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似乎都在星期日更新呢!
哈哈~~因為五六日比較有空寫文囉!
前幾天突然很想寫黑死蝶
所以暫時把正在寫的偶像爸爸放一邊了
今天心滿意足地寫完一篇黑死蝶
稍晚海休息一下再繼續完成囉!
最後啊~仍希望讀者會喜歡黑死蝶之戀喔!
 
 

第十二回  和組男役、天海帆

經過分組風波後,華組、和組的訓練生活恢復正常,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夢想、自己的目標努力著,校園又再次充滿朝氣蓬勃。

某天早晨,走廊盡頭的房門突然發出巨響,引起正要去舞蹈教室研習生注意。恰巧住在隔壁房的高挑少年皺了眉頭,看見跌倒在地的美麗少年。

「你沒事吧?發生了什麼事嗎?」

伸出手握起跌坐在地的他,只見對方露出絕美好看的笑容,單手撐起身體並在他的使立下站起。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以為我睡過頭了,所以匆忙起床沒戴眼鏡就這樣撞上門跌倒了。真是丟臉死了啊!」

「沒受傷就好,現在還早先去打掃吧!」

跌倒的少年吐了舌頭滿是不好意思,而冷靜的對方鬆開自己的手轉身率先走在前方。

「天海帆,謝謝你喔!」

他高舉右手揮了幾下,轉過身看著真生露出淡淡的笑容。

「悠理真生,走吧!」

「喔!」快步追上與他並肩而行。

天海帆,悠理真生在和組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他很安靜、不多話,喜歡一個人坐在角落發呆。向來不多話的真生覺得天海帆與自己相像,於是主動和他交朋友,兩人一拍即合。

結束晨間打掃兩人一同走進食堂用餐,才坐下就看見明希和悠河一同走入。真生看了明希一眼露出好看的笑容,轉過頭卻看見天海低頭默默吃飯,使得主動和他打招呼的悠河滿臉尷尬。

「帆,我有和你說,現在跟我出來。」

悠河將餐盤交給明希,然後在大庭廣眾面前拉起天海的手直接走向外頭,真生驚訝想阻止時明希卻看了他一眼。

「真生,先吃吧!你吃飯速度慢,要是遲到了會被英真老師罵。」

「可是…可是帆吃飯速度也很慢啊!他一定會遲到的,英真老師罵人很兇的!不行,我要去救帆。」

眼看真生就要離開座位時,真生拉住他的手強迫他坐下。

「真生,你別去了,悠河和天海本來就是情人,這是大家眾所皆知的事。再者,分組後快兩個月了,天海一直逃避悠河,你想想悠河能不生氣嗎?這是他們的感情事旁人管不著,你快吃吧!」

明希講的淡定活像與他無關般,善解人意的真生卻不這麼認為。看透真生想法的明希將熱牛奶遞上,伸手捏著他的鼻子。

「真生,如果你和喜歡的人分開,或許你就會明白悠河或者是天海的感受。但,真生你明瞭這感受嗎?」

正中紅心的問題讓真生舉起手挪開明希的手,張大眼睛看著他,沈默。

「這就對了,快吃吧!」

明希專注地看著真生的反應,強忍壓抑著呼之欲出的『告白』。他別過頭安靜的吃完早餐,然後幫悠河打包土司和牛奶離開食堂走往藝能大樓華組專屬舞蹈教室。

 

反之,被悠河拉出食堂的天海看著被他握緊的手,想甩開反而被悠河握的更緊。

「悠河!」

有些憤怒地喊了對方的名字,而對方卻在轉身的那一刻,使勁一拉將天海擁入懷裡。

「為什麼要逃避我!為什麼?你安靜不說話就算了,為什麼我傳訊息給你都不回?難道我和你之間的感情就因為分組而分手嗎?帆,你為什麼不站在我的角度想呢?」

或許忍耐夠久的天海帆推開他的擁抱,抬起雙眼泛著淚注視著對方。

「我討厭分開!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國中畢業後考上華和而我為了能與你朝夕相處,國二的我重考了兩次才考上華和,就是因為我討厭和你分開。」

這些話悠河並非第一次聽天海說,而他也清楚天海為了自己的付出。可是,這次分組並非他自願,不懂為什麼天海仍要和他鬧脾氣呢!

「好!既然你說討厭和我分開,那我們現在去求理事長,求他讓我們都回到和組!反正明希也希望悠理回到華組,兩組各換一個我和悠理,這樣你滿意了嗎?」

悠河雖然個性活潑溫柔,但他的脾氣卻與個性差異兩極-堅持、不服輸。

面對悠河的強勢天海退了一步又踏出一大步,他從背後抱住正走往行政大樓的悠河。

「對不起!我錯了!悠河,對不起啦!」

停下腳步的悠河並未因天海的道歉而轉過身,他握住腰間的雙手抬起頭看著蔚藍天空。

「考進華和是我們的夢想,我的確希望能與你一同站上舞台,但以現況來說這個夢想不會實現,所以我才會一直鼓勵你將來接下涼學長的棒子成為領導學長。帆,你懂不懂我的心啊!」

一句無奈又無助的話讓天海鬆開手繞過悠河的身子,站在他面前毫不避諱地抱住他。

「帆,我也討厭與你分開呀!可是你明瞭嗎?只要心不分離,不管在哪我都會心繫著你啊!」

悠河握起天海的手平放在胸口,那溫柔的語調止不住天海的眼淚。他舉起右手大拇指指腹擦去溫熱的淚珠,嘴角揚起的溫柔笑容輕聲地哄著他-別哭!

站在遠方的真生看著那深情的一幕,他的心悶痛著,他側過身注視著那提著紙袋離開視線範圍的男人,右手抓皺了左胸前的襯衫立領,自言自語的說著『為什麼這裡會痛?』

御惠明希,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會因為你而心痛?

為什麼?

 

解鈴仍須繫鈴人,這句話說的一點都沒錯。

儘管天海依舊安靜不多話,但起碼他會不時地露出令人看了心萌的微笑。雖然同期研習生沒發現,不過真生卻有這種感覺呢!

「帆,你最近好常笑喔!以後你要多笑喔!」

真生拉起長裙靠在天海站立的位置後方窗櫺,笑的可愛。

「為什麼?」他不解地皺了眉頭提問。

「沒有為什麼啊!帆笑起來很溫柔、很靦腆啊!」

「是嗎?」

真生用力地點點頭,同時轉動身子看著窗外的天空露出淺淺的笑容,而那抹微笑多了一點寂寞。

「美麗的公主,你願意和我跳一支舞嗎?」

天海伸出右手彎腰做了英國紳士邀請的動作,受寵若驚的真生突然掩嘴笑了。遞出右手同時左手拉起裙擺半蹲,兩人同時相視而笑。

音樂一下,天海一手摟著真生的腰一手握起他的手隨著音樂跳入舞蹈教室中央。真生單手搭著天海的肩膀,隨著他的帶動旋轉,淺藍色的長裙隨著轉動盪成一圈又一圈的圓,天海鬆開摟腰的右手而順著圓滑出的真生拉起裙擺甩動,在數個轉圈後由天海使勁地摟進懷裡,真生腰部使力上半身靠在天海的懷裡,兩人深情注視,笑的幸福。

「跳得很好!」

就在舞曲結束時,天海和真生相擁地看著迎面走來鼓掌的理事長-華和悠。

「理事長!」

驚訝之餘的兩人趕緊分開站好,這時理事長緩緩地走向他們然後要全體研習生都集合。

「分組後兩三個月,和組的表現都不錯進步了不少。今天我來是有事向你們宣布。」

華和悠的一番話讓研習生面色緊張,相互看著彼此發出細小的討論聲。和組領導教師-英真咳了兩聲要研習生安靜,沒一會華和悠從西裝外套內側掏出一張名單。

「經過三個月的觀察與評估,和組的研習生可依據自己的興趣選擇飾演的角色,但唯有天海帆、悠理真生,你們的角色由我決定。」

此話一出又讓在場的每位研習生瞪大眼睛看著他們,涼紫風見氣氛略顯違和而主動地走上前站在華和悠後方,提醒學弟們的反應。

「和組男役-天海帆、女役-悠理真生,這是我指定的角色。最後,這本劇本將由研一生演出,每一位研一生都是主角,我希望你們能將在華和學校所學的全都展現出來。」

華和悠從容不迫地宣布,冷靜地看著每一位研習生的反應思考著他們的未來。見研習生沒有額外的疑問,他彬彬有禮地離開和組舞蹈教室,才走到轉角便看見望月站在那兒等他。

「悠,你說了嗎?」

「嗯!我照著我的想法安排了,翔,未來『他們』通過考試進入劇團,我相信他們會將引導劇團邁入高峰。」

相視而笑。華和悠牽起望月翔的手走下樓,此時的望月翔看著那隻白晰的手,他皺起眉心一種風雨欲來的不好預感從內心深處席捲而來。

 

換下一身女性專用舞蹈洋裝的真生,拿出包包裡的手機閱讀明希寄給他的訊息,不自覺的揚起好看的微笑弧度。

「真生,一起回去吧!我帶你去吃好吃的東西喔!」

天海迎面走來拉起真生的手一同走出舞蹈教室,經過二樓時他們兩人同時停下腳步。

「他們還在練習吧!聽說御惠和悠河這次被理事長點名演出凡爾賽玫瑰-奧斯卡與安德烈篇,不知道什麼時候公演,我蠻想看看的說。」

「嗯…是可以去看看啊!走了啦!」

真生吞吐的語氣讓天海覺得疑惑而轉過頭看著他,看見真生閃躲的眼神天海大概猜出一二。

「好啦!好啦!走吧!」

他們前角才離開,明希右腳就打開舞蹈教室推門走了出去,他站在窗邊看見天海和真生手牽手地走出藝能大樓直奔校門,內心的不悅全寫在臉上,看的清清楚楚,毫無掩藏。

「御惠,剛剛帆傳訊息給我了。帆和悠理分別是理事長指定的和組男役與女役,未來他們應該會形影不離地培養默契吧!」

「你!」

就像是被他人看透心思般的不滿,明希轉過頭看著信心滿滿的悠河,他上前一步怒瞪了他。

「我不會與你為敵,更不會與你競爭。因為我會想盡辦法回到和組,我和你有著一樣的想法,我希望站在身邊的人是天海帆,而不是你-御惠明希。」

雖然說話語調沒有挑釁意味、外表仍是風度翩翩,但那眼神卻充滿了強烈的堅持與信任。

「那更好!我也不會以你為敵,我會努力成為領導學長屆時我一定會讓真生回到華組,而讓你回到和組!」

「好!一言為定。」

離開校園的天海和真生搭上公車前往天海所指的『好地方』,一下車真生看著有點荒涼的周遭,表情略顯害怕。

「別怕啦!這是我成長的地方喔!那家好吃的店很快舊要到了。」

他牽起真生的手走往鄉間小巷,繞過幾條窄巷入幕眼簾地是一間日式建築。天海推開籬笆門牽著真生的手走入,出門迎接的是一隊和藹可親的老夫妻。

「爺爺、婆婆我回來了。」

「啊!帆,今天智紅怎麼沒跟著回來啊!」老婆婆笑著問。

「悠河在忙啊!我帶了新朋友來喔!你幫我做幾道拿手菜請他吃喔!」

站在天海右側的真生第一次看見他笑的如此燦爛,毫無防備的笑容。他略微驚訝地看著他們的互動與對話,手拿托盤的老爺爺和藹地笑了。

「我們是智紅的爺爺奶奶喔!智紅和帆從小一起長大,所以感情特別好。」

「喔喔!那帆也是住在這附近嗎?」真生好奇地提出疑問。

「帆是孤兒,從出生就被人拋棄丟在巷口,是老婆婆去買菜時撿到的。當時智紅的父母死於空難,獨留一個孫兒給我們,那時智紅一歲多老婆婆想說有伴一起長大就不會孤單了,所以我們認養了帆。」

老爺爺簡單地敘述悠河與天海的經歷,真生望著天海溫柔的笑容,他漸漸明白為什麼天海總是沈默寡言、為什麼只有在悠河身邊才會笑,因為他們不曾分開、他們從小就在一起了。

「爺爺,你和真生說了什麼啊!快去幫婆婆啦!我來招待真生就好了啦!」

「是!是!我去幫婆婆。」

老爺爺走進廚房幫忙而留下他們兩人,天海笑瞇瞇地從壁櫥裡拿出茶具和點心,熱情地招待他。

「帆,你要加油喔!」真生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天海遲疑了。

「怎麼突然這麼說?我表現的不好嗎?」

天海有點緊張,思考著是不是自己的舞蹈、聲樂及其他地方出了差錯,才會使真生這般溫柔地提醒他。

「不是喔!我的意思是說,你要成為和組領導學長喔!這樣悠河才能回到你身邊,我才能回到明希身旁呢!」

「你不和我競爭?」

面對天海的驚訝,真生輕輕地搖搖頭看著窗外的蔚藍天空。

「我沒有能力成為領導學長,因為我有…閱讀障礙。」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啦!」

真生說到最後隱藏了自己的疾病,使得天海幾乎沒聽見。伸手握起天海的大手,露出迷人的笑容。

「加油啊!我的專屬男役。」

「是!我會加油的!為了我的女役、為了實踐彼此的願望,我會成為你的專屬男役!」

兩人相視而笑,燦爛且充滿陽光的笑容櫬著藍天更顯溫暖。兩人與老爺爺婆婆共進晚餐,趕回學校時已經夜間八點多了。兩人才踏進校門走往槿之亭時恰巧遇見明希正一個人地靠著石柱發呆,天海拍了真生的肩膀小聲地交代後離開。

「明希,你怎麼一個人在這?」

「你去哪了?怎麼撥這麼多通電話給你都沒接?」

因他的提醒才驚覺自己的手機放在天海的包包裡,他滿是歉意地望著明希。

「我的手機放在帆的包包裡,所以我沒注意到!明希,你找我有事嗎?」

明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轉身欲離開,卻被真生拉住手腕不讓他走。

「明希,你為什麼每次什麼都不說就離開,我是做錯了什麼嗎?」

「你沒有錯!是我不懂的情緒控制,這樣的答案你滿意嗎?」

甩開他的手注視著真生皺眉的表情,高掛夜空的月娘透下微弱的光打在他們身上。

下一秒,兩人看著對方什麼話也沒說,同時轉身背對背地走回自己的宿舍。

那一刻,他們在彼此面前畫下分界點。

    全站熱搜

    satsukiu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