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在設計白寧這個角色的時候

心裡很清楚她是個單戀浩然的青梅竹馬

即使明知道沒有結果,但她在浩然心中有著不滅的地位

與齊威分開12年的浩然,他只和白寧聯繫而白寧也經常飛往台灣見他

那種齊威無法取代的地位與存在感,就像是深根在浩然的心土。

手稿寫到後面劇情,我很喜歡白寧默默支持浩然、鼓勵他面對感情的豁達

身邊的朋友不需要多,只要能夠瞭解你、體貼你、鼓勵你、責罵你的朋友才是對你最真誠的人

白寧就是這樣的朋友

 

 

 

 隔天一大早何浩然吃過早餐與家人道別後,他拉著行李走往向口伸手招了一台計程車準備前往虹橋機場,才要上車熟悉聲音使得他停下動作。

「小寧,你怎麼來了?」何浩然先和司機大哥說了一句話,便疑惑地問了白寧。「浩然,今個兒我不用打工,就讓我送你去機場吧!」何浩然看著白寧不捨得眼神,他也不忍心拒絕於是點頭答應。

兩人抵達虹橋機場一起在長榮航空櫃臺辦理報到手續,當何浩然手持著登機證與護照,白寧突然握住他的右手腕什麼話都不說。

「走吧!我們去一旁坐著等候班機!」何浩然主動握起白寧的手走到一處可以清楚看見飛機的落地玻璃窗前。

「小寧,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而我也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我答應過你的事情絕對不會忘記,所以你別哭喪著臉,我不喜歡你這副模樣。」何浩然從小到大不曾對白寧冷過臉色、也不曾對冷漠地對她說上一句話。

可是今天他卻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他不喜歡白寧老是憂傷地泛淚看著他。白寧轉過身背對何浩然伸手抹去眼淚,再次轉過身看著何浩然時,是那抹溫柔燦爛的笑容。

此時何浩然笑了,他笑的很溫暖。

「小寧,我再過一小時就要出境了,你先回去吧!」

「浩然…我可以等你出境後再回去啊!」早就料到白寧會這麼說,何浩然戳戳她的臉頰。「聽話,別讓我擔心!走吧!我陪你去大廳坐車。」何浩然不等白寧開口就牽著她的手走往大廳,伸手招了一台車順勢將她推入車內。

「司機大哥,麻煩你送我朋友回靜安6號胡同。」交代地址後從皮夾拿出兩百人民幣塞在白寧的手中。「到家後打給我,如果我登機了就留訊息喔」何浩然主動關上車門,站在原地看著計程車從自己面前駛走。

就在他轉頭走入大廳之際,他看見一個最不想看見的身影。「不會吧!齊威!」下意識地跑了起來,正巧剛下車的齊威看見何浩然跑走的背影,二話不說跨出他的長腿追上前。

何浩然為了擺脫齊威故意跑進人群混在團體旅行團中蹲下身軀,不讓齊威看見他。可惜他的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他的躲藏之處很快就被發現了。

「何浩然!」

天啊!那傢伙的眼力怎麼這麼好,我都躲在人群中還被他發現。

何浩然趕緊從包包拿出護照和登機證跑向出境入口,沒料廣播傳來登機訊息,旅客一擁而上排隊造成他可能會被齊威逮的正著的局面。

『搭乘長榮航空飛往台北松山機場的旅客請至候機室等候登機。』

何浩然看見齊威一步一步走向他,準備出境的隊伍行進速度緩慢,何浩然手中的護照和登機證都快被他捏皺了。

神啊!求求您讓行進速度快一點,我真的不能被他抓到啊!

何浩然既緊張又不時張望齊威就要穿越隊伍走向他了,這時協助確認出境資料的航警叫了何浩然,拉回他的注意。

「先生,你的護照和登機證呢?」何浩然遞出證件後航警就讓他踏入出境入口,此刻的何浩然就像是解脫一般,開心地露出笑容。他站在原地看著齊威憤怒的眼神,然後他的手機發出聲響瞬間接起。

「何浩然,你這個王八蛋!」是齊威的怒吼。

站在出境入口的何浩然持著手機朝著隔著一道門的距離齊威露出勝利的笑容,此時此刻的他管不著齊威有多憤怒,他只知道齊威輸的徹底。

「齊威,被耍的感覺如何?我告訴你千萬別小看何浩然,你光明正大的捉弄我、找我麻煩,我絕對會想盡辦法對付你!」

何浩然嘴角揚起燦爛笑容,並且當著齊威的面關機,瀟灑的轉身脫下背包接受X光檢查完成飛航安檢。

「何浩然,我絕對和你沒完沒了!我就在上海等你回來,我看你還能玩什麼把戲!」

齊威朝著何浩然著背影氣炸地大吼,他不相信何浩然沒聽見他的怒吼。想到何浩然毫無畏懼,他背對著他高舉右手比了個OK的手勢,是百分百的挑釁。

站在原地的齊威氣到差點摔手機,他深呼吸幾口後轉身走出機場大廳,搭車回到軍營別墅。

「爸!我今年暑假我要留在軍營接受訓練,明天我跟你進軍營。」齊天碩聽到兒子這句話張大眼睛不可置信,他的兒子從小就在軍營長大,接受各式訓練,一直讀到軍校高一結束吵著要轉學才離開軍營。

今天不知道是受到什麼刺激,竟然會主動要求接受軍事訓練,著實讓齊天碩摸不清自己的兒子到底怎麼了。

 

抵達久違的故鄉-台北,何浩然拉著行李在松山機場打轉,思考該怎麼回家的同時手機又響了。

「浩然,我是大伯父啊!你入境了嗎?我在入境大廳等你喔!」一聽到大伯父的聲音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光,他趕緊走往入境大廳。

「浩然!」大伯父兩夫妻和奶奶開心地朝著何浩然揮手,他高興的走上前給了親人熱情的擁抱。「走吧!先回家吧!」大伯父拉起何浩然的行李與妻子走在前方,何浩然則牽著奶奶的手走在後方。

「浩然,我的寶貝孫子啊!這次要待在台灣過暑假呀!奶奶很開心呢!」

「我也是啊!奶奶想去哪我都會陪你去走走喔!」何浩然其實很少回台灣,只有過年和奶奶生日會回台灣,其他重要的團圓日就和妹妹輪流回來,不過多半都是父母回台灣。

何浩然這次回台灣過暑假一方面是奶奶年事已高、身體又不好,另一方面是何浩然想先回台灣進修室內設計課程,以利於將來他申請大學。

「浩然,伯母幫你整理一個房間,你先住下來吧!有需要什麼再和伯父伯母說。」汽車停靠在台北文山區的一處三層樓的公寓前,一行四人進入住處大伯母就先帶何浩然到屋內認識環境,交代一些生活所需。

「浩然,我們住在對面公寓一樓,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我們喔!」大伯父兩夫妻和何浩然寒暄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奶奶,我先整理回房間整理行李喔!有事情叫我吧!」何浩然面帶笑容地走進房間把行李內的衣服、電腦等資訊用品全都放在書桌上,等忙完後流了一身汗轉身走進浴室沖澡。

「浩然,晚餐奶奶煮麵給你吃,好嗎?」剛洗好澡聽見奶奶要煮麵給他吃,

何浩然趕緊跑出來幫忙,可是奶奶卻把何浩然擋在廚房外。

「浩然,你和皓瑜是你爸媽好不容易求來的孩子,他們倆夫妻捨不得讓你做家事,你從小到大也沒踏進廚房過吧!奶奶雖然年紀大了,但是煮麵這種事難不倒我,所以你乖乖地在客廳等就好。」

話雖如此,何浩然哪敢坐在客廳等吃,他堅持站在廚房外看奶奶煮麵並隨時幫忙準備碗筷。

入夜後的第一個晚上何浩然睡不著,他拿起手機和白寧、何皓瑜聊天,但上海和台灣沒有時差,她們睡了何浩然卻完全沒有睡意。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有回台灣,他突然覺得有一點孤單、有些陌生。拉開窗簾看著高掛夜空的月亮,他好想念上海、好想回家。

這時一抹身影從他腦海閃過,何浩然立刻搖搖頭甩開莫名其妙的容貌。

「哼,我幹嘛突然想到齊威!有病啊我!」何浩然有一個壞習慣,當他心情不好或是生氣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說出上海話。通常這個時候就是何浩然最真心、最無防備的瞬間,就像是面具被摘下時的真實赤裸。

呆坐在床上的何浩然始終看著窗外的天空,漸漸地天色亮了他緩緩地倒臥在床上,一會兒他閉上沈重的眼皮,緩緩地睡了。

另一方,在上海的齊威大概快半年沒回到軍營,今天與齊首長一起回去就被分配到一間單人套房。齊威拿出自己的換洗衣物整理好放進衣櫥,換上運動服熟門熟路地走向操場,做完一整套暖身操就開始展開他的自我訓練。

「你說齊首長的兒子怎麼了?」

「不知道!可能是放暑假來軍營過吧!」

「話說齊首長的兒子好不容易離開軍校怎麼又跑回來訓練?」

幾個二等兵一邊打掃一邊聊天討論齊威的異常舉動,沒一會一名少尉走來怒斥他們。「動作快點!有空討論齊少的八卦,等一下你們也去跑三千公尺。」少尉的命令這些二等兵哪敢不服,摸摸鼻子放下打掃用具開始跑步。

一個下午齊威跑了三千公尺、負重訓練三公里,本來想回食堂吃飯卻因消耗太多體力而沒有胃口。

踏進浴室洗去一身汗水,水龍頭的水灑在他健壯的肌肉線條慢慢滑落。齊威雙手撐著牆面閉上眼睛,腦海卻閃過何浩然出境時那抹燦爛得意的笑容。

溫暖、發自內心的笑容,有如太陽。

何浩然回到台灣已經一週了,他除了每天早上陪奶奶去市場買菜,旁晚牽著奶奶的手到住家公園附近走走,其餘的時間幾乎都在家裡畫畫、看書,生活平淡無奇。

某天早上何浩然將從市場買來的東西依序放進冰箱,這時奶奶拉起孫子的手坐在沙發上。「浩然,你別老是待在家裡啊!奶奶聽你爸說你將來想從事室內設計的工作吧!這間工作室雖然才剛起步,但負責人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建築師,你可以去試試看喔!」

接過奶奶給他的紙條,何浩然看了看抬頭注視著奶奶,滿是疑問。「瀚宇工作室?」

「是的!瀚宇工作室的建築師陳志良是你爸爸的高中同窗好友,他在日本知名的建築事務所工作好幾年,今年才返台成立工作室需要工讀生協助他繪圖。浩然,我想你的能力應該不錯所以幫你登記面試了,下午你就去試試看吧!」

奶奶的好心讓何浩然十分感動,他抱住奶奶不斷道謝。「傻孩子,你是奶奶的寶貝孫子啊!我不幫你要幫誰呢!但是浩然奶奶醜話說在前,你從小在上海長大接受教育,繁體中文對你來說閱讀很吃力,可是你遲早都會回台灣讀書,所以奶奶希望藉由今年暑假你能加緊腳步學會繁體中文和注音符號。」

奶奶的提醒說的很明白,何浩然深呼吸一口朝著奶奶露出燦爛笑容嚷著自己會加油。兩人聊了一會後何浩然便回到房間換上正式的衣服準備前往瀚宇工作室。

果然就如奶奶所言,不習慣台灣生活、不習慣繁體中文,又帶點上海口音讓何浩然與台北人有些格格不入。幸好台灣人熱情協助他找到瀚宇工作室,站在巷口就看到一棟充滿日式禪風的工作室,想必就是奶奶推薦的瀚宇工作室吧!

何浩然深呼吸緩和內心的緊張,推開門走進玄關。「不好意思,我是來面試暑假工讀的何浩然。」背挺的直不敢東張西望,冷靜地等待他人應門。莫約幾分鐘一個穿著雅痞的帥氣男人出來接待他,何浩然走進會議室看見一名與爸爸年紀相仿的男人請他坐在對面。

「你是何孝群的兒子-何浩然,果然長的和你爸爸很像。你好,我是陳志良,瀚宇工作室的負責人。」

何浩然禮貌地自我介紹,雙方寒暄一陣子後陳志良請助理拿了一張建築專用的空白設計紙。

「浩然,雖然你是孝群的兒子我可以直接錄取你,但考量其他面試者的公平性我還是需要測試你的能力。來,這裡有一個籤桶裡面都是各式風格的設計主題,你抽到哪支籤就畫出屬於你自己的設計圖,而桌上有四本網路公開的設計圖供你參考。」

陳志良簡單地說明考題,何浩然抽了一支籤交給對方。「海洋、陽光、平行世界。浩然,你抽到最難的題目,加油吧!」陳志良略帶同情的眼神看著何浩然,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好好加油,離開會議室。

何浩然拿出繪圖工具、攤開設計紙,深呼吸幾口後開始拿起繪圖工具在空白藍圖上繪製他的設計。站在玻璃落地會議室外的陳志良雙手盤胸,朝著站在身旁的合夥人說。「你看那高中生能畫出怎樣的設計圖?」

「這小夥子挺倒楣的抽中籤王,我不認為他會畫出很棒的設計圖。」

「我可不這麼認為,我倒要看看他會不會被『平行世界』框住他的創意呢!」

繪圖面試大約三小時,期間何浩然埋頭繪圖幾乎沒有離開過會議室,讓工作室的員工免不了擔心他而頻頻上前關心,沒料卻瞧見他專心地畫圖絲毫沒發現有人進入會議室。

最後,何浩然在限定的時間內畫完設計圖並且交給陳志良。他接過何浩然的設計圖,雙眼張大為之一亮詢問何浩然的靈感。

「我明白瀚宇工作室是以室內設計、建築為主,但我抽到這個考題當下思考如果局限在建築方面,我可能無法勝任。但是創意與靈感不應該設限在建築設計,所以我跳脫框架畫出這款對戒,希望能夠獲得你的青睞。」

聽完何浩然的敘述,陳志良露出燦爛的笑容並且將設計圖還給他。

「浩然,你很有創意也非常有個人主見,你錄取了!明天就來上班吧!還有這款對戒設計的很棒,將來你長大遇上深愛的人一定要訂做這款對戒喔!」

何浩然被這麼一說突然臉紅地趕緊收下設計圖放回包包裡,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住處。

蔚藍海洋有如白金般粼光閃耀。

炫燦陽光彷彿玫瑰金炫目奪人。

我與你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人,我相信我們遲早會交會在一起。

何浩然設計了一對白金與玫瑰金交錯的對戒,款式簡約卻不失堅毅的愛。

然這款對戒在十二年後,一個他深愛的人重新追求時送給他定情之物。

此時此刻的何浩然竟沒自覺,當下他的腦海閃過的靈感便是他與齊威,兩個平行世界的彼此。

 

文章標籤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