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說呢!

海自己覺得前幾回還蠻詼諧的

有一種不打不相識的感覺呢!

希望讀者會喜歡喔!

 

 第一章 相見不如不相遇

第一回

台北

烈日高溫打在玻璃落地窗,即使開了冷氣仍無法抵擋令人喘不過氣的悶熱感。辦公桌上的冷水瓶空了好幾罐,身型高挑、身材結實的男人拉開領帶解開襯衫扣子,露出若隱若現的健美胸肌。

「浩然,下午有一組客人約見面討論關於店面室內設計,你能排約嗎?」長相甜美的助理敲了門走入,溫柔地詢問男人。只見他戴著黑況眼鏡抬眼一看,冷漠地回應。「這兩週我暫時不接受客人預約,等我把上海的建案交稿後再說。」

「是!」她轉身離開前,男人叫住她的名字。「麻煩幫我買一杯冰拿鐵,不加糖。」

我的名字-何浩然,出生於上海的台灣人,高中畢業後隨父母返台就讀,並於大學畢業後考取日本建築設計留學資格,直到兩年前獲得室內設計師證書才回台開立工作室。

恰好我的設計作品意外地被評選為台北市綠化建築最佳室內設計獎,一戰成名。從此我的工作室獲得各大建商來訪,希望我能替他們手中的建案規劃設計。

雖然受到青睞,但我這個人還是挺堅持原持,不會拿自己的作品砸自個的腳。沒有政府審核證書的建商,不接案;即使有完美企劃書的建商,一旦讓我的會計師抓到預算有漏洞,拒絕接案。

總之我的要求很多也難搞,是建商又愛又恨的室內設計師!無論他們怎麼造謠生事,我都不會放在心上也不受影響,因為我堅持自己所畫的設計圖都是嘔心瀝血的完美作品。

 

「浩然,你有空嗎?」手機響起打斷何浩然的思緒,順手接起聽見媽媽的聲音,心裡大概猜出她打電話的來意了。「有點忙,怎麼了?」

「浩然,今天晚上媽媽想介紹張阿姨的女兒給你認識,你有空嗎?」

果然!我簡直是神機妙算了。

「媽,我這陣子接了上海的建案,過幾天要去上海探勘沒有空,你就別費心幫我安排了。」夾著手機婉拒媽媽的『熱心』,雙手仍不忘移動尺規畫著設計圖。

「浩然,你聽媽媽說。你看你都三十歲了還沒交女朋友,身邊親戚問起媽媽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都這麼大了怎麼還讓我擔心啊!」又來了!每次都說一樣的話,不膩嗎?

「媽,你有時間幫我安排相親,倒不如先幫皓瑜找尋對象,皓瑜不也三十歲還沒男朋友。先這樣…我要忙了!」假裝很忙地掛了電話,之後便把手機調為靜音。看著手機轉動椅子翹起二郎腿看著窗外的街景,腦海閃過十二年前一抹無法忘懷的身影。

你現在過的好嗎?

 

「哥,你也太不厚道了吧!你竟然把我推入火坑,這是你疼愛妹妹的方式嗎?」下午三點下午茶時間一到,辦公室門就被推開,一名身材火辣且有著與何浩然幾乎一樣的長相女人走來。

何皓瑜,我的雙胞胎妹妹。

她豪氣地將手中那支價格不斐的手機,『啪』地一聲砸在桌面,目的只為了引起兄長的注意。

「何皓瑜,手機是不用錢嗎?砸壞了我看你去哪買!」望著那支手機,面不改色地專心畫圖,何皓瑜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何浩然。

「說!為什麼又拖我下水!」何皓瑜的翹臀一挪坐在我他的設計桌上姿勢曖昧,完全不怕等會有人進來看到這撩人的姿勢。

「何皓瑜,你知道了還問!不就是媽媽幫我安排相親!你也知道我最近接了上海大案子忙得要死,誰有閒情逸致去相親啊!你和我一樣大,我覺得你比較需要。」不解釋還好,說了就等於把自己送上斷頭臺。

「何浩然,我告訴你!你妹妹我三十歲沒男朋友又怎樣,我就是不想嫁錯人,不想結婚!我這輩子就是賴定你了,何浩然你擺脫不了我這個妹妹的!當年要不是因為…算了!總之我有我的人生規劃,我自己會和媽媽說清楚。」

何皓瑜對上何浩然冷冽的表情沒把話說完,她離開桌面從包包裡拿出一盒巧克力球放在桌上。

「今天早上我剛從上海回來,特別給你買的!剛剛聽你的助理說後天你要去上海探勘建案吧!需要我陪你去嗎?」注視著那盒巧克力球何浩然沒有伸手去拿,但心跳波動很劇烈而緩緩抬起頭看見妹妹溫柔的笑容。

「你能去嗎?公司會同意你請假嗎?」

何皓瑜瞧他沒打開巧克力球的意思,順手拿起拆開拿出一顆巧克力球塞進何浩然的嘴裡。「你妹妹我長年往返上海、台灣工作,只要達成業績公司管不著我。」

他咬了一口巧克力球拿下眼鏡朝著妹妹露出淡淡的笑容,什麼話都沒說她便轉身離開,關上門之前她探頭笑了笑。

「機票我幫你訂,飯店就不用訂了!我一直都住在當年居住上海的老房子,所以…」

等一下!皓瑜剛剛說什麼?她一直住在我們小時候租的上海老房子!那不就表示他會找到我…

「別擔心!打從我第一天回到上海老房時,他不曾找過你!我想他也不會找你了,畢竟…你把他傷成那副德性,他應該恨死你了。」

何皓瑜苦笑離開!等她離去後何浩然才將桌上那盒巧克力球全都丟進垃圾桶,拉開抽屜翻出夾在日記本裡的發黃照片。

就像皓瑜所言,你恨死我了吧!對不起!

 

桃園國際機場。

穿著正式西裝提著日本名牌黑色公事包、手持裝有設計圖的海報桶靠著牆柱等待皓瑜先購買免稅化妝品,無聊之際西裝筆挺的男人拿起手機看看臉書、微博。

「哥,走吧!」她的聲音拉回何浩然的注意力,同時也對上她的戰利品。女人果然不可小覬啊!「皓瑜,你會不會買太多了!」何皓瑜看了看笑的燦爛如花「還好吧!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伸手想替她分擔化妝品禮盒的重量,卻被她婉拒了。「哥,我自己來就好,你只要顧好那張你視為生命的設計藍圖就好,這點重量難不倒我的。」

何浩然、何皓瑜果然是心有靈犀一點通的雙胞胎,透過眼神便能知道對方的心思。

進入機艙何浩然拿著兩人機票尋找位置,很快地找到了並且選擇靠窗的位置坐下。「皓瑜,你坐窗戶旁吧!」

「不!我習慣坐靠走道位置。哥,沒事的!」何皓瑜伸手拍拍對方的肩膀露出安心的笑容,她知道何浩然害怕什麼、恐懼什麼,那年就像是留下陰影般揮之不去。

有時我害怕地閉上眼睛想逃避,但腦袋卻不停地閃過那張哭泣的臉。

「皓瑜,我!我沒辦法坐窗邊,拜託你了。」何浩然的臉色瞬間蒼白、肩膀也不斷的發抖,何皓瑜只好和他換了個位置,手中的海報桶轉交給妹妹靠著窗擺放。飛機準時起飛,瞬間衝向天空時何浩然抓住妹妹的手始終不敢睜眼、不敢大力呼吸。

「哥,你還好嗎?」好不容易飛機飛到標準高度時,警示燈解除他仍抓緊何皓瑜的手不願鬆開。「哥,你真的沒事嗎?如果你真的不舒服,需不需要吃藥啊?」緩慢地搖搖頭,毫無男子氣概地朝著妹妹尷尬地笑了。「我還是無法克服飛機恐懼症,讓你笑話我了。」

「還好啦!哪個人沒有害怕的事情呢?只是你身為男人竟有飛航恐懼的確是有點弱氣,不過算了!反正除了家人知情外,又沒人知道!」

唉…真丟臉!給自己的妹妹調侃大可當作沒這回事,但男人的尊嚴啊!

台灣飛往上海浦東機場莫約兩個鐘頭,說短不短說長又不至於,當何浩然睡醒後也已經抵達機場了。

辦好入境領完行李,跟著何皓瑜的腳步搭乘地鐵回到十二年不曾回憶的老房子。人事已非、街景不在,這裡對何浩然來說早已是模糊記憶還有埋在心土的傷痛。

「哥,其實我一直沒和媽媽說,關於這棟老房子的事情。」何皓瑜突然收起微笑,表情嚴肅地站在老房前看著我。

「何皓瑜,你這什麼表情啊!一點都不適合你!」他不喜歡妹妹愁眉苦臉的樣子,喜歡她甜美一笑,最能溫暖何浩然的心,苦瓜臉與何皓瑜搭不上啊!

「哥,應該說我瞞著你和媽媽買了這棟老房!」

「什麼意思?」

「爸媽離婚後,爸爸隻身前往上海定居,他老了沒什麼工作能力只能替人家當當警衛,收拾打掃環境,為了圖個家住!我於心不忍所以用我和你的名義聯合買下這房子給爸爸住,算是為我們盡孝道。爸爸過世後房子空了,我也不打算轉租給他人,畢竟這裡曾有我們一家四口幸福美滿的回憶,還有你和他的故事,所以…我就…一直瞞著你和媽媽。」

她說的畏縮,是怕我生氣還是怕哪天媽媽知道了,會氣到不願意和她說話呢?

「鑰匙呢?既然我也是屋主,你是不是該給我一把鑰匙?」伸手要一把鑰匙,何皓瑜驚訝地看著他,下一秒從包包裡拿出交給我。「爸爸過世都幾年了?你一直帶在身上啊?」

「嗯!這些年來你絕口不提要回上海,我自然沒機會把鑰匙給你,趁這個機會我一口氣說了。哥,原諒我對你的欺瞞。」何浩然摸摸她的頭髮笑的燦爛,上前一步將鑰匙插入門鎖,稍施點力打開塵封十二年的記憶。

原封不動的擺設,一樣的物件、一樣的空間分布,彷彿回到十二年前。何浩然處在原地無法動彈,雙眼環視四周,埋藏已久的記憶有如雨後春筍,迅速冒出心土迫使何浩然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潰提。

「我說浩然啊你就不能多看我一眼嗎?」

「浩然…浩然…你看看我啊!你這牛脾氣改不改啊!」

「浩然,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你啊!」

夠了!夠了!我不想聽、我不想聽啊!

「哥!哥,你還好嗎?哥…你別嚇我啊!」何浩然感覺到妹妹雙手握緊他的手臂不斷搖晃,但何浩然的眼睛看見的不是妹妹卻是他!

「對不起!齊威,對不起!是我不守承諾!對不起!」

何浩然推開妹妹轉身離去,聽不見妹妹的呼喊朝著自己記憶裡的方向奔跑,彷彿十二年沈睡的記憶瞬間甦醒。

    文章標籤

    耽美同人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