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一週工作很忙,下班後開寫稿子

有時候真的還沒累的!

我啊~~昨天和親友聊到這篇耽美小說

親友很喜歡何皓瑜這個名字啊!

嘿嘿~~~~我也很喜歡這個名字,還有何皓瑜的豪邁的個性啊!

最後!希望讀者會喜歡喔!

 

 

 高樓林立象徵上海市的繁榮,一名身材高挑、身穿合身西裝襯托他那健美紮實的男人體型,看的令人稱羨。

「齊總,這次統籌規劃建案的室內設計師來自台灣,是一名留日的建築師,挺優秀的。」

「所以呢?」男人一邊練字一邊聽屬下報告,散發出冷酷的氣息讓人不能大氣一吸。「叫什麼名字?」

「對方設計師姓何。」突然男人停止練字,抬眼對上企劃部經理王宇,腦袋閃過一個被他拋棄的名字。

「什麼名字?說啊!」不耐煩的語氣嚇壞王宇,他吞了吞口水深呼吸將設計師的名字全數說出。「何浩然,出生台灣台北人。」

哼哼…何浩然,你倒是撇的挺乾淨的嘛!連出生地都可以改掉,你是多厭惡我,多麼不屑和我踏在同一塊土地上。

「何浩然,出生上海的台灣人!」冷不防的修正王宇的資料,雙眼冷如箭地要他離開辦公室。

「幫我安排見面時間,我看看他的藍圖再決定是否要錄用。」

等王宇離開他的辦公室,男人冷哼一聲揮掉桌上的文件還有那支他珍愛的老舊鋼筆。

「靜雅,下午的行程全部幫我改時間,我現在不想上班。」男人撿起那支老舊鋼筆放入口袋,抓起錢包和手機丟下一堆問題交給秘書處理就離開。

「齊威,你…」門碰的一聲關上,秘書叫了他也當作沒聽見。年輕貌美的秘書嘆了一口氣,拿起電話紛紛將下午預定的會議、客戶拜訪、應酬全都取消重新安排。

搭乘總經理專用電梯來到地下室,開了黑色名貴跑車漫無目的就在上海街道奔馳,腦海裡全都是同一抹身影、笑容和想忘都忘不了的臉蛋。

「王八蛋!何浩然,我是欠你的嗎?」男人氣到將車開到一旁街道空出的車位,熄火後坐在車內大口呼吸企圖靜下心,更想把腦中殘影甩出。

就當他覺得心平氣和之際,熄了火走出車內點了一支煙靠著車身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小心點!奶奶,你慢慢走!」鐵灰色西裝襯托高挑濃纖和度的身材,他主動地攙扶老奶奶,替她拿著東西慢慢地走在斑馬線上。抽煙的男人擰熄煙丟在地上,下意識地跟上前。

「少年,謝謝你的愛心啊!」對方笑著搖頭,目送奶奶離開後便繼續往前走。下一個轉角突然停下腳步,他稍微別過頭餘光瞥見那張埋在心土裡的面容。

「不會吧!」何浩然下意識地拔腿就跑,然而他的逃跑引起對方的追逐。

「皓瑜,你先回到把房門關上,我遇到齊威了,我先直奔機場擺脫齊威,晚點等我電話再開門讓我進去,掰!」

何浩然一邊奔跑一邊講電話,絲毫不敢放慢速度就怕下一秒會被善於田徑運動的齊威逮個正著。

「大哥,不好意思,麻煩你送我去浦東機場。」衝忙地揮手招了台計程車,連氣都不敢喘就趕緊要司機開車。

「何浩然,你給我下車!」男人抓住車門把企圖打開,司機慌張地看了何浩然一眼,沒料他看了窗外激怒的齊威,拋口就說:「快開車,只要我活著他死不了的!」司機雖然面有難色,但為了賺錢養家也只好聽何浩然的話驅車前往浦東機場。

偏偏何浩然忘了齊威的本性-看上的獵物非得補到手才甘願。

「年輕小夥子,你是惹上什麼麻煩事啊!需不需要找公安幫忙啊?」何浩然知道司機是擔心招惹麻煩,他拿出西裝外套內側的台灣護照。

「大哥,對不起啊!我的確是惹上麻煩所以才要趕著去機場,稍後我會給你雙倍的車資,請你將我安全送到機場。」瞧他誠心誠意又不像是在地人的司機,沒在多說什麼安靜地開往機場方向。何浩然拿出手機看到妹妹傳來的訊息,心裡忐忑不安就怕齊威會去老房那找他。

「皓瑜,你們窗都鎖上了嗎?不然你先把貴重物品帶在身上,去白寧家避避。」何浩然一邊從皮夾抽出雙倍車資給司機,一邊講電話關心妹妹的狀況就怕有任何閃失。

「何浩然!」震怒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何浩然轉身看見他怒氣沖沖地走向他,內心充滿恐懼然後拔腿就跑。「何浩然,你給我站住!」他哪管得著這裡是國際機場,先保命再說!

幸好機場國內外旅客多成了他保命的緩衝,何浩然從另一側出口搭上地鐵直奔老家。

「皓瑜,開門啊!」氣喘如牛地敲了老房門還不時東張西望,活像個小偷。「哥,你擺脫齊威了?」門都還沒大開何浩然就溜煙進入,忽視何皓瑜的提問立刻上鎖靠著牆壁喘氣。

「哥,你先喝口水吧!」接過妹妹手中的杯子一口氣喝完,順手將杯子遞給她,沿著牆蹲下。「皓瑜,我有沒有這麼倒楣,剛抵達上海就遇到齊威,接下來兩週我要怎麼過啊?你覺得他不會找到這嗎?」

其實何浩然的擔心是必然的,分開十二年之久彼此都沒聯繫也沒透過朋友知道彼此的生活,偏偏才踏上此地就好死不死遇到對方,是孽緣。

「哥,就別想這麼多了!如果齊威真的有心來找你,他會放棄來這嗎?齊威難道不知道你除了台灣之外不會去其他地方,他大可去台灣找你,但他沒有!那不就說明了十二年你們早已成了陌生人,不再是情竇初開的戀人了。」

是啊!皓瑜說的對!是我太杞人憂天了,大概是一日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吧!

「我懂了!皓瑜,我餓了煮東西給我吃吧!」雙手撐了地板帥氣地站起,朝著妹妹露出燦爛笑容,何皓瑜伸手捏了哥哥的臉。「拜託,都這麼多年了你還不會煮飯,難怪媽媽急著幫你討老婆,你老是不懂得照顧自己也不是辦法。哥,你乾脆和白寧姊結婚算了,她最瞭解你了。」

「何皓瑜,你別亂講話,我和白寧是哥們也是青梅竹馬,再說白寧條件這麼好,她委身於我算糟蹋了。」

「好…好…你說的都對!」何皓瑜白了哥哥一眼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出前些天買的雞蛋,回過頭露出『我煮什麼你吃什麼,沒得挑』的笑意。

何浩然暌違十二年首次來上海的第一頓餐是妹妹的愛心-泡麵加蛋。

 

氣急敗壞地回到住處,臉上寫著『別惹我』三個大字,將車鑰匙、手機全都丟在沙發上。

「我說大少爺啊!誰惹怒你了,瞧你臉臭的呢!」一名身材保養有佳的中年貴婦心疼地看了寶貝兒子一眼,暗示僕人為她的心肝倒杯茶水消消氣。

「還有誰!不就那兔崽子!」

「哪家的兔崽子這麼大膽,媽媽我去瞧瞧。」

「不就何…浩…」他似乎發現自己差點把封殺的名字說出口,立刻噤口不說別過頭看著窗外,雙手握拳壓抑怒氣。

「你剛剛說誰?」齊夫人就這個寶貝兒子,從小寵著大,偏偏齊家歷代軍職,剛正不阿、服從軍令,儘管寵兒子也不敢違背丈夫的鐵血紀律。

好比今天要不是齊天碩去參加軍事研討會,她哪可能離開軍營宿舍來探望兒子。「好了!別氣了,媽媽煮了一桌好菜,你就陪我吃飯吧!」自個兒子什麼性子她最懂,哄哄幾句兒子就聽話了。

齊威就算心情再差也不會出在母親身上,因為眼前的慈愛母親是他心靈最安全的燈塔。

這桌飯菜都是他愛吃的菜,照理來說齊威應該吃得很開心、很滿足,偏偏此刻他卻食不下嚥腦海都是今天在街上追逐何浩然的畫面。

「媽,後天我要去台灣一趟。」放下碗筷拋下這句話就起身離開飯廳,回到臥室他傳了訊息給秘書請她明天辦理出國事宜。

何浩然,我找你十二年都沒找著,這次我看你往跑!

心裡怒罵何浩然幾句,沒多久就接到王宇打來的電話。「齊威,明天早上十點我已經安排何浩然先生帶設計藍圖給你看,希望你能撥點時間出席。」

哼…何浩然,你逃啊!我看你跑多久,明天我看你還能逃到哪去!

「好!我會出席,還有幫我買一盒森永巧克力球放在我的辦公桌上。」

王宇的這通電話瞬間澆熄齊威的怒火,他嘴角揚起一抹詭譎的笑容,內心盤算著該怎麼討回十二年的傷痛。

隔天齊威起了特早,換上鐵灰色西裝整理頭髮、面容讓自己看起來很有精神,相較昨天的憤怒,此刻的他看起來溫柔多了。

「少爺,司機已經等候多時了。」管家替齊威拿著公事包並且打開門讓他入座,莫約二十分鐘抵達公司大樓。紛紛趕來上班的員工看見總經理這麼早出現在公司,個個驚訝不已地加快腳步,就怕一個閃失丟了工作。

齊威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出現一點都不在意,甚至覺得員工很奇怪。「王宇,靜雅來了嗎?」

「還沒!應該在路上了。總經理,這是你要的巧克力球。」王宇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盒包裝普通的巧克力球交給齊威,只見他小心翼翼地放入口袋與王宇一同踏進專用電梯前往辦公室。

明明才九點半,齊威雙手交疊在腰際後專注地盯著公司外頭人來人往的路人、交通車。

「總經理,何浩然先生來了。」王宇敲了門告知,齊威的心跳很快卻又故做冷靜,不讓人發現他的『期待』。沒一會一個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女人拿著畫桶走進辦公室,「齊總經理。」

是女人的聲音?王宇不是說是何浩然嗎?怎麼來個女人的聲音呢?

他轉過身的瞬間瞪大眼睛,眼前的人是一張與何浩然一樣的臉孔,他知道對方是誰而壓住即將爆發的怒氣。

何浩然,十二年前你有種反抗我,十二年後你卻逃跑讓自己妹妹單槍匹馬來面對我,你是不是男人啊!

「何皓瑜,為什麼是你?何浩然呢?」繞過辦公桌靠著桌沿冷酷地看著她,眼神充滿輕浮與不屑。

「齊總經理,何浩然不會來所以我替他送藍圖過來。」何皓瑜年僅三十歲不畏強權,有著異於一般女性的冷靜,她高冷的眼神就像是齊威第一次對上何浩然的雙眸。

「為什麼?」

「因為何浩然回台灣了!」何皓瑜冷淡地丟下這句話擺明就是對齊威下戰帖,簡直是點燃戰火。

『碰』齊威右手握拳敲了桌面,眼神充斥憤怒地瞪著她,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何皓瑜的手腕往自己身上帶。

「不可能!何浩然最疼愛你這個妹妹,他不可能讓你一人面對我!你們啊!何浩然精明的像個鬼,你啊何皓瑜演技可媲美影后,你們兩兄妹聯手誰不被你們耍的團團轉。」齊威一鬆手何皓瑜哪站的住一個不注意撞上辦公室沙發跌坐在地。

「齊威!」辦公室落地玻璃門被推開,一名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的男人朝著他揮拳,齊威趴在桌上回過頭一看是他,冷笑一聲反擊出手。兩個男人一來一往地毆打對方,引來秘書和王宇的注意。

「快叫保全!」王宇眼看兩個男人打的你死我活,哪管的著發生了什麼事,趕緊上前架開雙方。偏偏齊威的身行高大不亞於何浩然,即使王宇能拉開齊威卻也抵擋不住何浩然的反擊。

「哥!夠了!」何皓瑜扶著沙發站起吃力地擋在何浩然面前,轉身抱住他。「哥,冷靜點!我沒事!」何浩然摟住妹妹的腰惡狠狠地瞪了齊威一眼,繞過他要離開。這時齊威抓住何浩然的手腕,眼神噴火、語氣冷酷「你欠我一個理由!」何浩然用力甩開他的手,嘴角冷笑「你有病嗎?我欠你什麼理由!」

「你是明知故問!非得我講的白才肯回答是不!」

「齊威,你要理由那我就告訴你!老子我就是要回台灣讀大學,這就是當初離開的理由!」何浩然太瞭解齊威的個性了,如果和他牽扯太多只會讓自己陷入無止境的循環。就算是一口回絕會傷了他的心,但過一陣子齊威又是一名硬漢。這麼一來對他、對齊威都好!

「何浩然,你以為我還是個十八歲傻子相信你的話嗎?你當初離開是被家人逼的,是不是!」

哼!齊威,你非把我逼上絕境才罷休嗎?

「皓瑜,我們回家!」何浩然不打算理會齊威的無理取鬧,他扶著妹妹走往辦公室門口。「站住!何浩然!」

「齊威,你能不能懂事一點!都過了十二年了,我們都已經不是十八歲那時的年少輕狂了,你追尋一個無解的理由值得嗎?」

他鬆開手轉身看著臉上被自己毆打受傷的齊威,心揪了一下、眉頭皺了一會又恢復原本的高冷。

「好!那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這十二年來你都不曾想過回上海找我嗎?」

原本高傲不羈的態度瞬間轉化柔情,何浩然直視他的眼神假裝冷血地說出這句話。

「這十二年來我從沒打算回上海,更不曾想過你!」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