顆顆~~今天打算一口氣更新五回合呀!

抵達S市桃園機場正值入冬,踏出機艙走在連接道一股寒風從細縫竄出,一名西裝筆挺的男人打了冷顫。「好冷!」走在他前方的高挑男人聽見他的低語,停下腳步拉高他的西裝外衣,取起公事包上的圍巾替他圍上。

「允誠呀!你多大了還要大哥照顧你?天冷就多穿一點免得感冒了,知道嗎?」

「喔!」他看著對方淡淡的應了一聲,然後繼續跟在他身後保持一步的距離。

他很清楚自己雖與他是『兄弟』,但他視大哥為恩人埋在心土深處仍認為自己只不過是『靳家家僕之子』,他沒有與大少爺平起平坐、擁有相同待遇的資格。

「大哥,藺叔來電告知已派小李來接機。」靳允誠制式地告知,前方排隊入境的靳胤禛只發出『嗯』一聲。靳允誠拿起手機快速地寫了訊息發送,沒一會就接到一通電話。

「小月,你也太心急了吧!這麼想我嗎?大姊和允陽呢?」靳允誠退了一步接起電話聽見對方傳來驚喜的語調,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意。

「好啦!我知道了,你等等幫我看冰箱裡還有牛奶嗎?」他簡單地交代藺月才結束通話,抬起頭的瞬間對上那抹熱烈的眼神。「大大哥,怎麼了嗎?」

「誰打電話給你?小月這麼期待你歸國嗎?」他的語調聽起來有些冷漠,靳允誠並未放在心上。「再怎麼說離開S市這麼多年又鮮少回來,小月難免興奮啊!不知道她有沒有長高、變漂亮?」

身材高挑一身西裝筆挺的男人看了他一眼,伸手戳了靳允誠的眉心。「小月不過小你一歲,又不是個孩子你在擔心什麼!」

「我好歹也二十六歲了,你不也把我當孩子看!」

「你說什麼!」靳允誠小聲地低喃仍逃不過大哥的耳朵,他不敢反駁敬重的哥哥,只敢內心不斷的反駁。靳胤禛看著他委屈的模樣,嘴角揚著好看的弧度。

『允誠,無論你多大都是我疼愛的孩子,我要把你受過的痛全都彌補回來。』

靳胤禛,三十八歲商場菁英,十七歲那年伸出援手救了五歲的靳允誠,他便把他帶在身邊慢慢養大成人。靳允誠對他來說是生命中重要的一部份,他疼愛他、寵溺他大都為了彌補靳允誠受虐的童年。還有他壓抑在內心的愛戀,他希望將來有天能夠光明正大地愛著陪伴在身邊大半輩子的情人-靳允誠。

 

靳公館位於陽明山一處佔地廣大的合法住處,主棟建築仿日據時代上海巴洛克建築,住在主棟的都是靳家人,別屋則是家僕和洗衣間、儲藏室等。

一部黑色名車開進靳公館,坐在副駕駛座的靳允誠趕緊下車打開門讓靳胤禛下車,並和司機小李一起拿行李進屋,緊隨在他身後。

「姊!我回來了,小月、快來幫忙提東西。」靳胤禛朝著內室喊好一會才見到名為『小月』的女孩子從廚房跑出來,她一見到靳胤禛喊了聲『大少爺』就繞道他身後一個飛奔撲上抱緊靳允誠。

「允誠,你終於回來了!我想死你了!」靳允誠被藺月這麼一抱手中的禮物差點掉在地上,他雙手提著禮物抱住藺月,表情雖然驚訝嘴角卻揚起溫暖的弧度。

「小月,你抱的我好痛呀!」雙手提著東西無法推開,只能一臉無奈地任由藺月抱著,眼神充滿寵膩地抱怨。

「不要!我鬆手了你就不回來了。」藺月說什麼也不鬆手,抱他的力道越來越緊痛的他皺起眉頭。「小月,我這不就回來了嗎?好啦!你放開我啦!我答應你,允誠這次回來就不會再離開靳家了。」

儘管他拍胸脯保證,藺月還是不放手讓靳允誠束手無策只能向靳胤禛求救。

「小月,放開二少爺吧!他這次回S市不會再去法國了。」靳胤禛打從藺月飛奔抱住靳允誠的那一瞬間就凝視著他的表情,尤其看到靳允誠皺眉求救,他忍不住開口阻止藺月的無禮。

「喔!大少爺,我知道了。」藺月略顯委屈地鬆開手幫忙靳允誠提東西,靳胤禛看了她一眼隨口問道,藺月偏過頭瞧著二樓小祠堂。「大小姐說您回來先去小祠堂找她,點香祭拜老爺夫人的祭品已經準備好了。」

靳胤禛點點頭才踏上一階樓梯時,停下腳步看了藺月又看了靳允誠一眼。「大姊的心情如何?」

「陰天、下小雨。大少爺,您十八年沒回S市大小姐想的緊,您可別忤逆大小姐呀!」藺月今早陪著大小姐走遍市場買了一堆食材說要煮給大少爺吃,又買了好多高級水果說是要祭拜大家長,忙得藺月七手八腳的、藺叔也差點搬出小推車。

「小月,幫我把行李搬回房間等等我陪你一起做菜。」

「好的!」

靳允誠將較輕的行李交給藺月,自己搬著沈重的行李回到房間就讓藺月先去休息,自己整理後續。

靳家成員:靳胤莘、靳允陽住在主棟二樓東側兩間套房,靳胤禛及靳允誠住在西側兩間房,中間廳堂是靳家祠。

靳允誠雖然為靳家二少爺,但是他不能入祖譜。主要是當時靳胤莘為了能讓靳允陽入籍,已經和慕容宗親鬧的不愉快,同年冬天靳胤禛帶回靳允誠提出領養入籍,靳胤莘不能再得罪宗親所以拒絕靳胤禛的要求。

往後十一年靳允誠只能站在小祠堂外,不能祭祖掃墓也不能踏進家中祠堂。靳胤禛擔心靳允誠心裡受傷、感覺不舒服,也考量姐姐無法同時照顧兩名幼兒,所以提議要自己養育靳允誠也獲得靳胤莘的同意。

從此靳胤禛的身邊總有一個身影-靳允誠,而旁人總會在靳允誠的身上看到靳胤禛的影子,他們就像雙胞胎兄弟形影不離。

靳允誠關上房門將靳胤禛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來燙好,走往長廊內側的大套房,依序分類將西裝、襯衫、長褲掛好放入衣櫃。離開前,他靠著門邊環看十幾年沒變的臥室,腦海閃過小時候跟在靳胤禛身邊的回憶,他忍不住笑了。

「很多人說我是你的影子、你的小跟班,你總是霸氣的向他人說我是你『弟弟』。大哥,其實我不介意成為你的影子,因為沒有你我將永遠活在黑暗中,你是我的光芒啊!」

他在主臥待了好一會才關上門回到自己房間把行李整理完,換上輕便居家服就趕忙下樓幫藺月準備午餐。

 

靳胤禛一身靛青色西裝敲了小祠堂的門,聽見姐姐的聲音才開門。他看到多年不見的親姐姐儘管年過四十仍風韻猶存,端莊嫻熟的坐在神桌前的高木椅上。

「大姊,我回來了。」他彎腰朝靳胤莘行禮,走到神明桌前跪在軟墊上接過姐姐點的三柱清香,告訴列祖列宗自己已返國並且要接管靳氏集團。

「胤禛,你過來讓我好好看看。」她看著數年不見的弟弟,想念的眼淚凝聚在眼眶,似乎一眨眼淚水便會潰堤。

「大姊,我沒什麼改變,身體一樣健康無恙,只是老了點。」靳胤禛笑著調侃自己不善保養,站在姐姐身旁足足年長好幾歲,惹的靳胤莘笑的燦爛。

「在大姊眼裡,不管你多大了仍是小我九歲的弟弟、允誠和允陽的大哥。」或許是太久沒見面了,兩姊弟便在祠堂閒話家常,聊著在法國教書、允誠求學過程等有趣好玩的事情,偏偏聊到感情靳胤禛就噤口不語。

「胤禛啊!你都三十八歲了,是該好好想想婚姻大事了,過段時間你接下靳氏集團財務部上軌道後,姐姐再幫你安排相親,好讓靳家開枝散葉啊!」

靳胤禛聽聞『婚姻大事』立刻眉頭深鎖,當初被姐姐強迫與初戀女友分手遠離S市前往法國深造一待就是十八年。這些年他除了求學專攻財政經濟博士學外,他還得花心思教導照顧年幼的靳允誠,蠟燭兩頭燒忙得焦頭爛額,哪來的閒情逸致談戀愛,於是他交出戀愛空白零分的成績。

「怎麼?你不答應?是因為還愛著那個小狐狸精?」靳胤莘怎麼可能忽略弟弟臉上閃過的表情,她握拳眼神冷酷地注視靳胤禛。

「我和她已經沒有聯繫了,大姊不用多想。回國接管財務部還需要好些時日,相親的事情先緩緩吧!」

「緩不得,總之我會幫你安排,到時你再找藉口推辭,看我怎麼饒過你。」長姊如母,靳胤禛不敢違抗只能點頭答應任由姐姐安排。

「好了!下樓吃飯吧!晚些小月會來收拾。」靳胤莘率先起身走出小祠堂,靳胤禛跟在後頭關上門先回到房間換下西裝,才看到床鋪上的一套居家服。

他笑了。

「允誠果然貼心,都幫我打理好了呀!」他換上靳允誠替他準備的衣服,心情愉悅地走下樓。

 

「允誠,你剛回國別幫我了,去一旁休息啦!」藺月沒出過國對於飛航時間一點概念都沒有,不過她在學校聽同學說從S市飛往法國要十幾個小時,光想就覺得累人。剛剛她抱靳允誠就感覺到他的身子纖細沒長胖,臉色雖然和記憶中相同但他的臉頰溫度有點低。

是生病了嗎?他從小體弱多病,經常發病把大少爺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可是,為什麼大少爺都沒發現他看起來很虛弱呢?還是大少爺早已習慣了?

「小月,我閒不下來呀!你就讓我做點事吧!」靳允誠知道自己的身心狀態很疲累,或許是還沒調回時差所以想做點事來打消疲累感。

「你啊!我說什麼你總有一堆理由反駁,反正你是少爺就別在這啦!免得我又被罵了,聽話啦!」藺月板起臉故意對靳允誠生氣,他無奈之際嘆了口氣拉張高腳椅依著樑柱,有時看著藺月忙碌的背影、有時看著窗外庭院,沒一會他就靠著窗沿睡著了。

忙了好一會藺月才注意到靳允誠睡著了,她快步走往接待室拿了一條薄毯蓋在靳允誠身上,並且順手將窗戶關上隔絕冷風。

「允誠,你明明累的要死還逞強,再不對自己好一些、多休息些,總有一天你會累昏的。」藺月站在他面前好一會,伸手別過他的瀏海安靜地凝視緊閉雙眼的靳允誠。

她記得當年允誠剛到靳家時身型弱小、乾扁,彷彿一陣風吹來他就會飛上天。年紀相仿的她將溫熱的毛巾遞給他,靳允誠嚇得退了幾步跌坐在地,眼眶的眼淚凝結不敢發出哭聲。她有些心疼的伸手碰了他的臉,靳允誠立刻將倒臥在地保護自己的頭部,哽咽地發出嗚嗚的低泣,卻一個字也不會說。

後來大少爺和大小姐帶允誠去做身體檢查與心理評估,才發現這孩子營養不良導致體弱需要好好調養。至於無法說話是罹患心理疾病-『失語症』,什麼時候能說話全憑患者自身。

晴天霹靂的消息讓靳家瞬間愁雲慘霧,大人拿允誠不知如何是好,年幼的允誠又怕再次被拋棄,小小的手抓著大少爺的衣角不放,臉上扯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任誰看了都心疼不已。

藺月回想當年總有一股說不出的心酸,後來長大了才知道原來靳允誠是被她喊著『梅姨』的女人虐待。

「幸好大少爺救了你啊!允誠,這次回來就不要再離開靳家了,不然我會非常非常想你的。」她伸手撫上靳允誠的臉頰,嘴角揚起溫暖的笑容。

午餐忙得差不多了她陸續將菜端上餐桌,喊了靳允誠的名字沒得到回應而走到廚房。「小月,二少爺呢?」藺月指了窗邊睡著的男人,靳胤禛眉頭一皺走上前要叫醒對方,藺月有失禮儀地阻止靳胤禛換來他的冰冷眼神。

「大少爺,二少爺累了就讓他睡一會兒吧!」

「要睡可回房睡,靠著窗櫺睡能睡的好嗎?」靳胤禛心疼的望著他哪管的著藺月的阻止強硬地搖醒靳允誠。「允誠,睏了就回房睡,睡在廚房成何體統!」

不要!不要打我!媽媽,我會乖乖聽你的話,你別打我好不好!

猛烈的搖晃、耳邊尖銳的謾罵,靳允誠突然睜開眼睛抓住那雙搖晃肩膀的手,他一臉驚恐地看著站在前方的人。「大大哥,是你啊!」

「允誠,你怎麼了?做惡夢了?」靳胤禛後悔了,他該聽藺月的話任由靳允誠倚著窗睡,現下驚醒的靳允誠一臉慌恐額頭冒下冷汗看的他心疼不已,欲拿出小手巾擦拭他的冷汗,這個舉動讓敏感的靳允誠伸手擋住並且立刻起身。

「大哥,我去梳洗一下。小月,你把餐點、餐具擺好,我等等去請大小姐下樓用餐。」話一說完他就越過靳胤禛快步地走上樓回到自己房間,深呼吸幾回合才又開門走往靳胤莘的房間。

「大姊,用餐時間到了。」靳允誠鮮少進入靳胤莘的房間,大多是敲了門站在外頭等她出來。「允誠,我等會下樓。」屋內傳來溫柔的聲音,他心想還是在門口等一會吧!

「對了,允誠你去把小祠堂的水果、甜點拿到廚房給小月。」靳允誠驚訝地看著緊閉的房門,他很清楚自己是什麼身份,小祠堂對他而言是個遙不可及的地方。

就算靳胤莘開口讓他進去,他也沒資格、也不敢踏進小祠堂一步。

「走吧!」身後傳來低沈的嗓音,轉頭一看是靳胤禛。「大哥你怎麼上來?」他沒回應靳允誠就拉著他的手腕走往小祠堂,「大哥,我不能進去的。」

「好吧!你站在門口,我進去收拾。」靳家大公子-靳胤禛沒做過家事,但是簡單的收拾祭祖祀品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拿下去吧!我去大姊房裡請她下樓吃飯,你去讓藺叔和小李都來吃飯。靳家好久沒這麼多人一起吃,今天就不要分主僕位階了。」

「嗯!」接過他盛裝好的祀品走下樓,沒一會靳家主人、家僕全都聚在餐廳一同用餐。

儘管有些拘謹,卻是十幾年來靳公館第一次這麼熱鬧。

 

一抹身影在宿舍內快速穿梭,發出吵雜聲響讓靠著床頭的室友忍不住開口碎念。「靳允陽少爺,你從午餐後風風火火地收拾,你是在折騰自己還是我啊?」

「佟仲夏少爺你就將就點吧!我要是不趕緊把行李收拾好,等等我哥來了接我發現宿舍一團亂,他會扒了我的皮。」

靳家小少爺-靳允陽年方22歲,研究所一年級新生。雖然就讀的台北市的國立大學離家近,通車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偏偏靳家小少爺吵說通車就沒法子和同學交流、人際關係會變差等理由,一邊裝委屈一邊撒嬌地呼弄視他為珍寶的靳胤莘。

然而,靳胤莘把這個小弟捧在掌心,他說什麼、要什麼她無不答應的,只望他能成才能成龍,所以答應他在外租屋的要求。

好在靳允陽雖任性但懂事也知道大姊的期望,所以他在課業、學術研究的表現向來優異。不過真正影響靳允陽身教和家教的人是-靳胤禛,他嚴格的軍事化教育讓靳允陽不敢抗命,再加上靳胤禛自我要求高且完美,幾乎無可挑剔,靳允陽沒有任何機會反駁大哥,只能聽命於他。

可是呢!當靳允陽受到大哥懲罰責罵時,他都會把二哥推出來當擋箭盤,一句『大哥就是偏心,對二哥最好。』,結果下場更慘。

而靳家小少爺卻屢試不爽!

「都是你啦!要是你讓你家女僕來打掃,我會吵到你讀書嗎?就你心疼她,只好煩請佟大少爺幫忙打掃。快啦!」靳允陽一手拿著掃把,另一手拉起坐在床上閱讀的佟仲夏。

「你這臭小子,我們兩個大少爺的房間有多亂你不知道嗎?讓一個女孩子打掃多不好意思啊?」佟仲夏白了靳允陽一眼,手速把亂丟在地的衣服全都丟進洗衣籃。

「哼!你不是捨不得雨桐來打掃,而是你怕壞了自己大少爺的形象。講真的,雨桐是你家管家的女兒,你喜歡她但是你爸媽能接受她嗎?」

「靳少爺,我的事你就別擔心,擔心你自己比較重要吧!」佟仲夏不回答靳允陽的問題,是因為他自己什麼身份、梁雨桐又是什麼身份,他比誰都清楚無須他人提醒。

「其實啊!雨桐和我二哥很像,靳家對外供稱二哥是靳家二少爺,實際他無法入祖譜,他在靳家的地位就是家僕、就是伺候大哥的貼身僕人罷了。仲夏,等我能夠繼承靳家股份時,我一定要力保二哥入祖籍,讓他成為真正的靳家人。」

靳允陽高中時曾問過大姊類似的問題,大姊拍拍他的肩膀無奈地笑著說:『允陽,不是大姊不肯而是我讓你入籍已經惹怒宗親了。我們靳家企業需要宗親的支持,大姊只能犧牲允誠了,所以你永遠都要將允誠視為你二哥,懂嗎?』

他不曾在任何人面前放下狂語,更不會讓靳胤莘知道自己其實希望二哥能入籍,因為他清楚大姊當年為了自己在宗親會樹立多少敵人,他不能讓辛苦養育他的大姊再受苦。

二哥的入籍,就將給我來努力!

「靳允誠少爺怎麼看都不像家僕,他器宇軒昂、行為舉止得體且危機處理處變不驚,那股氣勢不是一般二十六歲的男人可以做到的,不過卻能從他身上看到靳胤禛少爺的影子。」佟仲夏雖然沒親眼見過靳允誠,但商場流傳關於靳允誠的處事為人,他倒是知情不少。

「或許吧!二哥是大哥一手帶大的,多少會在他的身上看到大哥的影子吧!」

兩位幾乎沒做過家事的豪門少爺因靳家兄弟『可能』的突襲檢查,卯起勁來整理宿舍環境,坦白說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