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戀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作曲是SHINJI,曲風輕快很舒服呢!

寫詞者是MAO,他也寫的很甜很可愛呢!

由於這首歌總是主唱大人邊唱邊調戲貝斯、吉他手的戲碼

所以特別有靈感吧!

今天就寫了SHINJI篇,希望大家會喜歡喔!

   

 

夏戀

vol.Shinji

御惠明希Xマオ

 

天空不作美的橫濱戶外演唱會,不間斷的雨淋濕了歌迷的身體卻澆不熄他們對我們的熱情,站在台上的我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雨下的很大,大家回家的時候要小心喔。」

叮嚀歌迷回家注意的我在走下舞台後,站在歌迷看不見的地方目送她們逐漸散去,等我回到休息室打開門的瞬間剛好遇到正要洗澡的明希。

「那傢伙不換衣服就這樣趴著睡,不會感冒嗎?」

皺緊眉心擔心的口吻問著,而身旁的他聳聳肩走進浴室沖洗,完全沒打算回覆我的疑慮。

「明希怎麼這麼不貼心啊!」

自顧地抱怨並同時走向化妝鏡前,拿起一件外套蓋在他身上。

「マオ,你要是感冒了,我看你怎麼唱歌。

「我才不會感冒咧!明希咧?去洗澡了?」

突然他抬起頭朝我比了勝利的手勢,馬上恢復精神飽滿的模樣,嚇得我倒抽一口氣。

「你不是睡著了嗎?怎麼突然醒了!」

「しんじ,你幫我一個忙,拜託啦!那傢伙已經很久不抱我了耶!」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眼前仍戴著紫色隱形眼鏡的主唱,竟然用委屈的眼神看著我,請求幫忙。

如果我拒絕他了,豈不是對不起淚眼汪汪的他呢?

我是在拒絕一隻眼睛圓滾滾萌翻的貓嗎?

「好啦!你說吧!」能不答應他嗎?

マオ在我耳邊說著他的『作戰計畫』,此時的我真的覺得他和『他』很幼稚。

「好啦!我會照著你說的做。啊!快點趴下裝睡,明希洗好澡了。」

幫他把外套拉好確認他裝睡後,故做冷靜地走往沙發,坐下。

「明希,ゆうや有事先行回去了,你去叫マオ起來吧!」

我指了化妝鏡前的他,明希錯愕的看我一眼,想拒絕又不知如何向我說『不』,只好摸摸濕透的頭髮走到他身邊,伸手輕輕地推了推マオ。

「マオ,醒醒!去換件乾淨的衣服回家了。」

「啊!明希,我睡了多久啊!」

他抬起頭才要伸手揉眼睛的瞬間,明希抓住他的右手,眉頭深鎖。

「你的隱形眼鏡沒拿下來,先戴眼鏡吧!」

明希細心地從マオ的包包裡拿出眼鏡盒,交給他後才轉身坐回我身旁。而他們方才的互動全都落入眼底,我刻意掩嘴偷笑,內心自白著。

『マオ,你是多愛演啊!明希,你該不會還認為我和ゆうや都不知道你們兩個交往吧!明希,你有這麼遲鈍嗎?』

原本以為マオ會因為明希的細心而去洗澡,沒料他竟然竟然又趴下繼續睡。

喂…マオ,你這是玩哪招?我都叫明希叫你醒來了,你還給我裝睡!起來啊!マオ!

「明希,マオ又睡著了,你要不要再去叫他一次啊!」

「喔!讓他再睡一下吧!」

明希自若地點起一支煙,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讓我的心涼了一半。

明希,你就是那麼無所謂所以マオ才會沒有安全感。

「マオ,醒來吧!」

眼看再繼續讓明希『放任』下去,作戰計畫應該會宣布失敗。為了能進入下一階段,我只好起身走到マオ身旁,彎了腰輕輕地搖醒マオ,然後在他耳邊說話並且同時觀察坐在沙發上抽煙的明希。

『你再裝睡下去,明希也不會理你啦!』

『那明希一點反應都沒有嗎?』

『廢話,快點起來了!』

以上的對話只有我和マオ聽的見,然而明希依舊淡定地抽煙看手機。

「しんじ,是你喔!」此時マオ突然伸手抱住我的腰,像個撒嬌的孩子。當然這個『明顯』的大動作引起明希的注意,他轉過頭看了我們一眼,然後那不開心的眼神展露無疑,卻又假裝沒看見。

御惠明希,你也蠻厲害的嗎?假裝沒看見,你再『無所謂』一點,我就要和マオ玩『刺激』一點的喔!

 

「明希,你確定要先走?マオ剛剛不是要你等他嗎?」

我心裡明白他的離開舉動擺明了是吃醋,雖然我不是很瞭解是哪個朋友找他去小酌,但我卻清楚他的朋友幾乎不會在演唱會結束後找他喝酒。

明希,你說謊了吧!

「幫我和マオ說一下吧!我朋友在等我囉!掰掰!」

瞧他堅決的離去眼神,我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除了目送他離開之外,似乎沒有其他選擇了。

「明希?」從浴室走出的マオ發現明希不見而皺眉。

「他朋友找他小酌所以先離開了,接下來還要繼續進行作戰計畫嗎?」

望著マオ略顯失落的眼神,我溫柔的詢問他的意見。

「算了啦!反正明希也不在意,しんじ來我家喝酒吧!今天要不醉不歸!」

眼前這位美型的主唱拿起自己的包包戴上墨鏡說什麼不醉不歸、計畫結束之類的,其實他心裡在意的很。

而我,如果現在回家的話,マオ一定會生氣。唉唉…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

搭著マオ的車回到他的住處,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他家,久違的造訪仍舊感到驚奇。

白色主體裝潢、純白的家具、灰駝色的沙發、咖啡色的木質地板還有鐵銀色的廚房設備,簡約時尚是マオ堅持的風格。

「哈囉!マロ,好久不見!你有沒有乖乖啊!」

マロ被マオ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員之一,和主人很相像的貓。只見マロ一臉高傲遞看著我喵了一聲,轉身走向マオ,可見他不怎麼喜歡我這個不速之客吧!

「マロ你這麼不屑我喔!別告訴我你喜歡明希喔!」

「喵~」這隻貓竟然發出軟軟的叫聲,他喜歡明希!

マオ拿出兩瓶啤酒和一些他媽媽從福岡寄來的配酒菜,兩人坐在沙發上喝酒聊天,內容除了音樂、演唱會之外,當然也會聊一些生活大小事。

「マオ,明希該不會覺得我和ゆうや都不知道你們交往喔?」

這個問題一拋出マオ楞了幾秒,放下啤酒罐看了某一方向。

「他應該不知道吧!明希個性低調又喜歡站在我後方,所以他應該覺得沒有人會發現。而我就是因為他總是這樣,有時蠻沒安全感的。」

其實我能體會マオ的感受,畢竟他是樂團主唱,所有大小事都以他為中心,他是樂團的發言人。

我也是因為近一兩年開始配合マオ在媒體前搭話,減少他的壓力。我想マオ的無形壓力明希不是不瞭解,而是他不擅長表達吧!

明希曾說過:『マオ老是拱我出來說話,但說話比我彈100首貝斯還難。』,或許也因為這句話讓マオ不再強迫明希講話,只會要求他做到『自我介紹』。

「マオ,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明天店裡有活動我也該回去了。」

放下空啤酒罐準備回家時,臉頰略紅的マオ拉住我的手。

「しんじ,你現在趕快打電話給明希!」

他喝醉了嗎?都幾點了還要我打電話給明希?

「快點啦!你再不打等一下明希睡著了叫不醒,我的作戰計畫就會失敗,到時看你怎麼賠我!」

這傢伙不是說放棄了嗎?怎麼在這個時候又突然提起『作戰計畫』咧?

雖然搞不懂マオ的腦袋裡又閃過哪些怪點子,但我都答應要『好是做到底』了只好拿出手機撥了電話給明希。

「マオ,我照你說的講給明希聽了,他等等會過來,你可以回去裝睡了。」

マオ迅速地走往主臥室,但在躺下之前他指了書房的方向。

「しんじ,明希會從那裡出現,你就站在這等他就好囉!」

什麼!他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聽不懂啊!

「マオ!什麼意思啊!」

都還來不及得到『正解』我便看見穿著運動外套、短褲戴著黑框眼鏡的明希從書房走向我。

「マオ呢?真的喝醉了?」

瞧明希擔心的眼神,我忍住內心的竊笑,改不了一貫作風調侃他幾句。

「明希,我以為你會從玄關走進來耶!原來是從マオ的書房喔!」

快步地走入マオ的書房—他用來寫詞的工作室,果然我看見一襲櫻花布簾,伸手拉開一望,是明希的工作室。

「我知道你們是買同一層兩間公寓,沒想到還真的有互通的門喔!明希,你和マオ在交往嗎?」

一句爆炸性的話瞬間讓明希錯愕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閃爍的眼神落入眼底,我忍不住笑了。

「マオ是任性了點,但是他是個好男人,明希要好好珍惜喔!」

「しんじ…我…他…」果然,御惠明希在感情這方面真的很不會說話。

「好啦!我先走囉!掰掰!」

就像是達成任務般的輕鬆,踏著愉快的腳步離開マオ家。在招攬計程車前我抬頭看了他們『同居』的公寓,嘴角上揚的微笑是,祝福。

「看來明天マオ會腰痛吧!下次通告時我再問問他吧!」

 

幾天後明希打電話來說要給我新單曲的樂譜,於是兩個多小時後一抹熟悉的身影走進店內,我看了他一眼驚訝不已。

「マオ…怎麼是你?明希咧?」

「他在車上啦!這是新單曲的樂譜,還有明希已經用鋼琴、貝斯分別彈奏合併的母帶,你看要怎麼用吉他編曲喔!先不說了,我等等還要拿給ゆうや呢!」

偏過頭看了店外停著一台黑色轎車,隱約看到兩隻狗的身影,看樣子他們是要去哪遛狗約會吧!

「等等…マオ,你得到滿足了嗎?」

「啊!你再講什麼啊!しんじ…你欠揍!」

呵呵…主唱大人竟然臉紅,真不像他。

就在我嘲笑他的同時,マオ突然摟住我的脖子在我耳邊細語。

「那當然,御惠明希體力超好!還有,我突然很喜歡明希吃醋的樣子,好可愛!」

我看了店外的黑色轎車又低頭看著他,惡魔降臨了!

御惠明希,你是人間被騙的天使,殊不知你的戀人是個鬼靈精怪的惡魔嗎?

但也罷!因為在你的眼中,只有マオ是天使啊!

 

明希,我一直很想和你說:『我和ゆうや都知道你們正在交往,之所以沒有戳破是因為你的反應和總是注視著マオ的目光太可愛,所以我們決定繼續欣賞你的『可愛』囉!』

2014/06/08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