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更新海的原創耽美小說

一樣呀!!!因為關注微博所以也沒什麼在寫

海整個墮落啊!!

第四回是浩然與齊威的鬥智

暌違12年,浩然逃避齊威,不願意再和他見面

但是齊威好不容易找到浩然,他不願意放手只想追回他

兩個人就像太陽月亮一樣,兩個平行世界的人

他們究竟會摩擦出怎樣的火花呢!

第四回

 

何浩然搭乘地鐵從外灘區回到住處靜安區約莫四十分鐘,一路上他雙手環胸靠著車廂,思考簽下合約後齊威會怎麼對付他、他要怎麼防守,甚至他有什麼方法可以避開與齊威正面打交道的機會。

「唉…我一定是上輩子做了壞事,這輩子才會結下這孽緣啊!」想著想著他忍不住低咕抱怨,口袋的手機震動拉回他的注意。

「喂!嗯,我是何浩然!今天嗎?不方便耶!嗯,王經理抱歉,我現在人不在上海外灘區,所以沒辦法與齊總經理見面。」

天殺的!我才剛和陳爸簽約完,那傢伙下一秒就約我見面,是怕我簽了名賴帳溜回台灣啊!

雖然我是真的很想立刻、馬上回台灣,但班機時間是明天下午!啊…班機時間…我想到了!

齊威,你走著瞧!你利用簽約不讓我回台灣,我就有辦法讓你找不到我!

「王經理,這樣好了!因為我現在已經離開外灘區,那我和齊總經理約明天下午三點在威祥集團見面,就麻煩你和總經理說一聲了。」

簡單扼要地約了時間,心裡打著另一個算盤,我好想知道明天齊威等不到我的那副表情,一定很好笑!

到了靜安車站我轉搭公車到鄰近的老胡同下車,走在回家的路上繞進超商買一些生活必需品還順帶買了泡麵、雞蛋等快速料理包。

「皓瑜啊!你今晚會回來嗎?啊…不會喔!那我就自己煮泡麵吃囉!對了,你別應酬太晚,明天下午要回台灣喔!」左手持手機通話,右手轉開瓦斯煮泡麵。

何浩然是一個不會做家事、不會煮飯的男人,為什麼呢?主要是媽媽都伺候他們倆兄妹好好的,不讓他們做家事只求他們讀好書,後來他們兄妹也很爭氣闖出名堂。

何皓瑜習慣成為空中飛人,長期奔波上海、台灣,為了節省開銷她習慣自己做飯,利用打理家務來抒解工作壓力。

而何浩然不同,他返台後在外地就讀大學又去日本進修研究所,光是讀書、畫設計圖的時間都不夠了,煮飯、家事這些對他來說太麻煩,他寧願餓肚子也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秒可睡覺的時間。

隨意煮好泡麵端到客廳打開電視看看新聞,一邊滑手機一邊吃泡麵。洗好碗筷他習慣性地拿著板凳坐在門前,安靜地拿出畫筆獨自作畫,同時等待何皓瑜回家。

「哥!我回來了!」何皓瑜拎著一袋宵夜朝著他揮手,何浩然趕緊收好畫筆、板凳,搭著妹妹的肩膀走進家門並且將大門上鎖。兩兄妹吃完消夜後,何皓瑜從包包拿出一張機票。「哥,本來明天我要和你一起回台灣,可是今早開會有一家百貨負責人對於我代理的化妝品不是很瞭解,所以我必須整理好簡報向他說明。」何浩然看妹妹眉頭深鎖的樣子,他摸摸她的頭髮笑的很溫柔。「不打緊,我自己回去也行啊!快去洗澡,別太晚睡了。」

這晚何浩然簡單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隔日一早他去幫妹妹買了早餐。老家只剩自己一人,何浩然坐在庭院曬太陽,望見木梯而爬了上去。站在二樓天台環看四周街景,他席地而坐。

『浩然,我怎麼能那麼喜歡你啊!』

『齊威,你說啥啊!討打嗎?』

當時的我也是坐在天台上白了齊威一眼,他伸手搭在我的肩上施力摟住我,仰天大笑,像個傻子。

「皓瑜,我要回台灣了,你在上海要好好照顧自己喔!」離開老家拉著行李箱在胡同口攔了部計程車,直達上海浦東機場。何浩然明知還有時間無須那麼早辦理報到,他避免發生任何突發狀況,在抵達機場後立刻辦理登機報到。

「何先生,這是你的機票與護照。」何浩然拿過護照和機票拿出口袋裡的黑框眼鏡戴上,快速地進入出境大廳。

然後無事一身輕地在出境樓層逛逛,喝杯咖啡打發時間。

「下午三點十五分飛往台北桃園國際機場的旅客可以登機。」傳來登機廣播的同時,何浩然的手機響起而他開心地接起電話。

「喂,我是何浩然。」對方傳來爆怒的大吼,何浩然擔心自個耳膜震破刻意把手機拿的遠遠。好死不死的再次傳來登機廣播,何浩然右手持著護照、手機撫著肚子毫無遮攔地大笑。

「齊威,你聽到了吧!我要登機囉!掰掰!」迅速掛斷電話並且關機,提著公事包走入登機門。

「旅途愉快。」空服員撕去他的機票卡,何浩然的臉上仍掛著溫柔的笑容,這是十二年來他笑的最燦爛、最溫柔的一次。

 

「何浩然!」氣急敗壞的男人怒掃桌上的文件,他原以為何浩然主動修改見面時間是來和他討論合約之事,怎麼也沒想到他是故意把時間改為返台班機時間,殺的措手不及。

「靜雅,幫訂一張前往台灣的班機,我現在就要去浦東機場。」齊威氣壞了,腦筋也變的不靈光,下決定完全沒有瞻前顧後。

「齊威,你去台灣做什麼?」柳靜雅自上次目睹向來情緒冷酷、不在意他人的齊威,竟因為一個來自台灣的何浩然大打出手,在公司鬧出笑話。今天又因為何浩然失約返台,氣的要飛去台灣找他理論,這些行為舉止不像他,多了些幼稚。

「何必呢!既然他已經簽約了就表示他不會賴帳,一定會再來上海的。齊威,說不定何先生只是回家整理東西,這筆建案不是一兩天就能完成的,他要設計的地方可多了。」

柳靜雅雖然身為齊威的未婚妻,同時兼任秘書,她清楚齊威的行程也摸透他的生活習慣,唯一不懂的便是『何浩然』到底是誰,為什麼他的一舉一動都能牽動齊威冰冷的情緒呢?

「你的意思是不願意幫我訂機票嗎?」齊威瞪了柳靜雅一眼,偏偏她冷靜不為所動地拿起桌上一份公文遞給他。

「看完之後你就知道根本不用追到台灣,何浩然就會乖乖的回上海。」齊威接過公文看了報告,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何浩然,你以為拿你沒輒是吧!這下子我看你這隻孫悟空要怎麼逃出如來佛的五指山。

「靜雅,剛剛對不起,我太魯莽了!」齊威上前輕輕地抱住柳靜雅,朝她露出溫柔的笑容。「小事!下次記住就好。」

「啊!靜雅,幫我轉告百貨執行長,告訴他後天的專櫃進駐報告我也會出席。」

走進總經理辦公室,齊威認真著看著那份公文,仔細地研究法國潘朵拉化妝品的品牌來歷以及化妝商品帶來的商機。

齊威,除了投資房地產之外,另一個就是百貨商場,他年紀輕輕在商界建立不可忽視的地位。

一方面是靠他自己的實力,另一方面是他擁有一個將軍老爸,簡單說就是軍二代的優勢。

小時候他仗著軍二代作虎揚威,走路都有風、挺神氣的!直到遇見何浩然,齊威非常厭惡『將軍之子』的標籤貼在自己身上。

因為他很清楚,只要軍二代的標籤一天沒撕下,何浩然便一天正眼不瞧他。至今,何浩然仍舊高冷的漠視他。

 

「何經理,關於明天的簡報已經完成了,請你過目。」何皓瑜一邊講著流利英文與供應商調貨,另一手接過簡報踩著高跟鞋快步走進辦公室。

「明天上午十點,我會向百貨執行長報告,我會全力以赴請你放心。」結束與法國公司的對話,何皓瑜喝了一口咖啡接著翻開簡報,這才發現簡報上對於產品的說明不盡詳盡,而且太多英文敘述完全無法引起顧客購買的意願。

「這簡報不能用!退回去重做!」何皓瑜都快忙昏了,交代的簡報也做的亂七八糟,再好的脾氣也會瞬間瓦解。

「周秘書,立刻把這簡報退回去給企劃部,還有把企劃部經理找來!今天沒有完成這份簡報,企劃部誰都別想下班。」

何皓瑜雖只是個業務部經理,但她卻是由法國總公司指定代理窗口,直接說明了她擁有決定權,沒有她台灣就不能拓展業務,所以她的管理、決定權等同於總經理。

或許是太生氣了,何皓瑜脫掉套裝外套、高跟鞋在辦公室來回走動深呼吸,緩和生氣的情緒。

經過早上的發飆,企劃部很快地在下午就將簡報修改完成交給何皓瑜。下班後她招了台計程車直接回到老家,打開門後順手落拴看見廚房桌上的零食和紙條,看了一眼嘴角揚起甜美的笑容。「哥,謝謝你啊!」回到房間再次準備明天要去說明的資料,洗去一身疲憊打起精神面對明天的硬戰。

隔日何皓瑜換上黑色褲裝,化上韓系自然妝,高雅不失自然,搭著計程車來到東林百貨高層會議室。

「何經理,這邊請。」順著對方指示來到會議室,何皓瑜先請助理將簡報發放各位置桌面,自己將檔案先傳上電腦,待管理高層陸續就坐後她深呼吸一口看了執行長秘書的暗示開始說明產品。

就在抬眼的瞬間對上正前方那抹身影,鐵灰色西裝筆挺、面無表情地專注地看著她。

何皓瑜的心冷了一半,似乎猜到決定是否讓她設專櫃並非東林百貨執行長,而是他-齊威。

儘管如此,她還是冷靜地為自家產品說明介紹,態度從容落落大方,獲得滿堂彩。結束說明會後,何皓瑜和助理被請到休息室等候消息。

「何經理,麻煩你到會議室。」執行長秘書禮貌地帶領何皓瑜到會議室,她才一坐下冷酷的男人便開口說話。

「我同意讓法國潘朵拉化妝品在東林百貨設櫃,每月租金與先前談論的相同,但東林百貨走時尚風格,我要求櫃位櫥窗設計不能俗氣,所以你們會派人設計櫃位嗎?」

「齊總經理,關於櫃位設計圖尚未出搞,我會趕緊徵選設計圖不會影響東林百貨的時尚風格。」

齊威嘴角冷笑,手中的老舊鋼筆輕敲桌面,抬起下顎看了何皓瑜一眼。

「既然櫃位設計稿還沒出爐,那這合約就難簽了!啊…畢竟很多化妝品公司搶著要入駐東林百貨,我想時間上會來不及吧!」

何皓瑜早就知道齊威在想什麼,他只是用拖延戰術逼迫她罷了。

「關於設計圖我會趕緊處理,齊總不用擔心。」

「好!既然貴公司那麼有誠意特別派何經理為本百貨說明產品介紹,那麼三天後就請何經理帶設計師一同來簽約。」說完話的齊威收起鋼筆起身緩緩走向何皓瑜,他左手撐著會議桌貼近何皓瑜的耳邊。「我只要何、浩、然來設計法國潘朵拉櫃位櫥窗。」接著他拉開親密距離,主動朝著何皓瑜伸手表示合作愉快。

何皓瑜心裡氣的牙癢癢卻又不處可發,只好用力地握住齊威的手,眼神死死地瞪著他。

回到位於上海靜安區的辦公室,何皓瑜關上門把高跟鞋踢到桌下,拿起電話先和總公司說明櫃位設計事宜,最後的決議是無論如何都要在東林百貨設櫃。

「齊威,你絕對是故意找我麻煩!遲早有一天我也要讓你嚐嚐苦頭!」就算不滿、就算再多話要說罵,但何皓瑜還是忍下了,她拿起電話撥了一通電話。

「哥,只有你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了,後天你可來上海嗎?」何皓瑜即使有委屈、羞辱也不曾在外人面前展露,唯有他-何浩然面前,她哽咽地一五一十地說出滿腹委屈。

「皓瑜,別哭了!這一兩天我會交接工作室的業務,忙完我就會飛上海了。但是後天太趕我應該來不及,你把齊威的電話給我,我親自和他說吧!」

何皓瑜從皮夾中拿出齊威的名片唸給何浩然聽,「先這樣吧!」何浩然掛斷電話看著紙條上的號碼,發呆了好一會。

原來你的電話不曾換過,只是這十二年來我沒有勇氣打電話給你。

「喂,是齊威嗎?」何浩然為了妹妹鼓起勇氣主動打了這通電話。

「是!我是!」這聲音明明昨天才聽過,為什麼此刻卻覺得好像好久好久沒聽見的樣子呢

「我是何浩然,我打電話給你的原因你應該很清楚,後天我來不及去上海,所以我可以跟你約星期五簽約嗎?」

「哼!何浩然,你昨天把我當傻子耍,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總之後天你沒法來簽約,那只好對不起何經理了!」

「齊威,你要找我麻煩可以,我隨時奉陪!但是你要是膽敢欺負皓瑜,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好!這是你自個說的,星期五早上十點我在辦公室等候你和皓瑜出現,你膽敢逃跑我就當著何皓瑜的面把合約書撕了。」

何浩然太瞭解齊威的個性,如果這次他逃走鐵定會害死皓瑜。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絕對不會讓齊家人再傷害我的親人。就像十二年前,因為我的自私差點失去皓瑜,齊首長的槍聲毫不留情的斬斷我對齊威深愛。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