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戀真的是一首超好改寫的歌曲

很意外地我可以寫了三個角度、至少四篇的短篇文章

蠻讓自己感到意外的

雖然不知道讀者喜不喜歡

但海寫得很開心呢!

雖然屬於非J家的文章,但也希望讀者會接受喔!

 

 

 

夏戀

vol. マオ

 

御惠明希Xマオ

 

手握麥克風的我聽著耳機傳來的音樂,以及貝斯、吉他的節奏在舞台上盡情的演出,但今天『他』的表現略失水準,使得我轉過右方看著眉頭緊皺的他。

心想著:明希沒事吧?

MC休息前舞台燈光一暗,我看見他率先背著貝斯走往後台,接著しんじ緊接在後,獨留我最後下台。

「明希,你沒事吧?」

進入休息室準備換裝前,我聽見しんじ擔心的詢問明希,只見他轉動脖子指著頸部喊疼。站在門後的我猜想應該是前些日子他為了編曲而一直背著貝斯而導致的吧!

「衣服換好就準備上場了。」

經紀人從我身邊擦肩而過先和他們說話,結束時轉頭看了我一眼。

「マオ,你還站在這做什麼?換衣服囉!」

他的提醒讓其他三人同時抬眼看著我,頓時的尷尬讓我傻笑的掩飾,但我卻沒有遺漏明希閃過的眼神。

當明希換上白色背心搭配黑色合身鑲了黑色亮片長褲,從我身旁走過時我握住他的右手腕。

「明希,你還好嗎?」

「別擔心,我沒事。マオ,快點換衣服要準備開始了。

我知道他不想讓我擔心他的情況,可是他的眼神和語氣卻很難說服我。於是,在我們準備上台與歌迷互動時,我們先打了商量。

「明希,等一下MC中來捉弄一下しんじ喔!」

「好!」我們兩個小聲地在彼此的耳邊講著敲敲話。

一上台我假裝很困擾的模樣和歌迷說話,接著明希慢慢地從我後方走上台站在他的專屬位置。

「啊!今天的貝斯怪怪的,沒事吧?」我緩緩地走向明希。

「今天感覺情況不是很好?不知道貝斯怎麼了?」

明希拍拍貝斯身而我溫柔的摸摸明希珍惜的這把貝斯,抬眼看了他一眼而說。

「那今晚要不要來我家住?會變好喔?」

台下歌迷笑的好看而我害羞地抬眼看了明希,這時他突然主動地在我耳邊說話。

「那今晚我真的去你家住喔!」

這個舉動並非我們討論的橋段之一,再加上他的回答讓我驚訝的睜大眼睛。

「可以啊!…可是我房間很小喔!」天啊!我第一次聽到明希這麼主動的邀請。

瞬間抬起下顎看著明希那雙性感的眼睛,我的心跳的好快。然後明希噗的一笑透過麥克風傳出,讓我差點臉紅了。

「マオ…」他側過臉輕喊了我的名字,雖然我看見他的嘴型卻受到耳機的關係聽不清楚,我側了身體拿下耳機聽他說話。

這時他的右手輕輕舉起貼在我的腰上,稍微用力一點的將我拉近。

媽呀!好近的明希,可說是快要臉貼臉了。

瞬間我害羞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明希就在此可轉了身背對觀眾完全把我擋住,他的右手仍輕扶著我的腰,而我抬頭看了他那張帥氣性感的臉蛋而低下頭。由於明希比我高,為了要聽清楚他的聲音,我不得不將左手握住他結實的手臂上,才能清楚的聽見他的聲音。

「マオ,你幹嘛突然臉紅?」

「你還敢說,都是你害的吧!」

擺放在我腰際上的手稍微用力地帶著我轉方向,他的身子擋住了舞台前方的歌迷,我雖然看不見他們但適足以讓屋頂掀起的尖叫聲迴繞在我耳邊。

「我們剛剛不是說好了嗎?你要捉弄しんじ,選擇哪一首曲子?」

「就…SWEET?你…可以嗎?」啊!我幹嘛又結巴了?

「我都可以啊!那就這一首了!」明希性感的聲音搭配溫柔的笑容,我又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好快、好快。

歌迷的尖叫聲不斷,始終站在左方不知情的しんじ打斷了我們的悄悄話,我踏向明希一步握住他的手臂,在他耳邊說了這句話:『你剛剛說的是認真的?』

「哪一句?去你家住一晚嗎?マオ,我是認真的喔!」

「真的嗎?」

「嗯!開始吧!しんじ抗議了!」

我們都退開了如此超近距離的公開接觸,歌迷也因為我們站回原位而減弱尖叫聲的分貝。

當然我和明希設計抓弄しんじ的戲碼,大成功!不過,しんじ真的不是普通的厲害,我挑了一首他幾乎沒有準備的曲子,他先開玩笑地說要樂譜,實際上根本不需要。

反倒是今天狀況不好的明希,連續好幾個地方都彈錯,我想他應該非常疲累了。

 

演唱會結束後ゆうや和しんじ先後離開,我換上私服拿起包包走往另一間休息室,敲了門打開看見明希還是穿著剛剛演唱會那套服裝,手拿著暖暖包熱敷他的肩頸。

「脖子還不舒服嗎?」放下包包走向他,並且接過他手中的暖暖包,貼心的幫他按摩脖子,好讓他舒服一點。

就當我拿開他的暖暖包時,我看見他發紅的痕跡,那是一直背著貝斯導致。

「前些日子你為了作曲都沒好好休息,緊接著巡迴演唱會才讓脖子那麼不舒服吧!」

「嗯嗯…可以這麼說,但這是我的工作、我的興趣啊!回家吧!マオ。」

他抓住我的手,露出淡淡的溫柔笑容。二話不說的我們兩人同時拿起自己的包包,前後走出休息室搭上保母車離開回家。

2003年我帶著簡單的行李從福岡來到東京,那時我為了組樂團而認識明希,兩人相約在東京車站見面。

依稀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他錯把我當成女人,當我開口說話並且伸手握住他的手時,他才驚覺我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他臉上閃過的表情,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也因為剛到東京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自然沒有租房子而顯得有點不知所措,明希得知我的處境後,二話不說地收留我好一陣子,直到我們出道前。原以為我們會分開住,卻在宣布正式出道的那場演唱會結束後當晚,明希向我告白並且發生了關係,我們成了彼此的男人。

隔日醒來一同去找房子,於是我們兩個買下現在居住的公寓,並且與建商商量打通一扇門。

雖然我們處於『半同居』狀態,但實際上我們鮮少進出彼此的家。假若以戀人角度來看,我和明希完全不像,反而像是朋友。

為什麼會變成這副局面,答案很簡單:御惠明希這個人作風低調,他不喜歡他人拿我們的感情說嘴,所以我們的戀情至今都尚未公開。

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認明希是個少了感情神經的男人。他對我的包容、溺愛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偏偏他對他人『異樣』眼光無感,是個非常『誇張』的男人。

儘管如此,仍有一點是我比較在意,明希是出了名的交際花,他的朋友超多多到有時候蠻徹底的忽略我,有時候我會不高興卻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這樣會顯得我沒度量、任性、幼稚,這是年下戀必須承受的壓力嗎?

唉…明希,你這個呆頭鵝。

「マオ,站在玄關那麼久是在想什麼?」

他的聲音拉回我的恍神,抬眼瞬間我看見他抱著マロ笑的溫柔,方才演唱會上親近的擁抱畫面又出現了,害羞的別過頭。

「マオ?」他又再次呼喊我的名字。

「沒什麼啦!明希要先去洗澡嗎?」

「你先洗吧!我也先回去洗澡看看ギンちゃん和ネル喔!」

明希放下マロ轉身要離開時,我趕緊上前抓住他的手,露出和マロ一樣圓滾滾萌翻的眼神看著他。

「你在演唱會上說的是認真的嗎?」

「マオ,我又不會放你鴿子,我是認真的!等等洗澡好就回來啦!」

明希又露出溫柔笑容摸摸我的頭髮,雖然我很怕他洗好澡躺在自己的床就睡著了,但我還是決定相信他會來到我房間。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走到書房打開相通的門走入,我看見ギンちゃん和ネル都乖乖地趴在自己的床上休息,他們的主人呢?

抱著疑惑的心情走往明希的臥室,先是敲了門沒回應,下意識地轉開門把。剎那間我傻眼了,明希睡著了。

「明希,你這個笨蛋!說好的又騙我了。」

果然,如我猜測一般—御惠明希睡著了。

有點失落的我轉過身咬著嘴唇正打算離開之際,突然一雙大手從後方抱住,熟悉的味道撲鼻,喜愛的擁抱溫度。

「マオ,我會認床,所以你睡我房間好嗎?」

明希略微性感低沈的嗓音傳入耳中,我低著頭望見停在腰間的雙手。在他的懷裡轉過身高舉雙手摟著他的脖子,抬頭吻了他的嘴唇。

「好啊!」

他笑的溫柔、我笑的燦爛,兩人雙雙倒臥在明希純黑床組的雙人床上,他緊緊的擁著我,而我抱著他的腰窩在他赤裸的胸膛,心想著氣氛不錯、明天又沒有任何通告行程,我們應能H吧!

「明希?我們…明希?」

抬起下顎看著雙眼緊閉似乎睡著的明希,伸手推推他的胸膛沒見他有任何反應,我嘆了一口氣。

明希,你睡著了!那我咧?

鬆開還抱他腰部的雙手輕輕地拉開他的手,轉過身拉開棉被想回家之際,右手被一股力量抓住,重心不穩地又落在大床上。

「マオ,你要去哪?你不是說過要陪我睡嗎?」

是明希。他不是睡著了嗎?怎麼還能和我說話咧?

「我想你不習慣兩個人睡,所以我想回家睡。」

「那我跟你回去!」

「不用啦!明希會認床啊!」

話才說完赤裸著上半身的明希起身直接抱起我,走向書房打開門回到我家的主臥室。

「マオ,我喜歡你喔!」

再次倒臥在床的我看著壓在上方的明希,露出羞澀的笑容摟著他的頸項隨意他任意吻咬。

久違的親密而發出媚人的呻吟,當我主動想扯開明希的睡褲時,他失去重心地壓在我身上,雙手癱軟在我的肩膀兩側,接著我便聽見他熟睡的呼吸聲。

「明希,你累了就好好睡吧!」

推開他的重量讓他睡在身旁,打開冷氣替他蓋上棉被,側著身安靜地看著他的睡顏,右手輕輕地撫摸他的五官,最後抬起頭吻了他的嘴唇。

「明希,我也喜歡你喔!」

這時明希也轉了身體將我抱在懷裡,此刻我露出笑容,心想著『你一定沒睡著,只是你沒體力和我H而已!』

雖然有點不開心,但向來認床的明希能在我房間睡著也是件不得了的事啊!

隔天早上在マロ的貓叫聲醒來,一如往常地餵食兩隻寶貝寵物,走進廚房看看冰箱裡有什麼東西可以做早餐。

簡單地準備兩人份的早餐,並且走進房間內看見依舊睡的深沈的明希,坐在床沿專注地望著他的睡顏,嘴角上揚一抹微笑。

「早安,我的明希。」

 

未完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