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還真久才寫完夏戀MAO篇啊

嘿嘿~~沒辦法呀!上個月都在拼實用日文檢定考

七月中旬考完比較有空,又碰到工作增加

海整個人一直呈現忙碌狀態

今天終於寫完了,心情大好啊!

昨天下午公告部落格密碼更新一事啊!

海收到讀者鼓勵的信件,真的很感動

謝謝你們願意等待我慢慢寫作

也感謝你們仍舊支持我的作品、鼓勵我走自己的風格

謝謝你們!!

最後希望你們會喜歡我所寫的非J禁作品

 

 

 

 

自從上次大阪巡迴演唱會結束後,我發現明希和平常不太一樣。哪裡不一樣,一時之間我也說不上口,只是覺得有地方不同。

「マオ,你怎麼了?一直看著窗戶發呆,外面有什麼嗎?」

剛走進休息室的ゆうや看我發呆恍神的樣子,擔心地走上前左手搭在我的肩上。

「沒什麼啦!只是在想事情罷了!」

輕輕地將頭依偎在ゆうや的肩頭,雙眼仍舊注視著窗外的天空,散發出滿滿心事的氣息。

原以為ゆうや會繼續問我,但他卻保持安靜地陪在我身邊。

「午安!」充滿元氣開朗的聲音響起,我知道是『他』。

「你們兩個幹嘛同時轉過頭看我啊!今天的我很帥嗎?」

那傢伙是怎麼了?只不過前些日子歌迷在推特上討論他的服裝造型很帥氣,他就得意地走路有風,動不動就覺得自己是帥哥一枚。

しんち,你還好吧?少自戀了!

「しんち,你真的很不要臉耶!」

ゆうや走向他拍了他的肩膀,兩人相視而笑坐在沙發上,下一秒拿出香菸點燃便大口大口的抽著。

仍舊站在窗邊的我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這時一抹身影靠近而轉過頭看著他。

「マオ,你怎麼了?」

喔!帥氣的自戀狂,你和我說話了啊!

「沒啊!只是心情不好而已。

話才說完整個人像隻貓窩在他的胸前撒嬌,しんち習慣性地拍拍我的肩膀,安撫我的心情。

此刻的我,是隻貓。

「午安!我來遲了。

剛睡醒的聲音從門邊傳來,在しんち懷裡的我抬起頭看見『他』錯愕的表情,頓時不知如何是好地看了しんち一眼。

「明希,你又睡過頭了。昨天寫曲到幾點啊?」

ゆうや為了緩和尷尬氣氛而隨口關心明希的進度,只見他臉上沒有太多反應地選了背對我的沙發坐下,拿出包包裡的手機若無其事地回覆朋友訊息。

「昨晚沒睡,所以才會睡過頭遲到了。ゆうや,我出門時忘記帶煙,給我一支煙吧!」

異於平常,他的語氣平淡到有點冷漠。

ゆうや將自己的煙和與打火機推向他,冷不防的一句話讓明希放下打火機側過身子看著我。

「我抽的牌子你不愛,マオ的比較適合你!」

「マオ,你的煙呢?」明希由下往上注視著我,語氣是命令。

「喔!我拿給你。」

拿出外套裡的煙遞給他時,右手碰觸他的手而明希刻意的躲開讓我有點難過。當然しんち和ゆうや也看見這畫面,此時的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接下來的雜誌封面拍攝,我和明希的互動不多,即使他和我同一組拍照也講不上幾句話,明希甚至是不太理會我。

明希,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都不和我說話呢?

有時候我很想一探究竟的詢問他,但每當看到明希面無表情的模樣,我卻步了。有時我也想看見明希燦爛的笑容,偏偏他在我面前總是安靜不答話。

明希,是你先向我告白的,為什麼你卻老是逃避我呢?

「マオ,你沒事吧?」

攝影師喊了名字的聲音拉回我的恍神,別過頭看見明希眉頭深鎖的擔憂,又快速地轉過頭看著攝影師露出歉意的微笑。

「不好意思喔!再拍一次好嗎?」

接下來的拍攝有好幾組姿勢都是與明希親密接觸,或者是眼神注視等,他看起來都和往常沒什麼兩樣,我想或許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辛苦了,接下來就是しんち和ゆうや的組合拍攝了。マオ、明希你們先回休息室等稍後的團體照。

經紀人交代接下來的行程後,我們兩一前一後的走回休息室。隨意找個位置坐下的我原本想和明希聊天,哪料到他一坐下就拿起手機開始和朋友傳訊息聊天,無視我的存在。

「明希,你會不會太過份了一點?」

說完這句話的我起身拿起自己的東西,頭也不回地走出休息室快步地走往另一個專屬的休息室。

經紀公司向來都有特別安排一間我的專屬休息室,但我喜歡和團員一起所以不常獨自待在那兒。偏偏今天明希的態度讓我很受傷,而我又不能和他大發脾氣,以免顯得年長的我是個任性的男人。

「明希,我也會有疲憊的時候啊!為什麼你總是一臉不在乎我的樣子,你真的喜歡我嗎?」

 

雜誌拍攝結束後我幾乎沒有通告顯得比較悠閒,為了巡迴演唱會而不斷地健身鍛鍊體力,每天醒來不外乎是看書、跑步、陪寶貝寵物玩耍,再來就是偶爾出門逛逛。

早晨簡單的吃過西式早點就戴著眼鏡走進書房,拉開椅子將咖啡放在桌面,轉動椅子看著門簾後方的房門,起身慢步走去伸手轉開門把推了門。

印入眼簾的是安靜無聲的空間,熟悉地走往明希的房間,輕輕地敲了門打開一望,以為他在睡覺。

意外地,他不在家。

ネル、ギンちゃん,明希不在喔!別告訴他我有來過喔!」

摸摸明希的寶貝女兒和兒子,轉身離去時我聽見玄關傳來開門聲,一個慌張趕緊跑回明希的工作室,沒想到才要打開門撞倒了他的貝斯發出地板撞擊聲,一時之間連忙把貝斯放在架子上,迅速打開門作賊心虛地上鎖。

「マオ,是你嗎?」

聽見他的聲音卻假裝沒聽見,沈默不語。

「マオ,等一下我要帶ネル去海邊,你要去嗎?」

他一定知道我跪坐在門後才會約我出門,嘆了一口氣起身轉開門鎖,抬頭看著帥氣淺淺微笑的明希,主動的抱住他的肩膀靠在他的胸膛上。

「明希,別忽略我喔!」

一句簡單的話訴盡我的心聲,儘管沒有把握明希能瞭解我的想法與心情,但此刻的他舉起雙手摟住我的腰,用力的將我抱進他的懷裡。

「マオ,走吧!一起去海邊。

明希喜歡海洋,他說海洋讓他覺得無拘無束、自由自在,所以只要沒有什麼通告,他都會去海邊。

今天也不例外。

明希把車子開到他常去的千葉海邊,他說那是他的秘密基地很少有人會去,所以我們兩個坦蕩蕩地牽著ネル和姬走在海灘上。

「啊!蔚藍的海洋真漂亮,我好久沒有到戶外走走了。」

右手牽著狗繩左手高舉擺動身體,嘴角上揚一抹漂亮的笑容。轉過頭發現明希注視著我,露出淡淡的笑容。

「明希,你幹嘛看著我笑啊?」

只見他笑而不答讓我頓時有種害羞的感覺,連忙別過頭不敢注視他的笑顏。突然,他的右手握起我的左手,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我。

「明希?」

他握緊我的手一個傾身主動地親吻我的嘴唇,而我也熱情地回應他的主動。

「マオ,你對我而言是不可或缺,所以相信我。

明希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男人,他說這句話的意味莫過於要我相信他對我的真情與愛,要我別在意他與友人的互動。

至於他為什麼說出這句話,大概是大阪演唱會中我說他是一隻花蝴蝶吧!明希,我知道你喜歡交朋友也經常和HYDE聚在一起喝酒聊天,但有時候我更希望你多花點時間陪我啊!

「嗯!我相信你。」

此刻的自己除了這句話之外,我還能回應他什麼呢?

兩人牽著狗在明希的秘密基地沙灘散步,ネル和姬開心地在沙灘上奔跑,明希握住我的手漫步在沙灘,兩人同時停下腳步遠望與海洋連成一線的橘紫色夕陽。

「明希,下次你也帶我去認識你的朋友好嗎?」

他疑惑地轉頭看著我,注視著他的眼神我知道他的答案了。

「是我為難你了啦!開玩笑的,當我沒說過這句話囉!天黑了,我們回家吧!」

「嗯。」他的簡短回覆,讓我的心刺痛了。

回家的路途本來都是由明希開車,一通電話改變了回家路線。他的朋友臨時約他去居酒屋小酌,所以他先把車子開到居酒屋再由我開車回家。

「マオ,ネル和ギンちゃん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了,結束聚會我就會回家喔!」

下車前明希主動的捧起我的臉親吻,露出抱歉的微笑。目送他走進居酒屋的我,伸手抹去臉頰上的餘溫,毫不遲疑地開車回家。

「ネル回家囉!ギンちゃん來吃飯吧!」

抱著寶貝女兒姬的我替他餵食寵物,更換飲水和清潔牠們的廁所後立刻回到住處。放下狗狗抱起マロ難過的說不出話,或許マロ懂我的心,牠撒嬌賣萌喵喵地發出聲音,企圖分散我的難過心情。

マロ,對不起喔!這次我好像沒辦法那麼快恢復燦爛的心情呢!

凌晨五點我聽見明希走進房間的腳步聲,我能感受到他坐在床邊伸手撫摸我的頭髮。

「マオ,早安!」

明希,你又和朋友窩到天快亮才回來,難道你都不知道我在等你嗎?

等他離開回到自己的住處時,打開房燈把更衣間的行李箱拉出來,靜悄悄地搬上車,然後又回到客廳把關在寵物提籠裡的マロ和姬放上車。

迅速發動汽車引擎開往羽田機場,簡單辦理國內班機手續還有寵物登機注意事項後,拿起機票坐在大廳等待第一班飛往福岡的班機。

「東京飛往福岡的旅客請準備登機。」

廣播傳來登機訊息,我拉著行李拿著機票頭也不回地迅速登機。莫約兩個小時的飛行我回到自己的故鄉-福岡。

 

「哥,你這次也待太久了吧?經紀公司都不會催你趕快回東京嗎?」

我正坐在客廳和奶奶一起看演歌節目,剛下班的弟弟見我還留在家裡皺緊眉頭,滿是擔心。

「樂團本來就沒有固定的經紀人,是否要參加通告的決定權在我啊!再者我回老家休假陪陪爸媽、爺爺奶奶還有你這個渾小子,不好嗎?還是你擔心我寫不完歌詞啊!」

自信滿滿地回覆弟弟要他別擔心,一旁的奶奶握起我的手笑的和藹可親。

「マオ這麼厲害,他不會寫不出作品的,弟弟就別擔心哥哥了!而且我和爺爺已經好久沒看到マオ啦!留在福岡越久越好!」

「奶奶,哥哥留越久要是失業怎麼辦?」

「喂!你是多想趕我回東京啊!」

忍不住白了弟弟一眼,不理會他的鬥嘴繼續聽著演歌,但餘光卻不時地觀察手機是否傳來訊息。

夜晚凌晨我打開隨身聽反覆聽著明希寫的曲子,左手撐著頭右手握起筆在白紙上寫歌詞。經過幾番塗改而心浮氣躁地索性把音樂關掉,拿起外套走出房間打算去公園跑步,迎面走來的是媽媽。

「マオ,下午你睡著的時候手機有響,好像是團員打來的,我和他說你睡著了請他晚點撥,可是我看你整個晚上都沒有回覆對方,這樣不打緊嗎?,マオ明天一早記得回覆對方喔!」

「媽,我知道了。」

其實我有看到來電顯示,下意識的賭氣不想回撥,想給對方一點顏色瞧瞧。偏偏我又是個在意對方感受的人,所以導致我現在根本無法定下心填詞。

跑步回家滿身是汗一邊走上樓一邊脫衣服,隨意拿起背心走進浴室前手機音樂響起,看了來電顯示按下通話鍵。

「しんち,你怎麼突然打給我?」

「你是不是回福岡了?你知道明希在找你嗎?」しんち的語氣略帶責罵的意味。

「明希在意嗎?我和他明明住在一起,但他絲毫不擔心我啊!況且我回福岡探望家人也沒有必要和明希說吧!」

我的語氣有點衝是因為錯不在我,但しんち反而怪我不告而別。

「明希打電話給你也不接,他會很擔心的!マオ,你又不是不瞭解明希的個性,他沈默寡言、不擅長表達情感,雖然他的朋友眾多,但你對他而言不一樣啊!マオ,如果明希明天和你聯絡就不要不理會他了,懂嗎?」

しんち的這番話我不知道聽了多少次,儘管不服氣卻又無法反駁他的說詞。

唉…這就是我愛上年紀比我小的人,所必須承受的壓力吧!

 

站在橫濱戶外演唱會主舞台,聽著ゆうや的鼓聲一下是『夏戀』的前奏,我高舉麥克風與歌迷互動。

『君にめまい 微炭酸peach グッとグッと飲み干して

二人きりの夜 小雨の後のキス 舞い上がる』

當我指著明希唱著這兩首歌時,他笑的燦爛,那笑容是我最喜歡的笑顏。快步走向他露出甜美的笑容,大膽的摟住他的肩膀趁明希還沒回過神之際,吻了他的臉頰,儘管明希有點反抗但我卻不在意地更加用力抱緊他。

親吻著他的臉頰、耳後,最後落在明希敏感的肩股窩,並趁下句歌詞要開始唱前幾秒在他耳邊小聲地說著。

明希,我最喜歡你了!

 

不告而別回到福岡老家好幾天的我,接到しんち責罵我的電話後,如同他所言隔天中午我接到明希的電話。他開頭便問我在哪,恰巧我正準備前往機場大廳辦理登機手續。

「マオ!」

熟悉的聲音從後方響起,轉過身一看是,他。

明希的出現讓我驚訝不已,他拿下太陽眼鏡走向我一句話都沒說,就緊緊地抱住我。

「幸好在機場遇到你,不然福岡這麼大我還不知道該去哪找你?」

「明希…這裡是機場,明希?」

雖然身為樂團主唱的我不是很在意眾人的目光,但是明希突如其來的深情擁抱,著實讓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提醒他這裡是機場,要他低調點。

「是機場又如何?我想抱你就抱你啊!」

這傢伙又怎麼了?不是說好戀情低調不曝光,此刻他這一抱不就公開了我和他的關係嗎?

御惠明希,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マオ,我們回家吧!」

他幫我提起裝著マロ的寵物提籠,並且和マロ喵喵幾聲又露出燦爛的笑容。

明希回來了,我最喜歡的笑容啊!

 

しんち所作曲的『夏戀』靈感應該來自我和明希的感情吧!他啊!大概是最瞭解我們的中間人了!這次多虧しんち的從中牽線才讓明希再次勇敢告白吧!

至於我填寫『夏戀』歌詞的這句:『"夏!恋人たちを大胆に" ごみ箱 放り込んで 君の好きになろうかな』,就是要暗示明希勇敢愛我,因為我比誰都更喜歡你喔!

只不過,明希,你到底有沒有發現『夏戀』歌詞的秘密啊!

 

2014/07/27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