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而行~海現在已經要寫第五章了

第一次嘗試寫正規的耽美原創,坦白說寫的蠻開心,一方面也蠻緊張

逆光而行是目前為止我寫過這麼多作品中,唯一一份純手稿!

嘿嘿~練字用的手稿!

雖然不清楚有多少讀者會看,但仍舊希望讀者喜歡喔!

 

 

 齊威冷著一張臉鎮定地看著何皓瑜,火辣的巴掌疼痛他也沒伸手碰觸臉頰,是因為男人的尊嚴?還是他對何皓瑜的憤怒?

相較於白寧激動地哭喊何浩然,何皓瑜冷靜的態度讓他感到不可置信。他不懂自己的哥哥昏了過去,做妹妹的為什麼那麼冷靜,就像和自己沒關係似的。

齊威推測何皓瑜之所以有這種態度與理性,可解讀為『這並非第一次,而是多次經驗的累積。』

隨後班導師和教務主任陸續出現,教務主任拉起昏去的何浩然背著他下樓,班導師一臉擔憂地安撫白寧同時輕輕地搖頭嘆息。

「皓瑜,需要聯絡家人嗎?」班導師似乎知道答案了卻又習慣性地詢問何皓瑜的意見,她淡定地說了一句『不需要,我處理就好。』,便跟著教務主任跑往醫護室。

「好了!大家都回到班上去,齊威你跟我來一趟辦公室。」班導師看了齊威一眼離開教室,齊威一臉無所謂地跟在身後。

「齊威,你到底是為什麼要和何浩然打架呢?你自個什麼身份不用我講明吧!當初你轉學的時候齊首長特別交代校方要好好照顧你、看著你,結果你今天給我打架鬧事,不就擺明了找碴。」班導師對於齊威的身份感到苦惱,她卻不能坐視不管。

「行了!學生打架這件事不能視而不見,我還是得和齊首長打電話去。」班導師打開電腦資夾拿起電話的瞬間,齊威搶過她的電話。「老師,剛剛你問何皓瑜打不打給父母,她回你不用。那為何要給齊首長打電話呢?難道你就不用問問我的想法嗎?」

班導師嚴肅地看了齊威一眼,她拿過電話放回原位。「學校惹不起齊首長,就算你不肯也得打這電話!」

班導師態度強硬不容溝通,齊威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他冷著一張臉語帶威脅。「你今個兒打給齊首長,我明天就讓你離開靜安高中。」齊威瞪打眼睛看著臉色刷青的班導師,他很明白自己身為齊首長的兒子,他的一句話足以判人生死。

「齊威,你別仗著齊首長就可以侮辱老師!」班導師為了捍衛為師尊嚴而嚥不下這口氣,惡狠狠地瞪了齊威。

偏偏齊威不把班導師放在眼裡,他轉身離開辦公室完全不把般導師的怒喊聽在耳裡。

齊威迅速地走往醫護室探頭看見何皓瑜坐在床邊安靜地等待何浩然醒來,他靠著牆沈默地等待,直到上課鐘聲響起他聽見何皓瑜要回教室上課,而躲在柱子後方。

「你不是齊威嗎?怎麼會來這?」校醫看見齊威踏進醫護室感到驚訝,齊威並沒有太搭理她,直接走到何浩然休息的病床邊。「他什麼時候會醒?」

「這說不準,全靠何浩然自己。不過他的生理指數都很正常,我想放學前一定會醒過來。」校醫走上前溫柔地撥開何浩然的眼皮測試瞳孔反應,調整點滴轉身打量齊威臉上表情。

「不過說也奇怪,你既然打傷他又心虛的來關心他,齊威你不覺得自己多此一舉嗎?」

齊威不是傻,他怎麼可能聽不出校醫的暗諷。「你有時間損我就好好地照顧何浩然,少貧嘴了。」校醫白了一眼這個沒大沒小的學生,回到辦公桌繼續忙著自己的工作,齊威則拉了張椅子坐在何浩然身旁。

大手順了他的頭髮,看著他昏睡的面容。白晰的皮膚、一雙渾圓的雙眼、高挺的鼻子、上薄下厚的嘴唇,齊威下意識地用細長的手指撫摸他的五官。

何浩然,只有此刻我才能清楚地看著你。

突然何浩然發出虛弱的呻吟,齊威握住他的手叫了校醫。「何浩然差不多醒了,你給他喝點水吧!」齊威依照校醫的指示扶起何浩然的身子讓他靠在自己的左胸,小心翼翼地讓他喝下幾口水才再次讓他平躺。

「校醫,別讓何浩然知道是我照顧他,你要是走漏消息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齊威白了校醫一眼帶著威脅的氣勢離開醫護室,一臉莫名其妙的校醫看著齊威的背影,冷不防地自言自語。

齊威,何浩然是何許人物你可能不清楚,你就不要在我有生之年看到你被他吃死死!

沒料,校醫無心的一句話竟然一語成讖!

 

「哥,你還好嗎?頭還疼嗎?」清醒過來的何浩然白著一張臉坐在腳踏車後方,何皓瑜一邊騎腳踏車一邊關心後方的哥哥。

「皓瑜,等等回家你先幫我把嘴角和眼睛旁的打架傷口用妝補好,我不想讓爸媽擔心。」何浩然靠著妹妹的背讓自己頭暈的頭舒服一些。「我知道了!」

兩兄妹回到住家,何皓瑜走在前方先和正在準備晚餐的媽媽打招呼,何浩然跟在後喊了聲『媽,我回來了。』就迅速地走到妹妹房間。

「疼嗎?齊威那個王八蛋,下手還真重!」何皓瑜一邊幫哥哥化妝遮掩傷口,一邊為他打抱不平。「別提起他了,我不想聽見他的名字。」

或許何浩然仍覺得頭暈不舒服,儘管何皓瑜多麼輕手地化妝他還是有種想吐的感覺。「皓瑜,我先去睡一下好了。」站起身的瞬間何浩然一股天旋地轉直接向後倒,何皓瑜嚇得趕緊抱住哥哥卻不敢大叫引起媽媽的注意。

攙扶著何浩然回到他的臥室,讓他平躺在床上蓋著棉被坐在床邊等他熟睡後才安心地離開。

「媽,哥哥身體不太舒服,他說先睡一會先不吃晚餐了。」何皓瑜想不到什麼好理由可以迴避學校打架事件,只好搬出老梗欺騙媽媽。

「怎麼會?我去看看好了!」許淑芬放下廚房的工作洗手擦乾走往兒子的房間,何皓瑜想阻止卻怕自己越是阻攔越容易讓媽媽起疑心,只好跟在後頭。

「浩然?」許淑芬坐在床邊看兒子睡的很沈,伸手摸摸他的額頭又碰碰自己的。「沒感冒啊!皓瑜,這半個月爸媽回台灣照顧奶奶,你和浩然在學校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面對媽媽的質疑何皓瑜以微笑掩飾內心的忐忑。

「媽,我們很乖好嗎?你別窮擔心了啦!而且下個月就是暑假了,我和哥哥不是要回台灣陪奶奶嗎?」

「好吧!我是很放心你,但浩然我就不放心了!浩然就是一副高冷孤獨的個性,明明自己說著一口流利的上海話、長相帥氣也不輸給上海人,怎麼老是顧慮這顧慮那的。要是浩然像你一樣臉皮厚一點,我就不會那麼掛心他了。」

何皓瑜知道媽媽的擔心,可是她總不能向媽媽坦白哥哥之所以高冷孤僻、不願和人交際是因為無聊的同學欺負他、排擠他吧!

「媽,別想太多了!走吧!我好餓快煮給我吃啦!」何皓瑜抱著媽媽撒嬌順道安撫媽媽的多心,離開臥室時何皓瑜關上房間門多看了一眼哥哥,嘆了一口氣。

這晚何浩然沒有醒來吃飯睡了一整天,隔天起了特早起床洗澡。「媽,早安!」洗好澡出來剛好遇到正要準備早餐的媽媽,許淑芬看了兒子一眼看見他嘴角破皮結痂。

「浩然,你的嘴角怎麼了?流血結痂了?」

糟糕!我把皓瑜幫我化的妝被我洗掉了!

「媽,這是我昨晚睡太沈自己咬破的。」這大概是何浩然一生中編了一個最差的謊言。「媽,我昨晚沒吃現在好餓,做飯給我吃吧!」何浩然笑的好看同時抱了媽媽,撒嬌的模樣與何皓瑜相同。

「好了!好了!我去準備早餐,你啊!去巷口幫你爸爸買些燒餅油條之類的,他吃不慣西式早點。」

何浩然拿了媽媽的零錢包打開家門徒步走往巷口的一家燒餅油條店鋪。「浩然,你起的真早!是幫你爸買早餐嗎?」

「嬸兒,你怎麼知道啊!我爸就喜歡吃你們家做的燒餅油條,幫我準備一份吧!」何浩然付完錢提著一份燒餅油條和一袋豆漿走回住家,突然他停下腳步回頭一望,看見一個穿著軍服的人匆忙躲在石柱後方。

軍人?齊威煩不煩啊!昨天被他打了幾拳還不放過我,有夠無聊!

何浩然雖然不太清楚該名軍人是誰,但猜想應該是齊威派來的。停下腳步想了好一會,他拿著早餐在住處附近的胡同兜圈,最後甩開對方迅速回家。

「浩然,你怎麼跑得滿身是汗?」四十出頭的男人皺了眉頭摸摸兒子的頭髮,何浩然把早餐遞給爸爸轉身進入浴室沖澡。

「爸媽,我們去上學了!」何浩然牽出腳踏車,何皓瑜抱著兩人的書包讓何浩然騎到巷口後,他們倆趕緊交換改由何皓瑜騎腳踏車載他。

吵吵吵鬧鬧的聲音就在何浩然踏進教室的那一瞬間鴉雀無聲,何浩然不以為意地坐在位置上,他身後的人安靜地看著書讓何浩然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怎麼了上午的四節課齊威過份的安靜,何浩然總覺得身後人好像成了隱形人,想翻過頭偷瞄卻又不想害到自己,所以他選擇壓抑自己的好奇心。

午休結束何浩然突然覺得頭暈不舒服,有一種想吐的感覺,於是他從書包裡拿出止暈藥一口服下。

「喂!你還好嗎?」齊威老早就發現何浩然打從午休開始就一直揉著太陽穴,看起來十分不舒服。方才又見他從書包中拿出藥,猜想這傢伙犯頭疼了。

「你別碰我!」何浩然揮開齊威的手,側過身瞪了他一眼。偏偏齊威沒把他的白眼放在眼裡,依舊主動伸手揉了何浩然的後腦杓。

「齊威,你是故意的吧!」昨日後腦撞的不輕腫了一個包,齊威不知輕重的揉了他的後腦,痛的他出手朝他臉不揮去。幸好齊威閃的快,雙手抓住何浩然的雙手。

「齊威!」就在這瞬間教室前方的門出現一個西裝筆挺大約四十出頭的男人,齊威和何浩然的動作瞬間凝固,同時望著他。

「你就是何浩然吧!」齊天碩剛拉開教室門就看見何浩然朝自己的兒子出手,腦海立刻想到昨天齊威回家時臉上多了傷口、脖子和手腕的抓痕。

「爸,你怎麼會來!」齊威鬆開手喊了對方一聲爸,何浩然立刻驚覺眼前那名男人想必就是『齊首長』。

「何浩然,我有事找你!」他威震八方的氣場不讓何浩然猶豫,然而何浩然一臉泰然地起身,這時齊威抓住他的手。「喂!我跟你去!」何浩然瞪了他一眼甩開齊威的手。

「你爸會找我不就是你告的狀嗎?」

齊威鬆開手眼睜睜地看著何浩然離開眼簾,沒一會兒同學交頭接耳地討論著何浩然,齊威坐立難安地起身追了上去,恰巧遇到臉色慌張的何皓瑜。

「齊威,你這個小人!」她狠狠地瞪了齊威一眼,眼神充滿不屑。

另一方,因為齊首長突然出現靜安高中,校長和幾位主任都上前恭迎並且安排一間會議室讓他和何浩然談話。

「你就是何浩然?」齊天碩第二次詢問少年的名字,只見何浩然神情冷靜、毫無畏懼地看著他。「是!我就是何浩然。」

「坐吧!」他的一個手勢何浩然整理制服坐在他的對面,眼神沒有一絲害怕地看著齊天碩。

「我看你臉上也有傷口,你和齊威打架了?為了什麼而打架?」齊天碩近距離看到何浩然嘴角、右眼角的傷口,皺了眉頭。

「齊首長,那我就直說了!」

「你說吧!」

何浩然深呼吸一口,將昨天打架的事情據實已報,齊天碩聽完後臉色一青對上何浩然冷靜的態度。

他竟然有一種被制伏的潛意識。

「齊威私自調查你的身世的確有錯在先,但你出手打人也不對,既然雙方都有錯那不如請雙方家長一同出席,為彼此道歉。」齊天碩本來想為齊威出口氣銼銼何浩然高傲的態度,偏偏自個兒子也有錯搞的他難做人,只好摸摸鼻子做罷!

「齊首長,我自己闖禍就應該由我承擔,無須連累我的父母。」何浩然想起今天早上許淑芬發現他嘴角的傷口,那擔憂的眼神就讓他很自責、難受了。如果父母知道他『又』和軍二代打架,是不是對他更擔心、更操心呢?何浩然不想總是讓父母掛心,所以他決定先向齊天碩道歉。

「齊首長,對不起!因為我缺乏度量而出手打了齊威,我在這向您道歉,希望你能原諒我!」

齊天碩第一次看到一個高中生明知道事情並非全錯在他,他卻能態度冷靜、眼神無畏地低頭道歉,這種能屈能伸的度量將來勢必能成大器。

「齊威是軍二代也是我唯一的兒子,他不是你說打就打的人。如果我追究起來你是要受到懲處,何浩然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面對齊天碩冷冽的眼神與咄咄逼人的語氣,何浩然腰板挺直嘴角揚起一抹冷淡的微笑。

「行!這學期就到月底結束,我會向學校申請休學並且轉學至上海其他高中。不!以齊首長的威信我留在上海想必也會造成您的困擾,那麼我回到台灣就讀高中就可以解決了。」何浩然說著這番話同時雙眼注視著齊天碩,眨都不眨一眼。

天啊!這孩子不但不畏懼我是首長還能以勇者無懼的眼神看著我,何浩然你可是個不簡單的少年啊!

「何浩然,那些話是你自個兒說的我可沒逼你,該怎麼做你自己決定。」齊天碩說完這句話起身離開會議室,何浩然直到他離開了才鬆了一口氣向後靠著椅背深呼吸。

「哥,齊首長和你說了些什麼!」何皓瑜緊張得像隻熱鍋上的螞蟻衝進會議室,擔心地拉起何浩然的手關心。

挺起腰坐正的何浩然恰巧瞥見站在門外背對著他靠牆的身影,他將何皓瑜拉近自己的身上,並且在她耳邊說話。

『皓瑜,齊威敢向他父親告狀,我非得整死他不可!幫我一個忙,但別讓白寧知道,我不想讓她掛心。』

於是何浩然雙手搭在妹妹肩上,一臉哀傷無助地看著她。「皓瑜,對不起!因為我失手打了齊威惹的齊首長不高興,我不想拖累家人所以答應他一件事。」

「什麼事!」何皓瑜誇張的演技讓何浩然忍著笑意,失落地看著妹妹繼續演給站在外頭的齊威聽。

「這學期結束我就會回台灣唸書了!」何皓瑜先是呆楞了幾秒鐘,下一秒她突然抱住何浩然不可置信地哽咽哭泣。「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你要申請休學然後回台灣唸書,爸爸媽媽會同意嗎?」

「皓瑜,我不想重蹈覆轍所以才會決定回台灣讀書。至於爸爸媽媽那我會和她們說明清楚,再來我遲早都會回台灣啊!現下是我自己闖禍的關係提早回去罷了!好了…別哭了!」

何皓瑜看了哥哥嘴角的微笑暗示,她放聲大哭。「嗚嗚…不要啦!你不要離開上海啦!你曾說過要留在上海不回台灣的,為什麼要反悔!嗚嗚…」

「皓瑜,別哭了!有人容不下何浩然,所以我必須離開上海呀!別哭」何浩然說的矯情卻又不斷地用餘光看著門外的人,直到他走遠才輕輕拍了妹妹的肩膀。

「他會信嗎?」停止哭戲的何皓瑜笑容燦爛地看著哥哥,何浩然拉著妹妹的手走出會議室,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就算他不相信也不敢去問齊首長,畢竟他偷偷調查我違反了齊首長的光明磊落原則。皓瑜,你等著暑假前齊威一定會跑來找我問個清楚!」

何皓瑜不知道何浩然哪來的自信,她從哥哥的眼神中看到戲弄齊威的樂趣。

齊威啊!齊威啊!我的哥哥-何浩然聰明絕頂,你鬥不過他的!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