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校對完偶像爸爸本文後就跑去寫黑死蝶之戀了

等了好久才寫啊!今天寫完就會利用連假三天把偶像番外篇寫完喔

剩下地就是等責編大人的封面設計給我定稿呢

是不是很期待呢?我自己也非常期待呢!

好啦~不多說就來閱讀『黑死蝶之戀』吧!

 

 

第十六回    短髮、交換

結束公演後休假三天,這是宇月劇團的慣例。

「哥哥,你急著要回華和嗎?」

真央怯懦地問了面無表情的雙胞胎哥哥,真生看了她一眼露出淡淡的微笑,輕輕地搖搖頭。

「那…那你要回家嗎?」

望見正在收拾東西的真生,真央上前走向他蹲下,望著哥哥閃爍的眼神。

「哥哥,前幾天媽媽從法國回來了喔!」

「真央,沒事的話我不會回家,今晚我打算住在陽月飯店。」

真生果斷地拒絕真央的要求不是沒有原因。

早在真生報考華和音樂學校時,曾經與父親爭執而離家出走一個月,要不是母親苦口婆心地勸真生、當他和父親之間的橋樑,為了不讓母親夾在自己與丈夫之間,真生才決定回家。

雖然悠理老爺對於獨子報考華和音樂學校耿耿於懷,但為了妻子、女兒,他仍舊妥協但也同時提出『交換條件』。

『真生,如果你無法成為華和劇團的正式演員,或者你成了正式演員卻無法成為首席的話,那你就回來繼承家業。』

國中三年級那年,悠理老爺提出兩項『嚴苛』的條件,真生毫不遲疑地答應了,那堅毅的眼神在真央的腦海中,至今仍記憶猶新。

「哥哥,其實爸爸很在乎你的,只是他不善於表達。哥哥,你自己也是不懂得如何表達內心感受,所有的事情都往肚裡吞,除了自己之外還有誰能瞭解你的感受呢?」

「怎麼會沒有!明希啊!」

真生脫口而出的名字讓真央張大炯炯有神的眼睛,望著妹妹的反應真生頓時不知該如何解釋。

「明希?他是誰啊?」

「喔!他是我的同班同學兼室友。」

心裡想著該怎麼說明的同時,他認真地觀察妹妹的反應。最後看真央沒再接著問話,他鬆了一口氣繼續收拾東西時,真央的一句話讓真生手中的包包滑落在沙發上。

「是御惠明希嗎?」

「嗯…對!是他。真央,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只有聽過他的名字罷了。」

真央輕輕地搖頭並向哥哥露出甜美的笑容,內心撒了個謊。

『我見過御惠明希,一個長相帥氣把我誤認成你的男人。』

「差不多囉!我們回去吧!別讓慎司等太久。」

真生提起妹妹的私人包包與化裝箱回過頭看了她一眼,兩人一前一後地從後門繞道走出帝國劇場,避免被記者或者是影迷發現。

走在前方的真生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慶幸自己掩飾的不錯沒讓妹妹得知他知道明希誤把真央當作自己這件事。

「上車吧!我送你回家。」

滿臉笑容的慎司發動引擎開回港區高級住宅區,停在真理豪宅內的停車迴廊,真生坐在副駕駛座看著前方沒打算下車,而貼心的慎司打開車門幫忙真央將東西拿下後交給管家。

「哥哥,你真的不進門嗎?媽媽回來了耶!」

「少爺,夫人很期待見到你。」

搖下車窗的真生看了兩人一眼,又看了慎司的眼神暗示,他打開車門走向他們。

「我進去便是了,你們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是誰逼的我不想回家,你們心知肚明。管家,你最好把我這個『少爺』放在眼裡,不然等我繼承家業,我第一個找你開刀。」

真生鮮少發脾氣但眼前這名資深管家老是找他麻煩,讓他不被尊重所以一見到老管家,真生免不了搬出少爺架勢強迫老管家把他放在『眼裡』尊重。

偏偏,真生打錯算盤。

眼前這名老管家伺候悠理家三代繼承人,真生在他中只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少爺,根本不把真生的任性、威脅當作一回事。

他明瞭,這是悠理家歷代繼承人的『根性』。

 

久違不見的母親一襲套裝帶出無法隱藏的高貴氣質,真生、真央這對雙胞胎走向母親並且行禮問候。

是一口流利的法語。

悠理香奈、克洛伊—悠理真生、悠理真央的母親,法國人。在日本留學時與悠理家的長子—悠理賢輔相戀結婚,生下一對雙胞胎後隨著丈夫往返日本、法國。

「真生,媽媽好久沒看到你呢!最近過的好嗎?」

雖然母親居住日本但她不太會說日語,與丈夫、孩子的溝通仍以『法語』為主,相對地雙胞胎兄妹自然而然也說著一口流利的法語。

「華和規定學生都必須住宿,所以我鮮少回家呢!媽媽呢?老是日本、法國往返飛行,應該很累吧!這次打算留在日本多久呢?」

真生上前貼心地摟著母親的腰坐下,抬眼看了管家一眼示意準備茶點。身旁的妹妹則走進餐廳,將裝飾美麗的紅色玫瑰盆花端來放在客廳茶几上,將氣氛布置像是法國娘家的氛圍。

「我聽老管家說今天是真央的公演,可惜媽媽才下飛機沒辦法觀賞。真央,明天還有演出嗎?」

真央溫柔地搖頭輕輕地依偎在母親的肩頭,握起她的手。

「媽媽,今天的公演是我最後一次以女性的身份演出了,明天起我將詮釋劇團中男性角色喔!我知道你一定會反對,但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挑戰、是夢想啊!媽媽,你會支持我,對吧!」

真央之所以提起『男役』莫過於需要母親的支持,一旦有了母親的首肯未來與父親解釋時,就宛如獲得強心針、穩重的靠山。

「你們兩兄妹就只會欺負媽媽!」

悠理香奈溫柔地一笑舉起雙手揉亂了孩子的頭髮,三人在客廳談笑風生直到深夜十二點,母親入睡後真生穿上外套走出房間。

「哥哥!今晚就住在家裡好不好?拜託你了,媽媽才回國一天啊!明天你陪媽媽去逛逛,我要去把頭髮剪短接著就必須回到劇團了,哥哥拜託你啦!」

真生一臉為難的表情讓真央的情緒很慌亂,他深呼吸一口答應妹妹的要求。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伸手捏了妹妹的鼻子,露出絕美的微笑。悠理真生,悠理家的長子,是名未琢磨的天才演員。

隔天一早三人用過早午餐,真央便和母親說明回劇團排練一事,雖然母親有點不開心,但真央和真生所就讀的學校不同,真央就讀的宇月音樂學校無強制學生住宿。

「那真央晚上會回來吃飯嗎?」

悠理香奈皺了眉頭問,露出淡淡笑容的真央上前抱了母親,抬頭一望親吻母親的臉頰。

「會喔!開完分組會議我就會回家吃飯喔!」

兩母子站在種滿玫瑰的庭院一隅目送真央離開住處,這時悠理香奈拍了兒子的肩膀,滿是擔心。

「真生,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是因為昨晚沒睡好嗎?」

「沒這回事啦!我只是在背劇本而已啊!」

真生的解釋讓身為母親的悠理香奈垂下頭來,右手握起真生的左手。

「對不起!都是因為媽媽的關係,你才會發生『那件事』。真生,媽媽在法國找到能治癒你的精神科醫師,只要你願意我可以立刻幫你安排治療。」

面對母親的積極,真生反手握了母親的手,露出淡淡的微笑。

「媽媽,『那件事』不會影響我的生活喔!我知道你擔心我的人生,但是此時的我正朝著夢想前進,只要等我退下首席演員,我一定會回法國接受精神科治療喔!」

望見母親眼中的自責與擔憂,真生用笑容化解母親的憂傷。他挽起母親的手走進屋內,打開琴蓋,細長的手指在黑白鍵上飛舞。

另一方面,真央由司機在離住家前往六本木一家高級美髮沙龍。一踏下雙腳便有專員在外等候,真央露出漂亮的笑容在專員的帶領下進入VIP房。

「悠理小姐,這次你要做什麼造型。」

首席美髮妝師一邊整理真央的頭髮一邊看著鏡中的她,等待真央的回覆。只見真央思考了好一會,她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打開圖檔,將一張照片交給首席美髮妝師。

「我想換髮型,你可以幫我剪這張照片主角一樣的髮型和髮色嗎?」

對方拿起真央的手機看了圖片又看了本人,他彎下腰不好意思地問道。

「悠理小姐,照片中的人不就是您嗎?」

「不!他是我的雙胞胎哥哥,我想成為『他』。」

意味不明的一句話讓首席美髮妝師一臉疑惑,儘管頭頂冒出數不清的問號,卻笑臉迎人地依真央的要求把一頭柔美的長髮剪短。

幾個小時過後,真央抬起頭看著鏡中的自己,剎那間她看見鏡中反射的人不是『悠理真央』而是『悠理真生』。

「真的跟哥哥一模一樣了。」

修長白晰的手指撫上自己的臉,張大的漂亮雙眼注視著鏡中人,滿是驚訝與不可思議。

「如果我再次遇見『他』,是不是就可以『注視』著他呢?御惠明希,你能分辨得出我和哥哥嗎?」

真央的自言自語讓旁人摸不著頭緒,只好向後退幾步直到真央起身拿起私人物品離開VIP房。

「謝謝你今天幫我剪了一個非常滿意的造型,謝謝你。」

離開這間高級美髮沙龍,真央並沒有立刻前往宇月劇團而是在附近的服飾店逛逛。

或許真央早就打好如意算盤,出門前換了一身襯衫、長褲與短靴的服裝,搭配剪好的短髮完全沒有違和感,反倒多了中性美。

加上日法混血的深邃五官、陶瓷娃娃的細緻臉孔,走在路上引起小小的騷動與注視。但,這些反應對真央來說並不陌生,應該說她擁有『與天俱來』的明星光環。

「真生?你怎麼會在這?」

正在咖啡店結帳的真央聽見後方有人叫了『哥哥』的名字,她回過頭一望。

是他,是她期盼再次見面的少年—御惠明希。

「我回家一趟,順道逛街買東西。」

為了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真實』身份,真央刻意壓低聲線模仿哥哥說話的模樣和語氣。

「喔!真生,陪我喝咖啡,好嗎?」

明希露出淡淡的微笑詢問真央的意見,然而面對突如其來的邀約,真央顯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她抬起頭看著明希迷人的雙眼,低下頭紅透臉小聲地回應。

「走吧!」

明希順手地握起真央的手走往咖啡廳尋找空位,望著明希高挑的背影真央羞澀的注視,即使她明瞭眼前的帥氣少年誤把她當作雙胞胎哥哥—悠理真生。

她卻心甘情願地接受『誤認』,因為少女知道自己的心意,她對明希是一見鍾情。她愛上了眼前這位華和劇團的明日之星—御惠明希。

 

「真生,你怎麼了?」

手中的咖啡杯突然滑落在地摔的粉碎,悠理香奈緊張地看了兒子,起身走到他身邊看見他的襯衫有著咖啡渲開的痕跡,順手用手巾擦拭。

「媽媽,我沒事!沒事的!」

握住母親的手真生露出淡淡的笑容離開餐廳回到房間,脫下襯衫看見胸口燙紅的痕跡。

伸手觸摸,有一種無形的痛。

「明希,你還在生我的氣嗎?你知道嗎?我好想和你一次在花之庭跳舞呢!」

他拿出手機看著被設定為顯示螢幕的兩人合照,手指指覆輕輕的撫過明希笑得溫柔的臉。

「明希,御惠明希!」

悠理真生,摸不清自己對御惠明希的感覺,沈默地等待對方的主動。

此時的他完全不知自己的妹妹愛上了他的好友、他的搭檔,獨自地靠著窗櫺看著夜空,想念著少年—御惠明希。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