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的主題是:相見不如不相遇

第二章的主題是:十七歲的相遇

描述著齊威與何浩然高中相遇的種種

十七歲的你、我有著對高中校園不同的憧憬

更有著美好且記憶最深刻的高校生活

相對著,在齊威與何浩然之間也是

為了擺脫父親的嚴格管教,齊威想盡辦法離開軍校轉學來到靜安高中,他遇到高冷的何浩然

一直以來低調求學的何浩然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國籍在求學過程中帶來困惱

沒想到遇到霸道專找他麻煩的齊威,他隱藏的秘密不再是秘密

從此他和齊威成了太陽月亮的追逐,兩個平行世界的人

 

 「何浩然!你還要睡多久啊!快遲到了!」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女打開房門站在床邊朝著賴床的少年大喊,沒料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還翻身抱著棉被繼續睡。

「何浩然!你快點起床啦!我們要遲到了!」少女眼看就要遲到了,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開棉被,死命地搖醒少年。「何皓瑜,你吵死了!開學第一天不去學校又不會怎樣!」

何皓瑜哪會讓自己的哥哥對她發起床氣,她拿起床頭櫃上的制服丟向他。「何浩然,我給你五分鐘!你再不起床等爸媽從台灣回來我就和他們說你開學第一天就蹺課!」

「啊!我怎麼會有你這種妹妹啊!」心不甘情不願地起床閉著眼睛熟練地穿著制服,走出房間何皓瑜發現哥哥的扣子別錯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替他別扣子。「何浩然,你多大了?可不可以學著照顧自己啊!」

「我有你這個貼心的妹妹啊!你照顧我不就得了!」何浩然戴著黑框眼鏡伸手摸摸妹妹的頭髮,笑的溫柔。

「走吧!」何浩然將書包丟給何皓瑜,一對雙生兄妹騎著腳踏車上學。「等等…我先買早餐!」何皓瑜拍了哥哥的肩膀讓他靠邊停車,隨意買了兩份燒餅夾蛋和豆漿。「皓瑜,我不吃中式早餐的。」何浩然看了一眼妹妹手中拎的早餐,他眼看前方繼續騎車。「你還挑呢?上海賣西式早點很少啊!等我們找到了都已經是第二節課了。」

何浩然、何皓瑜出生在上海的台灣人,是一對龍鳳胎,長的一模一樣。這對雙胞胎是何家好不容易求來的孩子,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寶貝兒女。

「到了!到了!」何浩然停好腳踏車拉著何皓瑜的手往教室跑。「哥,記得要吃早餐啊!」拿過妹妹給他買的早餐,何浩然走進教室看了一個空位就坐下。「浩然,你怎麼又遲到了?今天又賴床給皓瑜罵了吧!」坐在旁邊的氣質少女笑著問他,何浩然拿起燒餅夾蛋咬了一口。「是啊!被她罵了。」他咬了一兩口就把早餐放在抽屜,整個人趴在桌上。「浩然,你怎麼不吃啊?」

「白寧,你知道的!雖然我出生上海都這麼大了還是吃不慣中式早點,白寧,陪我去福利社買麵包吧!」

「喔!走吧!」白寧拍了何浩然的肩膀兩人一同走出教室。

白寧,一個長相清秀高瘦的少女,是何浩然與何皓瑜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

「浩然,就買麵包吧!」白寧拿了一個奶油麵包和一瓶全脂牛奶交給何浩然,而他拿了一盒巧克力球朝著白寧笑。

「你是傻子啊!早餐都沒吃就想吃零食,而且這款巧克力球口感普通,沒啥特別的。」

「可是我很喜歡啊!走啦!結帳吧!」何浩然拉起白寧的手腕結帳,兩人回到教室,一個吃著麵包喝牛奶、另一個打開巧克力球拿了一顆,其餘的都放在對方桌上。

早自習結束後,班導師帶著一個少年走進教室。

「早安,這位是新轉學生,名為齊威。」

班上每一位同學都抬起頭認真看著班導師介紹轉學生,唯有何浩然一臉無關緊要地低頭在筆記本上畫畫。

「齊威同學,那你就坐在何浩然後面的空位吧!」班導師指了指空位,轉學生便順著方向走去。這時他瞥在何浩然的正在畫一隻貓,他停下腳步看了幾眼才坐在後面的位置。

整堂課何浩然都沒有抬頭專心地畫畫,坐在他深厚的齊威認真的寫筆記同時也盯著那顆始終低頭的腦袋。

下課後齊威坐在原位看著同學依序離開教室,他等何浩然離開才起身走到他的座位,拿起他的筆記本翻開,看見他畫了一隻非常可愛的美國捲耳貓,再向前翻了幾頁,是一張平面設計圖。

「這是什麼!和我想像的室內設計一模一樣。」於是齊威他順手撕下那張平面設計圖,然後故做自然地放進他的書包。

開學第一天只有上半天課程,中午一到同學都急著回家,要不然就是三五好友一起去網咖組隊玩遊戲,再不就是約約唱歌吃飯等。

「齊威,今天軍營辦餐會你可要出席啊!不然我們哥們會被你爸吊起來打!」才走出校門就接到從小一同長大哥們的電話,他答應了所以又順道撥了一通電話給司機。

莫約十五分鐘一台軍用車開進校門特別引人注目,而齊威習以為常地打開車門,看著窗外學生一臉驚訝的樣子,他冷冷地笑了一笑。

駛離校園往軍營方向前進,齊威看見何浩然騎著腳踏車載著一個和他長的很像的女孩子。「小劉,開慢點。」軍用車靜靜地跟在他後頭,突然何浩然緊急煞車,身後的女孩撲上前抱住何浩然大叫。

「何浩然,你有病啊!」濃厚的上海腔,齊威在車內聽得很清楚。下一秒何浩然轉過頭不知道和女孩說了什麼,兩人同時轉頭並且目光投射車內。瞬間齊威看到兩張一模一樣的臉,他別過頭要司機加速開走。

「小劉,我問你,政府有解禁一胎化嗎?」

「目前為止還是一胎化政策,但如果懷雙生就例外了。」

另一方,何浩然看見乘坐那台軍用車的人是班上的轉學生-齊威。「哥,你幹嘛突然煞車啊!我差點摔下來耶!」何皓瑜摸摸自己的額頭,單手摟著何浩然的腰疑惑地問。

「沒事!我只是看到那台車怪怪的,走吧!回家吧!」何浩然加快腳力騎車回家,一到家何浩然就迅速地把門上鎖,然後告訴妹妹今晚在家裡煮別去外頭買快餐。「何浩然,你怪怪的!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嗎?」雖然兩人是同一娘胎,但個性卻截然不同。

何浩然高冷固執,不善於表達情感,但他很善良且有正義感。

何皓瑜熱情活潑,能言善道,唯一的缺點就是耐心不足。

「你該不會惹上相同的麻煩了吧?」何皓瑜細長的食指抵著哥哥高挺的鼻子,狐疑地追問。「沒有!何皓瑜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還有你一天到晚黏著我,有誰敢追我啊!大傻子!」

何皓瑜朝哥哥吐了吐舌頭,將書包放在客廳走進廚房洗米煮飯,順道將媽媽放在冰箱裡的咖哩拿出退冰,晚點加熱。

回到臥房的何浩然打開筆記本要把今天畫的草稿掃描匯入電腦,才發現上課畫的美國捲毛貓不見了,下意識地又往前翻閱幾頁。

不見了!不見了!我的設計圖不見了!

何浩然把書包裡的東西、課本全部到在書桌上,拿起課本一頁一頁翻著。「怎麼可能不見,那是我準備參加比賽用的設計圖草稿啊!」何浩然心涼了一半,他跑出臥室在廚房的窗邊和妹妹說了幾句話就騎腳踏車直奔學校。

「何浩然,放學了你怎麼還沒回去,等一下就要關門了啊!」訓導主任巡堂時發現何浩然正在位置上東翻西翻,像是在找東西一樣。

「老師,我知道。我先找找東西一會就回去。」不管怎麼找、翻箱倒櫃的找就是找不到自己畫的設計圖,何浩然既生氣又失落地敲打桌面踢了椅子。

「怎麼可能不見,一定有人惡作劇!我又是哪招惹到你們這些無聊的人!」何浩然趴在桌面右手不斷地敲打桌面,冷靜了好一會他在地上看見筆記本的紙屑。

果然,有人撕了他的筆記本!

「你最好別讓我抓到,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日子!」何浩然拾起地上一小片紙屑碎片,嘴角冷冷的上揚。

站在教室門外的少年打從何浩然跑進教室內,他就站在那觀察他好一陣子。直到何浩然起身準備要離開時,他順手打開另一間教室的前門躲在裡頭。

「應該走掉了吧!」齊威心想都待在裡頭這麼久,那小子應該離開了才轉開門的瞬間就看見何浩然站在樓梯口盯著他。

「你…你怎麼會在這?」齊威嚇了一大跳,他沒想到何浩然竟然沒走。「那你怎麼會在這?」何浩然眉頭上揚疑惑地問著,齊威深呼吸一口露出淡淡的笑容。「回來拿個東西,你看我的課本忘了拿!」他為了掩飾自己因好奇而跟蹤何浩然,自然地拿出語文課本在他面前晃動。

「你的課本借我看一下!」眼尖的何浩然看見齊威的課本有他的筆記本紙張,伸手拿過他手中的語文課本。果然他畫的美國捲耳貓就夾在他的課本裡,何浩然抽出草稿,用力地將語文課本砸向齊威。

「這是什麼!你為什麼偷撕我畫在筆記本上的草稿?」齊威眼看證據在他手上,他一臉無所謂的注視何浩然因憤怒而瞪大的眼睛。

「是我撕的又如何?要不是你畫的好看我幹嘛撕!」齊威輕浮的態度惹惱了何浩然,他上前抓住齊威的衣領。「你想看我的畫,我可以借給你,但是你沒經過我的同意撕走我的畫,那就是偷!」

齊威拉開何浩然的手,一副高傲不可一世地瞪著他瞧。「何浩然,那不叫做『偷』是『借』!」

「王八蛋,你不可理喻!」何浩然生平第一次遇到這麼無賴的人,他雙手握拳忍耐自己的憤怒。

「對!你真瞭解我,我就是不可理喻!」說完這句話的齊威手一鬆,何浩然退了幾步惡狠狠地瞪了他轉身離開。

望著何浩然容忍憤怒而不發洩的臉色與傲氣,他突然覺得好有挑戰性,他要試試何浩然的底線在哪裡。

何浩然,我一定會踩到你的底線!咱們走著瞧!

 

齊威走出校門坐上軍用車讓司機送他去軍營參加聚餐,他拿出書包裡的一張室內設計圖,嘴角揚起的笑意被司機透過照後鏡看的清清楚楚。「小威,新學校發生了什麼好事讓你這麼開心?」

「沒什麼!遇到有趣的人罷了!對了,小劉你可以私下幫我調查一個人嗎?」齊威拿出紙筆寫下一個人的名字交給小劉,並且交代他不能讓齊首長知道。

抵達軍營齊威才一下車,營隊裡的軍官趕緊上前打招呼,深怕一個怠慢惹怒了小祖宗。一行人走到會議廳,齊威的哥們看見他跑了上去搭肩將他帶到角落位置。

「小威,你是怎麼讓你爸爸答應轉學的啊!」李遠倒了杯酒遞給齊威,身旁的另一個哥們周轍替他夾了幾道菜,三個哥倆好難得聚在一起把酒言歡。

「就這樣!你媽超強,哪像我媽都不太反抗我爸,看樣子大學要不就是就讀國防軍事大學、要不就是出國深造,真是苦了我啊!」李遠一口氣喝了一罐啤酒,哀怨地抱怨自個的生活。

「我應該會直接出國唸書吧!小威呢?繼承你爸爸的志願從軍去嗎?」周轍對於齊威未來的道路很感興趣,畢竟他們從小一塊長大,齊家歷代都是軍官將領,齊天碩又只有齊威一個兒子,想想也知道齊威除了從軍之外沒有其他的道路可以選擇。

「不!我不會繼承父業,我想從商。」他的一句話讓哥們瞪大眼睛直呼不可能。「齊首長會讓你從商,太陽就打從西邊升起了!」

「小威,你省省吧!齊首長絕對不會讓你從商,他現在讓你離開國防大學附設高中擺明了先給你個糖吃,等高中畢業你就得回來從軍,不然以齊首長的個性他會答應你媽媽嗎?」

李遠和周轍太清楚齊首長的思維與手段,一旦只要齊首長認定的沒有人能反抗他的命令,只有執行的命。就算齊威也不例外!

「誰管那老子,反正等我有能力了我就要經商,我看那老子能管的住我嗎?」齊威說的信誓旦旦,他的好哥們則是聽的膽顫心驚,完全不敢想像齊威反抗齊首長的瞬間會擦出什麼血腥火花。

「好了!不說這了,今天好好聚一聚、好好喝一杯吧!」

 

「哥,你怎麼了?一臉怒氣沖沖的回來!」何浩然停好腳踏車用力地甩門,那憤怒可想而知。「齊威那個王八蛋!我絕對要讓他付出代價!」丟下這句話就回到自己房間,把今天上學畫的草稿匯入電腦,最後上色存檔。

這晚,齊威在軍營與哥倆好把酒狂歡,何浩然則生悶氣地重畫他準備用來申請設計比賽的室內設計圖。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