛接收到了轉身離開,他關上藺月的房門跟在靳胤禛身後,跟隨他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唉…我該怎麼向你解釋啊!」

「說!剛剛是怎麼一回事?」靳胤禛踏入自己的臥房背著他隱忍怒氣地質問,靳允誠關上門並反鎖,由後方抱住他整個人依偎他的背部。「別吃醋啊!你都多大年紀了還和小月爭風吃醋?」

靳胤禛不為所動地看著窗外夕陽美景,他舉起手握住腰際上的白晰雙手。「允誠,回到S市我們就不能光明正大的談情說愛,你會後悔回來嗎?」

「不會!你在哪我就跟到哪,只要你覺得回S市好我就覺得好,就算哪天你突然要回法國我也會跟著你回去的。至於情愛這種無形的東西,只要心靈相通就是幸福。」靳允誠鮮少把自己的感情說的如此明確,若會說多半是哄靳胤禛或是被逼急了才說。

明知特效藥用久了會有抗藥性,偏偏這款『專屬告白』對靳胤禛來說卻是超級特效藥,無論任何場合『一藥治癒』,千年仙丹不及靳允誠的一句『情話』

「唉…我就是太寵你了才讓你無法無天。」靳胤禛轉身抱住他淺淺地微笑,說著貌似『自責』的話語惹的靳允誠也跟著笑了。

「大哥,我想再睡一會你先回去休息吧!晚些我會起來幫你準備衣服。」喉嚨一陣搔癢他想咳但靳胤禛在眼前,他並不想讓他擔心而找理由讓他離開。「沒差啊!你要睡就睡吧!我在旁邊看書不會吵到你。」

他是什麼個性靳允誠怎不清楚,他就是擺明了要留在這自己說什麼也無法請走這尊大佛。無奈之際,他只好走進房間廁所打開水龍頭藉由水聲流動掩飾咳嗽。

 

「筱秋,你確定胤禛回S市了?」站在落地窗前身材曼妙,長相性感冷豔的女人激動的一手撐著桌面翹臀靠著桌沿,擺出性感的姿勢看著台北信義區夜景。

「胤禛去宿舍接允陽回家?允誠沒去嗎?還是允誠留在法國?」

美艷女人誰都不問,偏偏著重逼問『允誠』是否歸國。在她心裡『靳允誠』就像一根嵌在心頭的刺,怎麼挑都無法挑起總是讓她心癢難搔。

「仲夏說胤禛獨自去接允陽,允陽還抱怨為什麼不是允誠來接他。」

佟筱秋凝視著床鋪上熟睡的龍鳳胎,揚起幸福的笑容。「所以他確定允誠是和胤禛一起回S市,至於沒來接允陽是因為身體不適,胤禛不肯讓他來。」

美艷女人聽了對方敘述,嘴角揚起一抹不屑。「靳允誠的身體真的那麼差嗎?他是個表裡不一的男人,在胤禛面前乖巧聽話懂事,背後陰險狡詐。再說他大學畢業瞞著學長和云修到俄國接受軍事訓練,搏擊、槍法、劍術和體能訓練與云修不分軒輊,可說是卓爾不群。誰會相信靳允誠是一個『體弱多病』的男人?小時候被胤禛領養時營養不良、底子差,又罹患失語症,就註定一輩子體弱多病嗎?少開玩笑了,靳允誠有多假面,我比靳家人更瞭解他!」

對筱秋而言,靳允誠只不過是靳家領養家僕之子,靳胤禛一手帶大的孩子,她對靳允誠印象不深也不懂為什麼表姊那麼討厭靳允誠。

「表姊,你不喜歡允誠可以在我面前罵他,但別在靳、季兩家人面前亂說。靳家人收養沒有血緣關係的允誠,你罵他也要看主人是誰。季家雖然好說話,可是云修和云庭就不好惹了,尤其是云修那個耿直正義感強烈的孩子,每次五大家族聚餐,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搭話。」

佟筱秋清楚靳、汪氏兩家是世仇,想起當年靳胤莘殘忍拆散靳胤禛和表姊的戀情,背脊不斷地冒出冷汗。

「哼…一講到季云修我就氣,靳胤莘那個瘋女人一天到晚懷疑靳伯父的死與我爸有關,沒事無事就叫季云修來查汪家,S市是講法度的國家,他這種公器私用的行為簡直是擾民。」

如果佟筱秋沒提及靳允誠、季云修,她可能還不會發脾氣專心地想著朝思暮想的初戀情人-靳胤禛,偏偏佟筱秋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就忍不住把這幾個人罵一頓解心頭之火。

「表姊,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你就別生氣了。我啊好人做到底告訴你一個消息。今晚胤莘姊在101大樓訂了中式餐點包廂,替胤禛、允誠接風洗塵。你今晚可別去找胤禛,我可不想被胤莘姊修理,更不想因為靳大少爺第一天回國就給五大家族拋下引爆彈。」

「我知道啦!來日方長不急於此刻,筱秋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我該去忙了,掰掰。」

結束通話的她,拿起手機撥了另一通電話。「你好,我是汪曼菲,今晚靳胤莘小姐在貴餐廳訂了包廂,請總經理幫我安排一個鄰近包廂卻不醒目的位置。」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