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最近讀者過的如何呀!

海已經兩個月沒更新部落格了啊!

這兩個月海一方面在編寫原創小說

另一方面是進修西點蛋糕烘焙

畢竟海到了一定的歲數總想完成年少時的夢想

所以花費在寫作上的時間較少

還請讀者多多見諒啊!

逆光而行,海的第一個耽美原創長篇小說,海寫的挺開心的

故事內容也越來越有趣呢!

希望讀者有興趣可以看一下喔!!

最後~~~~看文囉!

 

 

 

「浩然,你這次去上海多久才會回來?」十點鐘的晨會開完何浩然同時也完成業務交接,他把工作室的管理權委託瀚宇建設的陳志良暫代。

「其實也不是長駐在上海,我手上還是有都更計畫設計案呀!總之就是當個空中飛人啦!你們都是我珍惜的設計伙伴,我不在台灣的期間就請你們多多加油啦!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和我聯絡,就算要我飛回台灣也會赴湯蹈火。」

何浩然是個冷面設計總監,平常不苟言笑,但遇到這種分離的場面他還是軟下態度,想辦法鼓勵一同與自己打拼的伙伴。

因為他很清楚,沒有他們就不會有現在的何浩然。

結束下午的送別會,何浩然開車回到住處看見媽媽正為他煮一桌好菜。

「媽,今天就我們兩人吃,你煮這麼多菜哪吃的完啊?」放下公事包和車鑰匙聞香繞道廚房,看見滿桌的菜不自覺的調侃媽媽。

「明天你就要去上海了,不知道多久才回來,我想多煮些台灣菜讓你補身。」媽媽這麼一說觸動了何浩然內心的弱點,他走上前從後抱住媽媽老邁的身軀。

「媽,跟我一起去上海吧!」

「傻兒子,媽媽多久沒去上海了,那裡的街坊鄰居早就忘了,況且現在媽媽的朋友都在台灣,我跟著你去上海又沒事做,無聊的很我不去。」

何浩然知道這是媽媽的藉口,媽媽在上海定居了十八年,要不是因為我和齊威的事東窗事發,媽媽怎會哭著求我回台灣、怎麼會為保護我而和爸爸離婚呢!

上海對她來說是一場惡夢,好不容易脫離了又怎能跳回去受罪呢!

「媽,不然我一個月回來一次,反正兩個小時就到台灣了啊!」

「浩然,別盡說感傷的話,陪媽媽吃飯聊天好嗎?」

這晚何浩然忍著哀傷陪伴媽媽,等她入睡後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何皓瑜。

「皓瑜,這次簽約完就回台灣陪媽媽。以後我們輪流陪媽媽,別讓她一個人孤單地載台灣等著我們回家。」

這夜何浩然輾轉難眠,直到天亮了才勉強睡著。隔天何浩然搭乘中午的班機抵達上海,他回到靜安老家就遇到妹妹正在幫他清點家具。

「哥,你回來的正好,你的設計桌要放在哪?」

「放在我房間吧!主臥室留著給媽媽住吧!」原本何浩然打算把主臥室改成自己的工作室,但一想到媽媽隻身台灣心裡就一陣不捨。

這房子總要留給媽媽一間房吧!

「可是,哥你的房間很小的。」何皓瑜並不知情為什麼何浩然硬要把家具搬到自個房間。「哪裡小了,當初齊威暫住我家不也多放了張單人床。這設計桌所佔的空間不等於那張多餘的單人床嗎?」

他下意識地說出這句話讓何皓瑜楞了一會,何浩然才驚覺自己怎麼會說出這番話。「總之,就放在我房間吧!」

何浩然等工人安裝好設計桌後,他問妹妹要不要去附近商場逛街採買東西,何皓瑜一口答應。

「喂!皓瑜,你挽著我的手怎麼挽的像男朋友似的!就不怕街上人多看幾眼嗎?」何浩然不是不喜歡妹妹這樣挽著他的手,而是經過的路人多看他們倆幾眼讓他很不自在。

「你有看過長的一模一樣的情侶嗎?何浩然,你來商場是要買什麼啊?」

「買些衣服、床包、生活用品之類,畢竟這次留在上海的時間比較長,少了這些東西挺不方便的。」

於是兩兄妹一點都不手軟地開始買東西、掃貨,回家時兩人手上提了大包小包的東西。

「哥,你還沒說為什麼不把主臥室當作工作室啊?」關上門的何浩然露出淺淺的微笑。「我想等一陣子穩定下來了,你回家說服媽媽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畢竟留她一人在台灣,我不放心。」

「哥,你打算長住上海?」何皓瑜簡直不敢相信哥哥竟然會這番話,前幾天把齊威耍的團團轉,現在竟然說要在上海穩定。

何浩然,你有病嗎?

「我不會久住上海,我只是不想讓媽媽一個人在台灣等我們回家。我想說明天和齊威簽約了,也不知道多久才會結束合約,總之別問這麼多你就是回台灣說服媽媽搬來住就是了!別問了!」

鎖上門何浩然就把東西拿進屋內分類,整理自己的房間。收拾的差不多兩兄妹依序關燈,這一夜何浩然躺在床上看著窗外天台撫摸自己的嘴唇。

浩然,我是對你是認真的!是真心喜歡你的!
 

「簽約吧!」何浩然一身西裝筆挺與何皓瑜一起走進齊威的辦公室,他拉開椅子帥氣的坐下。

「急什麼?不先敘敘舊嗎?」齊威手持兩份卷宗不徐不疾,何浩然白了他一眼高冷地注視著他什麼話也不說。

跟我耗時間是不,那就耗吧!反正我時間多的是,我看你能撐多久。於是就像是槓上,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講話、誰也不打破這場僵局,直到。

「哥,拜託你!我的時間不夠了…」何皓瑜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忍不住地在何浩然的耳邊說著流利的英文。

「齊威,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好閒話家常的,簽約吧!」為了妹妹他可以拉下臉主動向齊威說話,但齊威不領情仍舊一臉無所謂地看著雙生兩兄妹。

「齊威!你利用皓瑜逼我回來上海簽約,現在我回來了你卻故意拖延時間不簽約,你是耍我還是找皓瑜麻煩。」

「哼!都有!」齊威的態度讓何浩然氣炸了,他抓起何皓瑜的手起身朝著辦公室門走。

「何浩然,你踏出辦公室門一步,何皓瑜的百貨設櫃合約我就當場撕掉!」他們倆兄妹同時回頭看見齊威一副要撕毀合約的模樣。

「齊威,我警告你,要不現在立刻簽約我就留在上海,不簽約我立刻回台灣接上百件設計案,就算操死自己也會把上海建案違約金一毛不差的賠給你!」

何浩然非常清楚齊威的弱點,只要威脅他、自虐自己,齊威再怎麼霸道不講理也會屈服他,因為他明白齊威對他的情愛超越自己。

「好!那簽約吧!」齊威將合約放在桌上豪氣的簽上自己的名字,何浩然和何皓瑜走回桌前,他看見齊威手中的老舊鋼筆,抬頭看了他一眼。

齊威,你還保留著那支我送給你十八歲生日禮物的鋼筆啊!

「好!我都簽約了,皓瑜你帶這一份合約回公司吧!」何浩然確認雙方合約書無誤後,立刻從齊威手中拿走一份轉交給妹妹並且讓她快速回公司處理後續流程。

「既然簽約完了,那我就先離開了。」何浩然禮貌性地和齊威打聲招呼轉身要離去時,齊威上前抓住他的手腕。「浩然,我帶你去你的辦公室。」他霸道的行動力一點都沒變,何浩然想掙脫卻被抓的更緊。

何浩然,我好不容易把你帶回上海,你覺得我會讓你逃離我的視線嗎?

「這是你的辦公室,你要的設計桌、喜歡的顏色我全都幫你準備好了,從今天開始你正式上班。」何浩然被迫推進辦公室,他看見一系列的鐵灰色設計桌家具,黑色麻布沙發和白色的系統櫃,眼前的一切都是他喜愛的風格。

即使經過十二年的分離,齊威依舊清晰記得何浩然的每一個喜好。

「齊威,你回去上班吧!」他轉身將齊威趕出辦公室,然後自己一個人坐在設計桌上看著窗外美景,腦海閃過高中時兩人相處的畫面。

浩然,你不喜歡吃豆漿饅頭之類的早點嗎?

不吃!我喜歡吃三明治。

這樣啊!那我明天去買!

齊威,你是傻子嗎?三明治這種西式早餐在上海很少的!

你啊!別小看我!我總有方法買給你。

「是啊!你總有方法買給我,因為你是齊威啊!」何浩然雙手撐著桌面閉上眼睛向後仰,用力撐著幾秒鐘回到原位。

反覆幾次讓自己的身體放鬆,同時也藉此拋開雜念。「開始吧!」何浩然從包包裡拿出自己的繪圖工具,打開電腦閱讀何皓瑜寄給他的企劃書,勾勒出他認為合適的風格。

「哥,你下班了嗎?」何皓瑜回到家打了電話。「皓瑜,我現在正好有靈感,不回家陪你吃飯了,我要是回去晚了你就把門窗上鎖,注意安全喔。」

何浩然有一個壞習慣,只要他的設計靈感來了他就會沒日沒夜的瘋狂畫設計圖,甚至還會做模型,經常把自己搞的筋疲力盡。

齊威站在辦公室門口雙手還胸斜靠著門安靜地看著何浩然,想了想他敲了玻璃門也不見何浩然抬頭,於是他走近他雙手壓住他的藍圖上,何浩然才眨了眼看他。

「你怎麼在這?不是下班了嗎?」何浩然明明可以推開齊威壓住藍圖的手,可是他不想碰那雙他思念十二年的手,只怕一旦碰觸了便欲罷不能。

「那你為什麼不下班?」擺明了就是明知故問,何浩然給了對方一個大白眼。「為了擺脫你,我要趕緊把設計圖畫完。齊總經理,謝謝你的關心,不送。」何浩然正靈感來著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打擾他,所以丟下這句話又繼續專心畫畫。

齊威就算知道何浩然下了送客令,他仍不為所動地坐在沙發一隅專心地看著他。

齊威,你是有病嗎?留在這是折磨我吧!

等何浩然將藍圖草稿畫的差不多時,他伸伸懶腰抬頭看見齊威單手撐著臉睡的沈穩,何浩然走出辦公室打開他的辦公室門拿起掛在一旁的西裝外套走回。來

「齊威,我已經不是那個需要你保護、寵溺的何浩然了。我已經能夠保護我自己,所以我們各走各的路,好嗎?」

口裡說著冷漠,細長白晰的手指溫柔地輕撫齊威的五官,臉上揚起的弧度,是久違不見的微笑。

齊威,好久不見!你過的好嗎?這十二年來,你都和誰過?

 

隔日早晨齊威醒了過來,睜開朦朧雙眼發現何浩然不見了,桌面也收拾的乾乾淨淨,下意識地認為他該不會離開上海了吧!

何浩然,你是有多麼想逃離我啊!

「警衛,你有看見何浩然嗎?」撥了桌上的分機詢問,得知何浩然才剛離開不久立刻搭乘電梯開了車直奔何浩然位於靜安區的老家。

「哥,你怎麼現在才回來,你畫了整晚的設計圖?」何浩然一臉疲倦地將畫筒交給何皓瑜,伸手拍了她的肩膀。

「拿去!交給你的老闆看吧!看哪裡要改再和我說,我睏了要去睡覺了!」

然後何浩然搖搖晃晃地走回自個房間,趴在床上立刻進入深沈睡眠。何皓瑜開心地拿著哥哥畫的設計圖走出家門,一轉身一個高大的身子擋住她的去路。

「齊…齊威…你怎麼會在這?」何皓瑜下的手中的畫桶滾落地,齊威彎腰撿起交給她,溫柔的一笑。「拿好,這是他熬夜畫的成果。何皓瑜,你能讓我進去看浩然一眼嗎?我答應你不會吵醒他,我只想安靜地看著他而已。」

打從認識齊威,何皓瑜就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他任性霸道不講理,仗著父親是首長囂張跋扈。但,唯有對待何浩然不同,笑臉迎人、溫柔體貼,即是何浩然高冷固執、動手打他,齊威也不曾對他動怒,包容著他。

十二年過去了,照理來說隨著時間流逝,他們應該有所改變,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還是和高中時期一樣,誰都沒改變,改變的是曾經走過的路、相處的人,還有反對他們的『家人』。

「齊威,我讓你進去浩然的房間,你別讓他知道。」何皓瑜打開家門讓齊威走進哥哥的房間,自己則靠著牆安靜地看著他們。

齊威單膝跪在床邊,伸手輕碰思念十二年的臉蛋,深情的眼神傳達他對他的思念。

浩然,你喜歡我嗎?

不喜歡!

浩然,你喜歡我嗎?

不喜歡啦!

浩然,你承認一下會怎樣啊!

我不承認也不否認,這就是我的答案。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行。

 

「皓瑜,你能告訴我為什麼當年浩然丟下我無聲無息的離開上海嗎?」早已料到齊威會問的何皓瑜,她看了齊威一眼。

「這個問題你自己去問浩然,因為我不是他所以沒有權力替他解答。我只能說當年十八歲的你們深愛對方又如何,你們根本沒有能力保護彼此、保護重要的人,所以你們的分離不應該僅由浩然一個人承受。齊威,你如果愛過浩然那就別再追問他關於那天發生的事情,好嗎?」

齊威不再追問也不再說話,他將何皓瑜送到她工作的公司後駕車離開。而他並沒有開回公司也沒開回家,而是將車停在何浩然的老家巷弄中。

熄了火,一個人坐在車內安靜地盯著老房,回想著他們認識的那一天。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