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揚對浩然的敵意從此刻開始,即使過了十二年他仍討厭浩然的存在

這一回我很喜歡齊威對浩然的退讓與溫柔

海在寫這篇原創耽美人設時,浩然高冷不妥協,就算他喜歡齊威也不輕易讓步

齊威個性霸道無理,但他從不強迫浩然妥協,而是潛移默化地改變浩然

所以海寫到後續內容,有些地方覺得甜甜的XD

雖然我不知道看這篇的讀者多嗎?會不會發現語法上有些不同的地方

海要先說明一下喔!

因為當初人物設計男主齊威是上海人,所以海在編寫他說話的口吻、詞句上會刻意改成大陸普通話的說法

而浩然的說話口吻則會參雜台灣/大陸普通話的說法

這是海覺得很有趣且具有挑戰性的地方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大陸普通話的用法,有的是因為看大陸劇/小說的關係

但主要是和大陸朋友交流認識他們的普通話用法與口音啦

嗚嗚~海現在聽的懂一點點的上海話和東北話,最聽的懂的是北京普通話XD

不多說啦!

 

第三回

坐在高級租賃車內閱讀手機傳來的訊息,他按開連結看了照片與敘述,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少爺,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齊揚的專屬管家-紀叔透過照後鏡觀察齊揚的反應。「紀叔,你說小威為什麼這麼積極主動地代替我出席演講?」齊揚一邊看著手機顯示的照片,一邊等待紀叔的答案。

「是我拜託齊威少爺代替您出席,請你別責怪齊威少爺。」紀叔專心開車同時觀察齊揚的反應,就怕敏感的少爺一個不開心,他得花時間安撫他。

「小威代替我出席這件事不打緊,但他毫不猶豫地答應還包庇犯人,遲早我會抓到他的。」齊揚冷冷一笑同時按下手機,看著窗外的台北街景,沈默不語。就當車子經過捷運站前路口,他看見齊威和一個少年站在一起,誰也不說話、兩個人面無表情。

「紀叔,我已經找到在咖啡裡下安眠藥的兇手了。」齊揚說這句話的時候恰好是紅燈,紀叔看了一眼齊揚將車子停靠在路邊,順著他的目光停留在那方的兩個人。

「那個戴著眼鏡的少年是小威的同學,也是下藥的兇手,他的名字叫做何浩然。他讓我錯過一場重要的國際交流演說,我會用十分力量讓他嚐到百倍的痛。」說完這句話的齊揚用眼神暗示紀叔把車開走,同時拋下一句『不准讓小威知道』。

何浩然,此仇不報非君子。你敢在咖啡裡下藥就得有種接受我的報復!

 

「齊威,你不回飯店站在這做什麼?」何浩然一臉不屑地看了齊威,他面無表情地盯著何浩然,讓他整個人覺得不舒服。

「晚點我會自己回去,反倒是你為什麼不回家?」齊威反問何浩然卻換來他的白眼,「你說呢!你拉我跑到這,我的東西都在研討會場,能回家嗎?」齊威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一臉尷尬,他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開口問對方要不要回去拿。「不然呢!我不回去拿東西會自動出現在我面前嗎?」

「你的東西不就在這嗎?」當齊威與何浩然轉身準備走回會場收拾東西時,陳瀚宇提著何浩然的包包,露出溫柔的笑容遞給他。

「瀚宇哥,不好意思啊!」何浩然露出抱歉的笑容欲開口解釋,陳瀚宇伸手拍拍他的頭不讓他解釋。

一旁的齊威看著這一幕,心頭一股煩躁。

何浩然,你可以對全世界的人微笑,在我面前卻冷若冰霜。我只是偷撕了你的素描畫,就足以讓你如此討厭我嗎?

「你是齊揚,剛剛你的實務分享說的很精彩,我比你年長卻還不及你的實務經驗,是該好好和你學習呢!」陳瀚宇當然沒有忘記何浩然身邊的另一人,他主動伸手向『齊揚』握手,但『齊揚』卻沒有要伸手的意思。

「瀚宇哥,他不是『齊揚』。」何浩然趕緊化解尷尬氛圍主動地握住陳瀚宇的手,連帶介紹齊威。

「原來是浩然的同班同學啊!難得來台灣讓我好好招待你吧!」陳瀚宇將何浩然的包包交給他,拍了兩人的肩膀同時推了他們一把。齊威、何浩然默契十足地看了對方一眼,同時一左一右地轉頭看了陳瀚宇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們真的是好朋友吧!默契十足的!走吧!」陳瀚宇樂開懷地稱讚他們,怎知這兩人互看了對方露出不屑的眼神。

「下車吧!」陳瀚宇在餐廳門口停車要他們倆先進去點餐,自己把車停在停車場後再走路過來。坐在副駕駛座的何浩然點點頭打開車門,與齊威一同進入餐廳。翻開菜單的兩人毫無頭緒地翻閱菜單,表情有些迷惘。

「你要吃什麼?」

「你要吃什麼?」

異口同聲地問了對方而感到訝異,互看了對方一眼又低頭繼續翻閱菜單。

「我要吃炸豬排套餐。」

「我要吃炸豬排套餐。」

又是異口同聲。

「你不要學我!」

「你不要學我!」

再一次!整整湊足好事成雙,外加買二送一的絕佳默契。這下何浩然可氣了,他狠狠地瞪了齊威一眼。「齊威,你給我換菜單!」

換就換!幹嘛生氣啊!何浩然,你真的很小心眼。

最後齊威點了鐵板腰內豬排套餐,何浩然這時才勉強笑了笑。不過看在齊威眼中,能看見何浩然對自己露出微笑,是一種無形的成就。

陳瀚宇停好車走進餐廳翻了菜單,很快地選好自己的餐點。在等待餐點送來的同時,他隨口問了兩人在學校的相處情況。何浩然沈默不說話,反倒是齊威洋洋灑灑地敘述他和何浩然的校園生活,惹的陳瀚宇哈哈大笑。坐在齊威對面的何浩然完全笑不出來,此刻他不得不佩服齊威說大話的功力,更佩服他說謊無須打草稿。

結束晚餐陳瀚宇拿著帳單結帳,站在他身後的兩個少年安靜地不說話,宛如陌生人。「浩然、齊威,剛剛工作室來電我得先回去處理,你們兩看是要坐計程車回家還是捷運都行,交通花費就讓浩然明天到工作室報帳吧!」

陳瀚宇高舉雙手摸摸兩位少年的頭髮,面帶微笑地離開餐廳。站在門外的兩人靠著牆不說話,氣氛降至冰點。

「我送你回去吧!」齊威率先打破僵局,他別過頭看了戴著眼鏡的何浩然。「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家!」對何浩然而言,和齊威一起吃飯已經是他的底線了,現在還讓他送他回去,以後要是齊威哪根筋斷裂傷害了他的奶奶,那還得了。

於是他堅持不讓齊威送他回去,自顧自的走出百貨公司,隨手招了一台計程車。沒想到齊威順勢坐進車內,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看的何浩然想趕他下車又怕被人注視,迫於無奈只好強忍。

「齊威,你今天真的很異常,你到底想做什麼啊!」兩人在巷口下車等計程車駛遠了,何浩然再也忍不住怒氣,轉身對著齊威怒吼。

「我只想看你平安罷了!」面對何浩然的怒氣,齊威的態度十分淡定。「我能有什麼危險?你的存在就是我的危險來源!」就當何浩然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齊威的臉色變了,變的鐵青。

「何浩然,你就這麼討厭我!」

「對!我就是討厭你!齊威,算我拜託你了,等我回上海讀書的時候你能不能別招惹我?」何浩然不懂為什麼自己對齊威說出這麼殘忍的話、露出不屑的的表情與冷漠的態度,齊威仍像隻打不死的蟑螂出現在他的面前。

「明天我就會和齊揚回上海,你的危險就會消失殆盡了。」齊威說完這句話轉身離去之際,何浩然注視那失落的背影,驚覺自己說了重話傷了一個可能是關心他的『同學』。

「齊威!等一下!」何浩然上前走了幾步抓住齊威的手腕,他仍冷著一張臉但說話的語氣比方才溫柔了許多。「到我家喝杯茶吧!」

 

「進來吧!」何浩然打開鐵門走進小花園,拿出包包裡的鑰匙開了門,並且順手拿了一雙拖鞋擺在地上讓齊威穿。

「我和奶奶一起住沒什麼時間整理,你隨意找位置坐吧!我去泡茶。」何浩然看了有點凌亂的客廳,即使有些不好意思但他卻沒有顯示在臉上,無所謂地走進廚房翻找奶奶的茶葉。

齊威穿著拖鞋好奇地在客廳裡東張西望,他對於何浩然台灣的住家很好奇。不!應該這是何浩然第一次邀請他到他的住家喝茶,嘴角揚起開心的笑容。

何浩然奶奶的家擺設很簡單,單層公寓建築三房兩廳,齊威趁何浩然在廚房裡煮水的同時偷偷地打開房間,好巧不巧地他打開的房間正是何浩然的房間。

一只行李箱擺在角落,雙人床上除了被子枕頭多餘的地方是好幾本書、畫冊和凌亂的畫筆。

齊威忍不住上前收起畫筆整理書與畫冊,心想著這麼凌亂能睡覺嗎?就不怕被畫筆扎到身體嗎?

「齊威?」房外傳來何浩然的聲音,他趕緊溜出房間佯裝剛上完廁所的樣子走出來。「你泡好茶了喔!」齊威坐在沙發一隅看見何浩然將茶杯遞到面前,眼尖的他發現何浩然的右手紅了一塊。

「你的手怎麼了?」

「沒什麼!」何浩然趕忙縮手就怕自己笨手笨腳不會泡茶這件事被齊威知道,不知道他會嘲笑多久。「我看看!」齊威抓起何浩然的右手,眉心一皺。「先沖冰水減緩疼痛。」何浩然讓齊威拉近廚房沖冷水,擦乾他的手細看右手是否還紅腫,他溫柔地吹了吹他的手。

「齊威,你這是幹嘛!」何浩然一個大男孩被另一個同年齡的男孩如此對待,他覺得奇怪而抽回手,尷尬地快速走出廚房。

齊威喝了何浩然泡的茶抬眼看了時鐘,若有所思。站在一旁看著他的何浩然主動地和他說話,解開他的疑惑。「齊威,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齊威似乎知道何浩然想問什麼,於是他深呼吸一口轉頭看著何浩然微笑。「你為什麼那麼緊張我向你哥道歉?」齊威看著他不語,起身走出何浩然的家東看西看又再次入門,並且迅速關上門。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起,齊威接起手機看了來電資訊,手指比在嘴唇要何浩然安靜不要說話。

「喂!哥,你找我?」電話那方傳來齊揚冰冷的詢問齊威的下落,他轉身背對何浩然看著門外幽靜的巷弄。「哥,我今天到處走走找到一個挺不錯的地方所以住下了,明天一早我會回飯店找你,到時我們一起回上海吧!」齊威雖怕自己的藉口無法說服齊揚,但他只能賭一把。

「嗯!那就這麼說定,明天我會回去的!哥,晚安!」結束通話的齊威轉過身雙眼對上雙手環胸依著牆看他的何浩然,他明白是該把話說清楚了。

「齊揚是我的堂哥,我在軍營出生,父親從上尉一路晉升首長,我直到高中一年才離開軍校。從小到大我沒有朋友、沒有玩伴,都是齊揚陪伴我成長,所以我敬重他、把他當作親哥哥般看待。我哥待我很好,對我也很慷慨、重視我的存在,但是因為他的『在乎』讓我的朋友圈很狹隘,你知道為什麼嗎?」

齊威上前走到何浩然面前幾步距離停止,何浩然推了眼鏡看著齊威眉頭深鎖的表情,不發一語等待他繼續把話說完。

「因為我哥會干預我交朋友,所以我不希望你和他接觸。何浩然,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我希望你能給我個機會讓我成為你的朋友。」齊威的語調真誠、眼神也充滿誠意,何浩然一句話也沒說轉身走進房間拿了一套全新的睡衣遞給他。

「住下吧!你都和你哥說不回去了,今晚就住這吧!」齊威接過睡衣看著何浩然,一會抱著棉被枕頭、一會兒整理衣物,在另一個房間裡忙進忙出。

兩人互道晚安回到房間,齊威坐在床邊遲遲不躺下,原因很簡單這是何皓瑜的房間,有著陌生女性的擺設與色調,他睡不著。嘆了一口氣齊威打開房門坐在客廳沙發玩手機,翻閱桌上的書等待天亮。

何浩然半夜醒來想倒杯水來喝發現齊威坐在沙發上睡著了,他皺了眉頭上前半彎腰地看著他熟睡的面容。

深邃的五官、高挺的鼻子、厚薄適宜的嘴唇、白晰的膚色,齊威長得很俊俏。他轉身走進何皓瑜的房間拿了薄被蓋在齊威身上,並且開了客廳冷氣與電扇,就怕齊威不適應台灣悶熱的暑假。

「你是因為那間房是皓瑜的房間所以不想睡在那才睡客廳吧!齊威,你還蠻有原則的嘛!」何浩然將枕頭放在沙發上,輕輕地扶著齊威的肩膀溫柔地將他平躺在沙發上。「晚安,委屈你睡客廳了。」

隔天齊威醒來發現自己枕著枕頭、蓋著薄被,昨晚他依稀感覺到何浩然移動他的身體,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何浩然,你ㄚ標準的刀子口、豆腐心!

他將薄被摺好連同將枕頭放回何皓瑜的房間,看了手錶時刻他自知差不多該離開了,於是他走進何浩然的房間。

只見何浩然抱著棉被睡,那些被他整理好的書、畫冊、畫筆又被何浩然散落在床上,齊威嘆了口氣走上前把東西整理好放在書桌上。這時何浩然突然抓住他的手拉向自己,呼了一口熱氣在齊威的手腕上。

於是齊威便安靜地坐在床沿看著何浩然柔和的睡顏,直到他的手機傳來一封訊息。

「浩然,我要回上海了。」

接近中午何浩然醒來了,他揉揉頭髮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間,發現睡在客廳的齊威不見了,轉身走進何皓瑜的房間看見他準備的棉被、枕頭擺放整齊。

「他回去了?」自言自語地靠著門房,突然靈光一閃跑進房間拿起手機,齊威的訊息映入眼簾。

「我回上海了!還有以後睡覺前把書、畫冊、畫筆收好,不然你會睡的不舒服。」

「你管我!」何浩然朝著手機不屑地說話,嘴角卻洩漏了藏不住的微笑。

文章標籤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