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我蠻喜歡齊威和浩然之間的鬥鬧

看似水火不容,實際卻是非常瞭解對方的一舉一動

寫寫原創耽美小說,很有挑戰性也很有趣呢

不說啦~~就來看文吧!

 

 

 

 高中二年級上學期再過兩天就結束了,這天週日何浩然正在臥室整理行李,妹妹盤腿坐在床上幫忙哥哥劃清單。

「哥,你好厲害喔!自從上次在會議室演完那場戲後,齊威都沒有找你麻煩也沒有捉弄你耶!你是怎辦到的啊!」

何浩然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笑容回頭看著妹妹,起身坐在她身旁躺下仰望天花板,指著左胸和腦袋。

「用心與智慧啊!齊威出身好人家養成一身霸道任性,在他的字典裡沒有『屈服』這兩個字,我只要抓住這一點他就拿我沒輒。」

他翻過身右手撐著下顎伸手玩玩何皓瑜的長髮,又笑了笑。「而且據我觀察齊威不敢反抗齊首長,所以他絕對不會去問齊首長關於我的『懲罰』真實性。皓瑜,你認為齊威鬥的過我嗎?他啊!一身軍二代的霸氣沒有用點心眼是鬥不過我的。」

何皓瑜看了哥哥一眼,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與高傲,冷不防的一笑。「你不是很討厭齊威,幹嘛觀察他?吃飽閒著?」

「啊!的確是吃飽閒著沒事做,誰叫他要偷我的作品!」脫口而出『作品』兩字,何浩然突然想起他貌似看到齊威手中有他用來準備參加室內設計高中組的草稿。

「啊!皓瑜,你記不記得我動手打齊威那天,他手中是不是有一張我畫的草稿圖?」因為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看走眼,所以希望透過妹妹協助確認。偏偏當時兩個高大少年扭打成團、不分你我,何皓瑜哪來的閒工夫注意齊威手中持有什麼東西。

「我是沒注意到!但是小寧好像有看到吧!不然為什麼小寧要突然衝上前和齊威搶東西!對了!小寧一定知道,因為齊威那時候用力的推開她,所以你才會撞上樑柱啊!」

何浩然刷地一聲撐起身體奪門而出,何皓瑜連喊住的機會都沒有只好把清單放在桌上離開臥室,跑去和媽媽聊天了。

 

「來了!來了!」屋外門鈴響得急,一名中年婦女喊著聲出來開門。「浩然!你怎麼會來?進來吧!」白阿姨開門讓何浩然進入屋內,倒了杯茶給他喝順道關心一下他最近的生活近況。

「阿姨,小寧呢?」何浩然和阿姨寒暄了一段時間,他趕緊打斷阿姨的健談問起白寧。「那孩子去書行打工還沒下班,晚餐前會回來。浩然,不然你留下來吃晚餐吧!」

「阿姨,我有急事找小寧,我就直接去書行找她了,下次我再讓阿姨招待喔!」何浩然禮貌地婉拒白阿姨的熱情,離開白家騎著腳踏車前往白寧打工的書行。

「歡迎光臨!」白寧露出溫柔的笑容迎接走近書行的客人,一見是何浩然先是錯愕呆了幾秒才露出笑容。「浩然,你怎麼會來?」何浩然並沒有正面回答白寧的問題,反而問她幾點下班。「還有半小時就四點了,那我送你回家吧!」何浩然身材高挑、外表帥氣迷人,白寧身型高瘦皮膚白晰、一雙水靈大眼,兩人站在一起美的像幅畫,不讓人多看幾眼說不過去。

何浩然不打擾白寧工作所以先到對面商圈逛逛,直到白寧下班撥了電話給他,何浩然才往她等的方向走去。

「浩然,你找我有事嗎?」白寧知道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何浩然不會出現在打工的地方,她別過頭看著何浩然帥氣的側臉,等待答案。

「陪我去喝杯咖啡吧!」何浩然拉起白寧的手走往商場的一家連鎖咖啡店,他點了二杯中杯的熱拿鐵,遞給白寧一杯自己手拿一杯靠著商場牆柱。

「小寧,今年暑假我會回台灣陪奶奶,所以我先和你說一聲喔!」白寧一聽何浩然要回台灣,她手中的咖啡溢出燙著她的手。「小心點,這咖啡很燙的。」何浩然拿出口袋裡的手巾替白寧擦拭,忍不住嘮叨一句。

「浩然,你回台灣多久會回來?」白寧盯著低頭拿著咖啡的何浩然,她忍住不捨快哭的眼淚。

「這次回去的時間比較久,畢竟奶奶身體不太好,我是該回去照顧她了。不過小寧啊!我們還是可以通微信啊!回到台灣我會打電話給你的。」何浩然不是傻子,他早已瞥見白寧泛紅的眼眶,但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能替她擦眼淚,因為一個不禁意的舉動會讓白寧越陷越深。

「走吧!回家吧!」何浩然本來想問她關於那天打架她是否有看到齊威手中的草稿,可惜時機不適合而他也很灑脫的拋在腦後。

算了!我何必計較呢?反正設計圖我都深烙腦海也重畫了,那就算了吧!

騎車回老胡同的路上恰巧遇到一個賣糖葫蘆的小攤販,何浩然停下車買了一串遞給白寧。「哪!你最喜歡吃的糖葫蘆,吃了以後就別傷心了!我又不是不回上海,小寧你就笑笑吧!」

何浩然邊騎車邊逗白寧開心,只見白寧一手拿著糖葫蘆咬了一口,另一手摟著何浩然的腰笑的開心。何浩然回頭望見她的笑容,心中的大石也落地。

「給!」何浩然把腳踏車停在白寧家前,剩一串糖葫蘆只剩兩顆地出現在何浩然眼前。「你啊!就這麼愛吃糖葫蘆啊!」他接過白寧手中的竹串把剩下的糖葫蘆吃完,伸手拍拍白寧的肩膀微笑道別。

此時何浩然瞥見一台名貴跑車停在巷口,他停下動作多看幾眼後騎車裡開。坐在車內的少年隔著車窗看著他的背影,發號施令。「小劉,跟著他別被發現了。」

何浩然,你和白寧到底是什麼關係啊!為什麼你在她面前總是笑的那麼好看呢?

名貴轎車停在老胡同齊威看著何浩然住的房子,一排平房外觀老舊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台商居住的豪屋。

齊威不懂台商在上海工作政府給予補助,照理來說何浩然可以居住高級住宅、轎車補助,偏偏何浩然一家卻住在這個老舊房子,騎腳踏車上學、地鐵上下班,看起來何浩然的家人對於『台商』身份十分低調。

「小劉,你去敲門問路。」司機小劉一臉錯愕地看著齊威,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祖宗少爺到底想做什麼。為了完成命令他只好硬著頭皮去敲何家大門,齊威坐在車內觀看何家屋內。

沒多久小劉摸摸頭回到車內,齊威沒問他只說了一句開車就離開這條老巷弄。「少爺,何浩然是一個很有禮貌的少年,你怎麼不親自和他說話呢?」正看著手機資訊的齊威抬眼瞪了一眼小劉,他嚇得噤聲。

何浩然,他要是願意跟我說話,我還需讓你去打聲招呼嗎?

齊威明白自從上次齊天碩來學校找過何浩然之後,他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漠,甚至不看他一眼。

 

結業典禮結束,同學開心地收拾好東西準備過一個自由的暑假,三五好友相約一同離開教室。何浩然將抽屜裡的教科書搬出來翻閱,然後放進書包裡。整理的差不多看見白寧和何皓瑜站在教室前門等他,他露出淡淡的笑容起身朝他們走去。

「何浩然!我有話和你說!」齊威二話不說地拉起和自己差不多身高的何浩然往教室外走,當然何浩然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他極力反抗卻在齊威的眼神下妥協。

齊威,我就先讓讓你!我瞧你要和我說什麼!

「你真要休學回台灣唸書?」齊威甩開何浩然的手,他忍了多日的疑慮一口氣說出。何浩然看了他的眼神,內心免不了微笑,暗自道『齊威,你輸了。』

「是!我已經遞出的申請單通過了,暑假結束後你便不用再見到我,不就正合你意嗎?」何浩然明明勝券在握卻不忘刺激齊威,硬是往他的痛處踩。

「何浩然,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沒有那個意思又為何要當眾公開我的身份?如果你沒那個意思又為何要逼我和你打架?讓齊首長指責我的不是,動手打了他的寶貝兒子?齊威,我離開靜安高中是我答應齊首長的懲罰,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說完這段話何浩然故意不看齊威的表情,轉身離開之際齊威抓住他的手。

「何浩然,你是認真的嗎?」他背對著齊威,渾圓的雙眼直視前方,嘴角揚起一抹齊威看不見的勝利笑容。

「是!我何浩然一旦決定的事絕不反悔。」齊威鬆開何浩然的手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齊威朝著遠去的背影握緊雙拳。

軍二代加持一身的齊威擁有控制、命令的權力,高傲不可一世的態度令人無法接近他,偏偏齊威在何浩然面前卻無法展現,只能獨自一人生悶氣。

心情愉悅幾乎是以跳躍式地回到住家,推開門看到家人還有白寧露出燦爛的笑容。

「哥,你回來了啊!齊威和你說了些什麼嗎?」何皓瑜看見哥哥臉上的笑容,心裡明白他打贏了一場戰役。

「沒說什麼!對了,小寧今晚就在家裡吃飯吧!」何浩然朝著眼前兩名少女露出微笑,並且主動邀請白寧一起吃飯無疑是不想讓她胡思亂想。

吃完晚餐何皓瑜正在收拾洗碗,白寧則在一旁幫忙擦碗放入碗櫥。「小寧,你是不是喜歡我哥哥?」

何皓瑜這一問讓白寧手中的瓷碗差點滑掉,她看了白寧的反應即使不用親耳聽見也知道答案了。

「小寧,我哥哥是一個很好的對象,只是他的性格高冷不易相處罷了!但我們三人從小一起長大,我想你應該沒問題的!不過呀!小寧,如果將來爸爸退休了,我們決定回台灣,你會願意和哥哥一起回去嗎?」何皓瑜很喜歡白寧,所以問了一個預設性的問題。

白寧放下手中乾淨的毛巾和尚未擦乾的碗,別過頭朝著何皓瑜露出甜美羞澀的笑容。「如果浩然願意帶我回台灣,我會跟著他的。」白寧繼續擦拭碗盤刻意避開何皓瑜的眼神,是羞澀。

「嗯!我相信我們一家和你有緣份的!」何皓瑜又笑了笑,結束這個話題聊些別的。兩個高中女生燦爛的笑聲環繞廚房,站在門邊聽見她們對話的何浩然,看著白寧的背影嘴角揚起淡淡的溫柔笑容。

莫約九點左右何浩然騎著腳踏車送白寧回家,在對方家門前何浩然拉住白寧的手。「明天我搭乘中午從虹橋機場飛往台灣的班機,等我到了台灣會打電話給你。」白寧點點頭不說話,何浩然也不等她回話繼續說。「暑假這兩個月你沒事可以陪陪皓瑜,一起出去逛街還可以去北京攝影。」

「我知道的!浩然,我又不是一個一直需要你保護的弱女子,我懂得照顧自己。你回到台灣要好好照顧奶奶喔!」

說完這句話白寧主動地抱了何浩然,拍拍他的背部轉身走進家門。關上門的瞬間她看見何浩然騎車離去的背影,心中那股說不上的短暫分離讓她覺得心悶。

浩然,我真的很喜歡你喔!我希望陪在你身邊一輩子的人是我。而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小威,你今天怎麼會回來?」顧曉詩和幾個貴婦朋友剛逛街回來就看到寶貝兒子回家,心情愉悅不已。手上的戰利品全都交給管家,坐在齊威身旁握起他的手,看看他有沒有變瘦、也沒有受委屈之類的。

「齊媽,晚上首長要回來,你就再多煮幾道小威喜歡吃的菜吧!」顧曉詩交代完便和齊威聊起生活、校園趣事,然而齊威刻意隱瞞自己與何浩然打架的事,就怕顧曉詩一個心疼又去找何浩然理論,到時何浩然還會理他嗎?

「好了!在齊首長回來前先洗個澡,休息一下再吃飯吧!」顧曉詩拍拍兒子的肩膀催促,齊威回到房間洗澡她則換上居家服和齊媽一同準備晚餐。

一家三口難得同桌吃飯,顧曉詩開了一瓶陳年紅酒給丈夫。坐在左側的齊威喝了一杯茶,安靜地聽著父母談話以及淺聊他目前在外的生活。

我這是少尉和首長報告吧!饒了我吧!

「爸,吃過飯我能和你聊聊嗎?」齊威脾氣向來倔強,對齊天碩的態度多為反抗、不願服從,但他卻好聲好氣地向齊天碩說話,著實讓兩夫妻張大眼互看對方。「行!吃飽到書房裡好好聊一下。」

結束晚餐,齊媽幫忙收拾、顧曉詩則在旁削水果不時張望書房裡兩父子的對話,深怕一個擦槍走火又是不可收拾的大吵。

「說吧!」齊天碩坐在木椅翹著二郎腿嚴肅地看著兒子,那副君臨天下的姿態壓制齊威的銳氣。

「爸,關於何浩然…」齊威並不打算一口氣說完而是觀察父親的反應,見他沒說話又繼續說。「私下透過關係調查他是我的錯,我們兩個大打出手也是彼此的錯,但是你沒有必要懲處他。」

「懲處他?齊威,你覺得我是個不公正的人嗎?你們兩打架驚動校方並要求我去學校一趟,當我瞭解緣由後真的對你們兩人的行為感到幼稚,尤其是你!」齊天碩一想到那天何浩然不卑不亢的態度與果斷的判斷力,他便覺得這孩子將來大有可為。

反倒是自己的兒子仗著『齊首長』的名聲,私下調查何浩然而感到羞恥。

面對齊天碩不滿他的所作所為,齊威沒有太多的情緒而是忍著性子等待他要的答覆。

「何浩然當著我的面向我道歉,我也接受了自然也不會要求校方懲處。齊威,你自己要找機會去向何浩然的父母道歉,畢竟你打傷他們的兒子也有錯!」齊天碩總是冷著一張臉和兒子說話,但他的內心卻是愛著這個得來不易的寶貝兒子。

「等…等等!爸,你說你沒有懲處何浩然,那他為什麼要申請休學?」等到父親的答案後,齊威楞了幾秒馬上再次詢問卻在父親臉上看到疑惑的表情。

「何浩然沒事為什麼要休學?你該不會逼迫他吧!」齊天碩的臉色瞬間大變,齊威抬頭對上父親的眼神,一臉寫著『怎麼可能』,下一秒兩父子臉色鐵青。「我有這麼無聊嗎?要仗著『齊首長』的職稱去對付何浩然嗎?我最好有這麼小人!何浩然他要休學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別把我和你腦袋裡的下流想法劃上等號。」

齊威氣沖沖地離開書房回到房間,拿起電話透過關係找到教務主任的電話。詢問之下才知道何浩然根本沒有申請休學,那天他在會議室外聽到的、看到的全是何浩然和何皓瑜演出來戲碼,他被他們倆兄妹耍了!

「何浩然!你這個王八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氣憤地在房間發脾氣,冷靜了幾秒後他又撥了一通電話。「我是齊威,我要你幫我查何浩然從上海飛往台灣的班機時間!」

何浩然,我就不相信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文章標籤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